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道歉/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他小名媛们,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些事,有人也透露出来:“我听说,下一任的……”

“嘘。”另一人打断她,皱着眉提醒:“这些话,不要乱说,要是让有心人听到了,平白生出些麻烦来。”

那先前说漏嘴的,赶紧闭嘴,表情有些惶恐:“我也是听说,好了,我当没听过就是。”

几人继续聊天,乔蕊却注意到,她们的视线,总是频频的移过去,也不知道看的是方夫人,还是方宝珊。

乔蕊又点受不了这种气氛,而且好像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但是别人都知道似的,她有点好奇。

“咱们慕海市的市长……”

“嘘。”这次是月月拦住了乔蕊,皱着眉叮嘱她:“不要说了。”

乔蕊:“……”

所以到底有什么秘密,快告诉我,我也想知道啊,好奇死了好奇死了啊。

月月对上乔蕊的表情,看上她可怜兮兮的小脸,挑了挑眉,刚想再提醒她两句,就见那边,穿着小可爱礼服的少女,正走过来。

她一下闭了嘴,整个小圈子的人,都没人说话。

方宝珊走过来,站在沙发圈儿外面,有礼的问:“请问,我可以坐下吗?”

“当然。”有人热情的让出自己身边的为孩子,态度那叫一个亲切。

方宝珊坐下,眼睛从在场众人中扫过去一圈儿,最后停在乔蕊身上。

乔蕊心里一紧,心想你可不要乱说话。

对于方宝珊有多熊,乔蕊觉得,没人比自己有更深的体会了。

索性,她担心的事没发生,方宝珊只是看着她,对她点点头,以示招呼。

乔蕊赶紧也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却很尴尬。

“你们在聊什么?”方宝珊开门见山的问。

月月看看左右,见没人说话,只好自己开口:“再说今年凯蒂亚的新品水晶项链,限量版的,全球只有三条。”

“哦,那个啊。”作为设计师,聊名牌,聊新品,算是方宝珊的强项:“我托人在巴黎时装秀上,带了一条,不过今天没带出来。”

“你,你买到了?”有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

“我也托了人在国外买,但是买不到,说是已经被人预定了。”

方宝珊笑笑:“其实不是我自己用,是以我朋友的名义带回来的,她家开了间珠宝公司,她也是托的她父亲的面子,那项链暂时是放在我这儿,也不是我的,只是参考参考,我学的服装设计,辅修首饰。”

其他人善意的笑笑,就说,这名贵的项链,她怎么可能买得起,她家又不是经商的。

不过方宝珊是学设计的,跟在场的另外一位名媛倒是一样,大家都好奇,也就聊开了,越说越多,乔蕊听得无聊,索性借故去洗手间,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招待室在过去两三间,就有一个大型的花园阳台。

她进了阳台,看着里面栽种了不少花草,旁边还有草藤形状的秋千。

她有些好奇,放下手里的饮料,坐到秋千上,晃了两下,觉得挺好玩的。

正在这时,她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她偏头一看,果然看到方宝珊走了过来。

“你还小啊,真幼稚,还玩秋千。”

乔蕊脑袋歪在秋千藤上,就这么看着她,目光湛湛的:“我还以为你会先说点别的事。”

方宝珊眉头皱起:“说什么?我没什么跟你说的。”

“那你跟过来干什么?”

方宝珊一噎,觉得乔蕊太讨厌了,揪了揪不合身的小礼服,嘟哝:“我不知道你还挺伶牙俐齿的。”

乔蕊哼了一声:“那是平时让着你。”自从跟景仲言在一起了后,乔蕊的确口才变好了。

方宝珊没做声,站在门口好一会儿,突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对不起。”

说完,人一转身,就跑走了。

乔蕊瞪大眼睛,看着她匆匆钻进了招待室,再没出来,她脸色僵了几分钟,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真是小孩子。”嘟哝完,她又摸摸自己的脸:“我刚才很凶吗?把她吓着了?今天她可是跟着妈妈来的,带了大人,我这么欺负她,她不会告我黑状吗?那臭丫头,可能真的做得出这种事!”想着,乔蕊猛地起身,要跟出去。

可脚步刚抬,她便听草丛中,一道“噗嗤”的笑声,猛地响起。

乔蕊脚步一停,顿时后背发凉的看着那被草藤裹住的草丛深处。

这里,有人!

“谁?!”她叫了一声,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

草丛中,一阵西索,接着,身穿灰色衬衫,姿态慵懒,表情悠然的男人,走了出来。

乔蕊:“……”

“你一直在里面?”她蹙着眉问,眼里的防备褪去了,警惕也消失了。

只因为,眼前这人,是熟人。

付尘走出来,没骨头似的,身子歪在旁边的草藤墙壁上,随意的说:“我看到你欺负人家小姑娘了,你不考虑考虑给我点封口费吗?”

