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总要付出代价/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见他面无表情,没有心疼,没有出头,心里,不觉又安了许多。

她拉拉他的衣袖,踮着脚尖,凑到他耳边说:“要不是算了,总不能真的让她伤了还工作,要是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总经办虐待员工呢。”

男人身形未动,眼神漠然冰冷,似乎成雪的死活,对他而言,本就不重要。

乔蕊皱皱眉:“你到是说句话啊。”

男人揉了她的发丝一下,声音低沉:“正常人,不会在同一个坑上,跌两次。”

嗯?

这是什么意思?

乔蕊不解的眨眨眼,想了一会儿,突然愣住。

她扭头,看向人群里,脸色不好,还在打圆场的成雪,又看看置身之外的景仲言,迟疑的问:“她以前,也……”

“同一招。”男人嗤笑:“伤口的位置都一样。”

乔蕊说不出话了,她虽然猜成雪会不会是故意的,但是总觉得,没人会用自己的脸开玩笑,尤其是个漂亮的女人。

但原来,她真的是故意的。

大办公室里的空气,还在降温,景仲言看了一会儿,没兴趣,带着乔蕊,进了办公室。

随着房门一声清脆的阖声,不少人才回神,惊觉原来景总已经上来了。

成雪之前就看到了景仲言,她一直等着她出面,为她说话,可是却始终没等到。

但是她看到了,看到了乔蕊在景仲言耳边说了什么,两人嘀嘀咕咕了两句,随后,景仲言就回办公室了。

那个女人,一定是那个女人跟他说了什么。

成雪咬紧唇瓣,心里头发酸,又发疼。

明明他们才是认识最久的,明明他们当初那么相爱,明明他当初也说过,成雪,我是挺喜欢你的。

为什么现在,他看她的眼神那么冷漠,他对她的语气那么凉薄,他同意她留在总经办,留在他身边,却这么冰冰冷冷的将她拒之门外,这就是他报复她的方式吗?

要让她痛苦,让她也感受那种明明近在咫尺,却已经被抛弃的难受。

她当初离开,根本不是自愿的,他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怪罪她?

越想,她心里越沉,负面情绪越多,脸色也越难看。

此时,李丽拍拍手,吆喝了一声:“好了好了,上班了上班了,成雪,你的事自己处理,穆姐,我有事跟你说。”

同事们都散了,成雪感觉到同事们回避的身影,寒着脸,坐回位置上。

现在,没人因为她没吃饭,受伤还工作而感到不忍,因为比起同情心别人,大家还是会优先的同情自己。

秘书室里,李丽看着怒气冲冲的穆姐,宽慰的道:“都一把年纪了,还气这么大,那些都是孩子,你跟他们计较,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来到总经办的,就是同事,没有实力的人赶紧滚,我就看不得那些不会做事,还是嘴皮子到处翻的人。”

李丽微笑,站在她身边,给她拍拍肩:“好了,我的姐姐啊,这事儿不是解决了吗?”

“那是你解决的。”穆姐脸色还是不好:“你说那个成雪到底是什么人,你说她故意吧,她又的确说了两句打圆场的话,你要说她不是故意的,我就觉得她该说的时候什么都不说,不该说的时候,倒是嘴巴多。”

“这就是说话之道啊,在总经办这么久了,您没见过会说话的人啊。”

“见过,但没见过这么使心眼的。”

李丽笑:“使心眼的多了去了,就是没对你使而已,你就正当他们都是小白兔了?”

穆姐不说话了,脸色却没缓过去。

李丽看差不多了,坐到她对面,压低了声音,建议道:“你要是这绝对不痛快,你的身份,难道还处理不了这些小孩子?到底是当大秘书的人,这办公室里,不就是我们几个说了算,景总既然都不插手了,你还顾虑什么。”

穆姐眼睛一瞪,看向李丽,见李丽对她笑,有点拿不准:“这是,景总的意思?”

李丽声音更低了:“别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成雪不招乔蕊的喜欢,乔蕊的脾气你知道,软得跟面团似的,以前咱们一起做事,什么脏活累活不是她最先做,人家什么时候说过半句不是,她和景总好,我是比谁都赞成,至少是个有良心的,比起那些耍心机,臭显摆的,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反正是要当我们老板娘的,我当然宁愿是个好脾气的,还有刚才你也看到了,景总不是没帮着成雪说话吗?员工受伤,当上司的,怎么也要做做样子,他样子都没做,直接把事儿随我们处置了,我的姐姐,都到这份上了,你要是还摸不透,可要我说你什么好?”

