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抽奖/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隐约察觉到什么,她就觉得奇怪,她和这位云老恕不相识,他怎么会,尤其的对她上心呢,现在她是看出来了,云老刚才在试探她。

可是,她有什么好试探的?

皱皱眉,她小脸布满的茫然。

此时,休息室的门被敲响。

见景撼天迟迟不回答,老人家也不急,歪在沙发上,左手无意识的抚摸着右手拇指的玉扳指。

休息室的门打开,进来的不是薛莹,而是一身黑色西装,面容俊美,身材欣长的男人。

乔蕊看到他,心里一下有了着落,方才慌张的脸,也稍稍镇定了些。

景仲言目光淡凉,上前两步,对在场的几位前辈弯了弯腰,最后,对着云老尤其郑重的鞠了个躬:“老师。”

“嗯。”云老淡淡的应了声,视线还是停驻在景撼天身上:“老景,我问你话呢。”

景撼天看着儿子,又看着咄咄逼人的云老,算是明白了云老刚才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这老人家就是宠着仲言,可也不想想,婚姻大事能开玩笑吗?

乔蕊有什么资格,能站在仲言身边,就凭她的背景,她的家世,她的能力,对仲言的事业有帮助吗?

何况,这女人说不定跟景仲卿还与什么关系,她跟仲言在一起是真心的吗?这谁知道?

拒绝的理由太多了,他一时却找不到一个恰当的。

他不确定云老是因为乔蕊只是仲言的女朋友,想让他同意他们在一起呢?还是已经知道了仲言跟她的婚姻关系,想让他接纳他们。

如果他贸然说,说多了,这里这么多人,闲言碎语传出去,只怕反而是他不打自招,莫名其妙的认了这个女人。

皱皱眉,他被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威严的面庞,又冷戾了不少。

气氛一下僵持着,云老有点不退步,景撼天又说不出话,房间里尴尬得不行,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叹了口气,就见云老挥挥手。

“仲言啊,老师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景仲言恭敬的垂眸:“多谢老师,够了。”

乔蕊不傻,这会儿也听懂了,她就说,这位云老跟她非亲非故,怎么会突然对她上心,这里面,原来是景仲言的操纵。

看了那男人一会儿,她嘴角忍不住勾了一下,她就知道,他不会放着她不管,他一直在为他们的事,操心着,劳累着。

景仲言不好在休息室呆太久,来打了个不知道算不算招呼的招呼,便走了,临走前,他看了乔蕊一眼,乔蕊急忙也鞠个躬,跟着溜出去。

外面,是人来人往的宴会厅,乔蕊没跟景仲言搭话,等到走到人少的地方,她才小声的凑到他身边。

“都是你安排的?是你让云老,故意让我跟总裁下棋?你昨天说我们的棋像的时候,就有这个打算了?”

她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男人一个都没回答,只牵起她的手。

乔蕊赶紧拍开他,惊恐的看着四周:“不要声张。”

男人抿抿唇,似乎有点不悦。

乔蕊又往人更少的地方钻,景仲言瞧她那胆小如鼠的样子,到底也跟了去。

最后两人偷偷摸摸跟偷情似的,走到了楼梯间,门一关,乔蕊正要发问,便感觉热气袭来,自己的唇又被盖住了。

他吻了她好一会儿,乔蕊双腿有些软,虚虚的伏在他身上,等到松开,她才气息不稳的问:“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

“没怎么。”男人面无表情,指尖揉着她的唇角:“不是说了,这些事,我会处理。”

“那你也要告诉我啊,我刚才真是吓死了,你早说你有计划,我就不自己跑去休息室了,你不知道,我都要吓死了,他们都盯着我。”

男人失笑一声,眼神柔和了许多:“他们不会吃了你,而且,你也只有自己进去。”

“嗯?”乔蕊不懂,仰头看着他。

“还不明白?我带你去,目的性太强了,谁看都有问题,只能你自己去,云老和付尘都在里面,我不会让你吃亏。”

想到这儿,乔蕊也奇怪,付尘躲他爸跟躲瘟疫似的,怎么会这么一会儿,就被逮住了,原来,也是景仲言。

这么一想,乔蕊又有点内疚:“也不知道付尘能不能逃出来。”

“那是他的家事,他迟早要面对。”

“话是这么说……”

“他的事,他有分寸。”打断乔蕊的愧疚。

乔蕊咕哝一声,算是接受这个安慰了,不过随即,她又抬头:“那你怎么知道,我会跑进去?”

他让她在阳台等她,如果没意外,乔蕊是不会出阳台是,是方宝珊过来,所以她才……

“是方宝珊?”

“不是。”

景仲言目光稍稍变了一下:“原本以为,会是向韵。”

向韵?

