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车祸/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一声,一句一句,反反复复都是她的名字。

乔蕊心也软了,回应着他,身子一翻,坐到了他身上。

景仲言愣了一下,看着倏地坐在自己腰上的女人,他扶着她的腰肢,没让她摔倒。

她趴下来,软软的小手搁在他的身前。

“老公……”她叫了一声,就在他耳边。

景仲言眼神一凛,身体热了。

在床上,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叫他。

“嗯。”他应了。

乔蕊紧紧看着他,嘀嘀咕咕:“我们是夫妻,对吧。”

“嗯。”

“合法的,对吧。”

“嗯。”

“你是我的,对吧。”

最后这句话落下,景仲言下面已经热的不行了,翻身,重新将她压下,狠狠咬牙:“我是你的,永远。”话落,咬住她的唇瓣,报复她刻意的撩拨。

这个夜,两人都卖足了力气,乔蕊拿出了平时绝对不会有的占有欲,景仲言,被她撩了一次又一次。

过了好久,两人才结束。

洗了澡,乔蕊累得不行,迷迷糊糊的就睡了,手指,却还紧紧的捏着景仲言的尾指,依赖极了。

景仲言心软的一塌糊涂,紧紧的抱着她,这才闭了眼睡过去。

第二天,乔蕊起的有点晚,也没时间做早餐。

两人开车上班,到了平时的接口,景仲言停了车。

乔蕊靠在副驾驶座里,软绵绵的说:“不下车了,不想走路。”话落,她还狠狠的瞪了身边的男人一眼。

景仲言含笑,发动车子,继续开。

车子开到公司那条街时,前面突然有个横穿马路的,景仲言及时刹车,但还是撞到了人。

“哎呀。”外面一声女性的娇呼声,响起。

乔蕊立刻坐直了身子,赶紧推开车门去看。

道路中间,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跌在地上,她的高跟鞋跟已经断了,脚踝明显扭伤,膝盖还有血。

乔蕊连忙走过去,扶起她:“你怎么样?”

女人抬起头,乔蕊看到她的脸,手指一顿。

成雪?

成雪也看到她,脸上勉强挤出笑意:“你……是昨天那位……”

乔蕊干涩的扯扯嘴角:“是我。”

这时,驾驶座的门开了,景仲言步了出来。

乔蕊看到他,心里紧了一下,视线投向成雪。

成雪现在的状态有点狼狈,但在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时,还是整个人一僵。

“仲……”她吐了一个字,赶紧闭嘴,埋下头,脸上,却白了一片。

景仲言走过来,神色淡淡:“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不用了。”成雪赶紧拒绝,又似乎觉得两人靠得太近,不自在,她抽回自己的手,对乔蕊笑了笑:“我,我没事了,我先走了。”说完,看都不敢看景仲言,一瘸一拐的过了马路。

乔蕊站在原地,看看成雪,有看看景仲言,唇瓣抿着:“她的情况不太好,景总,你送她去医院吧。”

“嗯?”景仲言皱眉,看着她。

乔蕊摆摆手:“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始终是你撞伤的,不太好。”

“乔蕊。”男人捉住她的手,认真的说:“她是故意的。”

乔蕊其实知道,世上没什么所谓的巧合,成雪面试通过,今天应该第一天上班,上班前她就被他们的车撞了,还伤的不轻。

但是就算知道她是故意的,人家到底是真伤了,血也是真的,鞋跟也的确断了。

放一个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到底说不过去。

她反手捏住景仲言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你送她去医院,可以扶她,但是不能让她靠在你身上,不能让她趁机占便宜,不能被她可怜的表情蛊惑,心里不也能动摇!听懂了吗?!”

乔蕊难得强势一回,景仲言愣了一下,反手将她抱住,声音轻淡:“不去。”

“去啦。”忍着心里的不爽,乔蕊不想让自己显得多小气,她应该相信景仲言,虽然他们没在一起多久,但是她应该相信他的。

吐了口气,她又看了眼成雪狼狈的背影,乔蕊推了景仲言一下,走向了另一边的马路。

她一走就没回头,接连走了好远,直到看到公司大门了,才在门口迟疑了一下,终究踏进去。

她的心情有点低落,明明是自己让他去的,但是他真的去了,她又难受,女人啊,真是矛盾的动物。

电梯口此时有不少人,认识的都彼此打了招呼,乔蕊有点神不守舍,旁边有人喊她:“您是昨天那位……”

乔蕊转首,看到那人的容貌,扯了扯嘴角:“陈素素?”

“您还记得我。”陈素素长得挺漂亮的,但脸上挂着一个黑框眼镜,穿得有些保守,显得有些局促,她推了推脸上的镜框,嘴皮子却有点利索:“我听说是您要了我,那以后您就是我上司了吧?”

