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手段/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骏听到了他心脏的鼓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强,这种感觉,很像当初还在校园时第一次的谈恋爱,那种青春小毛头的懵懂心动。

“小雪……”他声音变低,最后,还是愿意赌一把:“好,我来,能不能被面试起,还不一定呢。”

“一定可以,我会帮你说。”成雪笑了。

唐骏苦笑,景氏的总裁夫人他没接触过,但是他接触过景仲言,那个手段雷霆,做事利落的男人,他不觉得,成雪真的能成功,尤其是在景仲言的眼皮底下。

那个男人,不会让他有任何靠近乔蕊的机会,那是个专制而疯狂的男人。

挂了电话,成雪脸色总算好了不少,她出了茶水间,刚好听到外面,电梯响了。

陆陆续续的,很多同事走出来,看到成雪,有人打招呼:“你翻译好了吗?”

成雪苦涩的笑笑:“太难了。”

走在最后面的,是大秘书穆姐,穆姐直直的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成雪眼神闪了一下,追了过去。

“穆姐。”

穆姐停住,转头看她:“什么事?”

“我想问借点德文的资料,很多专业用词,字典上也找不到,我这边翻译挺困难的。”

“好。”穆姐没有多说什么,进了办公室,成雪跟在后面。

找出了几叠很厚的语言资料集,是在办公室最底下的抽屉里找到的,有些都已经泛灰了,这都是穆姐前几年用的,现在,那些知识都钻进了脑子,这些书也没用了。

“都拿去吧。”她很大方。

“谢谢。”成雪面上喜悦,抱起厚厚一叠,那些资料很重,她一个不稳,身子往前一倾,额头直直撞到了办公桌桌角:“唔……”她闷痛一声。

“你怎么样了,怎么不小心点。”穆姐赶紧将她扶起来,看到她头上的血痕,吓坏了:“这可怎么办,快点去医院吧,要是留了疤可怎么好。”

成雪摸出手机,手机后面,是块镜子,她看了看伤口的位置,安抚穆姐:“没事的,小磕撞而已,我一会儿贴个创可贴就好了。”她说的漫不经心,似乎真的不在意。

穆姐年纪大了,胆子也比较小:“你一个年轻女孩,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这么大的口子,怎么能贴个创可贴就算了。”

“穆姐您别紧张,真的就小事,看,也不流血了。”说着,她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再次使劲儿,抱起那叠资料,走了出去。

穆姐心里担忧,帮着她一起搬。

一出去,就有同事发现她们的不妥。

“呀,成雪你额头怎么了?”

一个人说,其他人也都凑了过来,有人拿了消毒纸巾,有人拿了创可贴,都一脸的担心。

“口子好大啊,这么严重,要去医院吧。”

成雪看了说话的那人一眼,是个男同事,之前透露出有点想追她。

她微微一笑,纯纯的表情里,一点不在乎:“你们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小事嘛,好了好了,快上班了,我也要做事了,大家不要围着。”

这时,另一个男同事突然冒出来一句:“你饭都没吃,现在还受伤了,还做什么事儿?翻译个文件有那么急吗?好歹把饭吃了,穆姐,你说是不是?”

穆姐看向那人,那人也不依不饶的看向她。

其他同事都沉默着,情况,有些难看。

穆姐面色很不好,她刚才也叫了成雪去医院,是成雪自己不去,怎么到了这些人的嘴里,就成了她在故意奴隶人了?

再看成雪,这会儿她倒是不说话了,一声也不吭的,似乎也觉得,她造成这样,是她的原因。

她要资料,她给了,她自己抱不动撞到了桌角,她提出去医院,她又不去,现在,却这样一个态度对她。

年纪大的人,就是受不起委屈,加上穆姐虽然不是受重用的那批人,但是在景氏资历也高着,老总裁当年对她也是客客气气,更何况现在景总对她,也给着三面薄面。

她还真没受过这种事。

同事们的目光,跟刀尖似的,扎在她身上,她寒着脸,想解释,但是又说了,好像显得她真的错了似的。

正在这时,后面电梯又响了,又有一批同事走了进来。

成雪瞧了一眼,面上堆着笑,敷衍的摆摆手:“大家不要闹了,穆姐让我做这个文件,也是想培养我的外语能力,我这点伤,真的没什么,一两顿不吃,难道还能饿死人吗?一会儿我冲个麦片就好了,大家不要围着了,景总上来看到,可不好了。”

她这么说,合情合理,可越是这种不追究,和事老的态度,越是让义愤填膺的人更来劲。

“还吃什么麦片,高脑力工作,吃点麦片就能过去?下午饿了怎么办?现在没上班,下面餐厅应该还有吃的,你先下去吃点,吃了就去医院,你这伤口不能就这么不管,这可是破相,你不处理,要是感染了,你打算毁容吗?”

