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了,你这样突然跑过来,没事儿吗?”乔蕊突然想到什么,忙问。

“嗯。”男人淡淡应了一声,牵着她的手,走到秋千架上,两人一起坐下。

这个秋千本来就是双人椅,两人一起坐,位置刚刚好。

“回头,在家里摆一个。”男人说。

乔蕊兴奋,双眼发亮:“好好好,肯定很好玩。”

男人看着她兴奋的眸光,有些忍不住,捉住她的唇,印了一下。

乔蕊乖顺的任他亲着,觉得这种感觉有点奇怪,他们好像,在偷情似的。

她正在紧张,这可是走廊的阳台,要是突然有人进来怎么办,猛地,景仲言的手机响了。

熟悉的铃声,却刺得乔蕊差点跳起来,她脸白了一瞬,又缓缓恢复,拍着胸口,惊魂未定的看着他。

景仲言接起电话,说了两声,挂断。

“下面有人来了,要下去了。”他说。

忙里偷闲的静谧,维持了这几分钟,乔蕊其实已经很满足了,今天一整天她都很紧张,来了酒店后,更加是紧张的直灌水,中午明明没吃多少,可现在她也没感觉饿,一肚子饮料都饱了。

就是这么紧张的情绪下,这个男人的出现,才让她轻松了些,虽然时间很短,真的很短,但是也够了。

她主动亲了亲他的唇,点点头:“你先去吧。”

景仲言看着她,有些不放心:“这种场合,难免煎熬,忍一忍。”

“没有那么严重,虽然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但是没关系的,我觉得我做得挺好的,至少没给你丢人。”

“嗯。”他揉揉她的头顶,吻了吻她的鬓角:“你很好。”

乔蕊笑着。

景仲言走后,乔蕊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起身走了出去。

刚到门口,就看到付尘又往这边走。

两人迎面遇见,付尘面色漆黑,看都没看她,直接从他身边走过,进了阳台,便钻进了草丛里。

乔蕊眨眨眼,不明所以,却看到下一秒,电梯声响,电梯里,一位身穿西装,鬓角有些杂白的中年男人,匆匆走了出来。

那男人路过女宾招待室时,迟疑一下,似乎想走进去,但到底也没有,只是看了看其他的地方,最后看到阳台门口的乔蕊,寒着脸走过来。

乔蕊没见过这人,但是也隐约猜到了他的身份,她站的端正,弯腰鞠了个躬。

那男人目光随意的在她身上扫过一眼,点点头,从她身边走过,进了阳台,四周看了一圈儿,没见到自己要找的人,眉头蹙紧。

乔蕊猫着腰,往外面走。

身后,中年男人却突然出声:“等等。”

乔蕊站住,看着他:“请问,有事吗?”

“刚才。”中年男人脸色非常不好,连声音,都隐忍着怒气:“看到一个男人从这儿走过吗?穿着灰色西装,长得人模狗样的。”

人模狗样,竟然这么说自己的儿子。

是的,乔蕊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这位看体型看年龄,百分之百就是付尘那位挂在嘴边,逼得他有家归不得的老爸了。

乔蕊觉得自己还算是有义气的人,便温和的摇头:“没有,我没看到。”

“真的没有?”男人的眉头越蹙越紧。

乔蕊额上有些冒汗,她不善长撒谎,不过想到付尘的情况也怪可怜的,依旧摇头:“真的没有?抱歉。”

中年男人似乎还有些不甘心,又在阳台里转了一圈,确定这里没有别的路,又看看乔蕊,到底也只有点点头,又走了。

乔蕊眼看着那男人进了电梯,电梯一路往下,她回到阳台,扯了扯草藤墙:“走了,出来吧。”

“不出来。”里面的男人,声音闷闷的:“吃饭时间再出来,吃了就走。”

“这么害怕,今天就不该来。”

里面没声音了,乔蕊也不想再逼他,叹了口气,转身要走。

可下一秒,付尘突然叫住她,她停住,等着。

“我不是独生子,我爸还有个私生子。”

乔蕊一愣,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就因为这个原因,我和景仲言关系好,我们俩都有相同的糟心事,相同的糟心家庭。不过,他比我幸运,他好歹还有个妈,帮他挡着那对野心勃勃的侵略者。我就倒霉点,妈死得早,那个小三早几年前就带着她的恶心儿子登堂入室了,呵呵,乔蕊,我跟你说,我就是被戴了绿帽子,还是最恶心的那顶。”

乔蕊心中一惊,猜到了什么,赶紧阻止:“好了,你别说了,你,你休息一下,我先出去了。”

