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云老/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从手袋里拿出口红和小镜子,稍微补了补妆,继续看着他:“你有什么打算,刚才总裁说,以后让我别出现在他面前,否则他就不客气了。”

“害怕?”

乔蕊点头,满脸惆怅:“我怕他伤害我爸妈,景总,我爸妈都是老实本分的人,我不想他们为我担心。”

“我懂。”男人怜惜的将她抱住,让她靠在自己胸膛:“我会处理,都会处理。”

“我相信你。”乔蕊小手揪着他的衣角,从他们在一起后,她唯一的选择,就是相信他。

没在阳台待多久,景仲言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挂了,又对乔蕊说:“在这儿休息一下,等着我。”

乔蕊乖顺的点头。

景仲言又在她唇上印了一下,这才离开。

七点钟,外面天已经黑了,乔蕊坐在阳台的椅子上,看着漆黑的夜空,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整个天空,就像个黑色的幕布,幽暗,压抑,就像她现在的心情。

看了一会儿,她吐了口气,掏出手机,打开了邮箱,对着那边发了一句:“时哥哥,我开始觉得你是对的了,爱情,真的不是一件能轻松对待的事,你不交女朋友,也是怕这个吗?”

时卿的时间向来不多,乔蕊没指望他立刻就回,但是意想不到的,那边,不到三秒,却回了。

“不是,不谈爱情,是因为没有碰到对的人,你以为爱,真的只是一个字那么简单吗?里面包含了太多,有些,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去承受。”

乔蕊反复的看着这句话,有些懂,又有些没懂。

但不得不说,在她心情糟糕的时候,的确很喜欢跟时卿聊天,就算她身边坐着父母,赵央,或者更好的朋友,她也习惯性的,会对时卿倾诉。

多年的习惯,到现在,依旧改不了。

“你不问我为什么突然感慨吗?”她回了这一句。

过了会儿,那边又回复:“不是被甩了吗?”

乔蕊失笑,摇摇头,将头靠在椅背上,继续发:“不是,我们很好,只是有些外在阻力,我现在,很沮丧。”

“这么累,就分手吧。”

“不分手,我和他的感情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分手!”

“不是外在阻力吗?”

“……是,很大的阻力,可能熬不过去的那种,不过,还是不分手,他不说分手,我就不分手!”

那头,这次沉默了很久,直到乔蕊以为时卿是不是已经下线了时,那边才回:“那你废这么多话干什么?”

乔蕊:“……我就不能惆怅两句吗?”

“呵呵。”

看到最后两个字,乔蕊知道时卿估计真的嫌她矫情了,乔蕊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了,其实,一切并一定像她想的那么糟。

或许,她可以解释。

刚才她真的是被吓坏了,才没跳好舞,她绝对不是故意的,总裁宽宏大量,应该会理解的,还有她和景总的事,其实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不是吗?或者她可以亲自跟总裁谈谈,景总说话太冷了,向来都不跟总裁好好解释,好好说,可能总裁对是对她有误解,所以才格外抗拒,她如果诚恳一点,说不定总裁会给她机会?

想到这儿,乔蕊突然亢奋了。

是啊,没试过,怎么知道呢?总裁统领景氏几十年,他的阅历那么多,他的见识那么深,怎么可能看不透她一个小女孩,她只要拿出诚意,总裁一定能感受到她的真诚,说不定,会对她改观。

一切往好的地方想,好像前路真的光明了。

乔蕊猛的站起来,抬脚就往外面走。

可走了一步,她突然又顿住。

不对,总裁讨厌她,是因为在他眼里,她是抢走他儿子的坏女人,是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对象。

这才是最严峻的问题,她没有傲人的家世,没有高贵的血统,总裁又怎么会对她改观?

乔蕊感觉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分庭对抗,她站在中间,感觉这么争辩着,最后,一切也只是回到原点。

果然,她太天真了。

“原来你在这儿。”方宝珊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来,她晃着手里的橙汁,外在阳台的门框上,看着乔蕊:“你未来公公好像真的被你气得不轻,已经送去休息室了,好像身体出了问题。”

“什么?”乔蕊震惊的瞪大眼睛,提着裙子,就往外面走。

方宝珊一把拉住她:“你冷静点,他就是被你气死的,你还凑上去?不怕被宰了分尸啊。”

“那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乔蕊很着急,事情果然又恶化了,总裁气病了,这下,她更是没有退路了。

方宝珊看她这样,到底有些不忍:“算了,我陪你过去,我跟你说,休息室外面有保镖,你要自己去,估计门都进不了。”

