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铸成大错/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雪靓丽的脸庞,露出笑意:“我没关系,素素你去就好。”

“可是那样你就又是一个人吃了。”

“我没关系,我可以买三明治回来吃。”

“可是……”

乔蕊抽抽嘴角,拍拍陈素素:“那算了,明天再一起吃吧。”

成雪愣了一下,看向乔蕊。

乔蕊对她一笑,转身走了。

直到进了电梯,乔蕊脸上的笑容才松了下来,不过心里,却有点暗爽,看成雪刚才的表情,是不是以为她会说“那就一起吃吧”这种话?哼,就算今天约不到陈素素,她也不会自愿跟成雪同桌吃饭,她不怕消化不良吗。

瞧着电梯的数字键一下一下往上,成雪收回视线,目光掠过陈素素手里的文件夹,突然说:“素素,我要去洗手间,你去吗?”

“好啊。”陈素素应了一声,从抽屉里拿出纸巾。

成雪挽着她的胳膊,两人一起去了洗手间,再出来时,刚回到位子,成雪又说:“素素,我记得你也有柠檬茶是吧?你放在哪儿的?”

“就在茶水间,我的柜子格子里。”

“我之前没看到,你帮我拿一盒吧。”

陈素素点点头,又从位置上站起来,去了趟茶水间,出来时,手上就多了一盒柠檬茶。

成雪还坐在原本的位置上,看到陈素素出来,接过她手里的柠檬茶,插上吸管开始喝。

没过一会儿,安娜回来,成雪提醒:“素素,乔组长不是让你拿文件给安娜姐吗?文件呢?”

陈素素哦了一声,在旁边找了找,却没找到。

“咦,我的文件呢?”陈素素东翻西翻,连抽屉都找了,就是没找到。

她脸色越来越白,人也慌了:“糟了,文件不见了。”

“你先别急,再看看。”成雪安抚着她,也帮着一起找。

可找了一圈儿,还是没找到。

陈素素绝望的坐在椅子上,脸上已经全无血色。

成雪表情也不好,她压低了声音,靠在陈素素耳边,小声说:“这件事,不能告诉别人。”

“啊?”陈素素这下连嘴唇的白了。

成雪解释:“遗失文件,你想受处分?这文件就放在这儿十来分钟,我们俩都看着,就是……”她语气突然一顿,神色凝重起来:“就是我们去了一趟洗手间,但也就几分钟,几分钟,就放在桌上的文件,怎么会不见?这说明,拿的,肯定是办公室的人。”

“什么?”陈素素这下彻底慌了:“可是,他们拿项目组的文件干什么?”

“你真不明白?”成雪叹了口气,又压低了些声音:“你听说过向韵吗?”

“向秘书?我听过,小月姐提过,她说如果向秘书还在,她一定过得比现在好,还有我听说,安娜姐也是向秘书提拔的,小安姐好像就是向秘书的私人助理,现在是暂时帮着穆姐。”

“我听说,向秘书快回来了。”成雪看看四周,有些警惕的说:“向秘书,喜欢景总,之前就因为乔组长和景总的关系,闹过不愉快,好像她去出差,也是景总给乔组长出气,现在她快回来了,乔组长又去了项目组,一年半载都回不来,现在,办公室里都等着巴结向秘书,自然就要拿乔组长开刀。”

“可是,这关我什么事啊?”陈素素都要哭了:“文件是乔组长交给我的,要是丢了,我怎么办?”

“你别急,有办法的。”成雪安抚着她,慢慢说:“你哥哥不是项目组的吗?现在文件虽然不见了,但是这不还没到提交财务部的时候,所以我们还是有时间的,我们不能明着跟办公室里其他人作对,但是我们可以偷偷去项目组把备份文件偷出来,再打印一份,悄悄放到安娜的桌上,这样,不就两面周全了。”

成雪说得头头是道,陈素素却越听越怕:“偷东西?不行不行,遗失文件只是受处分,偷窃文件,要开除的!”

“别怕。”成雪安抚的拍着她的肩膀:“这文件是我们俩的眼皮子底下丢的,我也有责任,这样,我去偷,你帮我支开项目组的人,有什么后果,我承担。”

“不行不行。”陈素素红着眼睛看着成雪:“这不关你的事,万一你被发现了,你会被开除的。”

“开除就开除啊。”成雪满脸无所谓:“我的资历,就算去其他公司,也有发展,你就不一样了,你是应届毕业生,本身找工作就难,如果别的公司知道你有遗失文件或者偷窃的罪过,你往后还能去哪儿?乖,听我的。”

“可是……”

“别可是了。”成雪沉吟着,叮嘱她:“中午你就上去,跟他们项目组的一起去吃饭,别让他们办公室留人。”

“不留人也有摄像啊。”

