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机场遇到孟琛/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靠在水台边,鼻子还是酸酸的,她觉得委屈,觉得不服气:“她威胁我。”

她开门见山了。

赵央一愣:“她……怎么威胁你?”

“不知道。”乔蕊捂着头,觉得头疼得要死:“她没说,但是她的语气,她的表情,就是在威胁我,赵央,我真的觉得好难,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其实我是很能干的对不对,你看我把项目跟的也很好,只要给我时间学习,给我时间适应,我很多事都能做,我很聪明。”

“你聪明,你聪明,你别跳来跳去的,你说清楚,她到底威胁你什么了?”

乔蕊咬着唇,过了好半晌,才闷闷的吐了一句:“她觉得我太差了,配不上景总,她还说,景总有未婚妻,他们会结婚,让我跟景总离婚,让我……换个位置。”

“换什么位置?”

“情fu吧。”

赵央眼睛一瞪,脾气上头了:“我去,这老太太会不会说话,你就因为这个,一上来就发脾气,这会儿还闹得哭哭啼啼的?乔蕊你还有没有点出息,你们结婚多久了,她说离婚就离婚?真好笑。”

“重点来了。”乔蕊咬着牙关,眼眶,又开始变红:“她说,不答应,有条没有选择的路,让我走,那条路很难走,非常难。”

赵阳闻言,也沉默了。

这个,的确已经是威胁了。

如果总裁夫人真的做了什么决定,而这次,是她给乔蕊的一次警告,那么,乔蕊如果不同意,或许真的有超乎她们想象的事,会发生。

“那你,告诉景总吗?”犹豫了良久,赵央才问。

乔蕊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很复杂,我一方面很担心,很害怕,一方面又不想像总裁夫人想的那样,当个只会告枕头状的女人,我想做点什么,想让她看到我的能力,想告诉她,我在景总身边,也是能帮他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不愿给我机会,就因为我家世不好,我连喜欢谁,爱谁,想跟谁在一起,都没资格了吗?”

“你别着急,你缓缓。”看她越说越上头,气都喘起来了,赵央赶紧半搂着她,给她顺气:“他们那种身份地位的人,看我们,就像看蝼蚁一样,觉得我们什么都不是,任人揉捏,这件事,你一定要告诉景总,不是什么告枕头状的问题,而是,这是他的家庭问题,他有责任去解决。”

“我不知道。”乔蕊捂着头,难受极了。

“听我说乔蕊,首先,我们跳开问题来看,景总有未婚妻,那又如何,和你结婚,他用的自己的身份证吧,他没重婚吧,所以,就算他以前有未婚妻,但是她选择了你,并且跟你结婚了,这个未婚妻,就是过去式,你们是合法夫妻,已经合法了好几个月了。”

赵央尝试着给她分析,乔蕊这人,有时候喜欢钻牛角尖,这个毛病她一直知道。

“总裁夫人要你们离婚,这个离婚,就算你同意,景总不同意,也是不能完成的,所以这件事,你最后不管怎么做,都要告诉景总。”

“可是……”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担心总裁夫人对你父母说什么,为难你父母,那你就更要告诉景总了,他能保护你,他才有这个能力,我理解你不想让他为难的心情,一边是父母,一边是妻子,他最后就算选择你,但他跟家里关系破裂,你也会内疚,你不想他为了你,却和亲人反目,是不是。”

乔蕊连连点头:“是,是。”

“冷静一点。”见她又激动了,赵央又安抚她:“可是怎么做,是他的选择,把他推到这个必选题面前的人,不是你,是总裁夫人。”

乔蕊沉默了,埋着头,心特别乱。

赵央说得这些,都很有道理,乔蕊都懂,可是她作为景家的“媳妇”,还是想,用自己的能力,让景家的人接受她。

她也知道找景仲言是最好的方法,但是就像赵央说得,她不想。

她现在的心情,就跟在寿宴上得到特等奖的心情一样,很矛盾,不想让景仲言为了她忤逆父母,现在,她也是这种想法。

“我是不是太矫情了。”半晌,她闷闷的问。

赵央笑了一下:“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理解。”

“零吗?”

“没说你负还是看在你是我上司的份上。”

乔蕊不做声了,肩膀都垮了下来。

赵央拍拍她的肩膀:“这件事,你一个人解决不了,乖,去找景总商量。”

“我找了景总,我跟总裁夫人,就彻底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别白莲花了,人家压根没想跟你转圜,她就是看你好欺负,压着你欺负,别乱想了。”

乔蕊点点头,点的有些缓慢,有些迟钝。

赵央手把手将她整理干净,这才拉着人,出了洗手间。

外面,同事们都看到乔蕊眼睛红红的,都识趣的没做声,自己做自己的事。

乔蕊回到位置上,要继续工作,赵央却拿着她的包,开始收拾。

“你干什么?”

