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上次打过,这次还要打?/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话的声音不小,不一会儿人,又吸引了两个人过来,整个看守房二十人,转眼,只剩下九个人不动如山。

这里面,玉姐是一个,另外的八个,也都是有些年龄,有些阅历,并且对向韵的身份很是怀疑,不想沾染大事儿的。

稍微有点智商的都知道,这么多钱,要办的事,肯定不会是偷鸡摸狗的小事儿,她们有案底,在道上混,但是却不见得想犯大法,蹲号子。

几个月的刑期也就算了,要是长点,几年的,就算赚了钱,也没命花。

夜晚,窗外一整片的暮色,缀着几颗零散的星星。

乔蕊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里,匿名传来的视频恢复后的监控带,看了好一会儿,还有点不敢相信。

“到底是谁?”她嘟哝一声,又是好奇,又是兴奋。

视频里一共是七个人,那七个人小心翼翼的在搬钢筋,动静非常小,看得出来,是熟手,至少是做惯了工地活计的。

半夜的光线非常不好,她看不清这些人的脸,监控摄像头的像素也不好,身影都是模糊的。

但是这些不是乔蕊应该考虑,就算这个片子很难分辨,但是这都是警方的事,只要确定了,真的有人故意阻碍他们施工,并且做出这种手段来陷害他们,警方那边,就可以针对其,做出缉拿。

缉拿期间,只要这个案子还存在的一天,那么这些人在想对他们对手,就要掂量掂量了。

此时,二楼传来脚步声。

她抬头看去,见是景仲言洗了澡下来,立刻笑着道:“给你看个东西。”

男人一边擦头发,一边走下来,坐到沙发上。

乔蕊将电脑递到他面前,兴致勃勃的说:“监控录像带,有人解析了传给我。”

“什么东西?”男人看了两眼,像是没什么兴趣。

乔蕊哼了一声,拿过他的毛巾,站起来,帮他擦,嘴里说“别装了,张力不是都跟你说了吗?我还以为你下班回来就要问我,好吧,现在我自首。”

今天下午张力失踪了好一会儿,问别人,说是他下了总经办,再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小时了,乔蕊问他干什么去了,张力支支吾吾,乔蕊就知道,他多半也是怕事儿大了被处分,悄悄去通报给景仲言了。

其实张力这种做法是对的,毕竟公司不是只有他们几个人,如果真的闹大了,景仲言这一层是必须知道的,他才是公司的掌舵人,况且现在这事儿还染上了警察,怎么也要通知他一声。

乔蕊原本也是打算在事情发生第二天就告诉景仲言,但是警方没有解析出影片,乔蕊就想等到警方出了拘捕令,事情落实了再说,不过张力提前说了,也没什么问题。

所以今天一下午,乔蕊都在等男人给他打电话,没想到他却没反应,到了晚上,她也在等他找她谈谈,结果还是没反应,她有点拿不准,现在影片有了,她也乐得说出来,毕竟她也不喜欢这么遮遮掩掩的。

男人慢条斯理的按着遥控器,找了一个台,随口说:“警方既然已经插手了,你说不说,都无所谓。”

乔蕊看着他:“你不生气?”

“生什么气?”男人语气淡淡:“你不说,自然还在你的处理范围以内,如果什么小事都要麻烦我,要你干什么?”

乔蕊觉得他这话跟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她就是觉得,项目组的事儿,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让景仲言去费心,她也想用自己的力量,证明自己的能力。

这会儿听他也是这个想法,乔蕊张嘴一笑,扑过去,从后面抱住他:“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的很好。”

“嗯。”语气还是淡淡的,似乎对他而言,这真的是件不值得操心的事。

乔蕊看了他一会儿,开始怀疑,之前自己是不是真的大惊小怪了?不过当时的情况,差点就要把整个建筑拆了,情况真的挺吓人的。

最后虽然保住了建筑,但是善后的调查,也让她操足了心。

可是看景仲言事不关己的摸样,仿佛,真的是自己小题大做。

好吧,她没本事,当然不能跟大本事的景总相提并论。

继续帮他擦头发,等擦干了,又窝在一起看了会儿电视,才上楼睡觉。

一夜无话。

……

第二天,景氏附近快餐店内。

乔蕊搅着手边的可乐,吸了一口,抬眸,就看到对面坐着的女人。

卡瑞娜似乎没吃饭,点了个汉堡,正在咬,拒绝了两下,瞧见了乔蕊的目光,她停下来,将汉堡放下:“找你出来,是有点事想问你。”

乔蕊点头:“你说。”

“附近的,知不知道有什么租赁的房产?”

