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是向韵吗?/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十楼,一个十三楼。

乔蕊一进项目组,张力便起身,朝她走来:“警方那边已经立案了,他们带走的视频原带,正在修复,不过进度好像不理想。”

“嗯。”乔蕊应了一声,这件事,目光她还没声张,主要如果在公司传开了,对谁都没好处。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问张力:“今天和胜延的会议是几点?”

“十点半,他们过来。”

“好。等到结束后,安排一下,我要跟胜延的人,一起去工地。”

张力明白她的意思,乔蕊这是已经怀疑上胜延的人,打算到工地去试探试探了,他点点头,回头打印一会儿要用的资料。

赵央本在做自己的事,但她的位置离乔蕊近,听到了声音,就还好奇的看过来:“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乔蕊挑眉一下,点头。

赵央眼神一变,走过来:“什么事?”

乔蕊把她拉下来一点,小声在她耳边嘀咕两声。

赵央听完,眼神彻底变了,表情也非常难看:“他们真是欺人太甚,还合作项目,搞得这么难看,阴谋诡计什么都施出来了,是看我们好欺负是不是。”

“姑奶奶,你小声点。”乔蕊看看别的同事已经好奇的看过来,她头疼不已:“这件事别声张,一会儿和胜延还要开会,目前我也只是怀疑,不要有先入为主的想法,到时候,还要再看看才能确定。”

“还有什么好看的,十有八九就是他们了。”赵央冰凉的哼了一声。

乔蕊明白她的心情,但也只能拍拍她的手,安抚:“先不要急,等晚点再看,同事们这边先不要说,目前事情已经压下来了,只是延迟两天工程而已,没有全部拆卸了,已经很给面子了,昨天工检那边的人看在景氏的面子上也很有耐心的给我们找证据的时间,确切来说,一切还是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的。”

赵央没她这么乐观,她总觉得,会有什么更不好的事,会在不久之后发生,这是一种直觉,是她和萧婷几次打交道下来的直觉。

她感觉那个女人,不可能这么好打发。

早上十点半,胜延的人准时来公司开会。

临着开会前两分钟,乔蕊手机响了,她掏出来看了一眼,是卡瑞娜。

她面色紧张了一下,赶紧接起。

“喂。”

电话那头,是女人有些沉静的嗓音:“有时间吗,出来聊两句。”

乔蕊看看会议室里面已经等着的一大帮人,为难的说:“现在不行,明天,不,后天,我这两天都要去工地。”

“工地……”卡瑞娜喃喃,沉默了好一会儿,“哦”了一声,要挂了。

乔蕊却忙问:“你找我,不会是让我陪你去做流产吧?”她最怕的就是这个。

卡瑞娜楞了一下,有些好奇:“你很关心我的孩子?为什么?”

为什么,还能有什么为什么,那是她的侄子啊。

乔蕊像这样告诉她,但是她自己都有点不信,因为她和卡瑞娜这样的关系,就算这个侄子生出来,应该跟她也不会多亲。

可是心里,偏偏就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要保住这个孩子,要留下这个孩子。

此时,会议室里的人已经只等她了,乔蕊只能匆匆解释一句:“大概,我圣母病发了吧。”她说完,看到赵央已经打算出来叫她了,她急忙对卡瑞娜说:“我要开会了,后天见。”

挂了电话,她这才走进去。

这场会议就是个普通的例会,不是谈什么深入的问题,会议结束已经十一点半了,乔蕊提出下午一起去工地,萧婷看了她一眼,笑了一声,答应了。

等到吃了午饭,还不到一点,两辆车便朝着工地的方向开去了。

胜延的人和景氏的人坐的不同的车,乔蕊透过车窗,看着不远处另外一辆车里的情景,眼神微微眯着。

张力和赵央都跟着她身边,张力开车,赵央正在看文件,她一抬头,就瞧见乔蕊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胜延的车,她咧嘴一笑,凑上去问:“你是不是在想,如果他们的车爆炸就好了。”

“……”乔蕊偏头看着赵央唯恐不乱的表情,敲了她额头一下:“我只是觉得,他们到底有多讨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别墅区项目,被弄得这么多阴谋诡计,他们不累吗?”

