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开场舞/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程序,宴会开始时,还有一个正式的开场舞,是寿星挑选今天宴会中的一位女士开舞。

台上,薛莹对着景撼天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景撼天点点头,对着旁边等候多时的酒店经理挥挥手。

酒店经理渲染气氛的放了音效,接着,一束移动的光,便在众人头顶上一一掠过。

“到底是谁,有幸能与我们景氏总裁共舞一曲呢?下面开始倒计时,五,四……”

台下的观众都很赏脸的跟着数:“三,二,一……”

最后一个一落下,那束飘忽不定的暖光,也终于停了下来。

乔蕊站在人群中央,周围都是黑色,只有她是亮着的,她心头一惊,脸色僵硬,说不出话来。

台上的景撼天看到了这一幕,转首,目光冷戾的看着薛莹。

薛莹也愣住了,她刚才明明看到方宝珊在那边,方家最近在京都会有动作,方夫人突然莅临,薛莹怎么也要给这个面子,便内定了开舞女嘉宾为方宝珊,她事前还问过方夫人,确定方宝珊的确会跳探戈,可是现在,光却打在了乔蕊身上。

乔蕊,为什么偏偏是乔蕊?

她脸色颇冷,转首问身边的人:“是出故障了吗?”

旁边站着的西餐部经理闻言,紧张了一下,有些茫然:“这个,不是景总刚才下达的指示吗?”

“仲言?”薛莹脸色更冷了,她眉头紧蹙,但大庭广众,她到底不敢冷面太久,极快的收拾了情绪,她四下寻看,终于在不远处,瞧到了自己的儿子。

景仲言面色淡冷,神色悠然的立在那里,黑色的西装,连接着后面黑色的背景,似乎与其融为一体一般。

薛莹指尖掐进了手掌的肉里,她怎么就没想到,他这个儿子,什么时候又会乖乖让她设计呢?

今天她提前去接乔蕊,安排了这么一出,估计,他心里早就不满了。

现在,她的儿子再跟她示威。

在宣誓他的决心。

薛莹突然觉得很难受,她做这么多,不还是为了他,为什么儿子,却偏偏要跟她作对?

“到底怎么回事?”景撼天眼看着下面还一脸不可思议的乔蕊,气得肝火都疼了:“你是深怕我不死,估计让她来气死我的是不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但是里面的愤怒,却明明白白。

薛莹面色难看,吐了口气:“是机器故障,你没看到乔蕊旁边就站着方宝珊吗?转错了。”她不可能说是景仲言的手笔,这对父子的关系已经够恶劣了,不能再火上浇油了。

“哼。”景撼天面色更冷了,也不知道信不信这个说法。

而此时,人群另一边的向韵,握紧手里的酒杯,面色也寒得惊人。

卡瑞娜在她旁边,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你不是说,景家的人,不喜欢乔蕊吗?我看起来倒是不像。”

向韵也搞不懂,这个开舞女嘉宾,怎么可能落到乔蕊身上,总裁夫人透露的意思,明明是总裁不喜欢乔蕊,既然不喜欢,又怎么可能愿意在大庭广众,跟她扯上关系?

卡瑞娜看向韵解释不出来,也皱起眉头:“看来是我大意了,向小姐,我们的合作,我的确需要再考虑一下,如果合作的前提,萧小姐之前说好的那些,那么我又何必去挡我表妹的路,她就算讨厌我,但只要她好,我们到底是一家人,她拒绝我一次两次,但总有一次,会答应。相比起来,巴上她,好像比巴上你好。”

“卡瑞娜小姐倒是一会儿一变。”向韵冷笑,手中的酒杯,快要被她捏碎了。

卡瑞娜不再说话,索性转了身子,朝别的地方走去。

向韵气得咬牙,她不相信,明明昨天上机之前,总裁夫人的态度也没有变,为什么一天而已,就变成这样了?

“啪”的一声,全场灯亮开了。

人群的中央,大片的位置,已经被让了出来。

景撼天面色难看的布下舞台,乔蕊,也别人从人群中推了出来。

她神色不比景撼天好多少,她很担心,也很害怕,这个从一开始就没掩饰过对她厌恶情绪的老人,她真的很怕。

盯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景撼天伸出手,那平板的面色,满含戾气。

乔蕊吓得腿都软了,磨磨蹭蹭的上前,眼睛无助的看着四周,想找景仲言,但是人太多了,她又矮,怎么找也找不到。

“快点。”中年男人压抑着愤怒的催促,在耳边响起。

乔蕊惊了一跳,赶紧将自己的小手搭上去。

探戈的音乐响起。

乔蕊以前学过跳舞,不过那都是高中的事了,当时学校的舞蹈班只有两种舞,民族舞和探戈,乔蕊因为觉得民族舞的舞衣比探戈的舞衣贵,所以想省下那笔差价,让妈妈给她买台电脑,跟时卿网上聊天,便学了便宜的探戈。

