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独属印记/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她进来,卡瑞娜对那男人说:“你先出去。”

男人离开,房门被他从外面关上,乔蕊看了一眼,没在意,坐在了卡瑞娜对面:“找我什么事,我还有很多事要忙,没多少时间。”

卡瑞娜笑了一下,混血儿的五官,让她显得很漂亮:“好歹是一场表姐妹,你听听你是什么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了你什么。”

乔蕊皱眉,不想跟她废话:“那表姐你到底有什么事?”

“这个人,你认识吧?”卡瑞娜掏出一张名片,放在桌子上。

乔蕊看了一眼,眼神一顿:“萧婷?你认识她?”

卡瑞娜一笑:“不算认识,见过几次,你跟这个女人,是不是有仇?”

“什么意思?”

“我就想问问,是不是。”

乔蕊脸色有些不好,卡瑞娜和萧婷,这两个人,在她心里是怎么也联系不上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算是,目前景氏跟萧婷所代表的胜延公司,有合作项目,我和她经常会一起联络,不过虽然是合作项目,但彼此也在竞争,所以亦敌亦友,彼此警惕,就是这样。”

卡瑞娜挑了挑眉,将名片收回,哦了一声。

乔蕊看着她:“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我要问的已经问完了,你可以走了。”

“卡瑞娜!”乔蕊起身,有些怒了,她觉得自己被耍了。

卡瑞娜却笑眯眯的靠在后面,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怎么,看你的表情,还要打我不成?你不怕我告诉你妈?”

乔蕊咬着牙,心里气得不行,今天她本来就够心烦了,这人还来插一脚。

卡瑞娜摆摆手:“出去吧,我还在等你们公司的负责人来谈事呢,就算你愿意旁听,但不好意思,保密会议,外人不得入内。”

乔蕊气笑了,扯了扯嘴皮,转身走了出去。

会客室里重新安静下来,卡瑞娜掏出手机,播了一组号码。

“喂,萧小姐,你上次说的事,我同意了,钱什么时候能到我手里?”

乔蕊出了会客室,满脸不乐意的走到电梯口,按了电梯,就安静等着。

电梯从一楼上来,到三楼时,叮了一声,电梯门开了。

乔蕊抬脚刚准备走进去,却在看到电梯里的男人时,愣了一下。

景仲言长身而立的站在那里,狭窄的电梯并没遮掩住他身上属于上位者的独有气质,在三楼遇到乔蕊,他似乎也楞了一下,眉心微挑,冲她问:“不进来?”

乔蕊后知后觉,趁着电梯门没关,走了进去。

电梯里,只有两人,电梯门关上,景仲言替她按了十三楼。

电梯一层一层的往上,乔蕊一直没开口,景仲言没说话。

到了十楼,电梯门一开,景仲言沉默的走出去。

乔蕊眉头一蹙,拽住他的衣角。

他回头看她一眼,重新站了回来,关上电梯。

电梯顺势继续朝十三楼走。

“你就不想说点什么?”乔蕊憋不住了,满脸不高兴的出声。

男人看着她,瞧着她板着的小脸,掌心揉了揉她的头顶:“你让我去的。”

“我知道!”乔蕊更气了,她拽下他的手,把他大大的掌心握着:“我让你去你就真去啊,你就不会哄哄我不去?你怎么这下又这么听话了?平时让你洗个碗都不肯。”

她这摸样,有点无理取闹。

景仲言吐了口气:“生气?”

“生气,特别生气!”乔蕊也不装,直接问:“你说,你扶她的时候她靠在你身上没有?她占你便宜没有?有没有跟你说什么以前怎么样,以前怎么样的话,你有没有对她心软,你说,你说,你说!”

他搂住她,下巴抵在她头顶;“乔蕊,我以为你信我。”

乔蕊突然觉得鼻头酸酸的,她分不清现在什么心情,就觉得难受,就觉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消失了一样,这种惊恐,这种害怕,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堵,喉咙堵,鼻子堵,心脏堵。

“我不知道,我们还在一起没多久,我不是对你没信心,我是对自己没信心。”

“所以你还是不信我?”他将她搂紧了些,此时,电梯却到了十三楼。

乔蕊挣脱他,揉揉鼻子,要出去。

男人跟着出去。

乔蕊反身挡住他,将他推进去:“我想安静一点,现在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有什么事,晚上回家再说吧。”

景仲言沉默。

乔蕊往办公室走,后面,男人的声音却突然响起:“今晚,我要晚点回家,你困了,就先睡。”

