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工地出事/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还不知道?

乔蕊更楞,视线,闪烁的朝向枕头边的那支手机。

卡瑞娜扭头看过去,捞起手机,划开解锁,便看到了没有关闭的短信框,上面,分手两个字,触目惊心。

手机啪的一声掉到地上,手虚虚歪下来,她仿佛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半个身子都轰塌了。

乔蕊见状有些不忍,蹲下身,扶她:“地上凉,先起来。”

这次卡瑞娜没有推开她,随着她的动作,勉强起身,坐到床上。

乔蕊松开手,安静的退到一边,看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卡瑞娜才闭着眼,嘴唇苍白颤抖的问:“你不是讨厌我吗?”

“是讨厌。”乔蕊态度依旧,却在盯着她肚子时,目光复杂起来:“但那是我侄子。”

卡瑞娜手僵硬迟缓的抚住自己的小腹,指尖在上面碰了碰,表情,异常难看。

“你的事,我不知道,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虽然这话听着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过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忍心,把他堕了吗?妊娠单上的日期,是上周一,你知道怀孕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马上就要四个月了,你要是真狠心打,怎么会迟疑这么久。卡瑞娜,你不对你自己负责,也不想对孩子负责,你这么没责任心,又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的向上爬?爬上去了,你又能做什么?多的我也不说了,药我拿走,你胃痛,我妈今天顿了骨头汤,你喝点,养胃的,别的,你自己决定。”

她说完,又看了沉默憔悴的女人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身后,女人叫住她。

乔蕊回头,看着她。

“别告诉表姨……”顿了一下,又补充:“也别告诉我妈。”

乔蕊没说话,嗯了一声,拉开门走出去。

她一走,卡瑞娜就倒回床上,脑子昏昏沉沉的看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喉咙哽咽着,满脑子都是短信里的分手二字。

眼泪无声的流下来,侵进深色的枕头套里,不复存在。

乔蕊心情有点沉重,景仲言瞧见了,跟乔家父母告了别,带着她离开。

车上,乔蕊脑袋歪在玻璃窗上,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风景,眼睛,没有焦距。

车厢里,安静异常,男人的目光,时不时的移过来,却一直没有出言打扰。

景仲言不知道乔蕊在房间里经历了什么,是卡瑞娜跟她说了什么,还是别的什么事,但她出来后,心情的确不好了。

他没有逼问她,她不舒服,他陪着就是,她愿意说的时候,他永远是第一个倾听的人。

车子一路回到家,开了门,两只猫咪出来迎接,乔蕊坐在沙发上,抱起面团,任由小猫在她掌心乱踩。

景仲言进了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放在茶几上。

乔蕊拉住他的手。

男人看向她,唇瓣微翘:“嗯?”

“你过来坐。”她拽着他,到自己身边。

景仲言坐下,下一秒,乔蕊却把脑袋歪过去,靠在他的肩膀,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深深吐了口气。

面包已经从地上跳了上来,脑袋搁在男人的大腿上,虚着眼睛,好像还没睡醒。

“要不要先去洗个澡,解解乏。”看她似乎很疲累,他说。

乔蕊摇头,毛茸茸的头发,蹭到了他的下巴。

男人偏头,在她头顶吻了一下,靠在后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乔蕊似乎一直在想事儿,过了好半晌,她才突然出声:“卡瑞娜怀孕了。”

眼眸一闪,男人漆黑的眸子,加深了几分。

“嗯,所以?”

乔蕊又叹了口气:“她要堕胎。”

“人之常情。”男人声音,漫不经心:“没结婚先有了,很多女人会选择堕,等结了,有了经济基础了,再怀也是一样。”

“可她未婚夫跟她分手了。”说完这句,乔蕊直起身子,满脸愁绪:“我其实也觉得我很多事,这是她的事,世上每天堕胎的人多了去了,赵央上次去医院体检,碰到隔壁手术室人流的,说她照个片都折腾了半小时,那边流产半小时就人流了四个,她回来还当笑话说给我听,我当时也没觉得什么,可是这事儿发生亲戚身上,我想法就多了。”

男人搂着她,拍拍她的后背,安抚着:“她毕竟是你表姐,嘴上不说,但心里,你还是关心她。”

乔蕊赞同这个说法,叹气声更重了:“像我妈说的,怎么也是一家人。”

