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电灯泡!/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雪这个做法,也不知道总经办那些人受不受用,女人,可是最忌讳穿衣打扮比自己漂亮的女人,之前成雪一直很低调,这会儿向韵一出事,就迫不及待了,是不是太激进了?

向韵有后台,有身份,职位又高,她盛气凌人下面也不敢吭声。

成雪如今,还只是个实习秘书而已。

电梯到了十三楼,乔蕊出去,没把这件事后放在心上。

成雪这个前女友,向韵那个脑残粉,这些围在景仲言身边的狂蜂浪蝶,多是多,她在意是在意,但是现在她想通了,只要景仲言不对那些女人上心,她们就永远只能在外面看。

经过了一系列的事,乔蕊现在对景仲言,是万二分的信任。

这么一想,她又有点想那个男人。

回到办公室,匆匆开始做自己的事,等到下班,她准时关电脑,提着包包就跑了。

回到家的时候,才五点半,乔蕊兴致勃勃的掏出钥匙,开了门,门一开,她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喧哗。

“进球,进球,左边左边,快,快,快,唉,歪了……什么破球,什么破脚,会不会踢球!滚滚滚!”

乔蕊:“……”

推开家门,乔蕊看着眼前的画面,惊住了。

茶几上,摆了一大堆酒瓶子,还有几样下酒小菜,都是外卖的,盒子上面还有外卖的标志,而电视上,正在播放什么球赛,付尘双腿盘膝,坐在沙发上,扔了一颗花生米到嘴里,指着电视屏幕,还在骂骂咧咧。

乔蕊深深的喘了口气,确定自己没走错地方,才捂着胸口,觉得胸腔好痛。

可就在她还没回过神时,又听到厨房里,“砰”的一声,什么东西碎了。

接着,她就看到殷临端着一个有点眼熟的瓶子,走出来,对着外面的付尘吆喝一声:“是牛肉干,景仲言老婆做的吗?我还没吃过,你吃过吗?”

“牛肉干吗?我吃过一次,后来她就不做了,拿过来,我尝尝。”

殷临快步走过去,将瓶子拧开,又看电视说:“没踢进?”

“没有,那球员不知道脑子里是不是灌了屎。”付尘又骂了一句,嘟哝着吃了一条牛肉干,咀嚼了两下,点点头:“味道不错,就是有点淡。”

乔蕊:“……”

满脸复杂的将门阖上,听到了关门声,长在分食牛肉干的两个男人好像突然回神,他们视线一转,看到了门口僵硬不动的乔蕊。

殷临赶紧丢开牛肉干,拍拍手,有点不好意思。

付尘却大喇喇的开始提意见:“乔蕊你回来了,你的牛肉干有点淡,下次味道重点,还有你怎么不放辣椒,房辣椒的好吃。”

乔蕊视线在屋里转了一圈儿,撇开凌乱得像被打劫过的茶几不说,她寒着脸问:“猫呢?景仲言呢?”

“猫啊,在二楼吧,你老公在睡觉,你小声点,别吵醒他!”

乔蕊盯着电视上如火如荼的球赛,还有吼得惊天动地的两个球迷,磨了磨牙,觉得胸腔更痛了。

她揉揉眉心,尽量没让自己冲动:“你们怎么会来?”

“今天有球赛啊,本来是去我那儿了,景仲言说他不舒服,我们就来他这儿了。”

“不舒服的意思难道不是,让你们别烦他吗?”

“什么啊?”付尘嚼着牛肉干,很看不上乔蕊的样子:“你这是不欢迎我们了?乔蕊,你可不能这样,咱们都是朋友。”

这样的朋友,想绝交的心情,挡都挡不住。

乔蕊按着头,拖着疲乏的身子,往楼上走。

下面,付尘还在吆喝:“喂,你的牛肉干下次味道做重点,加点辣椒,你听到没有?”

乔蕊偏头,阴沉沉的眸子,看着吊儿郎当的男人,怪异的咧嘴一笑:“这不是给人吃的,是给两只猫磨牙的。”说完,幽幽的飘上了二楼主卧房。

付尘眼睛一瞪,盯着手机咬了一半的牛肉干,呸呸呸的好几下,脸黑的不像样子:“给猫吃的,这是给猫吃的,老子居然吃了猫粮。”

殷临在旁边笑,他只吃了半根,觉得还没那么遭,不像付尘,都嚼了好几根了。

乔蕊进了房,轻易就看到大床上,鼓起的一块。

她走近了些,看到俊美男人,安静的睡颜,心里一下软了下去,她坐到床边,动作很轻,不想惊动男人。

可一声细细“喵”却突然从被窝里传出来。

她惊了一下,赶紧站起来,就看到被子一角,一只黄白相间的大猫,探出半个脑袋,懒洋洋的看着她。

大猫看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又往被窝里拱了拱,接着,一只小猫从它怀里钻出来,软软绵绵的冲着乔蕊也唤了一声:“喵。”

那声音,小了不少,也软了不少。

乔蕊伸手摸了摸面包的脑袋,大猫舒服的眯起眼睛,用圆脑袋,求凑她的手。

“他居然抱着你们睡,采访一下,你们现在什么心情?”

