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寿宴/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乔蕊有些不忍,她瞪了卡瑞娜一眼,讨厌她把这些事说给淳朴的父母听。

卡瑞娜感觉出了味道不对,犹豫一下,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再提了,但想到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如都说了吧。

“看表姨这样,是担心表妹吧?不知道那个寿宴规格大不大?要不,伯父伯母也一起去吧,看着点表妹,也好。”

乔蕊眉头蹙紧。

乔爸爸却一放筷子,声音冷了许多:“这种场合,我们怎么可以去?只是见个面而已,又不是谈婚事,劳师动众,有必要吗?”

女孩子交了男朋友,第一次去男朋友家,怎么可能带父母去?有这样不懂事的吗?

乔妈妈叹了口气,给乔蕊夹了一个菜。

乔蕊看着碗里多出来的肉,她妈妈是严母,向来不会做这些夹菜亲昵的事,她知道,妈妈这是真的担心了。

卡瑞娜见状,嘴唇勾了起来:“哎呀,看我说的什么话,表姨父说得对,你们二老怎么好去,要不,我去吧,我帮着看着表妹,大不了,我以我们公司代表人的身份去,也不算失礼吧。”

乔蕊快给这个表姐跪了,就为了去个宴会,搞得全家人都不开心,搞得她刚刚还眉飞色舞的父母,现在一下忧心忡忡了。

乔蕊忍住脾气,深吸一口气。

乔爸爸乔妈妈却开始认真考虑,是不是真的可以让卡瑞娜去一趟,就算她做不了什么,能看着,也是好的。

景仲言却在这时,放下手中的筷子,牵起乔蕊的手,举了起来:“伯父伯母,有我在,我不会让乔蕊受半点委屈,这是我对你们的保证,我是我对乔蕊的保证。”

乔爸爸乔妈妈见状,看着两人相握的双手,对视一眼,到底没再说什么。

卡瑞娜皱起眉,不能眼看着到手的机会流逝:“看景总说的,父母担心之女,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就算是嫁女儿,也得考察考察,我听说,景撼天先生,脾气挺倔强的。”这就是暗示,不让她跟着去寿宴,乔蕊就一定会被欺负。

乔蕊忍不下去了,冷笑一声,直视卡瑞娜:“表姐太为我操心了,我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我们总裁和总裁夫人都是很好的人,上次我也跟着景总回家了一趟,两老对我都非常客气,尤其是总裁夫人,态度非常好,叫我小蕊,还拍着我的手,让我平时多照顾景总,说景总吃饭不定时,又爱喝咖啡,咖啡喝多了也不好等等,我觉得,我跟他们相处会很愉快,就不劳表姐费心了。”

卡瑞娜面色一僵:“可是……”

“爸妈,我和景总还有点事,要先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们。”说着,她拽了拽稳坐不动的男人,把他拉起来。

两人走得匆匆,乔爸爸乔妈妈都没拦,两老看了卡瑞娜一眼,眼中有些深意,但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忙着收拾桌子。

卡瑞娜平白的碰了钉子,脸色也相当不好,都是一家人,她没想到乔蕊竟然真当众给她没脸,弄得她又气又怒。

再看乔爸爸乔妈妈看她的眼神,她更觉得浑身难受,也不好继续留着,提了包,也走了。

家里一下清静下来,两老也不忙了,放下碗筷,坐在沙发上。

“老头子,你说,仲言那孩子,对乔蕊是真的吗?”

“要相信乔蕊的眼光,那孩子,有自己的看法。”

“可她没交过什么男朋友,我怕她,太容易相信人。”

乔爸爸也有这个顾虑,但是最后,也还是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说着,他又看了眼那下了一半的棋盘:“咱们乔蕊从小就聪明,下棋比我晚,比我好,别看她平时迷迷糊糊的,但很有想法,象棋这东西,笨的人,是玩不转的,脑子灵活的,才行。”

乔妈妈也看向那棋盘,她不懂下棋,没有多说什么,最后,却还是叹了口气。

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担心,总是免不了的。

出了家门,上了车,乔蕊气得浑身不乐意:“你看到了吗?我那个表姐,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我爸妈本来就容易多想,她还这么暗示他们,我之前又是受伤,又是绑架,都不敢告诉他们,就怕他们担心,她倒好,什么都说,简直要害死我!”

景仲言发动了引擎,低低的安抚:“别气了。”

“我能不气吗!”乔蕊都快要炸了:“你听听她当时那是什么语气,我就不懂了,她怎么就那么喜欢缠着我,上次非要我介绍她来景氏见你,这次又非要去参加总裁的寿宴,到底有什么需要这么上赶着的?她到底想干什么?”

