第一百四十九章 口香糖风波/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嘴角忍不住勾起:“喂。”

“在哪儿?”电话那头,低沉的男人传来。

项目组经常会去工地,景仲言也不是很确定乔蕊是不是在公司。

“十三楼,你呢。”

“停车场。”

乔蕊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等我?”

男人声音柔和:“你说呢。”

“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她几下收拾了东西,赶紧跑进电梯。

到了负一楼,她一出去,就看到亮着灯的捷豹,她走过去,拉开副驾驶座。

“怎么想到接我下班。”素来两人都是各自回家,景仲言的工作有时候会外出,不一定会准时下班,乔蕊也是到处跑,不见得会在公司,两人经常凑不到一起回家的时间,最后索性就各自走了。

“不喜欢?”他挑眉,看着她。

乔蕊忍不住笑出声:“你什么语气啊?阴阳怪气的。”

男人看她笑得恣意,倾身,捉住她的下巴,吻下去。

他的吻很轻,有些柔和,像是对待什么上等的宝物,细细的触碰,在上面落下属于他的印记。

吻毕,乔蕊眨眨眼,看着他:“你怎么了?今天好像不对劲?”

“因为我没这样?”他话落,吻再次落下,这下,力道重了好多。

乔蕊赶紧推着他,含糊挣扎:“你……你……这里可是公司,你不要乱来!”

男人低笑,到底放开了她,可看着她变红的唇,眼神微微黯了。

乔蕊知道他的劣根性,赶紧催促:“开车了开车了,回家吧。”

驱动车子,捷豹利落的身影,从停车场开了出去。

一路上,乔蕊都在玩手机,景仲言看了她几次,最后什么也没说。

今天下班比较早,乔蕊嚷着要去逛超市,在超市里,两人买了很多材料,想到人家杨先生好歹替他们养了几天猫,多少也要送点礼物。

乔蕊就选:“不如买点牛肉,我做点牛肉干,味道做淡一点,给小金吃。”

“买就是了。”景仲言在零食区拿了几包现成的牛肉干,扔进推车里。

乔蕊把它捡起来,挂回去:“不行,这个太咸了,小金会掉毛的,我会根据味道做。”

说着,她要往肉类区走。

景仲言看着她忙碌的背影,眸色沉了沉,在喉咙里绕了几圈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这时,他电话响了。

是付尘。

接通,他声音很淡:“说。”

“成雪去你公司了,知道吗?”付尘开门见山。

景仲言嗤笑一声,补充:“知道,乔蕊面试的。”

那头沉默了一下,随即,付尘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你完蛋了,新欢旧爱,看你怎么办。”

景仲言眉头微蹙:“乔蕊是我老婆。”

“成雪还是你初恋呢。”

景仲言不说话了。

付尘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地道了,转了个话题:“那你告诉乔蕊了吗?要是等成雪进了你公司,她才知道你们还有一腿,那可能不好吧。”

“还没说。”景仲言又看了看前方还在选牛肉的女人,表情不是很好:“现在,不好说。”

“怕乔蕊生气?”付尘一语点中。

景仲言沉默。

付尘也叹了口气:“要不就利用职权,不让成雪面试过关,不过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的,你想知道她跟景仲卿的关系,你就要接近她,对不对?”

景仲言依然沉默。

“兄弟,自己保重吧,不过别怪我没告诉你,你这是在玩火,初恋啊,前女友啊,这么敏感的东西,你还敢放在你老婆眼皮底下,我不说话,就看着你怎么死,哈哈哈。”

付尘真的是损友,景仲言不想和他说了,啪的挂了电话,抬头,看到乔蕊又走到另一边的水果区,挑挑拣拣的选水果。

他走过去,走到她身边。

看他过来了,乔蕊顺势问:“刚看到你打电话,是公司里的事吗?”

“不是,付尘。”

一提到付尘,乔蕊才想起来了:“付尘家里的事怎么样了?他还没回去吗?上次我都说了,他可以把那个女的约出来,我帮她说,不过他没答应,他不会真的打算一辈子躲着吧?还是个男人吗?”

“他的事,你不用管。”

乔蕊耸耸肩,将挑好的水果递给称重的营业员。

贴了价,乔蕊将水果放进推车里,再数了数,确定东西都齐全了,才说:“走吧,回家了。”

到了收银台,乔蕊看了眼货架上的口香糖,觉得是不是可以买点。

景仲言看她盯着货架不动,顺势瞧过去,眼中含着笑着,问:“想要哪种味道的?”

