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要你受委屈/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微抿的唇瓣,浅浅翘起,成雪面上依旧温柔,她摊摊手,说话声音不大,但也绝对不小:“我的事情都做完了啊,乔组长你看你说的,我只是个实习秘书,权利和资历都比不上您,您总不能仗着身份高于我,就污蔑我吧。”

乔蕊看了看手表:“十点零一分,你的事就做完了?”

远处,有人似乎觉得是乔蕊在欺负成雪,微微吐了口一句:“成雪做事一向麻利。”

成雪对那人微微一笑,眼中尽是感激,好像洗脱了什么不白之冤。

乔蕊看了觉得好笑,成雪刚来总经办的时候,像只鹌鹑,等到混的时间差不多了,正要发威的时候,向韵回来了,她被逼的只能继续当个鹌鹑,可现在向韵一走,她彻底没了干扰,这就气场大开,不止把总经办的人玩得团团转,现在已经走上了直接跟她对着干这条路了。

面上的笑容微微开了开,她乔蕊也不是好欺负的。

“是吗?看来成雪你的工作能力真的很强。”她说着,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穆姐,扬声唤了一声:“穆姐,这就是您不对了,既然成雪这么能干,您怎么也不好好栽培一下。”

穆姐年纪大,在总经办里面,有点养老的意思,但是做事也向来不含糊。

听着乔蕊的话,穆姐这样的人精,哪里不懂。

她微微在桌上翻找了一下,找到一份文件:“成雪,这个拿去校对了。”

成雪慢慢走过去,拿过那份德文文件,勾着唇,瞥了乔蕊一眼:“以后我可不敢跟乔组长说话了,一不注意就是一场血光之灾啊。”她是笑着说的,话里用了开玩笑的口吻。

有同事走过去,看了眼成雪手里拿着的文件,一看是德文,看乔蕊的眼神就不对了,不过她也不敢惹事,拍拍成雪的肩膀,远远躲开。、

办公室里都知道,公司德国方面的往来生意比较少,因此总经办里,会德语的人,还真不多,尤其是德语本身就是学起来比较复杂的语言。

穆姐别的本事一般,当大秘书当得最久,最大的原因,不是她处理工作多本事,而是她博学多才,她精通四国语言,英文最基本,德文和法文是大学时的主修,还有一门特别偏门的,阿拉伯语,就因为如此,总经办里换多少人,都不会换下她穆姐。

尤其是穆姐的外语造诣,堪比母语,以前乔蕊管文件,英文倒是没问题,但是遇到别的语言,都是求助穆姐。

穆姐年纪大了,人也善良,看她们就像在看小孩子,都乐意帮一把。

这会儿比起她这个跟穆姐在总经办呆了三年的老人,成雪一个新来的实习秘书,穆姐当然知道帮谁。

而且穆姐能在景氏安生的做下去,虽然没什么大权,不是最受景仲言重用的,但是办公室里,因为景仲言对她格外尊敬,也就使得,其他的人不敢小看她,因此就算凭着乔蕊跟景仲言的这层关系,她也会帮乔蕊。

乔蕊知道穆姐的脾气,所以才敢说这句话,但是索性的,她猜的没错,穆姐这个老好人在排队站的时候,也会有偏私的心思。

办公室里很安静,大家都看到了乔蕊“仗势欺人”也看到了穆姐“讨好”乔蕊,气氛一下变得古怪。

乔蕊现在就算不猜,也料到了某些人心里在想什么,估计在想,这个乔蕊是不是就像第二个向韵似的,一得罪,就要弄死你。

勾了勾唇,或许是心太大了,乔蕊瞧着成雪笑眯眯的脸庞,也没觉得如何。

成雪挑衅她,她不高兴,就借着一点关系,难为她一下,说实在的,一份校对文件,算什么难为?当初向韵怎么难为她的?让她独立去处理一个跟政府有挂钩,回本的几率少之又少的旧楼案,那个时候,她可没看到谁帮她这么有同情心的帮她说什么好话。

归根究底,估计还是她那时候就不招人缘,而成雪大概早就吃转了总经办,懂得拿捏人心了。

没在外面多呆,给成雪招了点事儿,她就去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

里面有人给她开门,是李丽。

乔蕊愣了一下:“你们在忙吗?那我在外面等等。”

李丽笑看着她,拍拍她的肩膀:“进去吧,景总在等你呢。”

在等她?

乔蕊懵懂的走进去,却看到办公椅上,清隽的男人正靠在椅背上,桌上,电话正开着,上面免提键,正闪烁着绿光。

乔蕊瞪大眼睛:“所以,你都听到了?”

