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欺负新人/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走过去,从衣帽间里拿出了要换的衣服,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到景仲言身边,看着仰躺着,虚虚着眼眸看着她的男人,她倾身,动手解开他的衣领扣子。

“你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景总你不会是故意整我的吧?”她嘀咕着,转眼将把他外套脱了,开始脱他的衬衫。

衬衫掀开,乔蕊第一眼便看到自己在他身上,被自己咬的牙印,顿时脸有点红,她抚了抚那印子的地方,动作轻柔,有些抱歉。

她那时候,真的太冲动,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是不是很疼?”她小心翼翼的问。

景仲言还是那个姿势,好像还没清醒,但视线,却一直盯着她。

乔蕊见过好几次景仲言醉了的样子,但没一次是这样的,她现在闹不懂,他到底是不是醉了。

拍拍他的脸,男人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又戳戳他的眼睛,男人还是不动如山。

最后乔蕊有点恶劣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又退开,看看他这又会怎么样?

可跟她预想的不同,她的唇刚刚落下,床上的男人已经目光一紧,伸手又扣住她的后脑。

乔蕊赶紧躲,躲过一劫。

她站得远了点,看着眼前的男人,扑哧一声,笑了。

“是醉的只剩shou欲了吗?”

也不敢再撩拨他,乔蕊安抚了他一下,然后再把人扶起来,进了浴室。

乔蕊长这么大,除了给面包面团洗过澡,再也没给别人洗过了,手法很不熟练。

她他把景仲言摊在浴缸里,给他淋了水弄湿,然后就在手上挤了沐浴露,搓成泡泡,在他身上胡乱擦。

擦的时候她还得注意景仲言的反应,深怕自己的不小心给他弄不舒服了。

等到把人含糊的洗完,她自己近乎全湿了,衣摆下面还在滴水。脸上也全是泡沫。

简直可以用狼狈来形容。

等到她再把景仲言弄回床上去休息了,她才彻彻底底的给自己洗洗,并且好好的泡个澡。

只是,她却不知道,在她洗澡时,原本应该在床上睡觉的男人,突然睁开眼,坐了起来,眼眸朝着浴室方向看了一眼,伸手捞起床上的提包。

这是乔蕊的包,他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夹。

这个文件夹,是他放进去的,是付尘给他的那个,他身上没有包,这份关于成雪的所有资料,并且连着她之前公司的一切调查,只能偷渡在乔蕊的包里。

把文件拿出来,他随意的看了两眼,听到浴室的动静,到底没有再看,随手放进了床头柜最下面的一格,锁上抽屉,重新倒回床上。

他没有醉那么厉害,但是也着实累了,那些酒混在一起,真的不可小觑。

等到乔蕊出来时,发现景仲言已经睡着了,她去楼下吹干了头发,又给面包面团的碗里加了食物,这才上楼。

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乔蕊感觉身边自己被禁锢住了,她也没反应,习惯的转个身,把自己缩进那个有些坚硬,还有些火热的怀抱。

“组长,这个钢筋进价,胜延刚刚发来的,你看看。”一份文件搁在乔蕊桌前。

乔蕊揉了揉眉心,有点疲累:“放着吧,我一会儿看。”

陈新看着她,狐疑:“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有点累而已。”昨晚给景仲言洗碗澡,自己再弄完,已经快凌晨两点了,今天七点多就起来,有点睡眠不足。

陈新离开,没一会儿,拿了两颗水果糖过来,放在她面前:“醒醒神吧。”

乔蕊道了谢,打开一颗吃了。

赵央在旁边看了,笑了一下,等陈新走了,才探过身子来说:“这小子对你是越来越服气了,乔组长,有什么话想说。”

“没有。”乔蕊推了赵央一下,但也真的觉得她的话说到自己心坎了。

环视了一圈儿办公室,里面人人都恪尽职守,虽然偶尔会有偷懒的,但是当职员的,谁不偷懒,只要正事的时候不掉链子就行了。

想到刚开始大家的配合都算艰难,现在,却磨合得这么默契,她心里还是有点自豪感的。

一早上,事情断断续续的忙着,十一点左右,眼看着快吃饭了,胜延那边突然打电话来,问他们要钢筋的反馈。

“马上午餐时间了,下午发给你们吧。”乔蕊说。

那边是萧婷,口气不太好:“来不及了,我们下午要出去。”

萧婷简直像故意给他们找不痛快似的,乔蕊看到其他同事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去餐厅,她挥挥手,没让同事们停下,只说:“我去十楼给景总签字,你们做自己的。”

乔蕊下了十楼,总经办还是那么忙碌,陈素素刚从复印室出来,看到她,惊讶一下;“乔组长。”

她这一声有点大,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乔蕊尴尬的笑笑,走过去问另一位大秘书:“景总在里面吗?”

