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别有居心的表姐/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眉头皱起,她不知道卡瑞娜为什么会在这儿,并且,她不喜欢她在这儿。

“先进来吧,表姨在厨房忙呢,我在帮忙。”卡瑞娜让开路,那摸样,好像她才是这家的主人。

乔蕊眉头越皱越紧,身边的男人,扶着她的腰肢,在她腰上轻轻推了一下。

乔蕊看他一眼,见男人面色平淡,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她这才回过神,两人一起进去。

乔爸爸正在椅子上看报纸,看到他们进来,把报纸搁下,对他们笑笑:“仲言来了,快过来坐。”

“伯父。”景仲言主动走过去,坐在乔爸爸对面。

乔蕊看着卡瑞娜进了厨房,她也跟进去。

乔妈妈还在忙碌,看到她来了,顺口对卡瑞娜道:“好了,乔蕊来了,让她帮我就行了,你出去玩吧,你看你的指甲,一定很贵,不要弄坏了。”

卡瑞娜笑眯眯的说:“表姨您说什么呢,我来蹭饭,还能一点忙都不帮?那不是太说不过去了吗?要我妈知道了,都要打我。”

“你这孩子,真是的,这厨房小,你就出去吧,刚才你也帮了我不少了,剩下的让乔蕊忙就行了。”

卡瑞娜又推脱两句,说了些乖巧的话,乔妈妈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灿烂,觉得卡瑞娜越看越懂事,但最后,还是把她推了出去。

卡瑞娜无奈的退出战场,走到沙发边,坐到了景仲言身边。

乔蕊看了一眼,表情微微变化,那边,妈妈却叫她:“过来,把这个菜洗了。”

乔蕊忍着鼻尖冒起,走到水池边,一边洗菜,一边嘟哝:“妈,她怎么来了?你让她来的?”

“卡瑞娜天天在酒店吃那些味精食品也不好,有空就来家里坐坐,怎么了?你还因为上次的事,和她不对付呢?我说乔蕊你不能这么小心眼,那怎么说也是你表姐,知道吗?”

“我倒是没对她有什么心思,就是怕她对我有什么不轨。”乔蕊对这个表姐,真的一点好感也冒不出来:“她直到今天景总会来?”

乔妈妈一顿,随口说:“不知道。”

乔蕊了解妈妈,她听出她的口气迟疑了一下,就凑近了些:“妈,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你听听你说的什么话,你会说话吗?我瞒着你,我能瞒着你什么?快,把菜给我,洗干净了吗?”

“干净了。”乔蕊把菜地上,看妈妈的表情,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乔蕊就是帮忙处理一下配菜,掌勺的还是妈妈,等到配菜弄得差不多了,该洗的洗了,该切的切了,她就出了厨房。

可一出去,她就看到卡瑞娜那半个胸部,都要靠到景仲言胳膊上了的画面。

她顿时脑袋顶都在冒火,脚步快速的走过去,一屁股挤在两人之间:“聊什么呢?”说着,她还故意挽住景仲言的胳膊,样子亲昵得不行。

卡瑞娜脸上一直笑着,没露出半点不悦。

乔爸爸却忍不住教训:“看看你像什么样子?风风火火,跑来跑去的,那边没位置吗?怎么这么不懂事?”

乔蕊还没说话,卡瑞娜已经开口:“没事没事,表姨夫别骂表妹了。”

乔爸爸就是说两句,绝对称不上骂的地步,乔蕊眉头忍不住皱起,看着她:“我爸说我,别说骂我,就是打我我也认了。”那意思就是,用不了你多管闲事,挑拨离间。

卡瑞娜委屈的垂下眼,似乎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她了。

乔爸爸到底也是知识分子,虽然很久不教书了,但是看人的眼光还有,闻言他也回过神来,顿时看卡瑞娜的目光就有点变样了。

乔爸爸不像乔妈妈那样,对她那没良心的兄弟姐妹还有感情,他是不喜欢卡瑞娜的妈妈的,自然对她,也没什么好感,刚才他就顺口说说,平时教育乔蕊,他也是张嘴就来,但是今天被卡瑞娜这么一说,刚才他还真觉得不好意思了,毕竟孩子大了,可能真的不喜欢老人念叨了。

不过被乔蕊这么一点开,他倒是听明白了。

他看了看卡瑞娜,移开视线,对着景仲言问:“今天有没有空杀两盘?”

