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动摇的女人/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新见她不追究了,眼前一亮,立刻起身,走向夏豪。

夏豪看到陈新满脸红光的走来,不知道乔蕊跟他说了什么。

但是听陈新客客气气的问他有没有早上文件的备份时,那语气,非常和蔼。

夏豪受宠若惊,赶紧把文件又打印了一分,因为需要对方公司的签名,他又凭着关系,给钢筋公司负责人打了电话,那边很痛快的打印传真过去重签,这件事算是解决了。

等到陈新去守传真机的时候,夏豪高兴得不得了的走过来,推推乔蕊的肩膀,对她比了个赞:“谢谢你啊,我感觉陈新对我释放出善意了,他没生气,这肯定是默认我追素素了,乔蕊,组长,女神,受小的一拜。”

“……”乔蕊完全说不出话来。

“所以,景总,你怎么看?”黑色的捷豹里,乔蕊坐在副驾驶座,想着白天事,看着驾驶座上,端正开车的男人,满脸笑意:“幸亏这次组里没丢东西,要是真的丢了什么,你觉得我是找谁?找无辜的陈新陈素素,还是找您这位顶头上司?”

景仲言目光浅浅的看她一眼,面色看不出喜怒。

乔蕊有点不高兴:“你也说句话啊,怎么?还想维护她?”

“一件小事罢了。”男人淡淡的说,一副无足轻重的摸样。

乔蕊立刻炸了,差点跳起来,喘着粗气说:“你觉得,这是件小事?”

“否则?”男人的语气不咸不淡:“她能做的,很有限。”

“你就是在维护她!”乔蕊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怎么也没想到,景仲言会是这个态度,他是一个公事为重的人,是一个在工作时间,绝对恪尽职守的人,这样一个男人,却这么明目张胆的袒护成雪的犯罪做法。

这算什么?示威吗?

她扭过头,看着窗外,声音有些低:“这么喜欢她,和她好啊。”

车厢陷入安静。

乔蕊忍着鼻子的酸涩,看着窗外飞驰的风景,觉得眼睛都有点花。

她觉得她应该发怒,应该做点能体现自己愤怒的行为,但是看着身边的男人,她又什么都做不了。

是她答应过的,会相信他。

既然相信,现在就不能不信。

可是人都是有情绪的,她现在就在这个范畴里。

成雪做出这种事,她的狐狸尾巴已经这么明显的露出来了,乔蕊接受不了景仲言这无关紧要的态度,那可是偷窃公司机密,可是大罪,就算不报警,至少也应该开除,好吧,就算只是偷窃未遂,不开除,那口头警告总有吧?

或者,口头警告也算了,但是总要有个警惕的态度吧。

他现在算什么?不知道的,还是以为是他让成雪去偷她项目组的看东西呢。

想到这儿,乔蕊突然想到一些新闻,渣男为了和小三在一起,对原配实行惨无人道的欺骗与设计,骗原配跟别的男人拍果照啊,或者设计原配吃错药,得失心疯什么的。

最后渣男和小三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乔蕊心里越想越多,心里突然紧了起来。

这时,车子一个急刹车。

乔蕊惯力的往前面一倒,头差点撞到玻璃。

她回过神来,看着前面的路况,发现前面有条狗跑到了马路中间。

乔蕊喘了口气,心有余悸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刚才一瞬间,她还以为他想杀她。

好吧,脑洞这东西,真的扩不得,一扩就停不下来了。

什么恶俗电视剧的剧情都冒出来。

那狗被主人心急火燎的带走,车子继续前行。

乔蕊冷不丁的摸上头顶的扶手,掌心有些冒汗。

景仲言瞧见了,失笑:“没这么严重。”

乔瑞咽了咽唾沫,就这么看着他。

车子又往前过了两条街,就到家了。

两人回到家,乔蕊一进屋就抱住面团,揉着它身上软软的毛,给自己压惊。

景仲言上楼去换衣服,和平时没有半点不同。

乔蕊坐在沙发上,抓着面团小小的毛爪子,嘟哝着说:“如果你看见男主人做出什么暴力倾向的事,不要害怕,赶紧跑,知道吗?”说着又把面包抱起来,对她面包尤其慎重的叮咛:“去杨先生家,让他报警,记住,千万不能找重案三组的殷临,他们是一伙儿的,以前是同学,肯定包庇他。”

面团黏人的在乔蕊膝盖上打了个滚儿,仰着头,眯着眼睛“喵”了一声。

乔蕊看它这么没有危机意识,失望的又摸摸面包的脑袋,像交代遗言似的念叨:“如果你们到时候不能回家,就去杨先生家住吧,杨先生心好,会收留你们的,到时候,不要欺负小金,你们是后去的,不要太喧宾夺主,住户关系方面,得搞好,知道吗?”

