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怀孕了?/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一愣,看向他,心里是暖着的,面上却板起来:“我什么时候无理取闹过?”

男人宠溺的点头:“是,没有。”

“没有你那是什么表情?”乔蕊钻到他前面,仰头盯着他的脸,见到他眼中的纵容,腮帮子鼓起来:“景总你说啊,我什么时候无理取闹过?”

“说了没有。”他好言好语。

乔蕊不依:“一定有,什么时候,我都不知道,你说你说你说啊,别搞得我好想委屈了你似的。”

男人不言,垂眸就这么看着她,眼神清和稳淡。

乔蕊被他这么专注的盯着,愣了好一会儿,读出了他眼中的意思——你现在不就在无理取闹?

她脸颊一红,一跺脚,快步往前面走。

男人跟在后面,瞧着她撒气的背影,面上,却柔和一片。

木西路离这儿不远,走路也就二十分钟,开车只要几分钟。

找到了那个海天吧,景仲言停好车了,两人一起进去。

酒吧里闪烁着五光十色的绚丽灯光,到处都是摇曳的男男女女,酒气从每个人嘴里喷出来,乔蕊捂住鼻子,不太喜欢这种环境。

这是一个很低档的酒吧,跟乔蕊偶尔与同事一起去的那种面积更宽,气味更好,环境更精美的,有些差距。

碰撞的人到处都是,尤其乔蕊发现,很多醉的迷迷糊糊的女人,都往他们这边靠,显然是发现帅哥了。

而他们这边,唯一的帅哥,只有一个。

这些人手里都拧着酒瓶子,一摇一晃的,好像随时要到下来似的。

乔蕊有些瑟缩的往后面退退,后背靠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才微微安心。

她扭过头,看着身后的景仲言,有些无辜。

男人低下头,在她耳边说话:“你先回车上。”

乔蕊考虑了一下,摇头:“算了,一起吧。”

她牵住他的手,两人挤着人群,走到了吧台。

服务生还在调酒,询问他们要喝什么,乔蕊说来接人,问清楚后,那服务生把手里的工作换给同事,带他们去了一间包房。

这是间小包,隔开了外面的喧闹,沙发上,只躺着个身形消瘦,满面通红的女人。

乔蕊眉心紧蹙,走过去,推了她一下:“卡瑞娜?”

女人迷迷糊糊的咂咂嘴,翻身,继续睡。

服务生报了卡瑞娜的消费单,加上这个小包,六百九。

景仲言付了钱,还乔蕊满脸不善,走过去,抱住她:“算了,把人先带走吧,这里太吵。”

乔蕊再不情愿,也只好点头。

回到车上,看着车后座睡得昏天暗地的女人,乔蕊面色又差了几分:“服务生说就她一个人来的,也没和朋友一起,一个人来灌成这样,她又受什么刺激了。”

本来还想阴谋论,这是不是她的苦肉计什么的,可是想到她也是临时决定今天回家吃饭,之前都没跟父母说一声,卡瑞娜事先计划好的想法,就掐断了。

不怪乔蕊小心之心,真的只是卡瑞娜前科太多,她好像很想结识慕海市的上流社会,但是别说乔蕊帮不了她,就算能能帮,她也不想多这个事,她不能因为卡瑞娜的虚荣心,去麻烦景仲言不是。

车子一路开回家,乔蕊不知道卡瑞娜住哪间酒店,也只能把她带回家。

门一开,乔妈妈看到人事不省的侄女,特别着急:“怎么搞成这样,快点搬到房间去。”

把人送到乔蕊以前的房间,乔妈妈又是给换衣服,又是擦身子,折腾了好久,外面饭菜乔蕊都摆上桌了,乔妈妈才出来。

“妈,先吃饭吧。”

乔妈妈点头,又看了乔爸爸一眼,走到厨房去洗手。

一餐饭很快吃完,乔妈妈胃口不好,只吃了很少,饭后乔蕊没让她忙,自己收拾东西去洗碗,出来时,果然看到妈妈又往房间里跑。

她跟了过去,站在门口,面色淡淡的:“妈,你要不要给表姨说一声?”

“这个时间,美国几点。”

乔蕊看了眼墙上的钟,晚上九点,美国就是早上九点,十二小时的时差。

“晚点打吧,你表姨通常睡得比较晚。”

乔蕊没做声,看妈妈又给卡瑞娜擦汗,忍不住走过去,将毛巾从她手里抽走,把人推出去:“行了,你不是有很多话要问仲言,你们出去聊天,我来照顾她就是了。”

“乔蕊,她可是你表姐,你别下黑手。”

乔蕊郁闷:“你还怕我偷偷掐她不成,放心吧,我又不是变态。”

乔妈妈还是不放心,但看女儿坚持,也觉得继续在这儿呆下去,估计乔爸爸那儿又有话说,这才走了出去。

乔蕊反手关了房门,看着床上睡得安稳的女人,她长长的头发上面,还有呕吐物,虽然不明显,但是的确很恶心。

乔蕊慢慢给她擦,大概她动作太大了,睡梦中的女人,几次不自在的动了动,乔蕊没管,只收拾干净了,将毛巾扔到盆子里,歪在椅子上累得喘气。

这时,细弱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陌生的电话铃,不是自己的。

乔蕊看看左右,发现是从卡瑞娜的皮包里传来的,她走过去,拿出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亲爱的。

她的未婚夫吗?

