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乔蕊,不能搅进来/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担心的,就是这个,她怕景仲言为了不想委屈她,跟家里人闹翻,她怕他,变得众叛亲离,除了她,一无所有。

她很怕,自己会连累他成为众矢之的。

男人微热的指尖,摩挲她的面颊:“乖,没你想的那么糟。”

乔蕊不信,就看着他。

男人吐了口气:“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不用担心。”

“两全其美?”她眨眨眼,有些狐疑。

“这件事,你不用管,我会处理。”他安抚了她一句,便不再多说。

两人就这么靠着,乔蕊听着他稳健的心跳声,复杂的心情,慢慢放松了下来。

或许,真是她想深了,想多了,这个男人这么厉害,无所不能,她怎么可以怀疑他的处事能力呢。

这晚,等到乔蕊睡着,景仲言下了床,拿了电话,走到阳台,播了一组号码。

那边,很快有人接起:“景总。”

“把手里的东西,寄给她。”

电话那头的人迟疑一下:“全部?”

“一半。”

那头应承:“是。”不过顿了一下,又有些犹豫:“景总,那毕竟是,您的母亲……”

“我有分寸。”男人冷硬的音调,打断那边的劝阻。

电话那头的人不再多嘴,沉默下来。

挂了电话,景仲言瞧着窗外难得的月色,半圆的月亮,漂亮又柔和。

他抿了抿唇,走到阳台的柜子边,打开,拿出一盒烟,还有打火机。

点了根烟,他坐在旁边的小藤椅上,看着那月亮,吐着烟圈儿。

已经不太抽烟了,但是心烦的时候,还是会点一根。

抽一根,他没点第二根,把烟盒放回去,出了阳台,回到房间,重新上了床。

……

第二天一早,景家别墅里,佣人拿进来一个包裹,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自从景撼天去了国外后,这间硕大的屋子,唯一的主人,只有一个。

薛莹从楼上下来,长年以来良好的家教,令她就算只有一个人在家,但穿戴,也绝对严谨,清晨的她,没有上妆,保养得宜的脸上,挂着温和的表情,身上,穿着一套新款长裙。

她坐到沙发上,看到茶几上的包裹,上面,写着收件人,是她的名字。

她蹙了蹙眉,拿起来,解开。

里面,是一大堆的照片。

但里面的人,都不是她。

可是从第一张,到最后一张,看完后,薛莹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怎么会这样?

她拿旁边的手机,快速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还没醒来的懒散声音:“喂?”

“在哪里?”她开门见山。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愣了一下,停顿了一下,才吐了口气:“姐啊,你这一大清早的,干什么?”

“你又去赌了?”这次,薛莹的声音,夹着浓浓的愤怒。

这次,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抽气声,接着,就是一通解释:“姐,你,你怎么知道?那个,就是随便玩玩,没什么赌,一点小钱,几百万,我这边很快就凑好了,不会麻烦你……”

“你给我闭嘴!”薛莹捂住自己的胸口,连喘了好几口气,才稳定下来,她挥挥手,示意还在客厅的佣人都出去。

佣人赶紧鱼贯而出。

薛莹这才咬着牙怒斥:“薛涛啊薛涛,你要我说你什么?上次三亿的教训,你忘了?你还敢赌,又去哪里赌的?又是跟那群人?”

“不是,不是,是别的朋友。”薛涛赶紧解释,语气听着,也是真的慌了:“姐,这件事,你到底怎么知道的?我保证,我很快会把账目处理干净,不会连累你,也不会连累侄子。”

“我关心的是这个吗?”薛莹气得握拳:“有人匿名把你在赌场的照片给我,上面还有日期,最后一次,就三天前,薛涛,有外人捏住了你的把柄,这东西在我这儿也就算了,要是放到了爸那儿,你知道爸的脾气,你觉得你还能保住你在公司的股份?”

“这个……”薛涛也知道这些道理,所以才着急:“他妈的,到底是哪个贱人,敢这么阴老子。”

“现在最重要的是爸那边,你立刻回家,无论如何,不能让爸看到照片,最近寄到老宅的东西,你必须一一检查,听懂没有?”

“懂了懂了,我立刻去。”那边说着,就是一堆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在穿衣服。

薛莹按住眉心:“薛涛,你是我弟弟,我只有你这一个弟弟,但爸却不止你一个儿子,你要是再这么不争气,就等于把硕大的薛家,拱手送人,那些不入流的货色,你真的想便宜他们?”