“好。”男人爽快的同意,那置身事外的摸样,像是根本没听出刚才尴尬的气氛。

乔蕊喜滋滋的跑去拿棋盘,摆好了,就在旁边观战。

卡瑞娜根本看不懂象棋,看了一会儿,就没兴趣,无聊的转着电视。

乔蕊是象棋高手,他看乔爸爸马上又要输了,虽然景仲言百分之三百会装不知道,让着老人家,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多了嘴:“爸,卒上去。”

她这说,乔爸爸也看出了味道,赶紧说:“哎呀呀,差点上了你的当,你这小子,上次手段还温和,这次怎么这么厉害了,我这儿上来,看你怎么吃我的马。”

乔蕊心说,上次他就是这么下的,您不知道而已。

景仲言抬眼看了乔蕊一眼,乔蕊扬着唇,一副得意洋洋的摸样。

后面的棋,景仲言步步发难,乔爸爸简直招架不住,乔蕊就给爸爸支招,棋盘上有句话,叫观棋不语真君子,但是景仲言却不在乎,就让她当个军师。

这盘棋,下的乔爸爸头昏脑涨的,很多隐藏的棋路都看不透,倒是乔蕊和景仲言杀了个痛快。

最后,景仲言还是先一步赢了。

不过这盘棋,却杀了将近半个小时。

两人手段都不低,下着下着,都有些意犹未尽。

乔爸爸坐在旁边喝茶,索性让开了位置:“你们玩,你们玩。”说着又看了看景仲言,失笑:“仲言,你上次是让伯父的吧?”

景仲言摸样谦和:“下棋,本就是娱乐,太认真反而失了兴味,伯父性格爽朗,出棋利落,从棋路看人品,伯父的人如棋法,让人佩服。”

乔爸爸被吹捧的飘飘然,端着茶,拍拍他的肩膀:“真会说话,我去看看你伯母菜还有多久,你们玩。”

乔蕊坐到了爸爸的位置,挑眉看着对面的男人:“再来一次,刚才前面的路,都被我爸下坏了,否则我一定能赢。”

景仲言勾唇:“我不知道你还会下棋。”

乔蕊下意识想说,是时哥哥教的,但是话到嘴边,改成了:“小时候有兴趣,我外公也喜欢。”

那意思就扭曲成了,外公教的。

景仲言摆棋,没什么意见,继续开始下一盘。

这次纯粹的和乔蕊下,从第一步棋的位置,他就感觉乔蕊在布局。

他先是观望,等到看出她的棋路,眼眸却眯了起来:“你的棋,和一个人很像。”

“哦,谁?”

景仲言抬头,看她一眼:“我父亲。”

乔蕊:“……”

旁边的卡瑞娜本来一直在看电视,听到这里,顿时坐起来:“说起来,景撼天的先生的事,那在国外也听了不少,景先生,我听说过段时间是景撼天先生的寿诞,不知道到时候,我能不能出席?”

景仲言目光淡淡:“邀请人有专人负责,我不管。”

“您同意了,不就行了?”卡瑞娜再接再厉。

景仲言扫她一眼:“我同意,没有邀请函,你也进不去。”

卡瑞娜看着男人冷淡的黑眸,咬了咬牙,有点不快。

今天,她就是为了景氏总裁寿诞的邀请函来的,她还会在中国留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公司那边给她下了命令,让她最好多接触一下慕海市的上流社会。

但是她一个人,又没有门路,萧婷那边又太拖拉了,她没办法,这才把主意打到乔蕊身上来,今天,还是她怂恿乔妈妈打电话让乔蕊带男朋友回来吃饭的。

可这男人却这么冷酷,她握了握拳,但也没放弃,一会儿饭桌上再提提,她不信有乔爸爸乔妈妈在,景仲言还会这么直接的拒绝她。

这时,乔蕊下了一颗棋,催促:“快点,该你了。”

景仲言看了看棋局,棋路竟然又变了,不过这种程度,他还可以应对。

这盘棋,到菜做好,也没分出胜负,乔爸爸过来看了一眼,一看那个棋局,就觉得头大,太复杂了,太深了,看着看着,就脑袋疼。

“好了好了,吃饭了吃饭了。”他挥挥手,招三个小辈上桌。

卡瑞娜乖巧的帮忙盛饭,盛汤。

餐桌上,两老不断的给景仲言夹菜,景仲言很识趣的都接下,又把乔妈妈的手艺夸了一顿,整个气氛,其乐融融。

直到卡瑞娜开口。

“表妹,景撼天先生的寿诞,你会去吧?买了晚礼服了吗?”

乔蕊眉心蹙了蹙,就知道卡瑞娜没这么容易放弃:“买了。”

“什么样子的?我可真好奇,我还从没见过你穿晚礼服呢?一定很漂亮。”

乔蕊心想,咱们总共就见过几次?你看我穿过几套衣服,别说得好像咱们很熟好不好。

她没吭声,低头吃着红烧肉。

乔妈妈意识到气氛一下停顿,就夹了块肉到卡瑞娜碗里,随口问:“什么寿诞,晚礼服?”

“是我父亲的寿诞。”景仲言开口:“宴请了一些生意上的朋友,比较闷的场合,我打算带乔蕊去。”

“乔蕊?”乔妈妈愣了一下,眉头微微蹙起。

这是,乔蕊要见家长的意思吗?

其实乔蕊既然带景仲言回来见他们,那就说明两人都有了成家的概念,那么景仲言带乔蕊去见他的父母,也很合理,而且在寿宴上见面,应该也算是合适。

可是,她心里还是有点担心,担心对方看不上乔蕊,担心乔蕊受委屈。

想到这儿,她脸色就沉了下来,饭也不怎么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