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成雪是成功的成/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面包面团从来不会往外跑,乔蕊笑了起来,两只猫咪懒洋洋的,一贯大门开了好半天,才摇摇晃晃的打着哈欠起来,那摸样,别提多迟钝了。

等到门重新关上,小金知道出去无望了,又转头,绕在两个客人脚边,热情的不像样子。

乔蕊磕磕巴巴的走到沙发,总算坐下了。

景仲言四下看看,问:“猫呢?”

“这儿呢,这儿呢。”杨先生立刻进了房间,门一开,两只猫咪伸了个懒腰,喵了一声,慢慢走出来。

一看到小伙伴出来了,小金也不管客人了,一个箭步冲上去,就围着面包转。

杨先生哭笑不得:“小金特别喜欢两只猫,天天闹着人家玩,我刚才看两只猫都困了,小金还在旁边供人家,就把它们弄到房间里去睡。”

乔蕊点头,招了招手:“面团过来。”

面团迈着小短腿,一步一步软绵绵的走过来,走到乔蕊面前了,像是认识人一般,仰着头,“咪”了一声。

乔蕊萌坏了,赶紧把它抱起来,放在怀里好好亲了一会儿。

面包还被小金缠着,景仲言礼貌的跟杨先生道了谢,又把礼物送上。

杨先生打开看了一眼,捡起一根牛肉干吃进嘴里,立刻瞪大眼睛:“这是你们做的?真好吃,还做了这么大盒,真是麻烦你们了。”

景仲言:“……”

乔蕊:“……”

该不该告诉他,这是做给狗吃的,不是给人吃的呢?

乔蕊木着脸看向景仲言,景仲言摇摇头,不要说。

杨先生人很好,这几天因为代养猫,还特地给面包面团买了不少玩具,乔蕊更决定坚决不能告诉他牛肉干的事了,多影响关系啊。

在杨先生家坐了一会儿,看时间还早,就约着要不要一起去遛弯。

杨先生赶紧给小金戴上了遛狗绳,景仲言也带了溜猫绳,乔蕊抱着面团,三人一起下去。

九点钟已经有些晚了,但是下面花园还是有不少人,景仲言不爱说话,乔蕊就一直跟杨先生聊天,两家的关系无形中又拉近了些,最后分开的时候,小金特别舍不得面包,呜呜呜的叫得特别可怜。

回家的路上,乔蕊异想天开:“不如我们再养条狗吧。”

景仲言手指曲着,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

乔蕊捂着头,不高兴:“怎么了嘛?”

“你以为是动物园?”

乔蕊嘟嘟嘴,也觉得如果养了狗,肯定会很麻烦,狗是要天天遛弯的,但是猫不需要,而且刚带回来的狗,还要教它上厕所,面包面团是自己就会的,属于得天独厚,换一只,可没这悟性。

乔蕊也是突然想到,也没怎么当真。

两人回到家,乔蕊好几天没看到两只宝贝,一直抱着不撒手,景仲言换了衣服下来,就看到她还在沙发上逗猫,眸色沉了沉,还是决定开口。

“今天的面试,听说你去的?”

乔蕊抬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安娜太忙了,让我代一下,说到这儿,我还有图没看呢,一会儿再看。”

景仲言走过来,坐到她旁边,面包立刻一跃跳上来,走到男人怀里,团吧团吧,就睡了下去。

景仲言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猫,思考措辞:“选了几个人?”

“两个。”乔蕊眸色动了一下,想到那个成雪,索性把事情摊开:“一个成雪,一个陈素素,都挺不错的,尤其是那个成雪,国外留学回来的,有国外经验,年纪也不大,很不错。”说到这儿,她目光湛湛的看向他:“如果确定了,这两人明天就会上总经办,你可以看看。”

她的视线太灼人,景仲言抿了抿唇,“嗯”了一声。

看他没有接话的意思,乔蕊尤其强调:“那个成雪,我看她的年龄,已经二十九了,比我还大三岁,不过看起来好年轻,很清纯,资料写的未婚。”

景仲言垂眸,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乔蕊摊摊手:“没什么,就是好奇,你认不认识。”

景仲言从没低估过乔蕊的记忆,成雪这个名字,他在她面前接过一次电话,她应该是听到的,但是只是惊鸿一瞥的两个音调,成,陈,程,她怎么就能确定,那个成雪,就是这个成雪呢?

还是,另外还有人跟她提过?

“付尘跟你说的?”这是他唯一的猜想。

乔蕊笑笑:“提过两次,不过我没在意,所以,就是这个人吗?”

