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我能让你们出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与此同时,警局看守所里。

萧婷看着日渐憔悴的表姐,眉心狠狠拧着:“这次他们又逃过一劫,表姐,不如算了吧,你都已经搞成这样了,何必还这么执着?”

向韵现在的情况,的确很狼狈,看守所里并不干净,同一个房的人,很多都是惯犯,她在这里呆了几天,就觉得要崩溃了,这个世界,绝对不是干净的人应该待的。

她深吸一口气,抓住萧婷的手,眼中恨意如何也挡不住:“不能算了,绝对不能算了,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要让乔蕊那个贱人,比我现在惨十倍,百倍。”

她的眼神太疯狂,萧婷瑟缩的往后面退了退,手却紧紧的被那双已经变得很脏的手握住。

她挣脱一下,没挣开向韵的桎梏,面色难看了些:“钢筋的事,已经在警方立案了,如果视频修复解析出来,我怕到时候……”

“你怕什么!”向韵声音一下变大了,差点控制不住。

萧婷吓得一跳,眼睛瞪得大大的。

不远处的看守人员牛着眼看过来,向韵赶紧伏低做小,把脑袋埋下来点,低声说:“婷婷,没什么好怕的,大晚上的,视频不可能看得清,那些像素很差,而且就算查到了什么,也查不到你身上,这些事又不是你去做的,那些人根本不是本地人,收了你的钱,也早就走了,不要担心,一切按计划行事。”

“可是……”萧婷还是觉得很危险:“表姐,现在警方已经插手了,敏感时期,我真的这个时间做什么,肯定会被怀疑的,景仲言……那个男人,他如果查出我,不会放过我的。”

“他不会查出来,婷婷,姐姐现在只有你了。”

萧婷面色艰难:“表姐,我不是不想帮你,其实事情都做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想放弃,可是我觉得太严重了,万一,乔蕊真的丧命了……”

“那最好!”向韵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脸上就控制不住的兴奋。

萧婷惊恐的看着她。

向韵连忙整理了面色,低低的说:“不要担心,不会要她的命,按照我说的去做,顶多让她受点伤,给她个教训,要命这种事,犯法的,姐姐怎么可能让你去做。”

萧婷点点头,她也不信姐姐会这么害她。

看着向韵狼狈的摸样,萧婷也的确很心软:“姐,真的不能保释吗?景夫人也不行?”这里提到的景夫人,自然是薛莹。

向韵咬咬唇,摸样有些可怜:“妹妹,他们都不要我了,都不管我了,现在,我只有你了,婷婷,姐姐只能靠你了。只要乔蕊受伤,我这边,景仲言一定会松懈,到时候,姐姐就可以出去了,你不知道,这里面,根本不是人呆的,姐姐不想在里面,婷婷,你帮帮姐姐。”

萧婷面色微沉,又看到表姐手臂上隐隐的红色痕迹,知道那是伤口,她有些难受,盯着那些痕迹,轻声问:“看守所,能伤人吗?要不要我去投诉?”

向韵手指微动,撸起衣袖,看着上面青青紫紫的伤痕,萧婷觉得心疼。

向韵眸光微冷的一个一个的痕迹,指尖慢慢抚摸:“投诉就不用了,一个看守房,告状了,只怕我会更惨。”

萧婷面露愁色,握着姐姐的手:“表姐,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出来。”

“我相信你。”向韵回握住妹妹,心中冷笑,面上却真诚极了:“婷婷,姐姐一直相信你,我们姐妹俩,会过得更好。”

“对,一定会。”萧婷点头,这一刻,她是真的心疼了。

这么高贵的表姐,这么能干精明的表姐,却在这种地方,受尽折磨,她不是属于这种地方的,她应该有更广阔的人生,她应该有更配得上她的男人。

她的结局一定不能是这样。

不可能是这样。

眼看着向韵又被带回去,萧婷按按握拳,她或许做不到更多,但是,至少,她得想办法把姐姐弄出来。

景氏那边下了命令,一句不准保释,让向家人愁白了头,两位老人家年纪都不轻了,实在经受不住再重的打击了。

就算为了表姨表姨夫,这个忙,她也必须帮。

向韵被带回看守房,这不是监牢,只是临时禁锢嫌犯的地方。

她坐到自己的木板床上,她旁边的一个梳着马尾,手上还有纹身的女人,看她一眼,推推她的身子:“喂,变态狂,你家人说什么时候带你走?”

