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薛莹的考量/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电话响了。

陈新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喂,哦,在洗手间,一会儿出来。”

挂了电话,他又看了看陈素素,叹了口气。

陈素素缩着脖子,一脸可怜巴巴。

“先下去,记住,这件事不准说出去,不能告诉任何人。”

陈素素连忙点头。

陈新又看了看办公室大门,确定了没有半点问题,才带着人下去了。

而此时,十三楼楼道口。

薛莹冷眼的瞧着眼前的女子,看着女子低垂着头,眼神闪烁的摸样,眉毛微微挑了挑:“拿给谁的?”她只见索绕着一枚小型u盘,u盘的接口还微微发烫,显然是刚刚才用过。

成雪咬了咬唇,薄薄的唇瓣,被贝齿压出了一道白痕。

她没做声,脑子却飞速旋转。

薛莹得不到回答,脸色冷了些,挑剔的眸光,眼前的人身上打转:“以前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安分的,跟着景仲卿跑了几年,现在突然回来,那么现在告诉我,你还在为景仲卿做事,还是另有打算?”

成雪身子一僵,抬头看她一眼,深吸口气:“阿姨,我……”

“不用叫这么亲人,叫夫人就行。”

成雪黯然的换了称呼:“总裁夫人,我……我只是想要回仲言。”

“所以偷窃公司机密?”薛莹嗤笑一声,高傲的抬了抬下巴,眼中却露出冷意:“成雪,我还以为你够聪明,没想到也只会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以为,乔蕊出了错,仲言不会帮她?”

“那难道要让我认命吗?”成雪胸前起伏,深吸了口气,勉强压制住心中的暴动:“我回来几个月了,一直想尽办法接近仲言,可是,可是我却发现他身边有了别人……夫人,您也是女人,你该懂我的心情,我不甘心……我不……”

“可是当初,是你先离开他。”薛莹不咸不淡的点出事实。

成雪猛地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夫人,您……”

薛莹淡淡笑着:“是你亲手留下的短信,跟着仲言那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哥哥走了,你不记得了?”

成雪就这么看着薛莹,好像突然不认识她一般,她握紧双拳,眼泪在眼眶打转:“您怎么能说这种话,当初,明明是您逼我……”

薛莹目光淡凉:“我逼你和仲言分手,但没逼你跟着别的男人跑,怎么,想把罪过扣在我身上?你确定?”

成雪勉强稳住心神,脸色已经相当不好,几乎漆黑一片。

从以前,她就知道薛莹这个人,绝对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她是个高贵的千金小姐,是个雅致美丽的女人,但是同样,也是个心狠手辣的母亲。

她会为了维护景仲言,做出一些在她这个地位而言,有些掉价的事。

但是她就是做了,这是个疯狂的女人,她有疯狂的野心,要让自己的儿子去完成。

打从以前,成雪就知道,她得罪不起薛莹,不管她想跟景仲言在一起,还是景仲卿,她都得罪不起薛莹,薛莹有人脉,有钱,有门道,她用各种方式,变着法的让你看清事实。

成雪现在还记得,当初薛莹拿着电话,而电话那头,是她父母在意大利旅行的时,兴奋的声音。

“小雪啊,薛女士很好,请我们去玩,意大利真是个美丽的地方。”

“小雪啊,我们住的是最好的酒店,爸爸妈妈真没想到你有这么能干,还没毕业,就找到了这么好的实习单位,还有这么好的上司。”

父母声音充斥着欣慰高兴的赞美,成雪却哭了。

挂了电话,她哭着问薛莹,到底要对她的父母做什么。

当时,这个高贵典雅的女人是怎么说的,对了,她端着茶杯,优雅的晃了晃里面的液体,漫不经心的说:“傻孩子,你以为我会对他们做什么,你既然和我们仲言在一起,你我早晚也是一家人,请亲家们去国外玩玩,这点诚意,难道我还能不懂?”

成雪没做声,就这么看着她。

果然,下一刻,薛莹话锋一转:“不过国外很乱,意大利更是个多变的城市,如果你的父母迷路了,失足走进意大利最黑暗的街道,最廉价的贫民区,那么他们会怎么样呢?是被扒去身上的贵重物品?还是会因此丧命呢?小雪,我们都祈祷他们旅游平安吧。”

成雪记得自己那一刻腿都软了,那是她第一次这么直面的意识到,一个人如果比她强大,比她站的位置高,她能做的,竟然是凌驾法律之上。

有钱人的世界,有多肮脏,那一刻,她体会到了。

可是越是体会,她越是向往,向往有一天,她也能站在那样的高度,能有动动手指,就凌驾于别人的生死。

那种感觉,一定很迷人。

所以她附和了薛莹,薛莹要她分手,她就分手,要她离开,她就离开。

可是,她明明按照她说的做了,为什么现在,她却翻脸不认人?

