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成雪的小把戏/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尘脸色严肃起来,拿起电话,拨了一组号码。

那边很快接通:“喂。”

付尘起身,走到安静的地方,去对话。

等到他再过来,脸色果然难看了许多:“估计真的被发现了,你这个哥哥,本事还不小。”

景仲言眼眸眯了会儿,嗤笑一声:“哥哥?”

付尘摊摊手:“算了,当我没说,不过我不得不说,你从任何方面都没探到他的底,你真的还要继续?或者你还是用美人计算了,成雪那边肯定吃这一套。”

男人没做声。

付尘坐下,拿了颗苹果,又开始喀嘣喀嘣的吃起来,边吃,边含糊地说:“其实我觉得,景仲卿目前也没回来,你做好防备就好了,他能做什么?就算真的跟你抢景氏,你怕吗?你以前不是还说,景氏给他也无所谓。”

殷临在旁边插嘴:“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还计划着靠警校,这小子那时候也是青春期,一颗雄心壮志都在梦想上,现在,景氏被他弄得蒸蒸日上,白白便宜那个私生子?你觉得他看起来有这么慈祥吗?”

“那还能怎么办,那个景仲卿软硬不吃啊,防卫又那么严谨,始终是没见到真人,不然底子也不会这么难探,我看还是从成雪那里着手吧。”说到这儿,付尘又顿了一下,看向景仲言:“你之前把成雪留下,不就是要从她身上挖东西吗?怎么后来就搁置了?”

男人抿着唇,淡淡的瞥他一眼,微微挑眉。

付尘懂了:“乔蕊?她吃醋了?”

想到那女人在自己身上咬的那口,过了两个星期才消,现在看都有浅浅的印子,他摇摇头,有些无奈:“我不想她乱想。”

“啧啧,那你就活该吧。”付尘没有同情心的刺了一句,看球赛进行到上半场快结尾了,又起身,想去厨房找吃的。

景仲言没拦着他,只是眉色却有些疲惫。

殷临见状,问了句:“身体真的没事?食物中毒的事,查出来没有?”

“向韵。”短短两个字,他没说太多。

殷临一愣:“就是白天那个?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就猜到估计和你有关,只是没想到,有人胆子真这么大,只是我们重案组跟经侦那边来往的不多,有些消息帮你打探不到,不过我听说,你秘书的家人,好像在保释了。”

“律师会处理,以起诉为目的,和解和保释都不接受。”

殷临挑眉:“要闹这么大?”

“给她点教训。”

殷临耸耸肩,不说话了。

乔蕊睡醒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早上了,绵绵的感觉身体被人抱着,她翻了个身,双手环住男人的腰,将头埋在他怀里,重重的吸了口气,才软软的耷拉下来。

“醒了?”男人清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乔蕊歪着脑袋,仰头看了一下,见男人神色清醒的正看着她,眉眼里,噙着温柔。

她微微一笑:“几点了,昨晚,我睡着了吗?”

“嗯。”他应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还早,再睡会儿。”

“好。”乔蕊又把脸在他胸前蹭了蹭,五官贴着他的肌肤,绵绵的再次闭上眼。

不过半晌,也没睡着,她索性又钻出来,看了眼墙上的钟,的确还早,才七点半。

她问:“你是几点醒的。”

“五点多。”男人没什么反应的道。

乔蕊瞪大眼睛,看着他:“这么早?怎么起来这么早的?”

“昨天睡多了。”他说着,就势在她唇上啄了一下,缓慢的,加深这个吻。

乔蕊任他吻着,心里有些痒痒的,可下一秒,她又猛地睁眼,赶紧退开他:“不行不行,你身体不好。”

男人面色微微一沉:“我是洗胃,不是肾亏。”

“那也不行。”乔蕊很坚持,把自己挪出他的怀抱:“在你好全之前,都不行。”

“已经好了。”男人伸手要来捞她。

乔蕊往旁边一滚,滚到老远,最后贴着床沿,半个身子跌出了被窝:“我,我起床了,我去做饭,你要再睡会儿就睡,反正,那件事,绝对不行!”她说完,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跑。

景仲言撑着半个身子看着她逃也似的的背影,指尖按着眉心揉了揉,感受到下面的变化,他最后还是掀开被子,进了浴室,打开了冷水。

乔蕊在楼下做饭,等到景仲言洗好澡出来,她便去洗漱。

洗漱完,换好衣服后,她下来,就看到男人已经打开电视,正在看早间新闻。

她走过去,把厨房的早餐端出来,催促他吃了,两人一起出门。

到了公司,刚好是上班人最多的时间。

乔蕊有点想在路口下车,但是景仲言没停车,直接开进了景氏的地下停车场,她也就没说什么了。

下了车,锁了车门,两人到了电梯口。

有两位经理的车,也刚好开过来,四人聚在了电梯口,那两位经理有点局促,赶紧恭谨的打了招呼:“景总,乔小姐。”