“那你想怎么做?”他问。

乔蕊摇头:“我什么都做不了,还是那句,那是别人的事,我没这个立场过问太多,不过我是真希望她把孩子生下来,那毕竟是条生命,还是我的侄子。”

客厅里又恢复了安静,景仲言抚着手下柔软的女人,沉沉的,没有再做声。

乔蕊喜欢小孩,毕竟,喜欢猫狗的女人,对小孩应该也是没抵抗力。他之前,其实也渴望能有一个,但是,目前,还不是时候,在还有很多不安定因素存在的时期,他不放心她怀孕,不放心她挺着大肚子,做什么都不方便。

景仲言觉得,乔蕊不是喜欢卡瑞娜那个孩子,而是内心深处,自己想有一个。

但现在,他们还不行。

这个道理,他懂,乔蕊也懂,只是可能双方的想法不是相同。他是需要一个更安全,更安定的环境,才能让她无忧无虑的安胎。

乔蕊考虑的,应该是现在她的事业才刚刚起步,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怀孕,会耽误很多事。

他们都克制着怀孕这件事,但是他却忘了考虑,乔蕊是个女人,女人在得到爱情后,总会更加迫切的,渴望一个完整的家。

这是人之常情。

将人搂着,她找到她的唇,又印了一下,才说:“这段时间,你可以多陪陪她,她在中国没什么朋友,容易钻牛角尖,你跟她熟了,她心情开了,或许这孩子,就保住了。”

“可是如果她和她的未婚夫分手了,带着孩子,她以后还怎么嫁人?我觉得,如果我真是劝她留下,我表姨会恨死我。”

“这不是你考虑的问题,到底留还是不留,最后的决定,都不是你下。”

是啊,最后下决定的那个人,到底还是卡瑞娜,她或许能起到一个引导作用,但是最后如何判断,卡瑞娜还是会有自己的想法。

想到这儿,她心情好了点,又将他抱紧了些,嘟嘟哝哝的说:“景总,你真好,跟你说了,感觉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了。”

男人失笑一声,在她唇上又吻了吻。

乔蕊仰着头,任他亲着。

两人在沙发上温存了好一会儿,才上楼。

第二天一早,乔蕊跟公司请了半天假,陪景仲言去复诊,医生那边说已经没事儿了,乔蕊心里定下,再三叮嘱他,以后一定不能乱吃东西。

男人好笑的看着她管家婆似的架势,面上笑容浅浅:“你还打算说多少遍?”

“我是提醒你,景总,你要是倒下了,我们景氏也就倒下了,你身上可是记挂着千千万万个工薪家庭啊。”她说的夸张,却不是没有道理。

男人唇瓣浅勾,侧眸看着她:“只有一个家庭,才是我倾力想维护的。”

乔蕊对视上他的眼睛,脸红了,他知道,他说的是他们两人的家。

她涨着脸,嘟嘟哝哝的嘀咕一句:“那为了我,你也得注意身体。”

她声音小,因为害羞,吐字都不清楚,可男人就是听见了,他眼神柔和,眼底,带着深深的笑意。

回到公司,景仲言去了总经办,乔蕊回了十三楼项目组。

刚上去,就见张力背着包,正要出去。

“上哪儿?”乔蕊问了一声。

张力看她回来,有点焦急的说:“工地那边出了事儿,建材好像不合规格,上面来检查,刚才监工打了电话给我,我立刻过去。”

乔蕊心中一凛:“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没多说,直接进了电梯,下了一楼。

公司车已经被保安开到了大门口,上了车,乔蕊坐在副驾驶座看那边传过来的资料,表情非常不好:“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都开始兴建了,现在才出现建材不合规格,那建好的是不是要全拆了,这批材料是我签的,检查也是我检查的,不应该有这种问题。”

张力也说:“是我跟你一起检查的,跟进也是我跟进的,的确不该有这种事,而且还有一个问题。”

乔蕊看想他:“什么问题。”

张力面色难看:“工检那边,安排的并不是今天,是下个月十号,但是现在人已经在工地了,说明,有人举报了我们,政府部门已经做事了。”

举报。

乔蕊目光微寒:“看来,事情真没那么简答。”

“到了再说吧。”张力只能这么说。

车子开了好久,总算到了工地,里面很是凌乱,工检的人等着负责人来,工人们,也都停了工,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工地监工远远的看到乔蕊和张力,急忙跑过来,急的满头大汗:“乔组长,你可算来了。”

“具体怎么回事?”乔蕊冷着脸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