从早上薛莹进入总经办,看到她的那一刻,成雪就在紧张。

但是薛莹什么都没做,甚至还在大秘书穆姐的介绍下,与她跟陈素素打了招呼,还勉励她们努力工作,早日结束试用期。

她好像就是个那在电视报道里,那个漂亮又贵气雍容的淑妇,她好像从没有也做过那些肮脏可怕的事,她一直干净都像是整个慕海市女人的标杆。

之后成雪的确放松警惕了,在她意识到自己有个大机会,能够击垮景仲言身边的乔蕊时,她心动了,也行动了,可现在,薛莹却出现了。

那枚U盘里的东西,她不确定有没有用,但是胜延的人一定知道,只要把这个U盘给胜延,他们会有别的对策,乔蕊这次的项目,就彻底完蛋了。

现在这枚U盘就在薛莹手里,不管这女人是不是翻脸不认人,但乔蕊知道,她必须拿到U盘,必须把它带走,这是她的第一个筹码。

“总裁夫人,您要我做什么,我可以做,可是,您不能阻止我对付乔蕊,她跟仲言,不配。”

其实在回国后,成雪就做了不少功课,比如景仲言和乔蕊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什么时候结婚的,她都调查了,庆幸的事,他们还没有好过半年,这意味着,乔蕊在仲言的心中,还没那么深,至少,还不如他们曾今一年多进两年的感情。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根据调查,薛莹也不喜欢乔蕊。

想到自己看过的那些照片,那些数据,她又有了底气,就这么看着薛莹:“总裁夫人,您不会想为您的媳妇抱不平吧?”

薛莹冷眼瞧着她,嘴唇轻勾一下:“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你还不够格。”

成雪立刻垂头,遮住眼中太过炙热的红光,抿着唇,态度放得更低了:“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如果我们的目标一致,您不用动手,一切让我来,您也可以达到目的不是吗?”

“你?”薛莹冷笑,喉咙里溢出的声响,听得成雪后背发凉:“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仲言喜欢的女人,我是他的初恋情人,他肯让我留下,肯把我放在他身边,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夫人,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但是您想想,是我,总好过是乔蕊那个不识趣的女人,她根本不会体谅您,我知道您的打算,我也知道景家和高家的婚约,我保证,我只是想呆在仲言身边,我没有更僭越的想法,高家和景家一样可以联姻,我,不是威胁,我只是个躲在您背后的小情人,我不是任何人的影响。”

薛莹沉默,似在考虑她话里的诚意。

成雪见有门,再接再厉:“现在高家还不知道仲言已经结婚了,高家那位小姐,现在也在国外,这件事,暂时可以瞒住,但是等时间长了,您觉得,还可以控制吗?乔蕊是什么样的身份,她充其量不就比我好一点,那个家庭环境,突然成为了景氏未来的总裁夫人,您觉得她不会想争吗?她和仲言朝夕相处,她能改变仲言的想法,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大错铸成,高家或许会继续跟景氏联姻,但到时候对象,就不是仲言了,也或者,高家会因此仇视景氏,一南一北两个国内最大的企业对庭抗争,这样的画面,您想见到吗?您想景氏出现一个这么恐怖的对手吗?”

“你在威胁我?”薛莹轻而易举就看穿了成雪的打算:“看来今天的事,我如果不当做没看到,你就打算吧这个消息,泄露给高家了?”

“不不不。”成雪立刻表忠:“您怎么会这么想?我难道不怕您故技重施,再对我父母下手吗?您多虑了,我做的,只是对我们都好的事,您说呢。”

薛莹看不上成雪,这个女人有心计,有想法,有野心,甚至还有一样她天生的资本,就是年轻,漂亮,男人对女人总是宽容的,成雪回国不到半个月,她其实就知道她的下落了,毕竟,成雪从没掩饰过她的行踪,或许,她不掩饰是想让仲言知道,然后去找她,但是很可惜,他的儿子现在移情别恋,对她这个旧爱,没有兴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