那句变态狂,叫得整个房间的人都笑了,向韵冷冷的扫她一眼,没有做声,脱下鞋子,上了床。

纹身女人被她无视,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反应的哼笑一声,换个位子,跟别人一起打牌。

几个人打牌的声音很大,向韵觉得烦,皱着眉喝了一声:“小声点!”

围在一团的女人们个个跳起来,一副要干架的架势。

那纹身女人倒是笑笑,拍拍手,示意同伴坐下:“跟个疯子有什么好计较的,小声点就是。”

“玉姐,你看她是个什么鬼样子,又不是坐牢,交了保释金就能出去了,把自己搞成这副德行,活像我们欺负了她似的,早上看守员看叮嘱我,让我别打人,我他妈手指头都没碰她一下,谁打她了。”

“不是知道她是变态,喜欢玩自虐吗,你不会解释?”那叫玉姐的纹身女人丢了一对A,冷笑一声。

对面的女人坐下来,满脸恼怒:“我他妈也说了,看守员不信啊,说人家以前是什么企业白领,跟我们不是一路人,又没嗑药,怎么会疯。”

“嗤。”另外的人也重新坐下,继续打牌,嘴里也跟着骂骂咧咧:“我看那biao子就是故意的,既然是白领,怎么连个保释金都交不出来?亲人都里看了几次,也没见付点钱。”

“好像是得罪了外面的人,不敢出去。”

“切,敢玩自虐,没事儿抓自己,掐自己,把自己搞得跟灾民似的,没胆子出去?现在他妈的谁给老子付了保释金,老子能出去,给她卖命都行!”

另外有人也附和:“就是,在这鬼地方呆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好不如让老子去坐牢呢,坐牢好歹还能放放风,这儿连个放风都没有。”

几人正聊得起劲,后面,不声不响突然多了个人。

“喂,你他妈过来干什么!”有人吼了一声。

玉姐回头,就看到那蓬头垢面的“企业白领”不知何时走到了她们身后,眼神古怪的瞧着她们。

玉姐拧眉:“疯子,离老子远点。”

向韵没动,只看着他们,嘴角一扯,呵呵怪笑:“我能让你们出去。”

留在这里的人,都是犯了事儿,没人保的,待得少的,也就三四天,待得多的,都有好几个月了,谁都想出去,可是也都知道,天上不会掉什么馅饼。

况且,这个疯女人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能让她们出去?

没人信,玉姐嗤了一声,转过头继续打牌。

玉姐对面一个女人却来了精神,问向韵:“你有本事让我们出去?”

向韵点点头,眸光阴森冷戾:“不过你们要帮我做点事儿。”

玉姐是里面的老大姐,闻言敲了敲桌子:“打牌!”

她一声喝,吸引了不少人,大家都埋着头,继续打牌。

但有几个,却没听,迟疑的望着向韵,眼中,有着迫切的想离开的欲望。

向韵咧咧嘴,笑了,这个玉姐在看守房里呆了四个月了,算是里面资历最老的,有点威严,大家都听她的,但是这也不代表,所有人都必须听她的。

向韵回到自己的床位,别的床位之前听到她话的人,都走了过来,不一会儿,她身边就围了五个人,正在打牌的几个女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又都忌惮的看着玉姐。

玉姐将牌一扔,转身,爬上了自己的床。

那些女人如蒙大赦,有三个逮到机会,也围上了向韵,另外的,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埋着头睡觉。

八个人,向韵看着眼前的八双眼睛,视线微移,还是转向她隔壁床位的玉姐:“你不想出去吗?”

八个人当中有个跟玉姐关系好,闻言也劝慰:“玉姐,这疯女人……不是,这小姐能带我们走,不是正好吗?”

向韵没做声,假装没听到她们口中的“疯女人”三个字,只看着玉姐,沉沉的说:“如果你答应帮我做件事,不止送你出去,我还可以给你钱,十万够不够?”

所有人都倒抽了口气,十万,这可不是比小数字,呆在这间房的,都是些小偷小摸,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十万块,对她们来说,是比很大的财富,至少,半年不用做事。

“那我们呢,我们帮你做事,你给我们多少钱?”

人都是贪婪的,向韵冷笑:“自然少不了你们。”

“好好好,我们跟着你干。”

向韵却继续看着玉姐:“钱都不想赚?”

玉姐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瞪着那边的九个人,眉头狠狠拧着:“你他妈再废一句话,老子现在就撕了你的嘴!”

玉姐野蛮,力气也大。

向韵到底有点忌惮她真的动手,冷哼一声,跟这边八个人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