“你今天请了假,还没销假。”她说着,已经把乔蕊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把包塞进她怀里:“去解决好你自己的事。”

乔蕊迷迷糊糊的被塞进电梯,电梯一路往下,往一楼去。

电梯门打开,乔蕊脚步虚虚的出去,上了计程车,说了一句地址,就歪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风景。

她不知道别人面临这种事,是怎么做的,但是她,真的很纠结。

一方面害怕,一方面想拉近距离,总想着两全其美,却就像赵央说得,人家根本不想跟你两全其美,你自作多情个什么劲儿?

车子开的很快,过了好半天,才停了下来,乔蕊付了钱,正要下车,却在看到外面的场景时,愣了一下:“怎么到机场来了?”

司机皱眉看着她:“不是小姐你说到东城机场吗?”

“我?”

司机有点生气了,以为她要讹人:“就是你,我可没有绕路,走到就是最快最不堵车的那条。”

乔蕊捶捶头,没想起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她甩甩脑袋,没下车,只是摆摆手:“算了,到xx路。”

司机重新启动了车子,刚刚起步,乔蕊又急忙喊道:“算了算了,我就在这儿下。”

司机气得要死:“小姐你是找茬的吧。”

乔蕊尴尬极了,车子一停,就推开车门,跑了出去。

她看了眼手表,现在是三点十五分,景仲言是中午十二点的飞机,下午三点半的样子到。

站在机场候机大厅,她仰头看着滚动屏幕,算了算时间,索性就坐在空椅子上。

机场人很多,不,应该是非常多,来来往往,到处都是叽叽喳喳的喧哗声。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人?

乔蕊含糊一声,看到大多数都是小姑娘,十几岁的年龄,手里拿着横幅和鲜花等等。

只一下,乔蕊就了领悟了,这是有明星坐的这班飞机,粉丝在接机啊。

她没在意,坐在椅子上,想着自己的事。

现在已经三点一刻了,没等多久,乔蕊就听到广播里的通知,飞机到了,她怔怔的回神,赶紧起身,往通道口那边走。

可人太多了,她走了两步,就跟四五个人撞了。

乔蕊埋着头,只往前面冲,却猛地又撞到个人,她道歉:“对不起。”

话落,她也没在意,想往旁边绕,可手臂,却猛地被抓住。

她愣了一下,偏头去看,顿时,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她眼里。

“你……”

她张开嘴,喉咙却像卡住,说不出话。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皮肤苍白,看着有些病态,可嘴唇,却鲜亮的红,红的不寻常的那种。

乔蕊认得这人,不止认得,还非常熟悉,她下意识的想跑,手臂却被男人拽住,她急得开始冒汗:“你,你,你,你放开我,这里是公众场合,你再不放手,我就叫了,我真的叫了!”

话是这么说,可在这人手上差点死掉,乔蕊威胁,都威胁得心虚极了,她腿肚子在打颤,手心,也在发麻,她好像一下子回到了那个仓库,那个满是一氧化碳,毒气冲天的封闭环境。

“嗤。”带着不屑与嘲讽的轻笑,在耳边响起。

乔蕊头皮都炸了,张嘴,就要吼:“救……”

救命两个字,第二次还没冒出音,嘴唇便被捂住,乔蕊吓得赶紧去拍他的手,害怕极了。

孟琛,这个人叫孟琛,这人绑架过她,骗她玩过什么找钥匙的游戏,害得她手背被老鼠夹夹伤,并且感染,他还把她关进废旧工厂,往里面灌煤气。

这个恐怖的男人,为什么,为什么他在这儿?

乔蕊慌得瞳孔都在打颤,可似乎是她太闹了,挣扎动作也太大,男人终究甩开她,目光里,却冰冷又寒凉。

乔蕊赶紧转身就跑,但人太多,她挤不开。

没一会儿,后面衣领就被一只大手拎住,乔蕊张嘴就尖叫:“啊——”

而同一时间,前面一大群少女,也开始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然,阿然,我们永远爱你!”

乔蕊往那边方向看了一眼,只看到大批粉丝狂热得拥挤在通道外面,惊叫着,对她们的偶像诉说着心声。

而那些惊叫,盖住了她的求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