乔蕊连连点头,心想有方宝珊在,总裁就算想打她,也顾忌到有客人,不好意思明着来。

“不过先说好,我陪你去,上次的事,就两清了,你得原谅我。”

她说的是绑架那件事。

乔蕊现在急的不行,何况她要是真的恨着方宝珊,怎么可能还跟她聊天,聊开了一整晚。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走吧。”她忙不迭答应,拽着方宝珊的手,就往外面走。

休息室门口果然有保镖守护,乔蕊缩了一下,方宝珊瞪她一眼:“看你那点出息。”说完,对着保镖扬扬头。

保镖看着两人,不做声。

方宝珊报了自己的名字,又补充一句:“我母亲让我来看看景总裁身体好点了没。”

保镖中其中一个对另一个示意一下,后一个便进了休息室,再出来时,就敞开门,示意两人可以进去。

方宝珊笑着走进去,乔蕊走在她身后两步的距离。

一进去休息室,乔蕊以为只有景撼天一人,顶多再加上景仲言和薛莹,没想到,却有好多人。

有几位老先生,看起来年龄也都是五六十左右,其中一位,乔蕊还认识,就是之前她在女宾接待室走廊的阳台遇到的,付尘的父亲,并且,付尘也在里面。

看到乔蕊进来,薛莹眉头顿时蹙起,景撼天本正在跟其中一个位看起来至少上了八十的老先生说话,看到乔蕊,也顿时冷了下脸。

景仲言并不在里面,总裁身体不好缺席,他自然要在外面顶着,总不能丢着满宴会厅的客人不管了。

方宝珊礼貌的跟在场的人打了招呼,然后对着景撼天笑着,表达了她母亲的慰问。

景撼天脸色勉强收了点,对她点点头,说了一句:“没什么事,你母亲有心了。”

有了方宝珊开口,气氛好歹松缓了些,有这么多人在,乔蕊没法直接跟景撼天说刚才的事,她只得沉默着。

这时,只听叮咚一声,付尘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来,看了一眼,随即关掉,抬脚就要往外面走。

“你给我站住!”震怒的威呵声响起,说话的,是付尘的父亲。

“老头儿,你们聊天,我在这儿也没意思不是。”付尘吊儿郎当的说。

他父亲气得更是青筋都爆出来了:“给我站在这儿,哪儿都不准去!站好!”

“切,又不是小学生,少拿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付尘向来是个叛逆的,嗤笑一声,便往门外走。

他父亲一拍桌子,直接起身。

这是要打起来的意思啊。

乔蕊看到景撼天脸色特别难看,薛莹也眉头紧凑,那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却眯着眼,漫不经心的看着这个画面,似乎还饶有兴趣。

有人把付尘的父亲拉住,付尘趁着这个空档要走,手刚碰到门把,身后,缓慢而苍老的声音,却幽幽响起:“连亲生哥哥都能撞进医院,老付,你这儿子,胆量比你以前那会儿大。”

“云老。”付尘的父亲脸色涨红,似乎这才意识到老人还在,连忙收了手,规矩的站着。

付尘哼了一声,不以为忤,脚步却顿住了,歪在门口,没有再出去,显然,也是畏惧这位云老。

景撼天这才喘了口气,脸色慢慢好了点。

可看到旁边还戳着的乔蕊,又绷着了。

那位云老视线闲淡的瞧了乔蕊一下,乔蕊紧张的后背都绷直了,那云老却只是笑笑,乔蕊一愣,赶紧也扯扯唇,回以一笑。

“老景,这孩子,你认识?”

景撼天眉头紧蹙:“云老……”

“认识就认识,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耍小孩子脾气,人家小姑娘来看探望你,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跟人家说。”

“云老不知道,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孩子,撼天不认识。”薛莹忙在一边补道。

云老幽幽笑着,身子靠在后面的软沙发上,看着薛莹。

薛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记得云老一直挺喜欢仲言的,这会儿突然说这些话,莫非,是仲言的意思?

她面色难看了些,心中冷嗤,看来她这个儿子,这次是铁了心了。

不过她不会让他这么如愿。

“小蕊,你跟宝珊先出去,这里都是长辈,你们小孩子,出去玩。”薛莹温和的道。

乔蕊又看了景撼天一眼,默默的点点头。

她正要转身,却听前面,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来了,就别忙着走,老景,你不是说,要跟我对两盘吗?棋呢?”

景撼天不知这位老人家又要做什么,却也对薛莹招招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