乔蕊赶紧鞠了一个浅浅的躬,对两人笑笑:“吴经理,方经理。”

吴经理方经理觉得乔蕊太客气了,偷偷瞧了景仲言一眼,见景总没有不悦,这才受了乔蕊这个礼。

电梯到了,四人进去。

按了指定楼层。

电梯里的气氛有点尴尬,电梯到了一楼开了,外面的员工看到里面的人,都没进去,笑呵呵的说等下一班。

电梯又继续往上。

乔蕊除了打招呼时,就没再说一句话,她知道这两位经理规矩也尴尬极了,和景总与景总的绯闻女友同处一室,肯定束手束脚。

突然,安静的空气里,一道微凉的男人,响了起来:“中午一起吃饭?”

乔蕊偏头,知道景仲言在跟她说话,她有些为难的看了两位经理一眼,两人埋头看手机,似乎根本没听到他们的话。

乔蕊苦笑,瞪了景仲言一眼,觉得他是故意的。

“昨天本来要去工地都没去,今天要去看看,中午应该回不来。”她说。

“早上就去?”男人有些不悦。

乔蕊好笑:“不早上去还下午去,景总,路很长,下午去,我要几点才能下班。”

男人瞧她一眼:“我可以去接你。”

“不用了,总不能每次我去工地,你都跟着跑一趟,你不忙吗?”

男人不说话了。

此时,电梯到了六楼,方经理如蒙大赦的赶紧跑出去。

吴经理满头大汗,特别羡慕部门在六楼的方经理,他的部门在十一楼。

电梯继续往上,乔蕊掏出一张纸巾,递给吴经理:“您好像不舒服,是不是电梯里太热了?”

吴经理盯着那张纸巾,尴尬的接过,擦擦汗,摆摆手:“我没事,没事,可能穿多了吧,呵呵。”

乔蕊尴尬的赔笑一声,又看向景仲言,眼神控诉。

你看,都怪你。

此时,十楼到了,男人慢条斯理的走出去,临走前突然回头说一句:“你不怕我中午多吃?”

乔蕊一噎,刚要说话,电梯门已经阖上了。

吴经理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十一楼一到,几乎是冲出去的。

乔蕊叹了口气,不一会儿,电梯已经到了十三楼。

一出去,乔蕊就对赵央说:“今天的时间重排一下,夏豪,你和张力替我去工地那边看看,我今天都忙别的,去不了,赵央,你记得给他们外勤单,我记得外勤单好像用完了。”

夏豪正在打印文件,闻言愣了一下,迟迟的说了一声:“哦。”

乔蕊觉得他不对劲,不解的看向赵央。

赵央推了她一下,把她拉开了些,小声嘀咕:“今天早上在电梯里遇到陈素素,他终于约到人家单独吃午饭了,你现在的行为,跟棒打鸳鸯没什么两样。”

乔蕊满头黑线,只好改口:“算了夏豪,你留在公司,陈新,你和张力去吧,数据什么你都带上,查仔细点,规格上面,都要督查好,盯紧点。”

陈新随口应了一声,眼角瞥向夏豪,眼里有些怀疑,担忧不是很确定。

一天的工作正式开始,中午的时候,乔蕊拿到了胜延那边的文件,核对了他们自己的,然后拿下去给景仲言签字。

十楼里,今天的气氛不对,乔蕊一进去,就看到好几个人,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八卦消息。

她好奇的凑过去:“说什么呢?跟我也说说。”

那堆人,正好有陈素素和成雪,成雪温柔一笑,淡淡的解释:“乔组长,我们可不是偷懒,只是顺口说两句,你不能告状。”

其他几人都是实习秘书和小助理,听到乔蕊会告状,脸色就变了:“乔组长,我们就是随便说两句,那个,大家继续工作,继续工作。”

乔蕊看着不到一秒种,就散开的人群,还有听到他们的声音,相继散开的其他人团,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化。

她看着成雪,心里冷笑。

露出狐狸尾巴了吧,她不过是凑上来聊两句,成雪一句告状,吓得所有人都不敢接近她,这不是挑拨离间是什么。

乔蕊勾了勾唇,瞧着成雪,微微抬眉:“他们都去工作了,那你在干什么?不做事?”

成雪一愣,她以为她给乔蕊拉黑,乔蕊至少会解释一下,说自己不会告状什么的,拉近一下同事关系,没想到她竟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这是默认了,她就是个会告状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