乔蕊想到表姨曾今炫耀过,卡瑞娜有个高富帅的未婚夫,是个华人,在美国开创了自己的公司,青年才俊那种。

电话铃声一直响,乔蕊没接,却放到了床头边,让卡瑞娜一醒来就能看到。

铃声过了好一会儿人,终于停了,接着,又发来一条短信。

打了电话还发短信,看来是很重要的事。

乔蕊忍不住好奇,探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手机屏幕上,一个短信框弹了出来,上面只有三个字——分手吧。

乔蕊:“……”

所以,这就是卡瑞娜大晚上跑去买醉的原因?跟男朋友吵架了?

这么一想,乔蕊突然有点同情她了,出个差,竟然把未婚夫给出没了。

这时,原本睡梦中的女人,突然捂着嘴,半个身子弹起来,打了个干呕。

乔蕊吓了一跳,赶紧把垃圾桶推过来,对准卡瑞娜的嘴,一边给她拍背,一边让她吐完。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呕不出东西了,虚弱的女人才又缓慢倒回去,眼睛半眯半开的睁着,看着床前的身影。

“是你……”迷迷糊糊的声音,带着几丝不确定。

乔蕊把垃圾桶的袋子系牢,顺手拿刚才给她擦头发的毛巾给她擦擦嘴,声音不咸不淡的讽刺:“眼神还不错,醉成这样还能认人。”

床上的女人觉得胸口难受,肚子难受,喉咙难受,全身都难受,她挣扎着维持着睁眼的姿势,可眼皮却沉得随时都要掉下来似的。

她摸摸自己的口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找什么?”乔蕊问。

“胃药。”女人声音干哑。

乔蕊响起刚才拿手机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白色的瓶子,她把卡瑞娜的皮包拿过来,翻了一会儿,果然翻到一个白色的胃药瓶,她拿出来。

手的动作太大,药瓶拿出来了,还顺便抽了一张不知道什么纸出来。

乔蕊没管,随意丢在一边,看了药瓶上的剂量,拧开药瓶,抖出两颗,又倒了杯水,递过去。

卡瑞娜麻着手,动作缓慢的接过药和水,坐起来一点,方便吃。

乔蕊把药瓶丢进她的皮包,顺手再把那张抽出来的纸也放回去,可放的时候,她眼神一定,不小心撇到那纸上的三个字——妊娠单。

她目光一凝,抖开那张化验报告看了两眼,吓了一跳,抬头,看到卡瑞娜已经把药吃进嘴里了,她赶紧掰开她的嘴,把她药和着水全挖出来。

“你干什么!”被水呛到,卡瑞娜连咳了好几声,嘴巴一圈儿都是狼狈。

乔蕊抽了纸擦了手,把那化验报告递到她眼前,睁大眼睛问:“这上面说你怀孕了,妊娠反应十二周了,三个月了?”

卡瑞娜虚虚的瞥了眼,嗤笑一声,捞起自己的皮包,把里面的胃药再拿出来,拧盖子。

乔蕊一把将药瓶抢过,目光不善的瞪着她:“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怀孕不能吃药,会影响胎儿,有没有常识?”

“反正早晚要堕,有什么所谓。”女人冰冷的面上,没有一丝即将身为人母的喜悦,愤怒的双眼,甚至泄露了她心底的怨恨,她摊开手,声音阴冷又尖锐:“药给我!”

乔蕊倒退一步,把药瓶藏在身后:“你要堕胎?为什么?你妈知道吗?”

“不用你多管闲事!”卡瑞娜没好气的骂道:“你不知一直讨厌我吗?怎么,看到我这么狼狈,你怎么不笑?你笑啊,讽刺我啊,我就在这儿听着,你说啊!”

乔蕊觉得她大概真的醉的不轻:“这件事你妈不知道?我要告诉她。”她说着,转身就要出去。

卡瑞娜却猛地冲床上跳起来,想要拦着她,但是她忘了自己宿醉未清,脚都是软的,一下踩到地,身子直直往下面倒。

乔蕊赶紧把她扶住,怕她这一摔,伤了肚子里的孩子。

卡瑞娜不领情,挥开她的手,僵硬的坐在地上:“你没事儿干啊,我的事关你什么事,我坏没怀孕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堕不堕胎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有这么闲吗?”

乔蕊寒着脸,皱眉:“我才懒得管你,好,你不想告诉你家人,你我不说,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想堕,因为那男人跟你分手?”

卡瑞娜目光一愣,抬头,有些茫然的看着她:“什么分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