“放心,我有办法。”成雪看陈素素已经心动了,声音越发柔和:“素素,能交到你这个朋友,我真的很开心,我回国不久,办公室里的人,又似乎都不太喜欢我,只有你跟我说话,我很感激你,放心,我们都会没事的。”

陈素素咬着唇,鼻子酸酸的,说不出话来。

到了中午,陈素素战战兢兢的上了十三楼。

“成雪临时要值班,我就上来了。”陈素素推了推眼镜,有些慌张的撒谎。

乔蕊从电脑里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勾起唇:“那麻烦你和夏豪先下去占位置吧,我们这儿还有点事,弄完就下来。”

夏豪振奋,立刻站起来,动作快的咋舌。

陈素素却说:“没关系,我等你们,一起吧。”

夏豪一颗火热的心,刹那被浇熄了,他灰溜溜的站在原地,模样看起来特别可怜。

乔蕊无比同情他,她快速的把手里的最后点事做完,锁了电脑,站起来:“走吧,一起吧。”

那边陈新他们也差不多了,其他同事也都完了。

陈素素一直在旁边偷偷看着,等到他们都起来了,她问:“你们不留值班的吗?”

“不留,锁了门就是了。”乔蕊随口说。

陈素素心里一紧,如果锁门的话,那成雪怎么进去?

几人一起进了电梯,陈素素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成雪,发完她还很心慌,一抬头,看到夏豪正盯着她,顿时一惊,手机啪的掉到地上。

“抱歉,我吓到你了吗?”夏豪赶紧帮她把手机捡起来,表情非常无辜,他不知道自己长得这么吓人。

陈素素赶紧摆手:“不不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夏豪看她脸越来越白,心里也慌,不知道她怎么了。

陈新也发现妹妹的不对,手放到她额头,探了探:“是不是不舒服?额头怎么这么凉?”

“我,我没有……”陈素素扯开哥哥的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尽量让自己冷静。

几人出了电梯,陈素素的表情更不好了,最后,眼眶都开始发红。

陈新吓了一跳,把她拉到旁边,不安的问:“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总经办有人欺负你?你说话啊。”

陈素素嘴一撇,就要哭了。

十三楼,成雪拿着钥匙,打开了项目组临时办公室的门。

她走进去,仰头看了眼墙角的监控,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大小的盒子,这是一个信号干扰器,可以屏蔽监控录像的信号。

她将干扰器放在桌上,直接走到乔蕊的位置,打开了她的电脑。

乔蕊有锁屏的习惯,成雪手指翻飞,在键盘上敲打一番,破解了密码。

她看着显示出来的密码数字,脸色沉了下来。

竟然是景仲言的生日号码。

呵。

“真是夫妻情深。”冷嘲一声,成雪打开桌面上一个标注“重要”的文件夹,拿出自己准备好的U盘,按了复制粘贴,就把整个文件夹,拖到了U盘里。

传输需要时间,她看了看手表,又看看墙上的监控摄像头,虽然明知道信号已经被屏蔽了,没人能看到自己,但是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发毛。

毕竟这种盗窃机密文件的事,她的确是第一次做。

百分之七十。

百分之八十五。

百分之九十……

数据继续传输,成雪站起身来,准备随时拔出U盘,正在这时,外面电梯,突然叮的一声,响起。

成雪心头一惊,目光紧盯着大门方向,心被提到了嗓子眼。

……

陈新和陈素素急匆匆赶上十三楼时,看到的就是紧锁着的办公室大门,陈新赶紧开了门,和之前他们走时,没有半点区别,就连椅子的位置,都没错误。

他吐了口气,转身,看到同样松了口气的陈素素,不客气的骂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怎么别人说什么你都信?你不是学生了,你现在是上班族,工作跟在学校是两个意思,你在学校偷点考卷,都只能是记过,你在公司偷东西,你知不知道开除都是轻的,你随时会坐牢!”

陈素素被他说得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对,对不起……”

“那个人叫成雪是吧,哼,带我去找她。”

“哥……”陈素素凄楚的喊,不想因此连累成雪。

“傻妹妹,你到底懂不懂?”陈新按着眉,觉得妹妹真的没救了:“那个成雪多少岁了,她有多少社会经验,她会不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你是我妹妹,你把文件弄丢了,你找我,我帮你再打印一份,或者跟组长明说,组长是个心软的人,肯定会帮你揭过去,你不信我,不信你自己,你去信一个认识两三天的女人,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你知道她存的什么心?要是真让她进了办公室,谁知道她会偷走什么别的东西?你知不知道引狼入室四个字怎么写?”

陈素素这下真的慌了,她从小过的顺风顺水,说是温室花朵也不为过,真的从来没想过,工作后,人事方面竟然有这么多学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