她学了一个学期,高二就开始步入复习期。

所以,她的舞技,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音乐声起起伏伏,景撼天一手盖在她肩胛,一手搭在她腰上,乔蕊全身一僵,汗毛都快炸开了。

“不会跳?”有些凶狠的声调,在耳边响起,带着明显的厌恶。

乔蕊咽了口唾沫,赶紧摇头:“我会,会一点,一小点。”

“哼。”中年男人不屑的冷哼。

随着舞蹈开始,乔蕊很努力的跟上步调,索性,虽然看起来很生涩,但是到底没有犯什么大错,没有猜到景撼天的脚什么的。

“我不管你表现得多乖,你跟仲言的事,我不会同意,你要是识趣点,开个价,有多远滚多远去。”

乔蕊脸色苍白,脚下一乱,猜到了景撼天的皮鞋鞋尖。

景撼天脸色一沉,顾着面子,没有当场推开乔蕊,却气得火冒三丈:“你这是报复我?”

“不是不是,我没有,我我我,我是不小心……”乔蕊手忙脚乱,本来就跳得生疏,这么一紧张,一害怕,脚步更加乱的没有章法,接连把景撼天又踩了好几脚。

“好好好,你,很好!”很好两个字,他几乎是从齿缝里咬出来的。

乔蕊慌得快哭了,脚步乱了后,便再没有整理清楚过,后面的半支舞,她三不五时的就会踩到景撼天,好几次,踩得人本就严厉的面孔,几乎扭曲变形。

“对对对,对不起……”她结结巴巴的道歉。

嘴里一直没停过。

景撼天很像把她扔开,转身就走,但是想到这个场合,容不得他做出这么没有礼数的事,只能硬着头皮,他觉得他的脚趾肯定肿了,可能脚趾甲都青了。

等到一舞结束,乔蕊赶紧退开两步,深怕这位怒气勃发的老人出手打她。

景撼天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打女人,他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声音如结了冰渣似的冒出来:“你要是在敢在我面前出现,别怪我不客气。”

薛莹迎上来时,只听到这句话,她面色也沉着,看了乔蕊一眼,扶着景撼天离开。

乔蕊愣愣的僵在原地,知道这次,真的把事情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方宝珊从旁边钻出来,拉着乔蕊,把她拽到一边:“我看到你踩了景总裁好几下,他皮鞋黑的都被踩白了。”

乔蕊脸色更黑了,垂着头,浑身负能量:“我知道,我……我跳舞很差。”

“很差为什么让你跳?”方宝珊也知道,这种场合,找开舞嘉宾都是内定的。

乔蕊揉着眉心,说不出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让她跳,而且看景撼天的表情,还有语气,分明不是他想和自己跳。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乔蕊从随身小手袋里,拿出手机,打开,正想拨电话,号码还没按完,对面一通电话,已经先打了过来。

乔蕊赶紧接起:“喂,景总,刚才为什么……”

“来阳台。”

短短的三个字,说完,便挂了。

乔蕊面色愁苦,方宝珊好奇的挑眉:“怎么了?”

“没事,我去阳台吹吹风。”说着,提着裙摆,抬脚就往阳台走去。

宴会厅的阳台很大,里面也被装饰得非常豪华。

外面热闹喧天,宴会刚刚开始,自然没人会来阳台,乔蕊一进去,手腕便被捉住,她惊呼一声,转首,便看到男人高大俊美的身影,这才舒了口气。

避开外面人能看到的角度,景仲言将乔蕊拉到角落,乔蕊急忙问:“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让我跟总裁跳舞?是你安排的对不对,你知不知道刚才我把总裁的脚踩了,还踩了好多下,他现在很生气,他真的很生……唔……”

后面的话她还没说完,嘴唇便被堵住。

她委屈的抬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任由他吻着自己,半晌,他放开她,乔蕊喘了口气。

“你……”

“再说,我继续了。”男人淡声警告。

乔蕊赶紧闭了嘴,眼睛害怕的往外面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他们,这才松了口气,却有些可怜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景仲言叹了口气,揉揉她的头顶,眼中透露着温和:“是我安排的,不用担心,我有分寸。”说着,他指腹擦了擦她的嘴角,将上面,被他吻花的口红,弄整齐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