乔蕊眨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租房子?”见卡瑞娜又拿着汉堡开始吃,她眉头皱起来:“我以为你应该回美国去,你现在的状态,绝对不适合一个人呆。”

“就是为了他,我才租房子,酒店人来人往,不方便。”她说了最后一句,汉堡也吃了一半,她搅了搅可乐,打算喝一口,乔蕊却一把拦住,对服务员要了一瓶矿泉水。

拿过矿泉水,卡瑞娜没说什么,拧开了喝。

“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回美国,你的事儿不都探望了,景氏这边的工作,后面也可以让别人跟进,不需要你亲自……”

“你懂不懂?”卡瑞娜表情不好,将水瓶搁下,东京有点大:“你以为国外会因为你怀孕,就放你产假,留你工作?现在我把位置让出来,等到孩子出生,这个工作就不是我的了,公司也没我的位置了,我要重新找工作,甚至一切从头开始。”

国外的行情,乔蕊也知道一点。

她抿抿唇,看着她继续吃汉堡,忍不住多嘴一句:“快餐食品对孩子不好。”

卡瑞娜冷笑一声:“给他吃就不错了,这么挑嘴别出生。”

乔蕊无语,卡瑞娜似乎真的很排斥这个孩子,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同意留下,但是显然,并不是多喜欢那孩子,甚至,厌恶之情还是摆在脸上的。

乔蕊知道有一种人,就算怀孕了也会生下来,已经用孩子要挟,渣男回头的几率会比较高,她不知道卡瑞娜是不是也存的这个心思,她希望不是。

“房子的事,我会帮你留意,你有什么要求。”

“一个人住,环境不要差,最好是公寓类型,交通要便利。”

乔蕊心里有了点谱,感觉和赵央现在住的小区差不多,回去她可以问问赵央,他们小区有没有租赁房。

只是午餐出来短短的聚了一下,说了两句话,吃完这个汉堡,卡瑞娜看看时间,提着手袋,便要离开。

乔蕊看她付了钱,形色匆匆的摸样,陪她等到了计程车,看着她上车,并记下了车牌号,才目送她离开。

车上,卡瑞娜透过后视镜看着马路边,那迟迟没动的小身影,唇瓣紧紧抿着,指尖,碰触到自己肚子。

这个孩子,她真不想要,他是个孽种,不是他,她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变得这么纠结,这么困扰,这么不理智。

只是三次而已,为什么偏偏就怀上了。

脸上的表情从烦躁到暴躁。

卡瑞娜以前也怀过孕,在美国的时候,当然是跟她的未婚夫,但那时候,她偷偷堕了,因为她的工作,当时,她的位置有很多人竞争,如果她一旦退下来,这个位置,她永远回不去了,凭着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在汉斯公司爬到那样的高度,她不想就这么功亏一篑,况且那个时候,她和男朋友也只是刚刚订婚,目前两年都没结婚的打算。

堕胎的时候,她没惊动任何人,但是随着流产后接连三四个月每晚做恶梦,这件事,终究还是瞒不下去,她未婚夫知道了,他们吵了很大一架,那是个喜欢小孩的男人,他一直希望能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那次之后,两人的感情大不如前,之后的一年,卡瑞娜尽力挽救,加上不时的家庭聚会,都邀请男方参加,渐渐的,他们走出了这件事。

这次来中国,卡瑞娜是做好了大刀阔斧的准备,她是汉斯公司的代表人,她要为汉斯公司开荒,在这片黄种人的世界,为公司占据一席之地。

和景氏的代理案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件,说到底,也只是个诱因,从接触景氏,到接触整个慕海市的上流社会,这个过程中,她付出了很多,当然,也包括身体。

其实这都是很正常的,谁谈生意不陪人上上床,就算在国外,这种事她也没少做。

可偏偏,她再次怀孕了。

明明做足了安全措施,事后她甚至不放心的吃了事后避孕丸,还是怀上了,可孩子的爸爸是谁,她却并不清楚。

那段时间,她同时联系了三个人,和那三个男人都上过床,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是孩子的父亲。

想到这儿,她抚着额头,有些难受。

其实在去医院检查之前,她一个月没来经期,她已经有所发觉,自己买了测试纸来检测,得到结果时,她委实吓了一跳。之后不放心的还买了各种牌子的测纸一一测试,但答案,都没变过。

还要打吗?上次打过,这次还要打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