“苹果?水蜜桃?薄荷?”她选了三种,看向他。

景仲言挑眉:“薄荷不好。”

“那就苹果和水蜜桃的。”

“嗯。”男人应了一声,伸手去拿。

乔蕊眼睁睁看着他在口香糖下面那一格,拿了两盒苹果套子和水蜜桃套子,脸一下红了。

“谁说这个了!我说口香糖!”她气得要死,赶紧夺过她手里的套子,放回货架,反手拿了两盒口香糖。

景仲言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掌,又看看满脸通红的女人,笑了一声:“不用也好,早点生孩子。”

乔蕊一僵,狠狠的瞪他一眼,迟迟的伸出手,把那两盒套子拿回来,塞进了推车最下面。

景仲言失笑开来,他这一笑,周围不少排队的少女少妇,脸都跟着红了。

乔蕊知道自家男朋友魅力非凡,她捏了他手指一下,提醒:“不要笑了,勾三搭四。”

男人笑得更深了,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

在外面,还算他有节操,乔蕊刚才真怕他又亲自己嘴,多不好意思。

买完东西回到家,还不算太晚,乔蕊撸着袖子,就在厨房忙了起来,景仲言换了衣服,也走进厨房,站在她旁边。

两人经常一起做饭,乔蕊现在使唤景仲言也使唤上手了,要什么就叫他,男人没脾气的替她递这递那,速度一下子快了起来。

先做饭菜,后做牛肉干,但是乔蕊事前就把牛肉腌上了。

饭菜坐好,两人坐上餐桌。

乔蕊舀了汤放到景仲言面前,一双眼睛笑眯眯的盯着他:“尝尝,看好不好喝。”

不是炖汤,只是煮的汤,火候肯定不行,但也不算太差。

男人尝了一口,点头:“很好。”

乔蕊笑开了:“那你要喝两碗。”说完,她自己才动筷子开始吃。

景仲言瞧着她着灿烂的摸样,堵在心里那句话,更说不出口了,他不想破坏现在的日子,也恐惧她的反应,他相信乔蕊不是小气的人,但是就像付尘说的,女人在这种问题上,肯定会多想,其实,就算是他,如果乔蕊有个什么初恋在他面前晃,他也不会理解。

想到这里,他又沉默了。

吃完了饭,两人又进了厨房,乔蕊看着一水槽的碗,走过去,抱住景仲言:“今天你洗碗好不好?”

男人低头看她一眼,点头:“嗯。”

嗯?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乔蕊觉得有点不科学,以往她也想骗景仲言洗碗,但每次都没成功,每次都被他按到水槽便就是一顿亲,今天突然这么好说话?

她狐疑的在他身上扫了两圈儿,看着他挽着袖子就走到水槽边,她立马叫住:“等等。”

男人看着她。

乔蕊跑出去,从刚才的购物袋中掏了半天,掏出一个没开封的围裙,她解开,都散开来。

一个袋子里是两条围裙,一粉一蓝,情侣装的,乔蕊给他套上蓝色的,看了看,扑哧笑了出来。

那围裙是卡通的,景仲言这人,却跟卡通二字沾不上半点关系,不怪她好笑。

男人低头看了看,不用照镜子也能猜到现在有多滑稽,他没做声,就这么看着她。

乔蕊笑够了,怕他生气,凑上去,又把人抱住:“好看的,好看的,是真的好看。”

“是吗?呵呵。”男人语气淡凉。

乔蕊噗嗤又笑了出来。

为了安抚他,乔蕊也把自己的围裙换成粉色那个,一个洗碗,一个做牛肉干,各自忙碌,淡淡的温馨,却索绕在两人中间。

等到牛肉干做完了,景仲言打了电话给杨先生,确定他在家,便提着袋子,一起出门。

杨先生没养过猫,以前他的概念里,猫都是脏兮兮的,然后喜欢跳上跳下,喜欢造反,而且一点不热情的物种。

这次被迫养了面包面团两天,却被这两只小家伙萌坏了。

小金特别喜欢面包,每天都用自己的大鼻子去拱面包,等到面包看到了它,就顺势走过去用肉垫拍拍他的鼻子,然后小金就一咧嘴,笑开了。

有两只猫在,小金也没平时那么闹腾了,杨先生彻底的轻松了好几天,这会儿人家主人要把猫带走,他还真舍不得。

九点过的样子,景仲言和乔蕊来到了杨先生家门口,按了门铃,没一会儿,门就开了。

杨先生只开了一个门缝,对外面的两人道:“你们慢慢进来,门开大了,小金要跑出去。”

乔蕊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但还是答应了,侧着身子,从门缝钻进去,景仲言沉默着,也这么进去。

两人好歹进来了,就看到果然小金一直蹲在门口,使劲的摇它的大尾巴,嘴咧得老大,爪子还一直焦急的交换踏着,看样子就是想趁其不备钻进去。

养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