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不想他为难/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韵自以为隐秘,在美国接受了敌对公司的钱,泄露了好几起内部资料,这些,向韵以为做的很完美,没人知道,但李丽都知道了。

景总是早晚要处置向韵的,现在,她自己倒是送上门一个把柄。

真是贴心。

乔蕊提着菜过来,景仲言已经说完了,牵着她的手,进了公寓大门。

上了楼,那钥匙开了门,里面两只懒猫,还在睡。

景仲言上楼去换衣服,乔蕊去厨房清洗菜,等到景仲言下来,她看了看时间,嘟哝:“这个时候现做,怕做好也五点多了,要不先下碗面给你垫垫?”

男人进了厨房,身子歪在流理台上:“不用,就这么做吧。”

“你不是饿了吗?”

景仲言走上去两步,有力的手臂,圈住乔蕊的腰肢,凑到她脖子上:“嗯,饿了。”话落,咬了咬她的耳垂。

乔蕊失笑一记,拍了他一下:“不要胡闹。”

男人不做声,却找到了她的唇,深深的吻下去。

呼吸缠在一起,乔蕊喘息了几下,含糊的嘟哝:“别啊……”

男人霸道的吞噬她的反抗,得寸进尺的要求更多,手也渐渐往她衣服里钻。

乔蕊半推半就,想纵容他,却听外面,突然响起手机铃声。

她认出了声音,推推身上的男人:“景总,你得电话。”

“唔。”男人不快的蹙眉,不放过她,似乎也不打算去接电话。

乔蕊没怎么见过他这么粘人的时候,顿时有点招架不住:“可能是重要的事,先接电话吧。”她说着,又推了他几下。

男人总算放开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下,才眉心紧蹙的出去。

出到客厅,捞起沙发上的手机,他看了眼来电显示,虚虚的接起,视线,却瞧着厨房的方向,却见狡猾的女人,蹑手蹑脚溜到门后面,对他笑了笑,然后……“啪”的一声,反锁了厨房门。

心里怨气重了许多,他的语气,也不好:“说。”

电话那头的下属,感受到自己老板心情不好,赶紧长话短说。

等到听完,景仲言神色转换了一下,最后也只是冷静的吩咐一声:“继续监视。”

那头应了声,挂断。

厨房门被阖上,被抗拒在外的男人抱起了两只猫。

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正在放新闻,下午的新闻,通常都不是太重要,都是些普通的社会新闻,他看了一会儿,瞧见厨房门开了,乔蕊端了一盘南瓜饼出来。

“前两天买的速冻南瓜饼,煎一下就可以吃了,你先垫点。”她说。

景仲言盯着那色泽鲜黄,甜香扑鼻的食物,拿起一块,放进嘴里。

“好吃吗?”一双期待的眼睛,望着自己。

景仲言挑挑眉:“好吃,也不是你做的,不是速冻吗。”

乔蕊噎了一下,坐到他旁边,嘟起嘴:“那也是我煎的啊,你不知道,煎需要功夫的,还有手速要好,我的手速一流啊。”说着,她特别得意的举起自己的右手,得瑟了一下。

男人顺势抓过她的小手,放在掌心:“之前,你说要跟我谈什么?”

“额。”没想到他突然提到这个,乔蕊僵了一下,脸上有些不自然:“这个,晚点再说。”说着,她挣脱他,想起身回厨房。

男人却拉着她,不让她走:“是什么,说吧。”

“吃了饭再说。”不想破坏晚饭的气氛,乔蕊坚持。

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半晌,倾身吻住她。

乔蕊安静的承受,可他并没有吻多久,很快就放开,牵着她,一起进了厨房。

做海鲜料理,其实挺繁复的,乔蕊没打算做太多,就是一个白灼虾,一个蟹黄炒玉米,再蒸一条鱼就差不多了。

乔蕊以前一直觉得,男人都不喜欢进厨房,可是景仲言好像不同,乔蕊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他总是时不时的进来帮忙,两人一起做事,其实是个很温馨的过程。

小小的空间,切着菜,煮着汤,有点像小时候玩家家酒。

等到饭菜做完了,已经快五点半,两人把菜陆陆续续端出去,等到都差不多了,乔蕊又给猫儿倒了猫粮,才在餐桌上坐下。

“尝尝。”夹了一块儿鱼肉到男人碗里,乔蕊期待的望着他。

景仲言夹起来,咀嚼着咽下:“不错。”

“吃个虾。”乔蕊又伸手剥了一个白灼虾,沾了酱料,递到他嘴边。

男人吃下,嘴唇扫过她的指尖,乔蕊没反应,就看着他:“好不好吃。”

“嗯。”男人很给面子的点头。

乔蕊开心了,自己也开始吃。

估计景仲言是真的饿了,吃的比平时快,也比平时多。

等到吃完了,乔蕊在厨房忙完了,出来时,看到景仲言不在客厅,她歪头瞧了一下,才看到他在阳台打电话。

什么样的电话,需要在阳台打?