景仲言想说不是,这个时候,似乎不应该承认的好时候,但是现在否认了,等到明天,还是会揭发,到时候,情况可能会更糟。

最后,他抿着唇,说了个不清不楚的答案:“不知道,没看到人。”

乔蕊移开目光,点点头:“明天你应该就能看到了。”

景仲言没做声。

乔蕊打开电视,随便翻了一个台,漫不经心的看着。

两人间的气氛,去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景仲言突然开口:“如果是,如何?”

乔蕊顿了一下,看向他。

其实他能说这句话,答案已经出来了,就是同一个人,这个成雪,就是他的生命中,曾今出现的那个成雪。

乔蕊也不清楚如果是,自己会怎么办,她其实根本没考虑到这一步,或者,她心里希望不是,就催眠自己,不是,不是,不是,而不想面对如果是,这个答案。

她揉了揉面团的脖子,随口说:“你又没看到人,我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说完,她放下猫,起身:“我先去洗澡。”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景仲言目光沉了沉,唇瓣抿着。

少了乔蕊,面团迈着腿利落的跑到景仲言身边,想也爬到他怀里,男人伸手一捞,将两只猫都搂住,低头问:“怎么办?”

“咪。”面团叫了一声。

景仲言吐了口气,觉得头有点疼。

乔蕊回到房间,没有立刻洗澡,反而坐在床上,拨通了付尘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儿就通了,她开门见山:“成雪是成功的成,下雪的雪是吗?”

付尘接到乔蕊的电话时,明显是愣住了,他看看来电显示,的确是景仲言的号码啊,怎么是乔蕊打来的?

“仲言呢?”他问。

乔蕊音色加重:“他在楼下,你先回答我,是不是?”

付尘都要哭了,你们小两口的事,关我什么事啊,为什么要问我。

他嘀咕:“我这儿还有点事呢,先挂了啊,你有什么事,问你男人吧,别问我。”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只剩忙音。

乔蕊盯着手机,慢慢起身,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是她,就是她。

而且,他们都知道了。

热水从头顶冲下来,乔蕊站在水柱中间,任凭水流流过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其实,就算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谁没有点过去,景仲言那么优秀的男人,他过往的世界,也就是一个成雪而已,现在她出现了,出现了又如何,现在和他在一起的是她。

旧爱而已,既然是旧的,就说明是过去式。

乔蕊安慰自己,没事的,肯定没事的。

可是心里,却还是没信心。

成雪回来了,并且进入景氏,景仲言知道了,或许,连付尘都知道了,可是他们没有任何作为,景仲言默认了成雪进入景氏,进入总经办,他默认了他的旧爱出现在他身边,离他最近的位置。

想到这儿,乔蕊的心就揪着。

她不想用不好的心态去想他,但是他这样不避嫌的做法,却真的让她难以适应。

洗完了澡,她还是浑浑噩噩的,出来的时候,她身上还冒着水汽,房间里,已经多了个男人。

景仲言坐在床上,手机放在一边,乔蕊视力好,看到还亮着屏的手机,显示着最近联系人的页面。

而最上面的一通,就是拨出的,打给付尘。

乔蕊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去。

景仲言看着她,目光微沉。

他是怪她用了他的手机是吗?

乔蕊抿了抿唇,没有作声,沉默的走到椅子上坐下,插上了吹风机。

呼呼呼的吹风声响彻房间,乔蕊闭上眼睛,尽量不去看床上男人的表情,她的心很乱,乱的张牙舞爪,她自己都理不清。

就在这时,她的手突然被另一只带着温度的大掌包住。

她顿了一下,那只大手已经接过她手里的吹风,替她吹头发。

乔蕊放下双手,感受着头顶上,另一双手,为她服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头发干了七分,吹风也关了。

房间里一下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乔蕊没有动,就坐在那里,她眼睑微垂,等着他说话。

没有等到男人的声音,却等到了一个带着温度的吻,落在她的后脖。

她僵了一下,微微侧头,唇便被捕捉到了,温软的唇瓣被另一张有些冷气的唇给印住,他咬着她的唇。

他没生气吗?

乔蕊心里想着,手却搂住他的脖子,让自己迎上去。

吻了好一会儿,他将她整个抱起,走到床边,一边吻着她,一边将她放到床上。

今晚的景仲言,似乎格外温柔,乔蕊很熟悉他做这种事时的习惯,他喜欢火热的方式,而不是现在这样,他只是慢慢磨着。

乔蕊被他磨得浑身像没了骨头似的,迷迷糊糊间,听到他在她耳边唤着她的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