“他们当然不累。”赵央将手里的资料丢开,哼哼唧唧的说:“而且,他们讨厌我们不是正常的吗?谁让你揭穿他们的阴谋,新路的事儿你忘了?你以为人家不记仇?哼,要我说,胜延这次就是恼羞成怒了,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得出来,还有那个萧婷,我就觉得一切都是她的主意,看着就不像个好人。”

乔蕊没做声,就这么继续看着远处的车,却正好,见着车里的萧婷,也歪过脑袋,正看向她。

两人四目相对,隔得远远的,视线并不是很清明。

半晌,乔蕊看到萧婷对她笑了一下,那个笑容,绝对不是发自真心的,虚伪又做作,还夹着一些阴冷。

尽管隔得这么远,乔蕊还是感受到了,现在,她有种错觉,仿佛,会有什么更严重的事,在后面等着她。

到了工地,前两天的工程已经全拆了,里面果然发现了不少有问题的建材,都别一一腾了出来,单独放在一个空地上。

萧婷他们去了自己的工地,乔蕊站在景氏的地界上,瞧着监工递上来的钢筋检验数据,眉心微微凝着。

张力见着,倒是说了一句好话:“幸亏乔组长眼尖,不然,说不定我们造了几个月工程,真的要全部推翻了。”

监工连忙点头说是,想到昨天的事,现在还心有余悸,如果项目真的全部拆了,那这么大的事,他也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毕竟,他是一直在工地监察的人,材料出了问题,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甚至什么时候被换的都不知道,这放出去,怎么也是个死罪。

乔蕊没吭声,盯着那些数据又看了一会儿,处理了一些善后的事,最后问:“警方那边过来看过吗?”

“今天早上来过,不过他们说,视频有点悬,后期好像没怎么处理过,所以他们警方的人,现在还找不出衔接的地方,不好复原,只能确定,这监控带的确是别人做过手脚的,很多地方,都有明显的噪点,这说明,那个时间有干扰器的存在,才让画面停止运行了,不过后面怎么处理的,现在还解析不出来。”

乔蕊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又对张力道:“这几天你多跑跑警局,把这件事跟下来,别出什么问题,我们至少要一个真相,才好讨公道。”

张力一口答应下来。

乔蕊把数据递给她,带着赵央去巡视别的地方。

赵央看她面色不好,叹了口气:“要不要过去胜延那边看看。”

“不用。”乔蕊看了眼远处的施工场地,唇瓣紧抿着:“事情交给警方就行了,我们干涉太多,反而影响他们办案。”

她说是这么说,但是显然还是很心不在焉。

这个项目他们组里所有人都倾尽所有,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是胜延却总是捣乱,给他们挖了一个又一个陷阱,偏偏这些,都需要乔蕊去解决,谁让她是组长呢,但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一个组长,工资也没多少,但是责任却大了这么多,真不是个什么好差事儿。

看了一圈儿,感觉没什么问题了,张力那边也差不多,乔蕊看看时间,打算回去了。

路上就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过来看看,现在回去,回去估计也四五点了。

乔蕊也只是想亲自确定了一下工地的状况,这几天,她估计时不时就要来这儿盯着了。

上了车,刚开出来,就看到胜延的工地那边,也有车开出来。

那边的车朝他们驶来,开在他们旁边,乔蕊看到了后座的萧婷,萧婷滑下窗子,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乔组长,走怎么也不说一声,一起啊。”

乔蕊干扯了扯嘴角:“不是怕打扰你们吗。”

“这有什么,一通电话的事儿,又不费功夫。”萧婷随意的说着,但两边到底搁着车,说话不太方便,萧婷也没说多少,倒是在最后,说了一声:“我一会儿要去警局,乔组长有没有兴趣一道儿?”

乔蕊皱皱眉,看着她:“我去警局干什么?”

“乔组长真是贵人事忘,我表姐还在局子里蹲着呢,说是不准保释,要直接过堂,乔组长,你们景氏对待老员工,还真是尽心尽力,我都要被感动了。”最后一个音落下,萧婷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莫测,她咯咯两声,满意的看到乔蕊面色变了,又是一笑:“看来乔组长不想陪我去,哎,那就算了,我也不勉强,那,再见吧。”

阖上窗户,那辆车,疾驰而进,越过了他们。

这些话,乔蕊听到了,赵央也听见了。

赵央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萧婷这次搞出来的事,不会就是想给她表姐报仇吧?”

乔蕊没做声,但是算算时间,向韵被抓的时间,工地的建材已经被人换了,应该这个起因。

不过向韵闹出这么大的事,乔蕊倒是开始怀疑,胜延一直针对她,是不是,就是向韵知会了萧婷。

原来,绕来绕去还是向韵。

她可真是为尽职尽责的好情敌啊,随时随地不忘给她挖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