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落荒而逃/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的确现在还单着,不过乔蕊觉得好笑,她和秦若,不是一个身份位置的人吧,秦若要担负整个秦氏,哪里有时间谈恋爱,她只是个小职员,带领着几个小组员,有什么资格,和担负几千员工生计的秦若比。

她知道张力的好意,没多说什么,车厢里恢复了安静。

到了市区,乔蕊找了个靠近车站的地方下了。

因为天色已经暗了,不好打车,乔蕊只选择坐公车回家,她站在站台上,看着一列一列的公车驶来,又离开,总是等不到自己要等的那班。

等了十分钟,还是没等到,她有些焦急,转头去看公车牌,看了一圈儿,却没看到那条熟悉的线路,不觉愣住。

她问身边的人:“请问,711不往这边走了吗?”

被问的是个大妈,看她一眼,随口说:“711该线路了,前面修路,拐过两条街的车站过了。”

乔蕊暗叹一声倒霉,道了句谢,只好往另一个车站走。

孟琛今晚胃口不太好,听着对面男人殷勤的讨好声,他的表情始终不咸不淡。

这是一间私房菜馆,是他的助理极力推荐的,据说味道不错,是一位从五星级酒店退下来的老主厨晚年无事,自己开来玩的。

坐在餐厅二楼靠窗的位置,孟琛听着对面男人喋喋不休的推荐声,不是一点点的烦。

他敲敲桌子,苍白病态的脸上,染上一丝厌恶:“吃饭就吃饭,话怎么这么多?”

对面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面色一震,有些可怜:“那个,孟总,是您说您只有一个小时,我才……”对上男人阴鸷的瞳孔,中年男人立刻改口:“要不,您把这份计划书带回去看看,我们公司早两年前,就在为打入京都做准备,我相信同行业中,没有任何公司,比我们更有诚意了,孟总,您看我……”

“啧。”男人眉头紧紧拧着,筷子啪嗒一声,丢到了桌上。

中年男人汗流浃背,赶紧起身,告辞了。

等人走了,周围终于安静下来。

孟琛早就不想吃了,只是有点懒,不想起身,就又坐了一会儿。

助理亲自送那位中年老总离开,带回了计划书,放到桌上:“孟总,咱们这次来慕海市,不就是为了找合作企业吗?我看这家公司不错,可以放入筛选名单……”

“随便。”男人兴致缺缺,点了根烟,打算抽。

餐厅服务员见状,礼貌的上前:“先生抱歉,二楼禁烟。”

叼在嘴里的烟嘴被放下,男人眼中的烦躁更甚了,将烟卡在指尖,起身,往外面走。

助理急忙刷了卡,跟上。

这间餐馆的地理位置不好,附近是公路,没有好停车的地方,助理去远处拿车,孟琛就站在大门口等。

拿出打火机,他重新把眼点上,吸了一口,感觉好了不少。

“我还没找到车站……是啊,张力把车开会公司了,我中途下的,本来是以前经常坐的车站,但是公交该线路了,打车也不方便,我现在去另一个站,嗯,你先吃吧,不用等我,我一会儿随便下碗面就是……”

乔蕊拿着手机,面上挂着甜甜的笑意,慢慢的在人行道上走着。

路过一家私房菜馆,她的电话还没打完,电话那头的男人,问她要不要他去接,她拒绝了,不想接来接去,这么麻烦。

好不容易挂了电话,她将手机收起,看了手表,继续往前面走。

可就在这时,身边,一道白色身影掠了过来,她还没回神,身前,已经被挡住了。

她诧然的抬首去看,看到拦住自己的是谁时,整个瞳孔,都收缩了。

“你……”她张张唇,哑然的瞧着面前的男人,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孟琛将手里的烟丢掉,踩熄了烟头,一步一步,朝她走去。

“好久不见。”他打了声招呼,大概因为常年病痛,声音,有些阴沉。

乔蕊浑身毛都快乍起了,头上也开始冒汗,她双手挡在前面,面色苍白的继续后退:“你,你别过来……你想怎么样?”

