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这丫头,我挺满意的,你呢/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莹有些不放心,云老在支开她,他想做什么?

但再不愿意,薛莹也不好拒绝,云老辈分高,是圈里的老行尊,跟过世的老爷子交情也好,以前老爷子不好的时候,景撼天几乎就是云老一手带出来的,说是师父也好,半个父亲也好,总之,地位不是她可以外媳可以忤逆的。

薛莹路过乔蕊身边,目光深重的看她一眼,这才走了出去。

门一关,云老便挥挥手,对乔蕊道:“丫头过来坐。”

乔蕊一愣,有些慌张。

云老却言语温和:“不要怕,老头子还能吃了你。”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乔蕊连连摆手,心里惶恐,悄悄的看了景撼天一眼,将他果然目光不善,她顿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罢了,你爱站着就站着吧,丫头,会下棋吗?”

乔蕊闷着点头:“一点点,象棋。”

“哟,会下象棋,父母教的?”

“是一个朋友。”

“那……”

云老下一句还没说出来,外面门又开了,薛莹有些气喘吁吁的,端着棋盘走进来。

老人眼眸眯了一下,意味不明的嘟哝一句:“这么防着?难为你一个大家闺秀,还跑得这么着急。”

薛莹知道老人家这是挤兑自己,她扯扯唇,也不做声,把棋盘摆上。

摆好了,云老才再次开口:“丫头,过来,我筋骨不好,我说,你替我下。”

“云老……”景撼天再次不满。

老人家瞥他一眼:“难道你还要我费这劲,陪你下?”

不是您要下吗?怎么成了陪我下了?

景撼天有苦难言,但他也是真的尊敬老人家,只好抬眸,冷冰冰的开口:“云老让你下,你就下吧。”

乔蕊这才如蒙大赦一般,仓鼠一般点点头,乖乖的坐到老人家身边。

“不要紧张,我说什么,你下什么,你学过棋,懂怎么听棋吧?”

乔蕊点头。

棋局开始,老人家说一句,乔蕊就下一步,对面,景撼天也漫不经心的对着招。

休息室里,变得安静,方宝珊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乔蕊身后,站在她的角度,看着这些怪里怪气的棋子,付尘依旧站在门口,时不时的偷偷去碰门把,每次刚扭半圈儿,就被自家父亲一个瞪眼给盯住,几次之后,他也烦了,索性找个椅子,没坐像的歪着。

房间里还有几位像是陪同云老的老人家,最年轻的看着也就四五十,最大的,估摸着也就六十,他们都端着茶,沉默的看着棋盘,一直老神在在的。

房间里,最不稳定的,反而就是薛莹,她一直看着乔蕊,那目光,烦躁,不耐,更多的,却是担心。

她担心,云老已经知道乔蕊和景仲言的关系,尤其是他们已经结婚的事,那么,老人家若是不小心一泄露,高家那边岂不是……

“那个……”这时,安静的空间内,小小的女声,怯怯的响起。

云老端着茶,看着身边的女子,挑挑眉:“嗯?”

乔蕊小声的说:“车往这里走,比较好,红子这个布局,走这里,下一步,他拐了道,三棋之内,就会吃您的车。”

对面的景撼天愣了一下,眉头蹙起,自己的棋局,这丫头怎么看出来的。

他摆局摆得太明显了吗?

“哦,这样吗?”云老稍微起了起身子,看了看棋盘,并没看出景撼天下一步可能会走哪里,下一步都看不出,更何况三棋之后。“你下的很好?”

乔蕊以为自己提出意见,让这位老人家丢脸了,赶紧摇头,脸都白了:“不是不是,我随便说说,就就就下您说的位置,挺好。”说着,她就把棋落过去。

云老又重新倒回沙发上,幽幽的摆手:“罢了,我老头儿也不是小气的人,按照你的路数下吧。”

乔蕊看老人家真的生气了,急的不得了。

另一张沙发上,其中一位一直没开过口的老人,浅浅的笑着:“丫头,云老让你自己下,你就下吧。”

乔蕊还是很惶恐,她又看了云老一眼,见老人家没看自己,她扁着嘴,感觉自己把事情搞砸了。

对面,景撼天又下了一步棋。

乔蕊也走了一步。

直到第四步棋子走上去,景撼天的红子吃了绿子的一个车。

看到这儿,周围的人,看乔蕊的目光,就有点变了。

云老神色凝了一下,瞧着乔蕊,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之前那步错棋走了之后,乔蕊是没法弥补的,所以这个车,不管怎么样都要牺牲的。

