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查监控/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监工老实说:“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今天早上突然的,就有一批工检的人过来,说是接到举报,我们的施工材料不合规格,钢筋含量不过关,这样的材料组建的房屋架构,不用地震,一场暴雨就得塌一半,可是我把我们的规格表拿出来,他们说表上没问题,但是实际材料却和表上不符,亲自验,竟然真的验出了不对,我这不就马上打电话叫你们来了。”

简而言之,就是货不对板。

乔蕊看向张力。

张力摇头:“不可能,材料我是一条一条亲自检查的,因为我们是按照胜延那边直接给的规格定制的,胜延坑我们,我又不是不知道,当然不会全信他们,所以就连经销商那边,我都自己去打听了解过,还对比了其他几家,确定的确没问题,才递的文件,之后货到了,我又亲自去接手,拿着工具一件一件的检测含量,体积,重量等等,所以货不对板,绝对不可能。”

“先过去看看。”乔蕊也觉得有问题,脚步不觉加快了。

那边,工检的负责人穿了西装,头上戴了安全帽,听了监工介绍,对乔蕊伸出手。

乔蕊跟他握握手,对方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乔小姐,东西我们是肯定要带走的,你们的建筑,必须拆下来,施工材料我们需要重新检查,如果超出规范,或者不达规范,到时候,会再另行通知你们。”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乔蕊面色非常不好。

工检的人笑笑:“东西我们都检查了,如果你不信,你们可以再检查一遍。”

乔蕊看向张力,张力点点头,走过去,接过监工递来的仪器,亲自检查。

可是检查下来,他面色越发惨白,竟然真的有问题,目前还剩下的一半材料,都有问题。

他看着乔蕊,眼中有些迷茫。

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都是他亲自验过的东西,怎么会这样?

“乔小姐,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如果你们执意不配合,我想,我们只能申报,采取强制手段了,到时候,新闻播出来,难看的也是你们。”

乔蕊走到那堆钢筋旁边,看了两眼,转首问监工:“把上个月到昨天,所有的监控录像带找出来。”

监工有些为难:“工地这种地方,监控安的很少。”

“没关系,去拿。”

监工应了一声,看看乔蕊,又看看工检,赶紧跑进了办公室。

工检那边的人眉头皱起:“乔小姐,我们的时间很宝贵。”

“我知道,可是事情不查清楚,对双方都没好处,我们的建材来源是完全没问题的,收货后,我们的工作人员也是尽职尽责的一一检查,至于为什么现在突然出现这种问题,我唯一想到的,就有人换了我们的材料,现在我看监控,如果真的确定是这方面的问题,那么我会报警,所以到时候,也会有执法人员插手,就麻烦您多等等了,这也是为了我们双方好。”

看她说的这么信誓旦旦,工检的人没做声,不知是真相信他们是被人陷害,还是觉得认定他们在拖延时间。

“我听说景氏的景总,跟我们政府几位领导关系都不错,这件事要疏通,也是小事,乔小姐何必为难我们这些跑腿的。”

“那您也不能为了业绩,让我们平白背这个黑锅吧。”乔蕊没有退却,迎视着对方,那双湛亮的眸子里,遍布笑意。

笑得让人浑身不舒服。

工检的人到底不再说什么,他倒是没想到,一个区区的什么组长,魄力倒是不小。

监工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录像带找出来了,电视也插上了,乔蕊领着人一路进了办公室,按了遥控器,开始看。

看的时候,不能真的一帧一帧的看,所以按的快进。

分了三个电视,张力,乔蕊,监工,分别盯着一个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有人送来饭菜,工检的人也派人出去买了食物,他们有规定,不能吃工地给的食物,算是行贿的一种。

从中午看到下午,看得人眼睛都花了。

或许是也遇到过这种问题,工检过来的七个人里,五个都没吭声,只安静的等着,另外两个估计是新人,比较浮躁,啧啧一直在不耐烦。

就在眼看着都快四点钟时,乔蕊突然叫了一声:“这里。”

她的话音一落,所有人都看向她。

这是一条半夜的录像,乔蕊点了倒退,把画面倒退到三个小时前,接着重新两倍速快进播放着。

三个小时,就算全部看完,也要一个半小时,最重要的是,看完了,其他人也没发现任何不妥。

工检的一个新人不耐烦的皱眉:“不是没事儿吗?”