男人没什么负担的挂了电话,淡淡道:“咖啡没了,让人送进来,那边忘了挂。”

乔蕊拉开椅子,坐到他对面,将手里的文件递到他面前,摊开需要他签字的一页:“所以,景总要教训我吗?没事儿找事儿,假公济私?”

他端着文件慢慢瞧着,没回答她的话。

乔蕊安静的等着,他等到他看完了,在最后签上了名字和日期,才抬眼,目光中,噙着笑意:“做得很好。”

乔蕊撇撇嘴:“这份文件不是我做的,胜延那边传来,赵央拟的。”

“我说刚才。”

“嗯?”乔蕊看着他,眨眨眼:“刚才外面?”

“嗯。”

乔蕊笑了一下,手放在桌上,微微趴了趴:“还以为你要骂我,毕竟我也没在总经办了,的确不该怎么做,还连累穆姐。”

“你还知道?”办公室政治,自成一套,里面的规则人事,都是一门学问,多数人,都遵守这个生存法则,但是也不乏有人,会玩特殊。

乔蕊刚才其实就是玩了一把特殊,不在部门的人,回到部门作威作福,怎么看,都是她不好。

男人没有多说什么,将文件递给她:“至少,你没被欺负。”

这才是他最在意的,他不管那些门门道道,在他心里,她最重要,他不要她受委屈,就这么简单。

乔蕊看着他,其实心里有点懵懂,既然这么纵容她,这么关心她,为什么就是舍不得让成雪离开。

明明知道成雪对她不友善,为什么宁愿看着她们当众闹事,也不愿意让成雪离开。

心里虽然纠结好奇,但是到底也没多问,她知道,景仲言,总是有他的理由,她不应该过于干涉。

她起身,拿着文件:“中午一起吃饭是吧?”

男人挑眉:“不是要去工地。”

“不去了。”乔蕊倾下身,磨牙似的凑到男人身边,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我怕你乱吃东西。”

男人就势加深了这个吻,半晌,才放开。

乔蕊微微一笑,心里甜甜的,很满足。

出去时,她看到成雪正在位置上查资料,那份德文文件,她看了一下,好像挺厚的。

其实按照穆姐的习惯,这些复杂的文件,她都是最先做的,这份文件,估计穆姐都做完了最后也不会用成雪的这份。

出了总经办,她还在电梯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成雪,我这本字典借你,比网上查好。”

“成雪,中午吃饭就不叫你了,我替你交个盒饭。”

乔蕊讽刺的笑了笑,抬脚进了电梯。

……

午餐时间,乔蕊来总经办叫景仲言,遇到了几位男同事正围着成雪。

乔蕊看都没看,敲了办公室的门,进去。

外面,成雪,看着堵在自己四周的男性,脸上极力掩饰着烦躁,挂着温婉的笑容:“我自己来就好,你们都去吃饭吧。”

其中一位男助理忙道:“不着急的,你这儿翻译得不对,拿来我帮你看看,你大学辅修的是德文,虽然没怎么学好,但是也有点底子。”

成雪看着那男同事越靠越近,手就横在她面前,她眉心狠狠蹙着,眼底掠过一丝冷意。

“真的不用了。”她加大了音量,语气变硬了许多。

那男同事却像没听到似的,前胸就贴着成雪的后背,使劲的想办法揩油。

旁边的几个男人见了眼红极了,他们不会德文,但是也不想离开,继续围着成雪。

这时,只听“咔嚓”一声开门声。

成雪看到总经理室的门被打开,她面上一喜,觉得得救了。

可下一秒,她却看见后面跟出来的人。

乔蕊,她什么时候进去的?

乔蕊此时就在景仲言后面,手里正抱着男人的外套,她扬起手,将外套支起,让他穿。

成雪漂亮的脸庞,微微沉下,那些男同事看到景总出来,连忙站好,不敢再搞小动作。

景仲言似乎没瞧见他们这边,他就着乔蕊的手,穿上了外套,理着袖口。

“领带。”女人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自然的偏了偏脖子,将脸对向身边的娇俏女子。

乔蕊伸手帮他整理好领带,弄好了,又扯了扯衣领,才问:“中午吃什么?我听赵央说,公司餐厅今天有油焖虾。”

“可以。”男人淡淡的回答。

乔蕊眉头一挑:“所以我们去公司过两条街的素菜馆吃吧。”

景仲言:“……”

乔蕊笑眯眯的安抚:“你的胃,现在不能吃这么刺激的东西,油焖虾等到痊愈了再吃吧。我问过医生了,至少也要缓慢消化三天以上,这三天你必须吃清淡点。”

两人边说边往外面走,不一会儿便没了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