看她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瑟瑟缩缩,害怕得快哭了的摸样,男人勾唇一笑,觉得一整个晚上,就现在,稍微能让他心情好点。

“怕我?”他挑眉,没什么血色的唇瓣,噙着微妙的弧度。

乔蕊简直快吓死了,转身拔腿就跑。

孟琛眼神一变,想追,但是体力活动,向来不是他拿手的,走了两步,看那女人竟然逃上了天桥,天桥楼梯太多了,他不想去爬。

“嗤。”哼了一声,他就这么远远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极了。

他有这么可怕吗?不过是看到熟人,打声招呼而已,这么大惊小怪的,搞得他像鬼似的。

可尽管如此,他心情也愉悦了不少,能让景仲言护得跟眼珠子似的女人,果然有点魅力,至少,够好玩。

心里思忖着,要不要一会儿车来了,追上去再吓吓她时,孟琛眼神一顿,看向了自己脚边。

一枚金色的u盘,掉在地上,他弯腰,捡了起来,看了一会儿,视线抬起,对上不远处还在天桥上狂奔的女人,眼中,笑意加深了。

车子没一会儿到了,孟琛上了车,靠在车后座上,拿出电脑,插上了u盘。

里面,只有几张工地施工照片,和一段视频,他播放了视频,静静的看了一会儿。

这好像是监控里复制出来的黑白视频,场景还是晚上,视角有些朦胧,他看了一会儿,不耐烦了,直接把视频拖到最末尾,结果下一秒,他眼神变了。

“哦,做过手脚的。”他唇瓣抿着笑,前面助理正在开车,听到后面的声响,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瞧着自家boss不知道看什么,好像很有趣似的。

乔蕊几乎是一路跑到公车站的,她运气挺好,一过去就看到辆公交车,赶紧跳上去。

上了车后,她走到最后面的位置,坐下后,还是不放心的直往后面瞧,深怕孟琛那个死变态跟上来。

见他没追来,她松了口气,一摸额头,全是汗。

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纸巾,擦了好一会儿,她才冷静下来,觉得刚才跑的速度,要是放到高中,她就不会体育不及格了。

魂不守舍的回到家,直到进了家门,乔蕊才彻底松了口气。

沙发上,穿着家居服的男人,正在看电脑,瞧见她回来,抬眸看了一眼,下一刻,却愣住:“外面下雨?”

乔蕊摇头,坐到地毯上,拿着茶几上的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男人合上电脑,放到一边,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全是湿的。

“怎么搞成这样?”

乔蕊软软的趴在茶几上,心力交瘁:“别提了,刚才跟你挂了电话,就碰到了孟琛,幸亏我跑得快,不然肯定完蛋。”

景仲言目光凝起:“孟琛?”

“对啊。”乔蕊一脸诉苦:“就是跟你挂了电话,他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他竟然跟我说好久不见,吓死我了,我一害怕,转头就跑了,跑得满头满身都是汗,你别摸,一会儿我去洗澡。”

她抽了张纸巾给他,让他擦擦手。

男人却就着那张纸巾,为她擦头发。

乔蕊温顺的坐在地上,任由他细细的擦拭,微微吐了口气:“我上次跟方征秋说过,说孟琛来了慕海市,他怎么一点措施都不做,就放那人在马路上乱逛,也不怕造成什么恶果,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狂性大发,到处杀人什么的,景总,我要不要再打个电话给方征秋,毕竟这可关系到整个慕海市居民的生命安全。”

她越说越有劲,景仲言掰着她的脑袋,让她别乱动,好好给他擦。

“景总?”见他不做声,她歪头去看他。

男人换了张纸巾,继续擦,嘴上慢慢说:“这段时间尽量不要一个人出入,方征秋那边,我会联系。”

乔蕊唔了一声,感觉身上黏黏的,不舒服,就起身:“我去洗澡了。”

“坐好。”男人把她按下来。

乔蕊一屁股坐到地毯上,仰头无辜的看他。

“剧烈运动完不能洗澡,会爆血管。”

乔蕊想说,她在车上休息了很久,但看男人固执的表情,还是没有多言。

等到又歇了将近半个小时,乔蕊才上了楼,她一走,景仲言便拿着手机,出了阳台。

他通话的声音很轻,但语气,却并不温和。

电话那头的方征秋,语气也很不好:“只是偶遇而已,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我不想冒险。”他声音冰凉。

已经妥协了这么多次了,也不在乎多一次,方征秋沉默半晌,到底放缓了声音:“我会跟他说说。”

挂了电话,景仲言眼神晦涩难明,却正好,听到二楼响起一声叫声。

他探头出去。

就见乔蕊站在护栏边,问他:“景总,你看看一楼有u盘吗?金色的。”

景仲言走过她刚才坐的位置看了一会儿,摇头:“没有。”

乔蕊叹气:“算了,估计是刚才跑丢了,幸亏里面没什么机密,没事了,我去洗澡了。”

工地被设计陷害的事,乔蕊没刻意告诉景仲言,这是她的职务失当,就算要告诉他,也是在工作场合,以上司和下属的身份,并不是利用私人关系,把这个错误随便揭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