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好一个威胁/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莹搁下手里的咖啡杯,杯子触及杯垫,发出瓷器专有的磕碰声。她闭了闭对面的位置,示意乔蕊坐。

乔蕊心惊胆战的坐下,屁股只敢坐在沙发三分之一的地方,不敢放肆。

“乔蕊,你说,阿姨对你怎么样?”

乔蕊一愣,看着薛莹那看不出情绪的温和脸,顿时说不出话来。

薛莹对自己,一向温柔和煦,就算心里对她多不满,有时候甚至脸上的表情都快绷不住,她也从没说过她一句不是,比起总裁大刀阔斧的愤怒和厌恶,总裁夫人,算得上是很给她面子了。

乔蕊埋着头,声音低低的:“很好。”

“看着我。”对面的中年贵妇,突然加重了音色。

乔蕊赶紧抬头,看着她,头皮都快炸开了。

薛莹理了理坐姿,动作漫不经心:“既然你也说很好,那阿姨就跟你开门见山的说了。”她顿了一下,这才继续:“刚开始,仲言跟我说,他有个喜欢的女孩子,我是不太想管的,你和仲言在一起,我一直没意见,你应该知道,阿姨对你们的感情,是支持的。”

乔蕊没做声,想到了一开始,那时候,薛莹让向韵污蔑她偷手表,随即又说,那是做给总裁看的,她不适当的为难为难她,在总裁那儿不好交代,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虽然整个办公室都知道她是被冤枉的,但是向韵最后也没跟她道歉。

那之后,乔蕊就因为一部分的恐惧,一部分的想抱大腿,答应跟景仲言假婚了。

现在突然提当时的事,明明才几月,好像,已经过了很久。

她抿了抿唇,没做声的看着薛莹。

薛莹却叹了口气:“你和仲言怎么样,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本来不想管,你们背着我们,去结婚,这件事,阿姨不怪你,阿姨知道仲言是什么脾气,他要做的事,别人拦不住,他从小就是这样,要做的,永远能做到,不管别人是支持还是阻止。”

乔蕊还是没听懂,薛莹到底想说什么?

“可是阿姨知道你是好孩子,乔蕊,阿姨跟你明说了,这件事,本来也不该瞒着你,仲言,是有未婚妻的。”

话音落下,薛莹满意的看到乔蕊瞬间僵硬的脸庞。

她吐了口气,心想这件事,仲言果然没跟她说话,她心里有了点底,脸上的表情,更加和煦了:“这桩亲事,是仲言爷爷还在的时候,就给定下的,虽然目前知道的人不多,我们也没可以宣传过,但是我们景家跟对方家里,都是早已默认的,乔蕊,仲言的未婚妻,要回来了。”

乔蕊只觉得耳朵嗡嗡的,有点没听清。

她木着脸,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微微握着,眼睛,忍不住的向下垂,到最后,脑袋重重的耷拉下,刘海,盖住了她的视线。

薛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阿姨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阿姨不反对你跟仲言在一起,但是,绝对不是以你们现在的身份,成功的男人,有几个女人,都不是稀奇的事,我相信,你和仲言是真心的,但是,有些家族的事,你不懂,作为他的妻子,你配不上他,不要怪阿姨说这种话,乔蕊,你明白的对吗,你是好孩子,你有自己的判断力,是不是?”

乔蕊觉得头很痛,痛得有些难受,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瞧着薛莹。

眼底,有些东西,在喧腾,却被她压抑住了。

“总裁夫人,您今天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薛莹起了身,走到对面的沙发,坐在乔蕊身边,轻柔的手掌,盖在了乔蕊手背上:“阿姨想你懂,什么叫取舍,和他离婚,离婚后,你们依然可以在一起,阿姨给你房子,给你车,给你钱,给你你需要的一切,你们可以组建你们的家庭,属于你们两个人的,但是,明面上,他会有一个需要完成责任的女人,你,懂了吗?”

懂了,怎么能不懂,说的这么明白,有什么不懂。

离婚,当情fu。

五个字就能说完的事,没必要,真的没必要说这么长。

乔蕊深深的吸了口气,觉得不止头疼,连胸腔也开始疼了。

她抽回自己的手,双手,搅合在一起,紧紧捏着。

薛莹看着她难看的脸色,又拍了拍她的肩膀:“阿姨很喜欢你乔蕊,你很乖,也很懂事,你这样的女孩,就是男人最喜欢的,但是你不能仗着他喜欢你,就产生不该有的念头,阿姨今天跟你开门见山的说这些,是给一个选择,你懂什么叫选择,对吧。”

乔蕊突然一震,抬头,眼神变了变:“选择?”