乔蕊只觉得身子一晃,差点摔倒。

她站定脚,咬了咬唇,转身,冲到他面前,关了电梯门,按了顶楼的按钮。

景仲言看着她。

乔蕊浑身都在发抖,她捏紧拳头,就这么看着电梯一层一层上去,终于到了顶楼,她拉住他,把他拽出去。

乔蕊熟门熟路的把他带到杂物房,一进去,开了灯,里面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什么废旧电话,不用的桌子,横七竖八的乱躺着。

“脱衣服!”她把门一关,瞪着眼睛,紧紧的瞧着面前的男人。

景仲言:“……”

“你不脱,我帮你脱!”乔蕊趴上来,揪开他的领带,就往下拉。

景仲言一把握住她的手,眉头蹙起:“乔蕊……”

“我要看,你脱了!”乔蕊不依不饶的继续掰扯。

“你要看什么。”

“看你有没有洗澡,看你身上有没有别的女人的气味!”乔蕊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变得蛮横,不讲理,甚至直接动手。

景仲言眉头始终没松过,就这么看着她,借着昏暗的光线,直到他看到她眼眶在发红,到底松了手,任由她将自己的衬衫解开。

乔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她的动作太大,景仲言不舒服,再一次按住她:“够了。”

乔蕊仰头看了他一眼,脑袋伸过去,在他身上咬了一口。

她的牙齿很尖,景仲言“唔”了一声,闷哼。

乔蕊咬了好半天才松开嘴,看着上面鲜明的牙印,呼吸平缓了些。

她慢慢的将他衣服陇上,口子一颗一颗扣上。

景仲言低头瞧着她,终究什么都没说,半晌,开口:“晚上一起去。”

乔蕊手顿了一下,抬头看着他:“什么?”

“不是生气,怕我和别的女人一起?那就一起去。”

“你要带我去见她?”乔蕊冷笑一声,磨磨牙:“我不保证我不会打她!”

他嗤了一声,吻住她的唇。

乔蕊乖顺的任着他亲,手搂住他的脖子,没有抗拒。

这里太脏了,终究不可能真的做什么,过了一会儿,景仲言放开她,牵着她的手出去。

晚上,科海路某栋高级公寓内。

付尘打开门,就看到门外成双成对的两人,他诧然一下,挑了挑眉:“景仲言,就他妈让你陪老子喝个酒,你把老婆带上干什么?”

乔蕊路上已经听景仲言说了,说是付尘有事找他,约他来公寓里,乔蕊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太小心之心了,就说要回去,景仲言不让,拉着她一起过来。

这会儿看付尘炸毛,乔蕊还真就不想走了,她一扬脖子,哼了一声:“付先生,你昨天挂我电话我还没忘呢。”

“妈的,老子是不是欠了你们两口子!”付尘晦气的骂了一声,让开门,让他们进来。

这是景仲言的公寓,乔蕊环视一圈儿,装修跟他们现在住的那儿差不多,一看就是景仲言的风格,不过这里只有一楼,是三室两厅,他们住的是两层楼的复式。

公寓每天都有阿姨来做饭打扫,所以里面不脏,很干净,桌上还有中午没吃完的剩菜,就那么晾在那儿,也没收拾。

让付大少收拾碗筷,估计本身也不现实。

茶几上放了不少酒,啤酒也有,洋酒也有,大大小小的瓶子,放了半个桌子,上面放了几个杯子。

乔蕊诧然,问:“你们还有别人要来?”

“殷临。”景仲言说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乔蕊没什么印象。

景仲言提醒:“那个警察。”

“哦,他啊。”乔蕊对那警察还是挺有好感的,而且知道是景仲言的旧同学,就有点好奇:“我上次见过他,长得挺好的,有女朋友吗?”

“怎么,你还要给他介绍?”付尘坐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嗤了一声。

乔蕊瞪他一眼:“你吃醋啊,那我也给你介绍一个?”

“算了,你的眼光,呵……”

“我眼光差吗?”乔蕊望着景仲言,挽着他的胳膊,洋洋得意:“看我眼光多好。”

付尘抖了抖嘴角,快吐了。

景仲言薄唇微勾,看着乔蕊的目光,又柔和了些。

过了一会儿,殷临来了,看到乔蕊,他也愣了一下,有点拘束的自我介绍:“上次不太好说话,我叫殷临。”

“乔蕊。”乔蕊跟他客套的握了手,就没话说了。

殷临跟付尘原本不熟,不过上次之后,交换了电话,后来发现都喜欢看球,就有了共同话题,景仲言通常不跟他们聚,今天是付尘要跟他说正事儿,刚好有球赛,把殷临也叫上,这才凑了三人一起,乔蕊不明不白的跟着来,可到了却插不上话,只能坐在喝饮料。

聊着聊着,她也累了,歪在旁边玩手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