“站住!”里面,男音变得凶恶。

乔蕊脚步一僵,里面一阵窸窸窣窣哦,付尘走了出来,他表情非常难看,认识付尘这么久,他吊儿郎当,不要脸,好吃懒做,娇身冠养,乔蕊觉得自己也算是了解付尘的脾性了,可是这一刻,她才觉得,人是有很多面的,最严肃的那面没出现,只是因为还没遇到让你严肃的事。

乔蕊有些不忍心,不想他说了:“你的家事,不用告诉我,我还是先出去吧,你自己静一静。”

付尘却像没听到她的声音,只喘着粗气,声音因为憋着,有些沙哑:“你知道我爸说什么吗?他知道那孩子不是我的,他要我认了,就因为怎么说,那也是付家的血脉,而我那个私生子大哥,已经定了门亲,女方不在本市,家里有钱,那女人舍不得她儿子为了一个外面的女人,为了一个野种把婚事搞砸,求我爸,还派私家侦探查我,查出我不孕不育,说我反正以后也生不出儿子了,不如就认了,对大家都好。我爸他妈的居然答应了!”

乔蕊瞪大眼睛,张大了嘴,觉得信息量有点大。

付尘,居然不孕不育!

乔蕊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她觉得自己之前简直太渣了,竟然一直在戳人家最痛的地方,还要把付尘戴绿帽当成常规技能去攻击他。

她捂着嘴,想道歉。

却看到付尘冷着脸,摸样阴狠的瞟她一眼,突然说:“我昨天开车把我那位好大哥撞进医院了,断了三根肋骨,老头子现在全世界找我,怎么,那野种是他儿子,老子就不是他儿子了?”

乔蕊:“……”

乔蕊觉得,可能付尘刚才拽着她的脚,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是要打她!

“那你打算怎么办?”犹豫了好久,乔蕊才蹦出一句。

付尘冷哼一声:“躲着啊,难道还出去自动献身,等着被缉拿归案?”

“别说的跟越狱逃犯似的,我听着慎得慌,那,那你晚上不吃饭了?”

“晚上再说。”付尘嘟哝一句,又看看乔蕊,黑眸在她身上咕噜了两圈儿:“不如你掩护我?”

“回见。”乔蕊二话不说,一个转身,便走了。

付尘家里的事,她真不敢多过问,而且也不好意思多听,这是人家的家事,到底也算是隐私,她和付尘非亲非故的,听多了也没好处。

出了阳台,后面还能听见付尘骂骂咧咧说她没义气,乔蕊当耳边风,不管不顾的重新回到女宾接待室。

里面,月月看到她回来,念叨一句:“怎么这么久?”

乔蕊讪讪的笑了下:“去阳台吹了会儿风。”

几人不再说什么,继续聊天。

方宝珊意味不明的瞧了乔蕊一眼,乔蕊转过视线,刚好与她对视,方宝珊却像被惊到一般,转头躲开了。

还不到六点,酒店的经理上来,在薛莹耳边说了一句,薛莹听完笑笑,对房间里的人道:“时间差不多了,就下去吧。”

名媛们三三两两的起身,跟着下了三楼宴会厅。

到了宴会厅,看到男宾们早就来了。

陆陆续续,更多的客人也从一楼上来,薛莹看了乔蕊一眼,对她招招手。

乔蕊走过去,低眉顺首的在她旁边。

“今晚客人不少,一会儿你不要缠着仲言,跟她们去玩。”

乔蕊脸色变了变,总裁夫人这是彻底不想任何人知道,她和景总的关系,或许,甚至不想任何人以为,她和景总是认识的。

抿了抿唇,她没做声,但还是点点头。

薛莹看她的表情,微微挑眉,放柔了声音:“不是不让你们说话,只是让你注意场合,懂吗?”

“嗯。”乔蕊再次点头。

薛莹皱着眉,不喜欢她这副像是受了什么委屈的表情。

她正想再说点什么,那边有人叫她,她应了一声,又看了乔蕊一眼,提醒:“要笑。”

乔蕊愣了一下,赶紧咧开唇,露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

薛莹这才满意的点头,往前面走去。

这个宴会是西式的,采用的是自助餐行事。

两边的餐点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乔蕊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这套晚礼服,有些贴身,肯定是不好吃东西的,她随便端了杯果汁,慢慢的游走在自助餐台附近。

“不吃点?”身边,凉凉的女音突然传来。

乔蕊侧眸看了一下,是方宝珊。

“不吃了,一会儿露肚子不好看。”说着,她又看了看方宝珊的衣服,她是小可爱的那种蓬蓬裙,很短,腰间就像一个球似的鼓起来。

好看,而且盖肚子,吃再多也不怕。

方宝珊端了一个巧克力小蛋糕,慢慢的吃起来。

乔蕊看的嘴馋,舔舔唇,不自在的问:“好吃吗?”

“好吃。”方宝珊微笑。

乔蕊憋着嘴,转身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