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谈谈交易/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中心徳悦五星级酒店里,孟琛看着手下传来,处理后的监控带,看了一会儿眉毛便挑了起来。

助理在旁边安静的等着,随着视频播了三分之一,房间里,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孟琛漆黑的视线投向手机屏幕,看了眼来电显示,按停了视频,接起电话。

“嗯?”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冰冷的嗓音:“我到了,你几楼?”

“701。”

挂了电话,孟琛把电脑阖上,又吩咐助理去点餐,才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没一会儿,外面有人敲门,助理出去了,孟琛亲自去开的门。

门外,穿着灰色衬衫,西装搭在手里,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拉开自己的领带,解开衬衫的第一格扣子,将西装外套随意扔到沙发上,看着孟琛:“我要的东西呢?”

孟琛慢条斯理的走到另一个沙发上坐下,点了个烟,慢慢吞云吐雾:“着急什么,不是还差个人吗?”

“你叫了景仲言?”方征秋挑了挑眉,有点不信:“你倒是胆子大,去招惹他。”

“这次,是他求我。”面色苍白的男人,在烟雾的熏陶下,面孔变得更加朦胧。

方征秋不太喜欢他烟的味道,看了眼烟盒上的牌子,是国外的,他没抽过,只揉揉鼻子,起身走到吧台边,给自己倒了杯水。

不一会儿,助理送来了晚餐,顶级的菜色,看起来颇有胃口。

东西一一摆上,助理带着服务员出去,孟琛走到餐桌前看了一眼,灭了烟,对方征秋招招手:“吃吧。”

“不是要等人。”方征秋起身,朝着餐桌也走去,看到上面这么奢侈的佳肴,眼神动了动,瞧着孟琛。

孟琛已经入座,淡淡的看着他:“怎么,当了官,没吃过好东西了?”

最近上面查的严,贿赂,贪墨什么的,被抓了不少人,最近在这个位置的,都是谨小慎微,唯恐什么时候,就被摆了一道。

最后方征秋也没吃,打了电话,又叫了一份意大利面,打算随便对付过去。

孟琛动了筷子,没一会儿,外面门响了。

方征秋去开门,以为是自己的意大利面到了,却看到门外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那里。

他挑了挑眉,惊讶:“他还真把你叫来了。”

景仲言没做声,冷峻的面上,没有表情,他越过方征秋,走进房间。

吃了一半的孟琛看到他,挥挥手,招呼:“一起吃?”

“不用了。”男人声音淡冷,没有起伏:“谈正事。”

“抱歉,不吃饱,我谈不了正事儿。”孟琛又咬了一口青菜,慢慢咀嚼着,漫不经心的瞧着那冷面男人,复又低头继续吃饭。

方征秋觉得好奇,昨天景仲言那通不善的电话,他现在还记得,今天原本还打算跟孟琛再谈谈,没想到,他竟然也来了。

闹得这么不愉快,孟琛倒是有本事,还能把人叫动。

这时,门又响了,方征秋去开门,是他的晚餐。

断了面进来,他看看已经坐在沙发上的景仲言,询问:“要不要?”

男人斜睨他一眼,眸中神色说明一切。

方征秋推推眼镜,无所谓开始吃自己的。

景仲言就这么等着两人把饭都吃完了,开始擦嘴了,冰凉的声音,才再次溢出:“正事。”

只说了两个字,足以证明他此时的不耐。

孟琛去吧台给自己倒了杯酒,端着走过来,坐下,慢条斯理的说:“好吧,开始谈吧,像我们之前说好的,我的消息和那些人具体的行动时间,都可以给你们,不过我不能一点利润都……”

“我说谈、正、事!”沉沉的音调,打断了孟琛的话。

方征秋眯了眯眼,不确定景仲言是不是故意找事儿:“这就是正事。”孟琛来慕海市,他们聚在一起,难道要谈的,不就是这个?

景仲言看度没看他,只瞧着孟琛,俊美微挑:“装傻?”

