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美人计/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进了电梯,乔蕊才挑挑眉,漫不经心的说:“刚才我看到成雪在看你,你就这么一掠而过,也不搭理人家?”

男人表情浅浅:“吃醋?”

乔蕊一哼:“我才不吃醋,没意思。”

他没做声,电梯一路向下,最后到了一楼。

两人前后脚出去,外面有不少同事看到了,开始议论纷纷。

“已经开始同进同出了,我还以为景总已经把她甩了,没想到还在一起,真不可思议。”

“可不是呢,还以为没戏了,结果已经到公开的份儿了。”

“我说景总家里的人,会同意吗?”

“谁知道啊,不过我知道乔蕊这次是发了,搭上景总,跟搭上个金库有什么区别。”

乔蕊静静的听着那些流言蜚语,以前她还会为这些话而不快,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练出了抗体,竟然一点事儿没有。

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再不在心里留下什么痕迹。

男人侧眸瞧了她一眼,见她神色平常,唇瓣微翘了一下,心里生出得寸进尺的想法。

既然接受了这种程度,那么再深一点的程度,应该也能接受。

他如是的想着。

出了公司,他们没开车,慢慢走向素菜馆。

那家素菜馆挺不错的,乔蕊以前和赵央来吃过,不过赵央不喜欢吃素,说不好,但是乔蕊觉得偶尔清清肠胃,去吃吃还是可以。

人家老字号,开店这么久还没倒闭,说明买这个味道账的人还是不少。

走着走着,乔蕊突然一顿,感觉手心上一热,她偏头去看。

身边男人淡凉的声音响起:“不能牵?”

乔蕊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男人的力道很重,捏着她的手心,嘴里是询问,是不是不能牵,可动作,没有半分迟疑或松懈。

好像就算她说不该,他也不会放手。

嘴角微微勾起,乔蕊看他理所应当的霸道表情,竟然觉得很可爱。

她反手回握他,还故意甩得步子大大的。

无声回答他,可以牵。

现在,她好像都没有底线了。

男人表情柔和,又紧了紧他的手,面上,生出浅淡的笑意。

到了素菜馆,乔蕊熟门熟路点了几个清肠胃的小菜,老板手脚快,很快就炒了菜出来。

大概因为是素菜,午市最忙碌的时候,客人也还好,环境相对来说也清静不少。

景仲言不喜欢吃素,看着面前的菜色,没什么胃口,乔蕊不让他挑食,夹了好多给他。

男人眉头微微蹙着:“我自己来。”

乔蕊将最后一夹子清炒白菜放在他碗里,笑眯眯的仰头:“都得吃完。”

景仲言:“……”

这顿饭,男人吃的并不怎么好,吃了两口,便停了筷子,开始磨蹭。

乔蕊觉得他这样挺稀有的,她从来不知道景仲言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就像个小孩子。

难怪人家说,男人生病的时候,会比平时看来,幼稚不止一个档次。

她现在是信了。

这时,电话响了。

景仲言看了眼来电显示,眼尾扫了乔蕊一眼,见她专心致志在吃饭,到底没出去,直接接了:“嗯。”

电话那头,传来方征秋冰凉的声音:“说好了,明天,约个地方谈。”

“嗯。”他只应了一声,没说太多。

那头,方征秋语气稍重:“景总,希望我们都是带着诚意处理这件事。”大概是跟孟琛的洽谈不愉快,他这会儿,听着好像很生气。

景仲言靠在椅子上,眉色淡然:“我很有诚意,没诚意的不是你们吗?”

那头又说了声音,看乔蕊好奇的目光已经移了过来,景仲言速战速决:“我在吃饭,回头再说。”话落,便挂了。

阖上手机,他不想抬筷子了。

这些菜,太清淡了。

乔蕊看着也有点不忍,到底是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光吃这个,估计也吃不饱。

她拍拍手,突然起身。

“去哪儿?”男人问。

乔蕊敷衍:“洗手间。”说完,人已经跑了出去。

等她再回来,手里提这个黑色的袋子,遮遮掩掩的,男人挑眉,看着她关了包厢门,小心翼翼的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竟然是只盐酥鸡。

他看着她。

乔蕊这才坐下,将盐酥鸡打开,里面,扑鼻的香味顿时窜了出来:“这间餐馆不能吃外来食品,偷偷吃,不要被发现了,不过景总,你只能吃一点,少吃点,应该没事的。”