穆姐是真的摸不透,她这方面挺弱的,一点不敏感。

她坐直了些,眼里也多了几分敏锐:“你刚才说,老板娘,景总和乔蕊真的走到这一步了?”

“这话我就和你说。”李丽神秘的勾勾唇,将景总之前吩咐的事,不着痕迹的泄露了:“他们已经结婚了,证都领了几个月,说是要等到婚礼之后再要孩子。”

穆姐震惊得说不出话:“天啊!”她捂着嘴,深怕自己叫出来。

李丽继续说:“前几天,老总裁寿宴你听说了吧,宴会上,老总裁和总裁夫人,亲自送上豪华婚礼礼券,送给乔蕊,让他们一年之内把婚事办了,当然,对外面主办方说是正好乔蕊抽到特等奖,都是运气。但你在这圈儿混了多久,你觉得这些宴会什么,抽出来的奖,真的都是随机的?人家总裁跟总裁夫人已经迫不及待等着要孙子了,就咱们还蒙在鼓里而已。”

“这个……这个……这个……”穆姐舌头打结,话都不利索了。

李丽看点得差不多了,笑了起来:“好了,工作吧。”话落,她又顿了一下:“穆姐,我记得你之前的助理给调走后,你身边一直没人是吧,其实要是有合适的,你也可以挑一个好用的人,在你身边帮着你,助理还是实习秘书,这些倒是不拘,毕竟跟着你,也是学东西,我想没人会不愿意。”

穆姐眼神闪了闪,彻底明白了。

乔蕊在办公室里削苹果,等切好了,递到正在看文件的男人嘴边。

男人就是吃下,唇瓣划过乔蕊的指尖。

她觉得指尖痒痒的,眯着眼睛看他,正好对上男人狭促的目光。知道她是故意的,她闷笑一声,倾身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起来时,她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距离下午上班时间,还有五分钟。

将没吃完的剩下一半苹果,用纸巾垫着放到一边,她擦擦手,往外面走:“我上十三楼,晚上你有事没?”

景仲言顺手拿起那半个苹果,吃了一口,看向她:“什么事?”

“你要没事的话,晚上回家一趟吧,之前你食物中毒,我爸妈都很担心。”

男人点头:“好,晚上回去。”

乔蕊这才出去。

她出去后,反手关上办公室门,一抬头,却对上好多双异样的眼神。

这还是乔蕊第一次这么自然的在总经理出出进进,她也没多解释,跟同事们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去按了电梯。

等到电梯门阖上,里面,议论的声音,才又开始。

“公开了,公开了,这是真的公开了。”

“看来我的决定没错,跟着乔蕊有肉吃。”

“素素,你哥跟乔组长一个项目组的吧,你要是平时没事儿,多上去联络一下感情,我们往后可就靠你了。”

办公室一下热闹起来,成雪坐在位置上,她旁边就是陈素素,此时陈素素被一大拨人围着,叽叽喳喳,没完没了。

她看着自己手里做不完的资料,脸色白的,几乎没有血色。

这时,那边穆姐也和李丽谈完了,从李丽的办公室出来,走向自己办公室的时候,脚步一顿,对外头道:“成雪,手里的文件先放一下,校对资料先还给我,你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去人事部一趟,我跟下面打了招呼,你去换工号牌。”

成雪一愣,办公室里其他人也愣了。

“穆姐,我……不明白。”她僵硬的问。

穆姐微微一笑:“我这边差个人,调你过来帮我,你没意见吧?”

办公室霎时安静了,大秘书可以拥有一个私人助理,却不是拥有一个私人实习秘书,所以,如果成雪要到穆姐的手底下,那么,她就要从实习秘书,降格成为助理。

这完全是两个职位,只听说过资深助理,升成秘书的,没听说,还能倒着来的。

看来刚才的事,穆姐是真的打算报复了。

牵扯到这件事的小陈也脸色发白,神色艰涩,他也是实习秘书,多怕自己也受到牵连,他怎么就忘了,穆姐就算平时不声不响,但人家到底是大秘书,他不给她面子,她说不定就能让他丢了工作。

现在小陈是心里又怕又气,也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离成雪远点。

女人到处都有,工作没了可就没了。

到底,穆姐也只说了成雪一个,没牵连别人,看成雪不说话,穆姐挑了挑眉,询问:“你不愿意?”

成雪看她一眼,眼神里有些什么,但最后,却都压了下去:“呵,愿意,怎么会不愿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