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是所有的浪漫,都应该被接受/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慢条斯理的走出酒店大门,外面,大家都有私家车,乔蕊看着堆满车的车道,往前面走,打算去拦计程车。

这时,后面却有人叫她:“乔小姐。”

乔蕊站住,回过身。

“请往这边走。”侍应对她比了另一个方向。

乔蕊皱眉:“做什么?”

“景先生吩咐,让你在大厅的附属休息室等他,他一会儿就下来。”

“不用了,你告诉他,我先走了。”她说完,抬脚继续往前走。

侍应生很为难的追上:“乔小姐,请不要为难我,景先生吩咐……”

“我说不用了。”乔蕊平时不会为难这种跑腿的,但现在,她心情很复杂,手里的奖券跟烫手山芋一样,烫的她手心都起泡了。

她现在就想静静,一个人。

侍应看她执意,并且往前面跑了几步,竟然真的搭上了计程车,他无法,只好记下计程车车牌号,转头,匆匆往回跑。

景仲言接过那张车牌号码,眉心微微蹙着,对那静候一旁的侍应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侍应如蒙大赦,赶紧溜走。

男人掏出手机,拨了一组号码。

乔蕊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划过了红色的挂号键,又将手机静音,扔进了手袋。

她,挂了他的电话。

酒店里,景仲言看着手里还在冒嘟嘟忙音的电话,眼神微微凝着,抬脚,进了电梯。

外面,有人喊了他一声:“景总,夫人和总裁正在休息室,让您去一趟。”

男人眉头蹙紧,他知道他们想问什么,但他以为,他的行为已经给了他最好的答案,可想到云老应该也在,他薄唇紧抿,到底出来了,快步,走向休息室。

休息室里的气氛很沉,云老果真在里面,远方而来,云老又是个不爱住酒店的,他应该会去景家借宿一晚,以前,他每次来,也都是在景家过。

景仲言看到这位面善心和的老人,礼貌的点了头。

老人家笑眯眯的,嘴角努了努不远处的那对夫妻,眼底有些兴味。

景仲言注意到了他眼里的幸灾乐祸,没做声,只看着父母。

薛莹先说话:“仲言,你想过后果没有?”

她不想质问一些无聊的,那个奖券,最后的特等奖,肯定是她这个儿子做的手脚,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态度,太引人遐想了,他这么做,这么放肆,有没有想过,高家的人,会是什么想法。

今天,高家人没有出席,都是忙人,实在赶不过来,也是无可厚非,但是景仲言要是再这么狂妄下去,高家人,早晚会知道,到时候撕破了脸皮,对谁都不好。

作为母亲,她考虑的永远比一般人多。

“妈不是想说你,只是事情轻重,你这么大了,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乔蕊,她不值得你……”

“值得。”打断中年女人滔滔不绝的声音,景仲言面色平淡,语气并不凛厉,却带着一股可见的坚持:“她值得,我记得,这句话,我跟你们说过。”

“放肆!”景撼天一拍椅子俯首,气得浑身打颤。

他身体不好,提前寿宴的意思,就是要送他去国外住院,薛莹赶紧抚了抚老伴的胸口,没让他气急攻心。

“仲言,你看你把你爸气成什么样了?你就听话这么一次,这么一次还不行吗?别让我跟你爸,老都老得不安心。”

再多的话,似乎也没必要说了。

景仲言吐了口气,觉得头有些疼。

“如果就是为了说这些,我先出去了。”话落,他转身朝外走。

景撼天气得连连喘气,他身体不好,大点的刺激,会引起严重身体后果,薛莹想追出去,可看老伴这么辛苦,也走不开。

她心里想着,或许,真的只能从乔蕊身上着手了。

那个女人,她真的该好好对付对付了。

想到这儿,她突然感觉身边一道微凉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薛莹愣了一下,转首去看,正好对上云老漫不经心的注视,她心头一跳,云老已经垂下眼,晃了晃手里的茶杯,像是什么都没看到。

……

景仲言出来,就遇到几位正要离开的商场伙伴。

一番寒暄相送,等到忙完了,已经又过了半小时。

现在追是追不上了,乔蕊多半已经到家了,他又拨了通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没被挂,但是也同样没人接。