这么说就说得通了,向韵讨厌乔蕊,知道总裁被乔蕊气得去休息室,肯定会来故意膈应乔蕊,顺便羞辱她一顿,而乔蕊知道了,一半的机会会鸵鸟的躲着,一半的机会,会自己跑去道歉。

想到这儿,乔蕊看眼前男人的目光,越发深刻了。

他笃定了她一定会主动去道歉,所以安排了云老,他相信她不会逃避,这是对她人品的信任。

这是乔蕊第一次觉得,在她无条件相信他时,他原来,也是信任着她的。

心里一下被暖流溢满,乔蕊靠着他,将他深深的抱了一下。

两人没在楼梯间待多久,毕竟,外面还有很多客人。

出去时,景仲言拉着她的手,乔蕊挣开,说服总裁是一回事,但是在总裁和总裁夫人没有明确表态之前,她不想擅自做主的公开,不想两位长辈被赶鸭子上架,不得不认她。

景仲言不虞的蹙了蹙眉,似乎不喜欢这种拖泥带水的行为。

乔蕊赶紧凑上去亲了他一下,安抚:“你先出去,我过五分钟出去,他们是你的父母,我不想再给他们留下恶劣的印象了。”

她的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

男人没做声,只最后又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才默认的走出去。

乔蕊在里面呆了好一会儿,才悄悄出去。

她心情不错,肚子饿的事,都抛到脑后。

她在人群中,看着那个高挑优秀的男人,在几位商界大佬中,游刃有余的应酬着,眼睛挪都挪不开。

她的景总,真是不挂从什么角度看,都那么帅。

“眼睛挖出来,黏他身上算了。”身边,酸溜溜的声音响起。

乔蕊听着声音,头都没转,笑嘻嘻的炫耀:“你说他怎么能这么帅?简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够了啊。”方宝珊撇撇嘴,视线的挑剔的在远处那男人身上环了一圈儿,不屑一哼:“没我哥好看。”

“风格不一样。”景仲言属于精英贵气的,方征秋是斯文谦和的那种。

“什么风格不风格,就是不好看,只有我哥才好看。”兄控说话总是没道理的。

乔蕊终于舍得将目光从景仲言身上移开,偏头瞪了方宝珊一眼:“你恋兄?”

“是啊。”少女没羞没臊的应承。

乔蕊抽抽嘴角:“那你以后找男朋友困难了,你哥那样的,我活了二十六年,也就遇到他一个。”

“慢慢找呗,我还小,二十不到,跟你不一样,快三十的老女人。”

乔蕊:“……”二十六和三十差很多好不好!很多!

“吃不吃这个?”方宝珊递了个马卡龙过来。

乔蕊一扭头:“不吃。”

方宝珊视线在她身上溜了一圈儿,最后冷笑:“让你贪漂亮,这衣服吃点东西就凸肚子,今晚你就饿过去吧。”

她这么一说,乔蕊也觉得肚子咕咕叫,她舔舔唇,盯着那个马卡龙,最后还是转过了头,特别坚挺的抵抗住了。

自己选的衣服,饿死也要美过去。

西式的宴会,其实真的没什么意思,推杯换盏,衣鬓香影,来来去去就是那一套,乔蕊踩着高跟鞋,在人群中乱晃荡,时不时的跟方宝珊聊两句,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她看了看时间,知道今晚的重头戏要来了。

抽奖。

为了感谢各位宾客拨冗前来,景氏特别准备了厚礼,作为抽奖答谢。

每位客人的邀请函上,都有一个号码,今晚抽的,就是那个号码。

在八点半,也就是晚餐时间结束的时候,抽奖环节开始了。

乔蕊看着台上,眉飞色舞的主持人,再看看舞台阴影处,那站的挺直的男人,目光从主持人身上移开,又黏在了那连身形都看不清的男人身上。

她的景总,就算在漆黑里,也还是那么好看。

云老作为行业里的前辈,在主持人一大堆渲染气氛的话结束后,作为抽奖嘉宾,站在了台上。

景仲言和景撼天,站在云老的两侧,这架势,看着就了不得。

抽奖箱被推出来,老人家看看那特制的小盒子,脸上笑眯眯的:“那么,我老头子,就看看谁能得奖,透露一句,老景这回下了血本了,奖品不差哦。”

最后一个哦,尾音上翘,在场所有人都笑了,觉得老人家也有童趣的一天。

其实景氏作为慕海市,乃至整个南方的领头企业,今天到场的,又都是各行各业叫得出名字的贵客,既然弄出一个抽奖环节,那么奖品当然不可能低,低了,是看不起客人的身份呢?还是景氏出不起这个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