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有些倚老卖老的人,该收收/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你拿手的。”安静的会议厅内,男人低沉的声音,缓缓溢出。

电话那头,乔蕊听他这么敷衍,不买账:“没这菜名,具体点。”

男人又说:“牛排?”

“你想吃牛排吗?”乔蕊现在已经走进了超市,她晃到肉类区,看了看今天的新鲜牛肉,发现宰牛的刚好杀了一头小牛,她立刻道:“那今晚就做西餐,不说了,我去排队了,挂了。”

挂了电话,景仲言神色淡淡的放下手机,双手相交,搁在会议桌上:“继续。”

会议继续,其他人却面面相觑,开会的时候讨论吃什么,整个公司也就只有第一决策人做得出这种事。

乔蕊不知道自己打扰了别人开会,也不知道这场会议后,公司对景仲言的绯闻恋情有了更加突破的讨论。

之前除了总经办,其实公司大部分人是不太关注景总的恋爱情况的,毕竟上司也是人,尤其是当领导的人,做到总经理这个位置了,身边有几个女人一点不奇怪,他的秘书又多,里面有情人,真的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今日之后,大家觉得之前的想法似乎泛泛了点,毕竟,景总作为带领景氏进步发展的领头羊,青年才俊,公私分明,却在高管会议上毫不避忌的跟人秀恩爱,这种做法,显然是让人深想的。

乔蕊这边根本不知道这些事,她欢快的买了晚餐的食材,付了帐,就回了家。

刚回到家,就接到妈妈的电话,电话里,乔妈妈旁敲侧击的问她和景仲言的关系,有点八卦的味道。

乔蕊听了无奈,只说:“我们现在很好。”

乔妈妈想的却不是这个,而是更深的东西:“你们……我是说,他是认真的吗?”

乔蕊楞了一下,到底是亲生母女,她很容易猜到妈妈的担心:“他是认真的。”乔蕊保证:“刚开始,我也不接受,我也不信,但是相处这么久了,我愿意信任他,他是认真的,妈,你放心,我们不是玩玩,他不会欺负我。”

那头沉默了一下,乔妈妈才叹了口气:“乔蕊,我们都是本分人家,你爸和我虽然没什么钱,但是到底也算是书香门第,我们希望你往后能过自在平凡的日子,你要是跟他好,往后如果走不下去了,你看看你都多少岁了,你耗得起几年?过两年你三十了,这青春可就白耽误了,如果你们真的走下去了,一旦结婚了,你就是高攀人家,他家里的情况你了解吗?他父母会不会接受你,会不会接受我们这种条件的家庭,嫁入豪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乔蕊知道,父母一定是商量了很久,合计了很久,才打的这通电话,就是和为了警惕她。

乔蕊没有作声,沉默着。

妈妈说的这些可能,以前她都想过,并且想的还要更深些,可能是她做惯了合约,想事情难免就会把正负两极都想透彻,想不透彻,她就不会罢休。

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她才知道,感情其实想不那么清楚,你真的喜欢一个人时,你们多感官,你们的想法,甚至你们的智商,都是丢弃的,剩下能用的,就是本能。

乔蕊觉得到了这一步,妈妈这些考虑,已经无法让她动摇了,她抿了抿唇,很认真的保证:“我会让自己过得好好的,妈,我很喜欢他,是真的喜欢,你让我赌一次吧。”

赌一次他们未来能幸福,赌一次他们会有个完美的结局,赌一次前面有多少难走的路,他们都能相携一起走过去。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叹息:“乔蕊,妈的话虽然老套,但是你要知道,妈妈走得路比你多,看的人也比你多,爱情很现实,他坐在那个位置,身边的诱惑肯定很大,你真的决定了,以后如果赌输了,说不准就是半辈子的遗憾。”

“可是现在要我放弃,我不会甘心的。”乔蕊说的是心里话:“妈,你让我试试吧,如果真的受了委屈,我不会得过且过的,你知道我的性格,我不是拿得起放不下的人。”

“你……”乔妈妈的声音似乎一下苍老了许多:“你高兴就好。”

乔蕊突然很愧疚,或许她真的应该找一个平凡普通的男人,结婚生子,老老实实的让他们两老安心。

其实以前她真的是这么想的,在跟景仲言有这些交集前,她真的一直望着这个目标走,可是后来……

说真的,她觉得,这些都是天意,她和景仲言能走在一起,真的,是天意。

挂了电话,乔蕊看着厨房料理台上的食材,一下子没有动手的欲望了。

“喵。”细嫩的猫叫声,从脚下传来。

乔蕊低头一看,伸手,把面团抱了起来。

这两天,面团好像长大了些,叫声也不是幼猫那种眯眯声了,而变成了真正的猫叫声。

她指尖揉了揉面团的下巴,将它搂在怀里,小声问:“你说,我该不该告诉爸妈,我们结婚了呢?现在这样他们都担心死了,如果我说了,他们会疯吧。”