说着,她找了一块最小的,递到他嘴边。

男人张口吃住,放进嘴里咀嚼。

“好吃吗?”乔蕊舔舔拿过鸡肉的手指,问道。

景仲言瞧着她闪亮清澈的眸子,嘴上的笑意,变大:“很好吃。”这个嘴硬心软的女人,让他如何不爱,如何不想。

乔蕊眸子弯弯的:“只准再吃一点,尝尝味道就好了,明天去医院看看没有问题了,之后才能恢复饮食。”

“好。”

看他答应得这么爽快,乔蕊多看了他一眼,见他正目光轻柔的看着自己,眼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加深了。

她不清楚那是什么,但她喜欢他看着,用这么专注的眼神,好像眼睛里,只容得下她。

大概,世上所有的女人,都喜欢这种目光吧,就是这么对视,都能让人心跳加速,仿佛,正在被什么告白一样。

……

公司,成雪终于打发了那些不安好心的男人,硕大的总经办里,只有她一人。

电脑上的德文文件,还没有做好,说是校对,但这跟纯翻译,基本上没区别了,她根本不会德文,几乎每个字,都在翻字典。

午饭她没吃,也不想吃。

她烦躁的盯着字典的目录,找到了要找的词组首字母,翻页的时候,眼睛不自觉抬起,瞧向了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

那扇门,紧紧锁着,她没法进去,加上,门口的安全监控,是最强的。

她抿了抿唇,漂亮的眼睛,闪过一丝危险。

最后,她随意拿了只笔,卡在字典的某一页,起身,走进茶水间,打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儿,那边,才被人接起:“是我。”

电话那头,是个雀跃的男音:“小雪,这个时间打来,有事吗?”

成雪口中维持着温笑,淡淡勾唇:“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突然想你了,你这几天,还没找到工作吗?”

听到她说想,唐骏音腔里的兴奋,更浓了,只是听到最后一句,他又沉寂下来:“我之前的上司,赶绝了我,同行里,目前,不太好找工作。”

这件事,成雪早就派人查过,确切的说,从接触唐骏开始,他的一切,她已经了如指掌,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以前做过多少渣事,她一清二楚。

但语气里,她仍是满满的担心:“我现在在景氏工作,要不要,我帮你问问,我们这边地产部,我听说在招人。”

“算了。”成雪在景氏当实习秘书的事,她已经告诉过他了,唐骏一方面觉得世界真是小,一方面又害怕他和成雪的关系,被乔蕊或者赵央知道,会为成雪带来不便,他知道成雪是好意,他们现在虽然没正式在一起,但也就是层窗户纸的事,他希望她能步步高升,而不是因为他这方面的原因,在公司里混不下去,更何况,还要他去景氏工作,到时候,只怕情况会更难堪。

“景氏挺不错的,你不来试试?”成雪一副完全替他考虑的语气:“可能工资待遇跟你以前相比不太能一致,但是好歹是大公司,升迁也容易,再加上你也有实力不是吗?”

“我……”唐骏有些说不出口:“实在不行我转行也可以,景氏,真的不必了。”

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这男人还是畏畏缩缩的,看上那场牢狱之灾,真的让他对景仲言怕到骨子里了。

她要的,可不是一个懦弱的怂兵,是一件能为她生,为她死的利刃。

“唐骏,我有门路。”成雪压低了声音,语气里透着紧张:“景氏的总裁夫人,她欠我一个人情,如果我开口,就一定能把你弄进来,到时候,除了总裁,任何人都无法开除你,相信我唐骏,我想跟你在一间公司,能经常见到你,能一起吃饭,一起下班,你,就当满足满足我。”

“你……”话到这儿,唐骏觉得,成雪已经说得够开了,她这是要,和他在一起的意思,并且算是明确表示出来了。

罕有的,他开始心跳加速,以前,他多么希望能进入景氏,靠着赵央也好,乔蕊也好,只要能在这间国内一级领军企业里,担任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他也相信,他能步步而起,凭着手段和实力,打出属于他的世界,一个比以前的公司,更高层次的世界。

可是得来的结果,却是一场悲剧。

但现在,认识没有多久,他甚至没有对她使用任何小手段的成雪,竟然能帮他。

这算是否极泰来?

他握紧拳,眼里,带着狂喜,可随即,这股喜色,又沉落下来,他需要考虑的还有另一点,他进入景氏,肯定瞒不过景仲言,那位景总,不会容忍他的。

“小雪,就算我不在景氏,我也可以每天接你下班。”

“为什么?”看着时间不早了,成雪勉强按捺住怒气,强撑着温和:“为什么不来,到底你有什么顾虑。”

“我怕到时候连累你。”

“我不怕你的连累。”成雪咬牙,索性说的更直接了:“我只想你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