她没打扰他,上楼去换衣服。

等到她换好衣服下来,景仲言已经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电视声音被他关小了些,他怀里抱着面团,就这么看着她。

乔蕊顿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她知道,这是要谈事儿了。

乔蕊其实现在还是很矛盾,总裁夫人那边,她真的不想搞僵,主要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僵了对谁都没好处。

但是像赵央说的,她自己又搞不定,如果不找景总,似乎又的确没别的方法了。

想了想,乔蕊还是决定先说另一件事:“我今天在机场看到孟琛了,就是那个,上次绑架我那个神经病。”对于孟琛的印象,除了一张病怏怏的脸,乔蕊还真就只记得神经病这个特点了。

男人目光微顿,瞧着她:“他看到你没?”

“看到了。”犹豫一下,乔蕊全说了:“不止看到了,还面对面,我差点以为他要杀了我,那个表情,好渗人。”

男人没做声,抬手,摸了摸她头顶,指尖揉着她软软的发丝。

乔蕊将脑袋往他身上靠,叹了口气:“我打算一会儿打个电话给方征秋,这种事还是要跟他说一下,不过,孟琛好像是跟你坐一班飞机来的,你在飞机上没遇到他吗?”

“没有。”飞机分了头等,商务,普通,乘客人数几百到几千,密密麻麻的,也不可能说撞见就撞见。

乔蕊也没在意,就是好奇:“你说,他来慕海市干什么呢?不是说他是黑道洗白的吗?是不是来这犯法的?”

“想象力挺丰富。”男人嗤笑一声,伸手搂住她。

乔蕊抬起头,一脸不服气:“怎么能确定是我乱想,他这人,什么事儿做不出来,我可差点死在他手里。”

想到这里,乔蕊又觉得不对,她明明记得,当时她在病床上时,景仲言虽然没说,但是显然怒气未消的样子,她还以为他会做什么出格的事,还摆脱付尘看着他,结果什么都没有,但是就算什么都没有,他们和孟琛算是有恩怨的,景仲言现在却这么漫不经心的。

乔蕊眯了眯眼,捉住他的衣领:“坦白从宽,你是不是知道孟琛来了?你在飞机上遇到了他,是不是?”

男人包住她的小手,掌心摩挲:“别乱想,我保证,他不敢伤害你。”

乔蕊咕哝一声,半信半疑。

男人却又幽幽的出声:“那么,该谈谈另一件事了?”

乔蕊:“……”

“今天我妈去了公司,找了你,她说了什么?”

乔蕊一下坐起来,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男人勾了勾唇,在她唇上印了一下,有点被她这傻傻的样子,弄得心痒:“先说,她跟你说了什么?给你钱,还是别的。”

“你们怎么都认为总裁夫人会给我钱?”乔蕊细细思考一下,霍然抬头:“我看起来很值钱吗?”

“嗤。”男人又笑了一声,揉揉她的发顶:“她的老把戏而已,对成雪就这样。”

“所以……”乔蕊思考了一下,突然蹭起来:“所以成雪还好歹拿过钱,但是她没说给我钱啊!什么意思,这么看不起我?我不比成雪值钱?你说,谁值钱!”乔蕊一把揪住景仲言的衣袖,不依不饶的。

男人指尖点住她的眉心,将她往后面推了一下:“你的重点错了。”

“没错,就是这个。”乔蕊赌气。

景仲言叹了口气:“不用转移话题,你不说,我也能猜到她讲什么。”

乔蕊垂了垂眼睑,小嘴撇了撇,低下头,将他抱住。

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他怀里,乔蕊嘀嘀咕咕的:“其实,我能理解她的做法,当母亲的,肯定都是想为儿子好,答应我,别去找她,我其实没什么怕的,我除了担心我父母,别的我都不怕,我觉得我能为了跟你在一起,继续去奋斗,只要我父母是安全的,我就能和她扛下去!”

是的,乔蕊已经想好了,只要父母安全,不会被她连累,她就可以用尽方法,跟总裁夫人继续周旋,婆媳不合的这世上不止她一个,她就不信她一定会输!

景仲言没做声,只是手掌搂住她的后背的力道,加重了些,乔蕊感受到他的情绪,也更加抱紧了他。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除了电视上,还在播放的新闻,发出微弱的声量。

“不用你去。”过了好一会儿,乔蕊听到,耳边,响起男人浅浅的声音:“她那里,我会解决。”

“你要做什么?”乔蕊一下紧张了,坐起来,眼底有些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