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或许你的人,已经被发现了/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人都上了餐桌,乔蕊冷着脸:“吃饭吧。”

一餐饭,菜没两样,但是量却很足,乔蕊全程伺候景仲言,一会儿盛汤,一会儿在菜里挑挑拣拣,把最好的部分给他。

这顿饭吃的旁边两个单身男人满脸不是滋味。

殷临含糊了几下,就搁了筷子,付尘讨厌,不吃了也非坐在这里,看着两人秀恩爱。

乔蕊白了他好几下,这人还没自觉,就是不走,简直烦人得不行。

最后还是殷临看不下去,扯着付尘的胳膊,把他带走。

那边球赛广告过去,又开始了,两个球迷开始吆喝,乔蕊安静的看着景仲言吃了足足一小碗,见他还要吃,赶紧打住:“好了好了,如果还饿,一会儿我熬点粥备用着,你不能吃了,现在胃的承受能力还很低,最近都不能吃太饱。”

男人顿了一下:“已经没事了,洗胃只是小事,没那么严重。”

“谁说不严重,任何小病都可能很严重,你不要不重视,你去看球赛吧,我去帮你煮点粥,顶多再一会儿,喝一碗粥,今晚是真的不能再吃了。”

景仲言被迫放下筷子,起了身。

乔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那边的三个男人,景仲言是最安静的一个,他坐在沙发的最右边,手臂搁在扶手上,指尖斜斜的推着自己的脑袋,慵懒的瞧着电视里吵吵嚷嚷的环境。

他旁边的是付尘,付尘抓了一袋薯片,一边咯嘣咯嘣的吃着,一边大开大合的对电视吼。

殷临拿着饮料,时不时喝一口,时不时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看起来也算是比较淡定的。

乔蕊挑了挑眉,走过去,把茶几上的东西收一收。

“你让开,你挡着我了!”付尘大吼大叫。

乔蕊眯着眼瞧他一眼,哼了一声,把他手里的薯片,连通所有的吃的,都收走,就留了一小盘花生在桌上。

“你干什么?”

乔蕊面无表情:“景总不能吃这些东西,为了避免他误食,或者谁恶意怂恿他吃,所以我在清场。”说完,抱着零食转手就走。

“那是我买的,你……”付尘气得弹起来。

殷临一把拉住他:“别别别,伤和气,伤和气。”

付尘气得要死,扭头对右手边的男人嚷嚷:“你看你老婆,你也不管管!”

景仲言懒懒的砸了咂嘴,身子往后靠了一点,视线依旧盯着电视屏幕,漫不经心的说:“她这是关心我,你要我怎么办?”

“可我的零食是无辜的,而且也没说要给你吃,你滚滚滚,你自己上楼去,不要跟我们坐起来连累我们!”

俊美的男人冷笑一声:“这是我家。”

“那,那你让她把零食还给我!”

“这是她的地盘,当交保护费吧。”

“你们家黑社会啊,还保护费,景仲言你就联合你老婆欺负我吧,我就看着你什么时候遭报应!”

殷临看越吵越没完,赶紧指着电视屏幕吼:“进球了,进球了,快看……”

付尘果然被吸引了注意,赶紧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

厨房里,乔蕊收拾了东西,再出来时,看到客厅上的三人还是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她坐在餐桌上,有些惆怅。

本来以为今晚会过过二人世界什么的,结果全被破坏了。

锅里水已经煮着了,等着一会儿下米熬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水开了,巧如下好米,米也熟了,又关小火继续熬煮时,外面的球赛,终于到了快结尾的部分。

这时,一声惊叫突然从客厅传来:“进了,进了!耶,喔喔!”

乔蕊淡定的拿着汤勺,又在锅里搅了两勺子,随即才慢吞吞的放下,走出来,八卦一下:“进球了,几比几了?”

殷临一脸喜色:“一比零,刚进了一球,拉开比分了,现在只要再撑半小时,下半场结束,就赢了。”

乔蕊:“……”所以看了一晚上,这才刚刚破一?之前都是零比零?

她真是越来越现在的体育项目了。

默默的退回厨房继续熬粥,等到粥熬好了,她放了点配料进去,等差不都了,外面球赛也散场了。

乔蕊没把粥端出去,怕被分食了,自己出去,还不忘顺手3D阖上厨房门,面上笑嘻嘻的问:“球赛完了,你们要走了吧,这时间也不早了,回去可注意安全。”

付尘横了她一眼,拿着一个苹果,没事儿的啃着:“一会儿还有篮球赛呢。”

乔蕊脸上的笑容龟裂:“篮,篮球?你们还喜欢看篮球?”

“喜欢啊,你不喜欢?”

“我……”乔蕊说不出话来,咽了口唾沫,艰难地问:“那,篮球又得看几小时?”