“不是。”乔蕊随口说:“我是代面试的,你去人事部报了到,他们会告诉你。”

大概是因为遇到认识的人,有点亲切感,陈素素一直跟在乔蕊身边,进了电梯,两人都是一起。

陈素素在人事部下,乔蕊上了十三楼。

早上忙碌了一会儿,到了十点半左右,乔蕊接到总经办的电话,电话是安娜打来的;“乔秘书,你昨天是给了我两个人吧?”

“嗯,成雪,陈素素。”乔蕊低头忙着看图,没在意的说,昨晚因为那点事,她最后也没时间看设计图,只能挪到今天赶紧做。

电话那头的安娜声音不太好:“那个成雪现在还没来,第一天上班就迟到,真过分。”

乔蕊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十一点了,成雪还没去报道?

她脸色沉了一下,听着安娜抱怨几句,临着挂电话时,突然问了一句:“景总在吗?有两份文件要他签名,在的话我现在下来。”

“景总,早上还没看到来呢,估计上午不来了,你下午上来吧。”话落,安娜挂了电话。

乔蕊捏着嘟嘟想的听筒,咬了咬唇,心里难受极了。

果然还是不应该装大方的,景仲言都说不去了,她就顺势不让他去不就完了,非要装成不在意,可是明明很在意,特别在意,在意疯了!

以后成雪在总经办天天和景仲言朝夕相处,她在十三楼隔得天差地远的,她已经失去优势了,为什么还给他们制造机会!

真是傻子,傻子!

她捏着拳头捶自己的头,锤了好几下,旁边的同事们见了,面面相觑。

赵央舔了舔舌头,不放心的开口:“是不是工作压力大啊,压力大也不用自残啊,乔蕊,乔蕊……”

赵央叫了两声,乔蕊才回过神来,她看了圈儿目瞪口呆的同事们,脸有些红,埋下头,摆摆手:“没事没事。”

这时,陈新接了通电话,听了两声,突然愣住,然后起身就走出办公室。

等他回来的时候,身边跟着另一个人。

乔蕊看到那进来的人,也愣了一下,不觉脱口而出:“陈素素?”

陈素素看到乔蕊,又亲切起来,笑嘻嘻的跑过来:“原来您跟我大哥一个部门啊。”

这个“您”,真的假的太郑重了。

乔蕊想让她别这么客气,那边陈新已经拿了钱包,从里面抽出两百块钱递给陈素素:“没见过你这样的,第一天上班不带钱,快去买吧。”

“我这不是出门太急忘了吗?”陈素素吐吐舌头,又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对乔蕊做了个拜拜的手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陈新揉了揉眉心,无奈解释:“我妹妹,说是第一天上班要请同事们喝点东西,结果发现忘了带钱包,就来找我。”

赵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们一家都戴眼镜啊?”

陈新也有点脸红,摆摆手,让大家别说了,他又看向乔蕊:“组长,我妹说昨天是你面试的她,招的她,多谢你了,我妹昨天回来就说,我可能要去项目部了,我就是项目部的,要是她也来了,到时候我们当中肯定有一个要被调走,同部门不能有亲戚,这是公司规矩,她上了总经办,也是件好事。”

乔蕊笑了一下,表示自己也没做什么。

小插曲过去,过了一会儿人,陈素素买了东西饮料回来,不止买了总经办的,连项目组的人买了。

她买了杯咖啡给乔蕊。

乔蕊接过,道了谢,却见陈素素还没走。

她抬头,看着她:“怎么了吗?”

“他们说,您叫乔蕊,以前是总经办的大秘书,现在自己组建了一个项目组,跟着一个建筑案,还说您是总经理的女朋友,是吗?”

乔蕊有点头疼:“别叫‘您’了,我就叫乔蕊,叫我乔蕊就行。”

“那哪儿行,怎么也要叫声乔组长。”陈素素笑眯眯的说说,却还是好奇:“你真的是总经理的女朋友?”

这个八卦,公司上上下下都传疯了,但是当事人却没一次承认过,这会让陈素素问这么直白,乔蕊也只是笑笑,没有搭腔。

陈新听到了妹妹的话,走过来,扯了她一下:“别乱说话,好了,东西送来了,下楼去吧。”

“我这就是走了,你催什么啊。”陈素素跟哥哥撒了个娇,又看了乔蕊一眼,笑得眼睛都弯了的给她做了个拜拜手势。

乔蕊也附和的拜拜了一下。

上午的工作时间很快过去,中午,陈素素来找哥哥吃饭,其他人陆陆续续也都下了餐厅,乔蕊忙完了手头的工作,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了,她摸着手机,想了想,按了一组号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