“喵。”面团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咕隆咕隆的,像是被她摸舒服了。

乔蕊失笑一声,将这只爱享受的小猫放回地上,这才洗了手,继续做饭。

不管怎么样,先拖拖吧。

景仲言回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乔蕊刚好把牛排盛起来,听到开门声,探头看了一眼。

男人换了鞋,双手插着裤袋,拖沓着步子,走了过来。

一进厨房,扑面而来的牛排香味,便系了过来。

景仲言面上柔和,走到乔蕊身边,靠在流理台上。

乔蕊看他一眼,笑了一下:“上去换衣服啊。”

“不换了,一会儿要出去。”

“啊?”乔蕊一愣。

景仲言走到她伸手,从后面抱着他,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淡淡的说:“要回家一趟,拿点东西。”

乔蕊领悟:“总裁家?”

“嗯。”

乔蕊沉默了一下,忍不住问:“既然要过去,怎么不在那边吃饭,你不用特地回来陪我吃饭的。”

“想你。”男人将她搂紧了些,唇找到她耳朵,亲了一下。

乔蕊被他弄得想笑:“白天不是还见过,而且你晚上又不是不回来。”

男人没做声,吻一下一下的落下来。

乔蕊推推他:“先去洗手了,牛排好了,快点吃,吃了你早去早回。”

景仲言这才松开她,走到水槽洗了手。

乔蕊把牛排端出来,还做了沙拉和海鲜汤。

在餐桌上一一摆好,两人相对而坐。

乔蕊随口问:“你要回去拿什么?”

景仲言喝了一口汤,味道很好:“一些以前的旧文件,最近有空翻翻。”

“旧文件?多旧的?”

“01年的。”

现在都15年了,她要找01年的东西,不是十四年前了。

“找那些干什么?”

景仲言将汤勺搁下,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倚老卖老的人,以为我没证据,脾气太大了,让他们收收。”

这么一说,乔蕊立刻就懂了。

倚老卖老,整个公司,除了那几位老股东,还会有谁。

两人吃完,景仲言出了门,乔蕊收拾好东西,索性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这几天在播一个古装剧,还挺不错的。

正看得上瘾,电话突然响了。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毛挑了一下:“喂。”

电话那头,一道含笑的男音,传了过来:“邮件怎么不回我?”

乔蕊靠在沙发上,闲闲的哼了一声:“我没看。”

“为什么不看。”

“不想看。”

“小蕊……”男音变得无奈。

乔蕊没别蛊惑,只是反问:“邮件是道歉的吗?”

那头沉默。

乔蕊嗤笑一声:“时卿,你真是花花世界呆久了,三观都变了。”

景仲卿揉了揉眉心,觉得头有点疼:“那话,不是我说的,当时其他人在用我电脑。”

“切,编吧,要是别人说的,你之前怎么不解释。”

说实在的,其实那句话没多严重,至少并没有多少值得生气到现在的价值,可是乔蕊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较真,而且时卿对她而言,是家人,是哥哥,是和父母、外公差不多地位的人。

因此,她不想看着他变成自己不认识的样子。

本来这么多年天各一方,联系就变得很少,她不想再见面,他变得完全陌生。

就像卡瑞娜的妈妈一样,出个国,就跟自己已经是外国人了一样,回来连中文都不会说,三观碎得太彻底了。

时卿吐了口气,到底认了。

“我道歉。”

乔蕊挑眉,她追求的不是一句干巴巴的道歉,时卿变成什么样,都是他自己的事,她没什么资格去管,但是她总有自己生闷气的权利吧。

现在他道歉的,真不真诚到底不说,但是她看得出来,他是在意她的,不想他们继续闹下去。

“勉强,接受。”她随口说,这页,算是揭过去了。

“过段时间回来。”那头,男人突然说道。

乔蕊瞪大了了眼睛,有点惊讶:“嗯?回国?”

“看教授。”

乔蕊沉默了一下,细细一样,的确也快到外公祭日了,她抿着唇,慢慢吐了口气:“嗯,到了,打电话,我来接机。”

“嗯。”

气氛突然沉了下去,乔蕊不想提这些,话锋一转,询问:“这次回来,会带女朋友回来吗?时卿,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没固定女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