薛莹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发,细细的呢喃:“你要是放弃选择,那就只有走最难走的那条路了,你不想的,相信我,那条路,真的难走,难得超乎你的想象。”

这不是选择,这是威胁。

薛莹,在威胁她。

乔蕊豁然起身,身子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看着眼前慈眉善目的中年贵妇,心脏跳得很快。

薛莹却并不在意,端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口,似乎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起身,没再跟乔蕊说一句话,转身,以高贵的姿态,除了景氏大门。

这个小小的谈话,总共没有花费二十分钟,极快的就结束了。

乔蕊站在原地,脚却像扎了根似的,一直站着。

薛莹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周围是来来往往的人流,前台妹妹过来收了咖啡杯,看到乔蕊古古怪怪的,询问了一声:“乔组长,你怎么了?”

乔蕊没有作声,她心里乱成一团,什么都想不到,什么都说不出。

前台妹妹拿走了咖啡杯,周围混乱的场景,变得有些虚幻,她盯着大门的方向,脑中,反复的都是薛莹最后一句话:“那条路,真的难走,难得超乎你的想象。”

“叮叮叮……”手机铃声响起。

乔蕊似这才惊醒,她摸了摸口袋,掏出手机,没看,接起。

“你还有多久,胜延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是有进价差异的事儿跟你说。”电话那头,是赵央的声音。

乔蕊身子一抖,意识,突然清明了些,她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电梯门开了又关,她看着冉冉上升的数字键,面上,是超乎平常的冷静。

到了十三楼,她出去,率先的,便回了胜延的电话,等到商谈结束,她挂了,立刻又打开电脑,噼里啪啦的开始打字。

赵央看她专注工作的样子,认真得有些过分,她微微不安,靠近了些:“刚才我打给你,是不是打扰你们了?总裁夫人给你说了什么?”

乔蕊没做声,继续盯着电脑屏幕,指尖翻飞。

“你怎么了?”赵央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乔蕊抬起头,对对面的陈新吩咐:“工地进度和预测图纸发给我。”

陈新正在跟张力商量事,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还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这才哦了一声,赶紧打开电脑。

乔蕊很有礼貌,对待办公室的任何人,不至于跟谁说话都带个请字,但是也不至于连名字都不喊,直接吩咐。

赵央觉得她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她伸手按住她乔蕊的胳膊,不让她打字:“到底怎么了?你说啊。”

乔蕊眉头一蹙,重重的挥开她,语调冰冷:“你的工作做完了吗?让你跟水电那边的进度,跟好了吗?”

她的声音不小,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的目光,都看着她们。

赵央脸色涨红,有些尴尬,有些丢脸:“你到底发什么疯?心情不好也别拿我们撒气啊,问你怎么了你又不说,什么怪脾气。”

乔蕊“砰”的一声,一拍桌子,推开赵央,朝洗手间走去。

赵央愣在当场,办公室里静谧无声。

过了好一会儿,赵央一咬牙,扭头,跟进了洗手间。

里面,乔蕊正在用水扑脸,哗啦啦的水流,大得溅得水台边到处都是,乔蕊的脸上,头发,衣领全部湿了,看起来像刚淹过似的。

赵央赶紧上前,一把拉住她:“你到底怎么了乔蕊,总裁夫人给你下降头了?怎么下去一趟,回来跟变了个人似的。”

“我要冷静!”乔蕊捏住拳头,没有阻止赵央拽自己的动作,只是沉沉的盯着地面,一字一顿地说。

“冷静?”赵央愣住,放开了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赵央。”乔蕊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好友,突然,扑过去,一把将她抱住。

赵央僵硬着,被动的接受她的搂抱,接着就感觉,耳边响起了抽泣声。

“怎么了,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赵央是个急性子,见状,嘴里着急,手却还是拍着乔蕊的后背,尽量安抚她:“你倒是说啊,是不是总裁夫人欺负你了?跟电视里的一样,给你几百万,让你拿钱滚蛋?就算真这样,你也不用哭啊,我们找景总,钱你没拿吧,我跟你说,不能拿,拿了……”

“不是。”她的喋喋不休,让乔蕊奇异的冷静了不少,她咽了口唾沫,放开她,走到水台边,倒开水龙头,又扑了会儿水,这才站起来。

赵央看到,她眼全是红的,她刚才,在洗眼泪。

“你说,到底怎么了?”她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