成雪面有难色,非常尴尬:“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后面回办公室的人,看着这里在吵,围过来听了一会儿,知道了事情起因,都议论纷纷。

陈素素站在人群最后头,透过人与人的缝隙,瞧着里面成雪的额头,伤口真的很深,还在小小的冒血。

“公事放下,先去医院。”

陈素素听到自己身后冒出个声音,她偏头一看,见是李丽,忙让出路来。

其他同时也纷纷让开,现在谁都知道,向韵一走,李丽基本上就是总经办第一人了。

看到老同事,穆姐表情也好了些,想跟李丽说点什么。

李丽对她使了个眼色,让她不用多说,只看着成雪,打量了一下她的额头,看仔细了,才说:“伤口挺大的,去医院处理一下吧,你手上的事,交给同事做。”

成雪摆摆手:“李秘书,我真的没事……”

“不要多说了,景总那里,我会跟他说,你的请假条,带了病历单来就行了,其他人也不要围着了,你的文件,随便你交给谁,做完了,按时交给穆姐就行。”

听到前面,成雪还觉得奇怪,李丽竟然这么好说话,听到后面,她就知道了,果然事情没这么简单。

办公室政治,她在美国的时候就常玩,李丽这些语言陷阱,她又怎么会听不出。

其他同事也都听明白了,顿时表情都变化着。

成雪这份德文翻译校对的工作,还要继续,她可以随便交给任何人,但是谁都知道,这件事,有多难搞,一不注意,加班只怕都玩不成,更何况穆姐还是有时间限制的,今天下班之前就要交,他们没有一个正经学德文了,根本完不成。

所以,成雪倒是可以脱手了,却要他们其中一个来接手。

这算什么?丢炸弹吗?

刚刚才热情帮成雪出头的男同事,这会儿都变了脸色,一个个闷着脑袋,不再吭声,就怕被点着他们的名。

成雪瞧着鹌鹑一般的众人,见着所有人都避开她的视线,心底冷笑。

李丽,也就是会这点手段而已。

“既然李秘书都这么说,那我就去医院看看吧,不过这些文件,我带回去做就行了,穆姐能不能通融一天,我明早交给你。”

穆姐当然不会通融,她心里这会儿还不痛苦呢。

“通融当然没问题,但是德国公司那边,跟这边签了保密协议,文件属于半机密文件,不能随便流出去,至少,不能脱离公司范围,你还是找个别的同事帮你吧,我记得小陈大学不是辅修的德语。”

小陈就是刚才按时穆姐害成雪搞成这样那个男同事,也是之前吃饭时见,还一直在成雪身边献殷勤揩油的那人。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小陈。

小陈脸色忽白忽青的,开始后悔,自己刚才干什么多嘴。

“小陈,我记得你喜欢成雪,你就帮帮成雪吧。”

“是啊,她要是破相了,你忍心啊?”

“我记得你不止一次跟我说,成雪是你的女神来着。”

旁边的同事迫不及待的想拉个替死鬼,都纷纷说道。

小陈脸色更白了,他瞥了眼那一大堆的德文资料,还有绝对不算薄的校对文件,吓得急忙摇头:“不行不行,我太马虎了,做不来这种精细活,这种事,还是……”他视线乱转,妄图寻找下一个替死鬼。

“怎么不行,你都不行,那我们更不行了。”

其他人害怕他转移话题,赶紧把话拉回来。

“我真的……不行……”小陈骑虎难下,眼神也慌了,他视线瞧向成雪,心里产生了怨恨,就算是女神,但是平白无故害他摊上这大的麻烦,他也不愿意!

一瞬间,什么心疼,什么抱不平,都消失了,剩下的,就是一种自我保护,危难关头,谁管你是不是女神,是不是喜欢你,你要是连累我,谁还吃饱了撑的喜欢你啊,况且都快三十了,看着是年轻,但是年纪毕竟有这么大,平时说说笑笑,吃吃豆腐还好,真要负责上她了,谁有这闲工夫。

这就是人性啊。

乔蕊和景仲言站在人群最外面,瞧着里面的僵持状态,两人都没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