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不会对你动手,哪怕你再无理取闹/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姐看她的表情,不太确定把她弄到身边,自己是否能压得住,沉默一下,她说:“没意见,就把文件拿进来,去医院把伤口弄了。”

陈素素就在成雪身边,看着成雪攥紧了拳头,指尖发白的摸样,有点不忍,但最后,想到之前哥哥的交代,到底不再说什么,沉默的扭过头。

外面,天空很大,成雪捂着头,上了计程车,车子匀速前进,她看着窗外飞驰的风景,表情,冰冰凉凉,面上全是寒意。

过了好一会儿,医院到了,她下了车,慢慢进去,手,摸进口袋,掏出手机,拨通了一组号码。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接通了,她听着那边纯粹的英文,深吸一口气,垂眼:“是我。”

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声音:“还以为你真要失踪个彻底,在哪儿?”

“中国。”她低低的说了一声,下一刻,语气,变的迫切:“我需要你的帮忙。”

“代价。”那头的回答,很市侩。

成雪知道那人的脾气,眼看着已经走到缴费窗口了,她深吸一口气,说:“代价随你出,你最好是尽快过来,追踪这只手机,我在这儿等你。”

话落,她挂了电话。

目前看来,她光靠着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唐骏,只怕很难成事,因此,尽管万分不想,她还是只能求助以前的人脉。

只要能解决目前的问题,重新回到景仲言身边,让那个乔蕊彻底消失,她觉得,不管什么代价,都很值得。

“爸妈,我们回来了。”下午一下了班,乔蕊便提着菜,跟景仲言一起回家。

乔妈妈还在厨房忙,听到外面的声音,出来,就看到乔蕊和景仲言提着东西,正进来。

她一愣,手在围裙上擦擦,走过来,接过袋子:“怎么提前也不说一声,没蒸多少饭。”

乔蕊笑眯眯的:“没事儿,我来帮忙,对了,我爸呢?”

“在楼上你孙叔家下棋呢,他的棋,就跟你孙叔对个旗鼓相当。”

看妈妈那明显不待见的语气,乔蕊乐了:“我爸有那么遭吗?”

“哼。”乔妈妈不说了,只看着景仲言,反反复复的,面露担忧:“仲言你的身体还好吧,乔蕊说你住院了,说是吃错东西,不是大毛病吧。”

男人语气温和:“小事,已经好了,让您操心了。”

乔蕊不给面子的横插一句:“没好呢,妈,晚上别做太辣,太刺激的东西,他胃这会儿虚着的,要明天去医院看了,才知道怎么样。”

乔妈妈连连点头,看着景仲言的目光充满了慈爱:“刚好,今天中午炖了汤,一会儿仲言你多喝点,养胃的。”

景仲言点点头,样子礼貌又谦和。

过了一会儿,乔爸爸算着时间回来,看到客厅里的人,顿时眼前一亮:“你们来了。”

景仲言跟老人说话,聊着男人的话题,乔蕊在厨房帮妈妈做事。

外面的说话声传不进来,乔蕊只听到了妈妈的话,眉头蹙了起来:“所以,这几天卡瑞娜还在找你?”

乔妈妈瞪她一眼:“那怎么也是你的表姐,不要这么没大没小。”

“好,那那位表姐,到底想做什么?我一直闹不懂她,现在她不是代表汉斯公司正在跟景氏接洽吗?生意都谈到最后了,还有什么需要找我的?”

“我也不清楚,但是,如果真的帮得上,你就多帮帮。”乔妈妈心里是有家族观念的,虽然哥哥姐姐跟她不亲,但是一家人到底是一家人,血浓于水,到哪儿都是甩不掉的。

乔蕊知道妈妈心软,听到这儿也只能应下来,打算找一天好好跟卡瑞娜谈谈,毕竟不能让她总来烦她父母。

“不如干脆叫她过来吃饭吧?”乔妈妈突然提议。

乔蕊拧眉,不想她来扫兴:“别了,这么晚了,或许人家已经吃了。”

“那就问问,吃了不来就是了。”说着,她就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转身就出了厨房。

乔蕊追出去,满脸不乐意:“妈,还是算了,今晚就我们一家人不好吗?”