车子往前驶,整个车厢,就只有乔蕊一个人在喋喋不休,驾驶座的男人偶尔嗯了一声,扮演者良好的听众。

到最后,乔蕊说得口干了,喝了一口水,喘了口气,这才发现,车已经开了一半,已经快到家了。

她转首,看看身边的男人:“都怪她,否则今天应该是很完美的一天,现在扫兴了。”

想到今天怎么也算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乔蕊又有点不甘心,保持了一整天的好心情,这会儿也掉得渣都不剩了。

“其实她的话,也不是完全不对。”冷不丁的,景仲言突然冒出一句。

乔蕊一愣:“你说卡瑞娜?”

“如果只是担心你,作为亲戚,去看看,也很正常。”

乔蕊差点凑到他面前,一张脸全是寒意:“你觉得她像是关心我?你相信她是关心我?她不知道怎么的连萧婷都勾搭上了,你还觉得她是关心我?她就是见不得我好,我讨厌什么,她就来什么,简直是上辈子有仇。”

景仲言瞧她气得肺都要冒烟了,到底没再说了。

这种家庭矛盾,他很难插手,毕竟怎么说,她们都是亲戚,他不了解具体,多嘴并不理智。

车子到了家,乔蕊走在前面,可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下,等了两秒,等到身后不远的男人上来,挽住他的胳膊,放软了声音:“别提不高兴的事了。”

“只是你在提。”男人淡定的点出事实。

乔蕊脸一僵,滞了一下:“算我错了,不说了,不说了。”

怎么也是约会日,明天就要去那个让乔蕊紧张得觉都睡不好的寿宴了,今晚怎么也要放松放松,以最自在快乐的心态的度过。

进了家门,两只懒洋洋的猫,慢吞吞的爬起来,乔蕊上了楼,洗了澡,洗到一半,浴室门突然开了,她倒抽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子便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她转过头,抱怨一声,嘟嘟哝哝的,到底也没拒绝。

这个晚上,火热了一宿。

第二天,乔蕊起来的很早,寿宴的时间是晚上六点,早上,她根本不用起来的这么早,但是没办法,她就是睡不好,尽管现在浑身都酸软着,可就是躺不安生。

坐起来,穿上衣服,看身边的男人还紧闭着眼,她悄然无声的下了床,到楼下开始做早餐。

她今天打算熬粥,把米洗好,放进锅里煮着,她就出了客厅,抱着两只猫,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叹了口气:“今天时间是不是走得太快了点?起床才七点半,现在就八点了。”

两只猫被活生生的弄醒,起床气很大,蹭蹭女人的膝盖,卷曲着身子,又睡过去了。

乔蕊倒在沙发上,戳着面包软绵绵的黄毛:“猫不是都晚上玩,白天睡的吗?你们白天黑夜都睡,是猫还是狗啊。”

面包被她戳得舒服,咕隆着喉咙,睡得很安稳。

乔蕊懒懒的仰着头,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想着今晚可能发生的事,觉得自己都快心脏病了。

到时候,她还是找个人少的地方,尽量不要露面吧。

正想得出神,她听到厨房冒出声响,她这才想起来,还在熬粥呢,赶紧移开猫,蹬蹬蹬的跑进厨房。

景仲言起来的有点晚,他懒得赖床,乔蕊早餐都做好了,上去叫他的时候,他还用被子盖着半边脸,呼吸均匀。

乔蕊走过去,宽大的睡衣,有些空荡,她一倾身,里面的风景便从领口泄露出来。

她伸出指尖,点点男人的鼻尖。

“景总……”

她低低的叫,声音并不大。

男人蹙了蹙眉,半晌,睁开眼睛,黑眸眯着。

女人凑近了些,在他鼻尖上吻了一下:“起床吃饭。”

男人手臂一扬,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拉下来。

乔蕊没有防备的被拽,落进男人有些坚硬的怀抱,被他抱着。

她失笑一声,仰头,嘴唇正在他的下巴:“不吃饭吗?那我下去把粥暖着,一会儿再吃。”

“别忙。”他沙哑的音色,淡淡溢出,嘴唇向下,吻住她的额头:“陪我躺会儿。”

乔蕊乖顺的窝在他怀里,听着男人有力的心跳,慢慢的,竟然有点被催眠了,差点又要睡着了。

这时,男人再次出声:“下午我要先出门,晚上来再来接你。”

乔蕊惊醒,听懂了他的话,眼睑微微垂了一下,但也理解,景仲言是景氏现在的决策人,总裁的寿宴,肯定不少跟景氏有生意往来的人都会来,作为总经理,他肯定多多少少要亲自出面的。

她没意见的嗯了一声,又怕他没时间,索性说:“要不我自己去吧,徳悦三号厅是吧,你把邀请函给我,我自己去就好,免得跑来跑去,你也麻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