“你说什么?”二楼里,正下来的男人看她一个人在絮絮叨叨,淡淡的出了个声。

乔蕊全身一僵,放手让两只猫走开,自己也站起来:“我去厨房做饭。”

说完,跑进了厨房。

景仲言不解的瞧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慢慢的跟进厨房。

乔蕊吓得后背都炸开了,总有一种变态连环杀手就在身后的感觉,然后脑子里又自动冒出了这么多年看过的大大小小恐怖片,悬疑片。

最后额头竟然开始冒汗。

“不开心?”男人走到她身后,伸手环住她的腰。

乔蕊手里拿着昨天买的菜,慢慢的打开塑料袋。

男人靠近,轻轻嗅了嗅她发间的香气,在她头顶落下一个吻:“她不重要,明白吗?”

乔蕊浑身寒毛都冒出来了,挣扎了很久,她倏地放下手里的菜,转身,看着身后的男人:“景总,我就直说了吧。”

男人看着她,手还圈着她的腰。

“你会因为想和成雪复合,而谋杀我吗?我是很好说话的,离婚你一句话就是了,但你别杀我!”

景仲言:“……”

“怎么不说话?你说话啊。”乔蕊推推他,心脏鼓跳着,还逼迫他开口。

景仲言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半晌,揉揉她的发顶,有些无奈:“少看点没营养的电视。”

乔蕊不做声,就这么看着他。

男人倾身,在她唇上低低的啄了一下:“不要乱想,我有分寸。”

“我不知道你的分寸是什么,但是我只知道,我很委屈,而且很可能被杀,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就让人用煤气毒死算了,反正都难受过一次了,再死一次,岂不是痛苦双……”

话音未落,她的唇,猛的被男人堵住。

对方蛮横的呼吸,闯进她的鼻息,乔蕊往后靠着,想推他,男人却加大了力道,让她反抗不得。

吻毕,他咬了口她的鼻子:“童言无忌。”

乔蕊嗅着他身上专属的气息,觉得鼻子疼疼的,有些想动手摸摸。他却捏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下巴对着她的鼻尖,低低的说:“成雪做了什么,我都知道,但有些东西,我需要从她身上获得,乖,不要耍性子。”

“我没……”乔蕊含糊的嘟哝一声,仰头看着他,摸样有些可怜:“我没耍性子,只是不服气。”

“哦?”男人音色低沉:“不服气什么?”

“不服气她现在在你身边,跟你朝夕相处,你还出言袒护她,你还对她做的这些事不闻不问,景总,我不是爱乱想,但是我很担心,不是不信你,我是不信她。”

她将她的腰扣紧了些,将她搂着,唇就在她的耳边:“她不会伤害你,她没那个本事。”

“所以……”乔蕊仰头,不确定的问:“今天她没偷走东西,是你出手阻止的?”

“不是。”男人眼眸微微阖了一下,气息淡然:“不过,一切都在计划中。”

计划中?

这三个字,有点微妙。

乔蕊不知道他的打算,也不明白他的计划,她还想问什么,但最后,还是压制住了好奇,点点头,强迫自己将这件事放下。

晚上,吃了饭,因为今天是周五,乔蕊要晚点睡。

她窝在沙发上看没营养的古装电视剧,景仲言就在旁边看文件。

她几次问:“要不要把声音关小点。”或者:“你去房间看吧,要不我去房间看。”都被男人压下来了。

乔蕊只好继续窝在他身边,吃着零食,看着电视。

等到景仲言把事情做完,将最后一份文件丢在茶几上时,再转头,就看到歪在自己怀里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电视上,那个古装剧还在播。

他坐起来一点,将她护住,起身,把人打横抱起。

上了楼,把她放到床上,他抚了抚她额前的发丝,吻落在她的头顶。

热热软软的温度,没惊醒睡梦中的女人。

景仲言将她放开,起身,又下了楼,关了电视,顺手看了眼手机,上面有一通短信,是个航班号。

他回拨了那个号码过去。

那边,很快被人接起:“boss。”

“说。”

“景仲卿的航班号,他下个月七号回来。”

景仲言沉默半晌,倏地,勾了勾唇,淡淡一笑:“下个月,是老头子正式生日,看来,他也不是没想法,不过他大概不知道,老头子身体不行,要出国。”

“要做什么吗?”那头询问。

“拖住,暂时,别让他回来。”

这边事情还没解决完,景仲卿一回来,他不确定自己能有手去管。

那头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