“你表姐就不是你一家人了?小辈里面,就你们俩最亲。”

乔蕊撇撇嘴,不以为忤,声音很小:“我跟我爸那边的堂表兄弟才亲。”

“你说什么?”乔妈妈瞪眼。

乔蕊一缩脖子,不敢吭声了。

乔妈妈拿着分机打电话,打的是卡瑞娜的手机,那边一直没人接,她拿着电话进了厨房,一边忙着兑调料,一边听着电话。

这时,锅里沸腾起来,她把电话扔给乔蕊:“你听着,她接了就跟她说。”话落,已经在锅炉边忙成了一团。

乔蕊被动的接过电话,慢条斯理的后退了些,听着那边的提示音。

“妈,人家不在就算了。”乔蕊不爽的哼哼。

乔妈妈瞪她一眼。

乔蕊缩缩脖子,不吭声了。

电话那头,一直没人接,最后一个音落下,那边已经提示无人接听了,她笑了:“没人接,人家肯定在忙,别烦人家了。”

“再打一个。”乔妈妈很执着。

乔蕊耷拉着脑袋,叹了口气,继续回拨。

本以为这次也没人接,不想响了两声,居然通了。

听筒那边,没有声音,但是背景音乐却喧闹吵杂。

乔蕊拧了拧眉,把电话离耳朵远点,对那边问:“卡瑞娜,你在哪儿?”

电话那头依然没有声音,只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不断传来。

这是什么地方?酒吧?

乔蕊放下手机,对妈妈道:“她大概和朋友出去玩了,不要找她了。”

“是吗?”乔妈妈顺耳朵过来,让乔蕊把电话放到她耳边。

乔蕊照做,她听了一会儿,眉头皱起:“卡瑞娜,我是表姨,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唔……唔……”那头,传来一阵呕吐声。

乔妈妈眼神顿了一下,抢过电话,又着急的问了几声:“卡瑞娜,是你吗?喂,喂,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大概以为是没信号,乔妈妈还抓着手机满厨房换位置,乔蕊看看已经快漫出来的锅里,赶紧把电话拿过来,把妈妈推回去:“好了好了,我来接,你去盯着你那里。”

乔妈妈还不放心:“你得听到你表姐声音才行,这女孩子家家的,异地他乡就她一个人,要是出什么意外可怎么好。”

乔蕊觉得妈妈真是瞎操心,都说了是异地他乡一个人,又跟人没仇没怨的,能有什么危险。

但她没说,只听着听筒,对那边又唤了几声,见还是没人听,她索性挂了,重新打了一次。

这次,响了好一会儿,对面却传来个男人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这位小姐的朋友吗?她在洗手间吐着吐着就睡着了,你来接一下?”

乔蕊脸色变了一下:“你们那是哪儿?”

“海天吧,木山西路。”

挂了电话,乔蕊把分机挂回电话里,在厨房门口问妈妈:“她在酒吧喝醉睡着了,怎么办?”

乔妈妈听了一愣,一个不小心,锅里的热油烫到了手背。

她抽了口气,赶紧缩回手。

乔蕊捉着妈妈的手在水龙头下冲了冲,认命的点头:“好了好了,你别心不在焉的,我去把她带回来总好了吧,木山西路不就在我们这边上去两个站,你忙你的,我去就是了。”

“别,你别一个人去,让仲言陪你去。”乔妈妈虽然担心侄女,也怕女儿有事:“酒吧那种地方鱼龙混杂,你没去过,别去。”

乔蕊从小就是乖乖女,ktv唱歌都没去过两回,酒吧这种地方,在乔妈妈眼里,肯定是跟女儿绝缘的,其实乔蕊出来工作后,跟着同事去玩过几次,也不是完全没见过世面的小土妞,但也不忍心让妈妈操心,只好应着。

“好,那么我们快去快回。”

交代了一声,她走出去,跟景仲言耳边嘀咕了两句。

她声音不小,乔爸爸也听到了,原本慈和的面庞立刻寒了下来:“她怎么样,关我们家什么事?一个女孩子,在那种地方喝吐了还喝醉了,像什么样子。”

乔蕊吓一跳,想捂住爸爸的嘴,已经来不及了。

乔妈妈听到了,从厨房出来,满脸不乐意:“她是我侄女,她父母不在这边,我当然得看着她了?”

“你把人家当侄女,人家就把你当冤大头。”

“那也是我们自己家的事。”

“我就看你什么时候别你那个姐姐坑死。”

“喂,你说话一定要这么难听吗?”

“忠言逆耳,听不听随便你。”

眼看两人吵起来了,乔蕊抓住景仲言,赶紧往外面溜。

男人目光沉沉,有点担心:“不管他们没事吗?”

“放心吧,几十年的夫妻,就是嘴上掰掰而已,我长了二十多年,从没看他们动过一次手,最严重的一次,也就是我爸推了我妈一把,把她推到沙发里,头磕到了遥控器,破了个小指甲壳不到的口子,那之后一个月,我爸天天跪搓衣板,连着半年的零用钱都扣了,想抽包烟,还是从我这儿借的钱。”

想到那对老两口,乔蕊面上露出笑意。

景仲言瞧着她目光中的暖意,手搂住她的腰,在她耳垂上不重不轻的咬了一下,低声说:“我不会对你动手,哪怕你再无理取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