那秘书说:“景总在见部门经理,乔蕊你是急事?”

“不是,那我等等吧。”

那秘书笑道:“这儿你熟,随便找个地方坐吧。”

乔蕊也善意的笑笑,环视一圈儿,已经有好几个人朝她挥手了。

她笑着走过去,立刻被包围起来:“你可好久没下来了,怎么,乔组长升了官,都不认得老同事了。”

乔蕊在总计办三年,人缘不说太好,但是也不会太差,加上她现在还有一个总经理绯闻女友的身份,这些人更是热诺了。

快到午饭时间了,同事们都歇了手上的事,一边偷懒,一边等着时间过去,这会儿乔蕊过来,大家也说开了。

其中一个实习秘书压低了声音问:“乔组长,那个成雪,是你应聘的?”

乔蕊愣了一下,对那人点头:“怎么了,她做事不好?”

“好,好的很,腿都成那样了,还能追着景总跑,能不好吗?”

“小月,别说了。”另一个秘书推了那小月一下,又对乔蕊笑笑:“没事儿,那成雪看着有点不安份,乔组长,你可看着点你家景总,这十楼十三楼虽然隔得不远,但你从不下来盯着,下面可是好多虎视眈眈的女人呢。”

“就数那个成雪最殷勤。”小月又忍不住嘀咕一句。

“啧。”另一个秘书又瞪她:“别这么说,人家才来两天,正是害羞的时候,加上之前她受伤听说间接是景总害的,有点想法也不奇怪。”

“乔组长,你听到了吧?”小月哼了一声,又凑到乔蕊耳边嘀咕起来,总得来的,就是说成雪的坏话。

乔蕊听在耳里,没什么反应,到最后,反倒是问:“她来两天了,我不是听说她昨天受伤了,今天才上班?”

“哪儿啊,昨天下午一点就来报道了。”

乔蕊狐疑:“那景总昨天下午去哪儿了?”

“景总啊。”小月想了想:“景总昨天下午也是一点半就回来了,不过呆了一会儿就出去了,再回来的时候,好像就快下班了吧,怎么了?”

乔蕊摇头:“没事,没事。”

小月也没多想,就叮嘱:“反正乔组长,这个成雪心有点大,你可得多看紧了。”

乔蕊笑笑,没做声。

不是她阴谋论,只是成雪是新来的实习秘书,而小月在几个实习秘书中,成绩是最不理想的,之前李丽就想把她分出去,不让她在总经办待了,但是因为李丽去了国外几个月,一下子分神不暇,这会儿才拖了下来,现在成雪来了,凭着那些外国履历,小月肯定有危机感了。

“不要乱想,都是同事。”乔蕊官方的安抚一句。

小月撇了撇嘴,还想说什么,她旁边的人突然拉了她一下,眼神示意。

小月这才住了嘴,却还是有点不服气。

过了会儿,十二点到了,总经办的人七七八八都下去了,留下的都去了茶水间吃饭,外面就留了一个陈素素值班。

乔蕊在总经办待了几年,还从来没见过实习生单独值班的。

她走过去,陈素素看到她来,立刻坐正了身子:“乔组长。”

“在干什么?”乔蕊拉了把椅子,坐在她身边的位置。

陈素素立刻把自己的电脑屏幕露出来,上面是一份合约,还是拟定稿,算是草稿。

实习秘书需要精通至少两国语言,陈素素现在起草的合约,是英文和中文双版的,乔蕊随便扫了一眼,通篇的错别字,还有排比问题,不过这也不全是陈素素的问题。

她问:“这个谁让你做的?”

“安娜姐。”陈素素腼腆的抚了抚眼镜框。

乔蕊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指着一处说:“这是,主语和宾语反了,这里,少了一个t,这里……”

她接连说了好几个,陈素素记得拿着笔赶紧记,乔蕊勉强看了两页,见总经理室的门还没开,索性对陈素素道:“你过去点,我给你打一份,你按照这个看。”

“不不不,这不好这不好,这是我的事,你教我我已经很高兴了,让你帮我做,不行不行。”

乔蕊淡笑:“里面的专业术语太多了,你实习生,这种工作一般不会是你做,我不知道安娜为什么让你做,但是跟普天集团的合作项目,向来是工作的重点项目之一,合约做得不好或者延迟了,你别想有好日子过,让开,你看我写,看到不懂的就问。”

陈素素一听到没好日子过,已经吓住了,赶紧让开位置,让乔蕊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