面团见主人只摸妈妈,不摸它,不乐意的有往上钻了钻,站在妈妈的肚子上,伸爪子去够乔蕊的手,小爪子攀上去后,就使劲的蹭着,要往她身上爬。

乔蕊将面包抱起来,搂在怀里,压低了声音,点点它的鼻尖:“快说,你们是怎么跑上来的。”

“喵。”面团叫得软萌极了。

乔蕊赶紧做个了嘘的手势,又看了看床上的男人,见男人没醒,才对猫咪警告:“不要这么大声,乖。”

此时,面包已经钻出被子,跳下床,在乔蕊的脚边开始绕。

乔蕊将面团放到地上,开了门,让两只猫出去。

随即趁着下面噪音变大之前,赶紧关了门,隔绝下面的喧哗。

她蹑手蹑脚的重新走到床边,脱下外套,笑眯眯的钻进被窝里,挤进男人怀里。

几乎是在下一瞬,她便感觉男人有力的手臂上将她楼主,她埋在他怀里,嘟哝着,指尖玩着他的下巴:“你就猜你多半醒了。”

男人没有睁眼,只顺势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乔蕊又往他脖子里钻了钻,伸手将他抱住。

“再睡会儿。”低沉的声音,静静溢出。

乔蕊知道他可能真的累了,其实生次病也好,平时,忙着工作,也很难得这么懒懒散散的睡一天。

她含糊的嗯了声,陪他一起睡。

乔蕊没睡多久,顶多就半个小时,没到睡觉时间,她睡不了太久。

她醒来后,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悄悄退出男人的怀抱,轻手轻脚的换了衣服,出了房间。

下面,球赛还在继续,乔蕊一直不懂,几个人踢一个球,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以前时卿也喜欢,她陪着他看过一次,两个小时的赛事,零比零,看到她差点想杀人。

乔蕊走下楼,殷临看到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我们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其实仲言说他不舒服,我们就想来看看,不过正好球赛开始了,我们就想看完了再走,这是直播,看重播的就没意思了,所以……”

“没事没事。”乔蕊摆摆手,就算真有什么,她也不好说,人家都说了是来探病的,而且都是景仲言的朋友,她也不好太矫情。

那边付尘还在为吃了猫粮的事记恨,不阴不阳的刺了一句:“都几点了,你不做饭吗?我们可是客人,你做点我们喜欢吃的。”

乔蕊咬着牙,尽量让自己没发火。

殷临推了付尘一下:“你少说两句。”

付尘撇撇嘴,到底没多说了。

殷临不好意思的对乔蕊笑笑:“那个,你不用管我们,随便给我们点吃的就行,我们不挑。”

乔蕊扯扯嘴角:“我去看看冰箱里还剩什么食材,可能不会做太多,大家凑合着吃吧。”

殷临赶紧应着。

那边付尘还是一副不阴不阳的嘴脸,乔蕊也不想理他了,转头进了厨房。

本来就没买菜,现在家里突然多了两张要吃饭的嘴,加上时间也不早了,乔蕊真的就只是简单地做了两样。

饭菜摆上桌后,她就上楼去叫景仲言,男人还在睡,绵绵糊糊的,眼睛没睁开。

乔蕊走到他跟前,探身吻了吻他的唇,轻声唤道:“景总,吃饭了。”

景仲言没做声,鼻腔发出一个音调,懒洋洋的。

她指尖碰碰他的眉心,知道他已经醒了,只是睡棉了,所以不想起来。

“吃了饭再睡。”她又唤了一声,猛地想到了小时候,自己爱赖床,妈妈也总这么说,最后吃了饭瞌睡全醒了,也睡不着了。

男人微微眯开眼,瞧了她一眼,还是不愿意起来。

乔蕊第一见到景仲言这样,明明他没说一个字,她却觉得他在撒娇。

撒娇,这个词,跟那位高高在上的总经理,真的有点不配。

“起来了。”她拉了他一把,男人这才顺势坐起来,拖拖拉拉的下了床。

两人出门,在走廊上,乔蕊不打眼的往楼下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吓死:“你们……”她瞪着眼睛,后面的话有点说不出口。

付尘夹在的手,僵在半空,偏头望望楼上,有点心虚,随即又梗直了脖子:“这么,你做饭不就是给我们吃的吗?谁知道你们要耗多久,我饿了不行啊。”

殷临很为难的坐在餐桌的另一面,他碗里也盛了饭,不过他还算好的,给景仲言和乔蕊也盛了饭。

乔蕊说不出话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人的。

景仲言拍拍她的后背,让她别气。

乔蕊呼呼喘气,勉强压住心底的情绪,拖着景仲言,继续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