其实乔蕊不是多厉害,能看透别人的棋局,只是景撼天走的部署,她太熟悉了,因为以往,那就是她会走的路。

想到这了昨晚,景仲言说的那句话,她突然抬眸,看了对面的中年男人一样。

原来,她的棋,真的跟总裁很像。

一盘棋,可以下很久,也可以下很快,前面半盘棋,乔蕊没用自己的方案,后面她接手,她补上自己的路数,却又没时间布局,因此,怎么也输了。

她被将军的那一下,乔蕊其实是松了口气的,总算下完了,压力大得都流汗了。

她正要站起来,却听云老,冷不丁的又冒出一句:“再来一盘。”

景撼天深深的瞧了乔蕊一眼,竟然没拒绝,把她的棋子丢到棋盘上,让她摆。

乔蕊:“……”从没下过这么难下的棋,她能不能不玩了。

棋子摆好,这次,景撼天直接说:“云老累了,就你来。”说着,他走了一步卒。

乔蕊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赶鸭子上架,只好跟着走。

乔蕊看了景撼天的三子,就知道他要摆什么局了,景撼天看了乔蕊的三子,也知道她要摆什么。

这种都不知道对方下一步会怎么走的,还有什么好玩的。

于是,两人走了二十分钟,居然还是僵持着,彼此都没吃过对方一子棋。

云老在旁边笑得不轻:“有意思,有意思。”

景撼天脸色铁青,瞪着乔蕊:“你的棋,谁教你的。”

乔蕊怯怯的嘟哝:“一个朋友。”

景撼天沉了沉脸:“仲言?”

乔蕊摇头:“不是。”

不是两个字一落下,景撼天面色更不好了,不是仲言,那么……

他爱下棋,从年轻的时候就爱,这是他的爱好,也是他的兴趣,有了儿子后,他也教过儿子下,仲卿下棋天赋不高,但是很依赖他,因此几乎全套学会了他的习惯,他的布局,他的步数,仲言天赋高,且自负,那小子从开始学棋的第一天,就不以学棋为目的,而是以对棋为目的,就是在他教他该怎么下时,那小子已经开始堵他的棋,然后开发自己的风格了。

思及此,景撼天看乔蕊的目光,越发异样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棋风,除非是嫡传的弟子,或许会风格相同,景撼天的棋是自己琢磨的,没师父,而他之后,也只教过两个儿子。

所以,这世上,能再有一个看穿他所有棋局的,除了景仲卿,景仲言,不应该再有第三个人。

可现在,这个叫乔蕊的丫头竟然会。

学棋这东西,没有个几年,是学会出门道的,这丫头的棋路,段数,看着都不是新手,说明她至少学了七八年以上,而他和仲言,就算在一起,也是最近这两年。

那么她的棋不是仲言教的,分明就是……

景撼天希望真相不是他想的这样,或者,这只是巧合。

他这么安慰自己,但他明白,这只是自欺欺人,乔蕊,认识景仲卿,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乔蕊现在仲言身边,还嫁给了仲言。

这两者间,有什么联系?

仲卿,那个一直没放下过仇恨的孩子,是他安排乔蕊在仲言身边吗?

这一切,都是他的计划吗?

景撼天突然觉得头很疼,而就在他失神的时候,对面,女孩略微兴奋的声音,响起:“吃。”

第一步棋被打乱了,景撼天的棋局破了窟窿,漏洞出来了,后面,乔蕊赢了。

这盘棋下完,景撼天倒在椅子上,摸摸额头,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

对面,女孩担忧的看着他,似乎很后悔,觉得自己不该赢这盘棋。

景撼天不觉恼怒:“怎么,我看起来像输不起的人?”

乔蕊冷不丁的被这么刺一句,连忙摆手。天地良心,她一句话都没说好吗。

中年男人哼了一声,端着旁边的茶,啄了一口,发现茶早已凉了,他将杯子一搁,声音加大了些:“换一杯。”

薛莹拍拍他的胸口,让他别生气,这才端着茶,走了出去。

离开前,她眼底有些深意,看着乔蕊的目光,也微微变幻。

她不懂棋,但是她懂景撼天,一盘棋而已,景撼天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只是一个会下棋的女孩罢了,这世上会下棋的人多了,就算惺惺相惜,生出了爱才之心,但景撼天应该还没老糊涂到,把儿子的终身大事,拿来玩笑。

看来一会儿,她还要再提醒提醒他才行。

乔蕊下完棋就不知道干什么了,束手束脚的站起来,乖乖立在一边。

云老满是皱纹的脸上,笑得越发自在,他看看景撼天,指着乔蕊:“这丫头,我挺满意的,你呢?”

景撼天没做声,只看了乔蕊一眼,面色漆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