乔蕊指着屏幕,吩咐监工:“把三个小时前的画面,和三个小时后的,截图出来对比。”

监工不明所以,还是照做了。

等到两张光线昏暗,轮廓不明的照片被放在一起,大家仔细一看,才发现了不妥。

“这个……”那个工检的新人,张口结舌。

别的政府人员,也面色冷硬起来。

乔蕊微笑,眼底露出寒意:“看来,真的要报警了。”

张力咬牙切齿:“这些人倒是很聪明,用了监控干扰器,而且看来规模不小,干扰程度竟然这么好。”

照片上,三小时之前那张照片,虽然光线不好,看不太清楚,但是却怎么也能辨认出,那堆建材摆放的形状和体积大小,但是三小时之后那张,形状,体积却都变了样,虽然不是变得很多,但是肉眼还是能一眼看出来。

这说明,这三小时里,这些建材别人动过,可是奇怪的是,三个小时的影片中,却没有半个人出现的身影,那边只能是用了干扰器,或者黑进了监控系统。

工地的监控非常简陋,防御设备也不完善,花几万块钱,估计就能找到一个不太顶级的黑客,把这些完成。

而且这黑客看来的确很一般,事后的处理竟然这么粗糙,那一眼分明的建材外形,就算是乔蕊这种对这方面没多少知识的,都能看出来。

监工请示了乔蕊,乔蕊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报警了。

那边工检的人互相对望,起身,理了理衣服:“这边的事,你们尽快移交警方,立了案,我们这边就能销了。”

乔蕊点点头,又看了眼视频上显示的时间,是前天,也就是说,这些规格不对的劣质建材,是前天晚上被人蓄意掉包的。

她问监工:“昨天和今天施工的所有面积,都推了,东西前晚换的,不排除我们的房屋架构里,已经采用了这些东西。”

她这话是给工检的人表态,说明他们不会推脱,如果真的有问题,他们不建议把房屋推了,况且只是两天的施工量而已,很少,推了也顶多就再耽误两天,总比把整个工地都推了好。

工检的人点点头,又处理了一些善后的工作,这才下班。

现在已经快五点了,乔蕊揉了揉眉心,把人送走后,并没急着离开,而且拷贝了监控录像,带走。

车上,张力脸色不好:“到底是什么人,跟我们有这么大的仇?”

乔蕊歪在玻璃窗上,手机插着u盘,还在放映那段视频,嘴里,漫不经心的说:“跟我们不对付的,不就是胜延一家,回头我把这个拿去外面查,看看能不能解析出来,还原完整视频。”

“不是有警方介入吧,警方应该能分析出来。”

乔蕊摇头:“多一份保险也好,万一警方不上心呢。”

张力觉得不太可能,就算看在景氏的面子上,也不敢敷衍,但是乔蕊这种做法也是留了一条路,他点头,觉得也稳妥。

这时,乔蕊手机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景仲言的,便接了:“喂。”

“在哪儿?”那头男人的声音,浅浅淡淡。

“在车上,刚从工地回来,你下班了吗?”

“嗯。”

“那你先回家,我可能赶不回做饭了,你点个外卖,饿了就先吃。”

这是一通很平常的电话,挂了手机,乔蕊也没在意,却感觉身边有人正瞧着她。

她抬眸看去,正好对上张力揶揄的目光。

乔蕊挑眉:“怎么?”

“景总?”张力的语气有点兴奋:“所以,他们传的都是真的?你和景总真的同居了?”

同居的流言,公司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乔蕊刚开始还故意做些事,试图解释,但后来发现越描越黑,加上和景仲言感情笃定,就懒得解释了。

况且她现在在项目组工作,项目组就这么几个人,大家嘴都很严,不会在她耳边嘀咕,所以她渐渐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现在张力提起,她也没想否认:“嗯,有段时间了。”

张力眼睛都亮了:“有没有当老板娘的可能?我就问问,毕竟,你要真发达了,我们跟着你的人,也水涨船高了。”

乔蕊失笑一声,没有回答。

张力以为应该没到那一步,想想也是,乔蕊的家世很一般,和景总在一起,顶多就是谈谈恋爱,要真的走到负责人生的位置,估计不太现实,毕竟,门不当户不对。

这么一想,张力有点尴尬,觉得自己揭了上司的疮疤,咳了一声,试图补救:“其实你还年轻,这些事,也不用太早考虑,很多女强人,都是三十岁之后才结婚,对了,秦氏的秦总,不是现在还单着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