乔蕊抽了抽嘴角,转身就要走。

付尘在后面叫住她:“回去也是无聊,不如在这儿歇歇。”

他这么说也有道理。

乔蕊前行的脚步一顿,转身,又走到秋千上,去坐着摇晃。

付尘就站在她对面,懒洋洋的透过草藤的缝隙,看着外面的阳光,微微眯着眼,似乎被阳光刺得眼膜疼。

“你怎么在这儿?”乔蕊问。

“不在这儿在哪儿?我还能去楼上开个房,专门躲着?就算真开房了,前台一查身份证,也能找到我。”

乔蕊不解:“你躲什么啊?”说到一半,她又想起,顿时恍悟:“你怕被你父亲逮到,还是你戴绿帽子那事儿?”

“滚滚滚,谁戴绿帽,你会不会说话,会不会聊天!”

乔蕊摊摊手,摇着秋千,慢条斯理:“上次不是说了,让你把那女人叫出来,我帮你炸她,是你自己不肯。”

“呵。”付尘低笑一声,盘膝,一点不讲究的就这么坐在地上:“你不懂。”

“看,又逃避。”乔蕊毫无怜悯的嘲讽他。

付尘难得的没有炸毛,而是靠着后面,深深的吐了口气:“我原本以为是很简单的事,一个想占便宜的女人,一个倒霉催的我,没想到,事情比我想象的复杂太多了,不是一般的多,我什么也做不了。”

“啊?”乔蕊不懂,身子往前倾了一点,看着他:“你现在的样子,太深沉了,你是不是被什么附身了?还是那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付先生吗?”

“滚滚滚,你才深沉,你全家都深沉,这是内涵,懂不懂啊你。”

“不懂。”乔蕊往后面仰,开开心心的继续荡秋千:“你不说我怎么懂,不过你要是真有什么想不通的麻烦,你跟我不能说,你跟景总说吧,景总这么聪明,一定能给你好建议。”

“切。”付尘一脸特别看不上乔蕊的表情:“聪明个屁,我都不知道他这种男人,怎么就一个两个的女人,死心塌地的爱着他,你说他有什么好?比我好吗?哪里比我好?”

乔蕊瞪了他一眼:“不要拿你和景总相提并论,就算他赢了也不是多有档次的事。”

“你还是那个小白兔乔蕊吗?你被景仲言彻底带坏了,这嘴巴毒得跟他一模一样!”

乔蕊得意洋洋,抬高了下巴。

跟景总像,这算是对她的赞美吧。

付尘看着她明媚的脸,突然有点恶趣味,不想她这么开心,想让她也不痛快点。

他起身,拍拍裤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走了过来。

他越走越近,乔蕊皱皱眉,不知道他要干嘛。

“做什么你?”

“没什么,就是觉得,既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不如……”

“不如什么?”

“你说呢?”男人脸上,突然猥琐的笑了一下,那双原本还挺好看的眼睛,迸发出好色的银光。

乔蕊抿紧了唇瓣,她知道付尘就是吓吓她,但还是出于本能的抬起腿,威胁:“你再上来我就踢了,反正你也快有儿子了,就断断子绝孙,也无所谓吧。”

付尘一把捏住她的脚,气得爆炸:“你他妈不提这件事会死啊!”说完,就要拉着她的脚,往前扯。

乔蕊吓得毛都炸了。

右边,一道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们在干什么?”

乔蕊和付尘几乎同时扭头,便看到站在细碎的阳光下,面色生寒,表情深沉的俊美男人。

付尘反应很快,下一秒就放开乔蕊的脚,往后退了两步,为自己解释:“我还没打她,她没受伤,你不能攻击我!”

景仲言黑眸紧眯,瞧着他。

乔蕊重获自由,跳下秋千,走到景仲言身边,小手揪住他的衣角,脸上笑眯眯的。

景仲言方才还冰冷的脸,柔和下来,他瞧了眼自己衣角上抓着的那只小手,手指移过去,握住,放在手心捏捏。

对面的付尘恶心得想吐:“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你们这是要公开吗?”

景仲言转首射过去一眼,付尘赶紧吞了口唾沫,往后又退了半步。

“我,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说完,他几乎是逃也的跑出去。

乔蕊看着他的背影,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好玩?”男人沉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乔蕊仰头看着他,嘴唇扬着:“好玩,付先生好像真的忍受不了别人说他戴绿帽子,以后这个技能要常用。”

景仲言没做声,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眼神宠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