“两小时啊。”

现在开始算两小时的话,就是十点结束,十点也不是半夜,还算可以接受的范围,没法撵人了。

她扯了扯嘴角,视线有点可怜的望向景仲言。

男人迎视上她的目光,推了推付尘:“今天就到这儿,你们先回去,下次再聚。”

付尘后背靠在沙发上,不动:“之前就说好了今天,而且现在走,球赛都要开始了,等换了场子,球都打了一半了,还看个屁啊。”

殷临一边觉得不好意思,一边想到明天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今天是真想看完整个球赛,便没做声。

景仲言眼睑阖了阖,看付尘那油盐不进的摸样,知道他是故意的:“走,还是我打电话,叫伯父来带你走。”

“景仲言你威胁不了我,我爸出差了,远水救不了近火,这句话明白吗?”

“好了好了,继续看,继续看。”乔蕊不想再为难景仲言,赶紧打圆场,她是不喜欢付尘赖着不走,但是也不想弄得景仲言跟兄弟吵起来。

付尘见自己赢了,脸上满是得意,正好这时,篮球赛开始了,他又开始专心致志。

乔蕊回厨房端了粥,这粥是藏不住了。

她端了三碗出来,放在茶几上。

付尘看了她一眼:“这么好心,你不会在里面下毒吧?”

乔蕊皮笑肉不笑:“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下次买点老鼠药回来试试。”

付尘哼了一声,端着一碗粥,随便搅了两下,喝了一口:“哟,味道不错。”

殷临说了句麻烦了,也端着喝了一口,味道真的不错。

乔蕊放足了材料,味道当然好,她端着剩下的一碗,走到景仲言身边,男人给她腾了个位置,她坐下,窝在他怀里,给他吹凉。

两人靠的很近,乔蕊吹了一会儿,用嘴唇试了试温度,感觉已经差不多了,才送到他嘴里。

男人张口吃下,热腾腾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再顺着食道,滑进胃里。

的确很好吃。

那边付尘和殷临,稀里糊涂的就吃完了,乔蕊和景仲言这边,还在慢慢喂着,有一口没一口,吃的很慢。

等到球赛过了一半,中场休息的时候,乔蕊也喂完了,将空碗放到茶几上,迷迷糊糊的跟着他们一起看。

可事实证明,不管乔蕊怎么努力,对这种男人钟爱的运动项目,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看着看着,就差打哈欠想睡觉了。

她把头靠在景仲言肩上,看着电视屏幕,越来越眼花,到最后,眼睛全部阖上,已经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了。

景仲言瞧着自己怀里这昏昏欲睡的小脑袋,唇瓣柔和的勾了一下,起身,将她小心抱起,送上二楼。

等到他再下来,那边球赛还在继续,付尘懒洋洋的靠在沙发背上,淡淡的说:“你老婆还真够能熬的,我以为女人看球,不过十分钟就不行了,她竟然硬撑了半小时。”

景仲言没做声,坐在沙发的另一头,目光闲淡,将电视声音关小了:“说正事儿。”

付尘撇撇嘴,丢给他一个账号:“刚刚那边来的电话,防御墙突破了,你登陆的时候,记得隐藏地址,做个假ip,别让对方发现。”

景仲言看着那张写着邮箱账号和密码的纸条。

“我们你们违法犯纪,也避着点我这个警察,我看着是抓你们好,还是不抓好呢?”殷临眼睛一直盯着屏幕,不参与他们的对话,但这是,却冒出来一句。

付尘推了他一下,兴致勃勃:“抓把,抓他,把他抓去烧死,免得他为祸人间。”

殷临似笑非笑的看了景仲言一眼。

景仲言淡淡一瞥,收回视线,看着手里的号码,目光有点沉。

这东西找了这么久,真的到手里了,还有点沉甸甸的。

他顺手拿出平板电脑,输入了邮箱和密码,又做了假ip,不到一会儿,显示登陆成功。

景仲言看了一会儿,下载了几个文件,下载完后,都消除了痕迹,这才安全退出账号。

“没被发现?”

景仲言冷声:“运气好。”

付尘撇撇嘴,不再说话。

看着自己下的几个传输文件,都是一些普通的合约,还有一些私人邮件等等,但里面,却都不重要。

景仲言专心的看了好一会儿,没发现一点问题,不觉揉了揉眉心。

“怎么,没找到?”付尘趁着广告时间,偏头看他一眼。

“这不是私人邮箱。”之前他就觉得这个邮箱的联系人,有点繁杂,果然,下的这几个最近半年的传输文件,都是没什么用的普通邮件。

“不是吗?”付尘愣了一下,凑过来看了一脑袋,只看了几行英文,也没细看,就皱皱眉:“不应该啊,这就是他最常登录的,那边守了一个月了,不可能不是啊。”

“或许你安排的人,已经被发现了。”景仲言丢开平板电脑,身子往后靠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