孟琛饮了一口酒,将那甜香的味道绕入喉咙,滑进肠道。他的表情在笑,苍白的脸含着笑意的摸样,为了他憔悴的摸样,染上了几分生气。

他将酒杯放下,又点了根烟,慢慢说:“你的心情我明白,不过景总,大家都是生意人,生意却也分大生意和小生意,现在我想说大生意,你的小生意,晚点再谈。”

下一秒,景仲言豁然起身,高大的身影,投下阴影,笼罩住坐着的两人。

方征秋眉毛紧了许多,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确定他们说的,是他不知道的事。

这么一想,他虽然好奇,但也没多问,只微微靠后,倚在沙发上,等着他们自己谈。

“等你想谈那件小生意了,再叫我。”话落,景仲言转身,便要离开。

人刚走到门口,手刚拧了门把,后面,孟琛含笑的嗓音,飘了过来:“东西电脑里,一个键,就传到你邮箱。”

男人侧眸,看着他。

孟琛阴沉的面孔,带着几分畅快的笑意,似乎因为总算能压了景仲言一把,让他心情愉悦:“坐下吧,谈生意,怎么也要有点耐心,景总是生意场上的大人物,这点小道理,不会不懂吧。”

景仲言视线淡凉的反复在孟琛脸上巡视,看了一圈儿,确定他不像唬自己,到底坐下了。

方征秋看没戏看了,推推眼镜,无所谓的摸样。

话题重新回到生意上,孟琛提出了利益平分,方征秋要的从来不是利益,因此这个话题,跟他无关,他的视线瞧着景仲言,原本,景仲言是要独占这块大肉的,现在,要分给孟琛一半,他愿不愿意呢?

若是以前,他大概不会愿意,但是显然两人间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接触,那么,就不一定了。

又笑了一下,方征秋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含进嘴里。

另外两人看着他,他摊摊手,又摸出两颗糖果,递上去:“要?”

孟琛冷笑:“你吃糖?”

“戒烟,嘴巴痒。”他漫不经心的说。

孟琛愣了一下,随即神色变了变。

以前,孟瑾也叫过方征秋戒烟,但是结果,显然是不奏效的,现在,他又是发的什么疯。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看着好景仲言,等着他的回答:“怎么样景总,需要考虑这么久吗?”

“视频给我。”男人突然钻出这么一句。

孟琛知道多半是成了,随意的打开电脑,操作一番,就听景仲言的电话响了一下,他拿出来看,确定是那条视频,点开看了一点,无误后,边说:“七三,我七你三。”

方征秋瞪大眼睛,有些惊讶。

他居然松口了,七三,即便是三,也是个不小的数字,他竟然开口就是这个价位,真的舍得?

要知道,孟琛只是出了一个消息,具体怎么做,还是要景仲言自己去做,但是却愿意白白给他一个三,这个人,真的是景仲言?

那边孟琛却还在评估,老实说,三,在他的意料之外,他以为争取争取,或许顶多也就是二,没想到,景仲言竟然这么大方。

他指尖摸着键盘的按键,眼中精光一闪:“再来个交易,我帮你把这件事处理了,给我四。”

他说的这件事,自然就是视频的事,当然,他做事向来一条龙,做视频的人,幕后黑手,甚至更多,只要跟这件事又牵扯的,他都可以处理。

孟琛知道,即便这些加在一起,换个一成的利润,也绝对是他稳赚。

“不用。”男人理了理袖子,起身,双手插在裤袋:“具体的,邮箱给我,合同你准备,过两天签约。”

他说完,便转身要走。

孟琛端着酒又啄了一口,在后面冒出一句:“看来她对你真的很重要,不过我挺好奇的,为什么?在我看来,她很普通。”

男人没做声,侧眸,瞧了孟琛一眼,目光不咸不淡:“对我而言,她不普通。”

落下最后一句,他开门离开。

方征秋舌尖绕着糖果的甜味,眼角瞥着似乎在思考什么的孟琛,挑眉:“看来你们关系不错,三成,足以你填补他知道对你孟家造成的损失。”

孟琛哼了一声:“补不了。”

“贪得无厌。”方征秋嗤了一声。

孟琛看着他,突然问:“你和孟瑾,打算什么时候退婚。”

话题突然绕到这里,方征秋倒是愣了一下,随即眼神微变:“我不知道,你竟然会期待我和她解除婚约。”

“你们不适合。”提到孟瑾,孟琛脸色变得复杂,一口将杯中剩下的酒都喝了,才起身,走到吧台,边走边说:“如果你对他一直存着怀疑,那么还不如放过她,我会给她找个更合适的人。”

方征秋没做声,舌尖的甜味,似乎变浅了不少。

房间里,一时陷入安静。

半晌,孟琛倒好了酒,看过来:“怎么,现在舍不得了?”

男人抬起眸,光洁的镜片下,黑眸微冷,他起身,捞起西装外套,往门外走:“我会安排,你们,最好准备。”

“你戒烟,不是因为孟瑾吧。”后面,阴冷的嗓音,再次出现。

方征秋脚步一顿,眉心蹙了蹙,没回答,直接开门走了。

孟琛看着他甩门离开,将杯中酒又喝了一口,眼中露出嘲讽的笑意:“最好不是,我妹妹,不配渣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