薛莹的父亲,一生娶过三个妻子,薛莹和薛涛的母亲,是早丧,之后,薛父二婚了,娶的是个大家族的旁系,只是这个,却是个不安分的,虽然给薛父生了两个儿子,但是自己最后却偷男人,跟别的男人跑了。薛父之后单方面申请离婚,随即,娶了第三个妻子。

就是现在住在薛家里那位三夫人,一个京都豪门林家的,私生女。

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想要嫁得好,男方有权有势,就只能当别人的续弦,她嫁给薛父的时候,她才二十七,薛父已经五十六了。

这个女人,工于心计,以前薛莹在家的时候,还能压一压,现在只有薛涛一个人,薛涛又是个纨绔子弟,薛父现在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薛莹怕就怕,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趁着这个当口,对薛涛不利。

现在看来,这个照片,多半就是那些人搞出来的。

或许,她也的找一天回去看看了,她只有薛涛这么一个弟弟,嫡亲的,薛涛不好,她也好不了。

想到这儿,她又扬声,对外面唤道:“来个人。”

不一会儿,佣人走了进来。

薛莹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吩咐:“去替我找个行李箱来……”

乔蕊软绵绵的窝在车里,歪着脑袋,看着驾驶座的男人,视线搁在他身上,一动都不动。

男人微微侧眸,瞧了她一眼,挑眉:“看什么?”

“看你啊。”乔蕊坐直了些,身子趴了过来:“景总,你为什么长这么好看?”

男人被他逗笑了,唇角翘了一下,指尖曲起,扣了扣她的额头。

“咚”的一声,不重,但也有点疼。

乔蕊捂着脑袋,往后面缩了缩,不敢招惹他了。

车子一路到了公司,到了停车场,乔蕊我揉着额头,愤愤不平的瞪着身边的男人。

等电梯的时候,景仲言拖着她的下巴,看了看额头的红印,调笑:“是你自己搓出来的。”

“才不是,是你敲的。”

此时电梯来了,乔蕊走进去。

景仲言跟了进去,按了电梯,又要去看她的脸。

乔蕊却忙推了他一下,眼角瞥了瞥监控摄像头。

男人挑眉:“都半公开了,还怕什么?”

“不行。”乔蕊嘟哝一声,耳朵根红了。

这时,乔蕊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方征秋。

她愣了一下,方征秋怎么会打给她?

她蹙了蹙眉,电梯里信号不好,电话响了两声,就断了。

景仲言也看到手机上的名字,眉心蹙了蹙,没有作声。

电梯一路向上,到了十楼,景仲言出去,乔蕊关了电梯,继续往上。

当出了十三楼,乔蕊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回拨了方征秋的号码,可是那头却是正在通话中。

此时,十楼,总经理办公室内。

景仲言坐在大班椅上,面色微变的对着电话那头警告:“我不想说第二次,这件事,不能让乔蕊插手。”

电话那头,传来方征秋微凉的嗓音:“孟琛点名要见乔蕊。”说着,他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你知道他这次,没恶意。”

“呵。”男人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方征秋皱眉,觉得跟这人难以沟通,如果不是这次的事需要景仲言的协助,他根本不想跟他打交道:“孟琛这次来,是有益我们的,他带来的消息,不管对你也好,对我也好,都有绝对的好处,你之前把他搞成这样,这次的消息,他也愿意主动给你,人家这就是交好的意思了,你和他有私人恩怨,我和他难道没有吗?但是大事面前,这些都可以暂时放开,你之前把他搞成那样,什么仇都报了,他现在就是要跟乔蕊见一面,我在场,你也在场的情况下,你还担心什么?”

孟琛游走黑道这么久,这次带回来的消息,景仲言知道点门道,方征秋需要这个消息做业绩,他景仲言也可以利用这个消息,谈一笔好生意,这是孟琛对之前的事,向他们道歉,也是一次正式的交好。

景仲言跟方征秋权衡过,料定他不敢耍花样,决定受了这个厚礼。

但是现在,孟琛突然要见乔蕊。

下意识的,景仲言不想。

“实在为难,我退出。”这话,他撂下了。

电话那头,方征秋音量加大:“你明知道,这件事差了谁都不行,你们商人不是有一句话吗,没有绝对的朋友,没有绝对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这次的利益,难道还没到你心动的程度?”

“还好。”男人漫不经心。

方征秋声音又冷了几分:“你确定要崩?”

景仲言声色同样不善:“不要牵扯乔蕊,这件事,该怎么来,怎么来。这是我的底线。”

那边,这次沉默了好久,过了好半晌,方征秋疲惫的声音,才重新传来:“我再和他说说。”话落,挂了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