面色微微沉下,男人的表情变得不好。

他大概能理解乔蕊的心态,他们的婚姻,存在太多未知因素,尽管他在努力维持,她也在努力适应,可家庭因素一天不解决,始终是彼此心里的一根刺。

他的父母不接受乔蕊,乔蕊在意,不想忤逆两老,他能理解她的想法,但是,他的性格,从来不是拖拖拉拉,犹豫不决,瞻前顾后的。

她不敢做的事,他做,怪,就怪他好了,他要把他们的关系明朗化,要用这个,逼得那些人同意,这个做法其实很不孝,但是他愿意赌一把,可乔蕊,没这么勇气的去赌。

她害怕,惶恐,也担心。

所以,她才一个人跑了。

按了按眉心,景仲言想,这件事,怪他,他该先通知她一生,在本来就麻烦多多的情况下,他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在逼她。

就像所有人都认为,在大庭广众求婚是件很浪漫的事,女方答应是理所当然的,却没人去想,女方,或许觉得时机不够成熟,她并不想答应,那么所有的浪漫,就成了难堪的悲剧。

后面的客人,并不需要他亲自相送,下了电梯,他到了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发动引擎。

车子一路回到家,他上楼,打开门,里面,漆黑一片。

乔蕊没回来?

他怔了一下,眉心蹙着。

他开了灯,将自己扔到沙发上,疲惫的掏出手机,再拨了一次乔蕊的电话。

那边接通了,却依然没有人接。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正式的西装套装,他上了楼,打算换套衣服,再去找她。

可推开房门,他却看到被窝里,鼓着什么。

他挑了挑眉,走过去。

果然看到乔蕊已经换了睡衣,裹在被窝里,眼睛紧闭,像是已经睡着了,床头柜上,放着充电的手机,手机上面有几通未接来电,都是他打的,手机是静音的。

他抿了抿唇,倾身,在女人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这个动作并不大,熟睡的女人,没有醒来。

景仲言又抬着修长的指尖,在她脸上抚摸一下,捋了捋她额前的发丝,见她真的没醒,他没做声,起身,在衣帽间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浴室里,很快响起水花声。

外面,宽大的床上,乔蕊睁开眼睛,翻了个身,看着浴室门的方向,听着里面的声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么短的时间,谁睡得着,乔蕊知道,景仲言知道她在装睡,但是他没揭穿她。

乔蕊分不清自己心里在纠结什么,从在一起后,她感觉她多了很多毛病,犹豫不决,裹足不前。

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麻烦,那么景仲言会怎么想她?

他有不耐烦吗?她刚才,听到他的叹气声了。

所以,他是不是也觉得她太多事儿了?

乔蕊深深的呼了口气,听到浴室里水声小了,她翻了个身,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重新闭上眼睛。

不过一会儿,浴室门打开,热气冉冉的飘出来一些,景仲言下了楼,乔蕊隐约听到吹风声,他怕吵醒她,所以去楼下吹头发。

等他在上来,将吹风机随意放在桌上,关了灯,上了床。

身后,一股热气贴上来,乔蕊感觉自己被塞进男人的怀里,她没动,任由他将她抱着,将下巴抵在她的脖子上,喷出的呼吸,都打在她的肌肤上。

他搂得有点紧,但是乔蕊觉得挺好的,她的后背,能感觉到他胸前的心跳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后面的呼吸声,逐渐均匀,乔蕊知道,男人睡着了。

她悄悄的翻了个身,面对面的看着她,虽然,太黑了,她看不清,但是却依稀能分辨出,他的轮廓。

她就这么看着他,看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困了,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乔蕊醒来时,发现身边是空的。

她软绵绵的看了看时间,才七点半,很早,这么早,景仲言去哪儿了?

这么想着,她下了床,踩着拖鞋,出了走廊。

一楼客厅,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她挑了挑眉,走下去。

客厅里没人,两只猫悠哉的趴在地毯上,凑得很近,半睡不醒的摸样。乔蕊朝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看去,那是厨房。

她慢慢走过去,厨房门是虚掩着的,里面的人,动作非常轻,应该是怕吵醒二楼的她,他动作几次下来已经很麻利了,乔蕊闻到了香香的粥味,还有一些别的食物味道。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到了饥饿。

昨晚穿着那身衣服,没法吃东西,一晚上心里有事,倒是不觉得多饿,现在,却真的饿了。

她推开门,走进去。

男人迎着清晨的淡光,微微侧眸,看到踩着拖鞋,懒洋洋进来的女人,眉心动了动:“吵到你了?”

乔蕊摇头,走了过去:“我自己醒的。”她看着他做的东西,几样小菜,粥,看起来,不像是早餐该有的规格,他们早餐,向来吃得不多,但是他现在做的,却已经比得上一顿正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