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姐妹一场/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卡瑞娜其实不清楚,她也很迷茫,她爱着未婚夫,那个会在美国跟她走入婚姻殿堂,跟她一起白头偕老的人,但是她对堕掉的第一个孩子,到现在也有愧疚感,所以对这第二个孩子,她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勉强让自己镇定,反正时间还早,还可以慢慢的想办法。

但是随着孩子越来越大,等到她检查的时候,医生给出了最后通牒,过了四个月再堕,是件很伤身的事,如果有什么并发感染,很可能以后都不能怀了。

卡瑞娜就迷茫了,实际上她还没想到应对的办法,但是她心里知道,这孩子必须堕了,因为不管从什么层面,他都不应该出现,有了这个孩子,她的婚姻将会完蛋,并且更严重的,或许她往后的整个世界,都会变得跟以前不同。

她身边没有别人,在中国她没有朋友,没人能给她意见,她又不能告诉家里,她很困扰,很烦躁,然后,那天晚上,她去买醉了。

心里想的是,说不定喝喝酒,能让自己心里舒服点,酒后,说不定她会想的更透彻。

结果她被乔蕊带走了,然后,就是现在这样。

卡瑞娜对乔蕊很看不上,不就是找到一个好男人吗,那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是哪儿来的?离开了景仲言,她不也什么都不是?

可是那晚她说的那些话,却让卡瑞娜沉默了。

至少乔蕊有一点没说错,如果她真的想打,会拖这么久吗?实际上,这么犹豫,已经是不想打了。

上次堕胎的后遗症现在还在,那个血肉模糊的孩子,现在也会偶尔出现在她的梦里,总让她忍不住想起。

越是这样,她越是不敢打现在这个,毕竟,有一句话是真的——孩子是无辜的。

在美国那样的地方长大,卡瑞娜从小就有一种心理,孩子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在美国的家庭里,孩子被赋予了所有的爱,无上的荣宠,她的童年,也是这么过来的,父亲和母亲,甚至隔壁邻居看到她都会说一句,这个孩子一定是天使的降临,她漂亮,可爱,有着最洁白的翅膀,最干净的光圈,她的未来,一定比任何人都明媚。

卡瑞娜是听着这些话长大的,尽管她是一个黄种人,但是那些白种人对她还是释放出所有的善意。

她很开心,她的人生一帆风顺。

也因此,对于第一个孩子的离开,她那么的接受不了,骨子里的天主教信仰,让她不止一次去教堂忏悔,可是还是没用,噩梦一直跟随她。

不知不觉中,目的地到了,卡瑞娜付了车资,下了车。

今天她要谈一个合作案,跟一家电子公司,与这家公司的老总,她接触过三次,其中一次,他们发生了关系,而时间,正好也是那段时间。

所以这个男人,有可能是她孩子的父亲。

但是也仅仅是有可能。

深吸口气,她朝着公司大门走进去,这时,手机响了。

她看了眼来显示,是乔蕊。

她接起:“喂。”

电话那头,是女人一连串的声音:“我帮你看过了,附和你需要环境的公寓,一共有三处,一处是跟我朋友家比较近,另一处是在市中心,价格也比较优厚,第三处……”她顿了一下,似乎下了什么决心,半晌才说:“第三处,不要钱,如果你愿意,可以住到任何时候。”

卡瑞娜脚步一停,站在原地,瞪大眼睛:“不要钱?”

那边匆匆说:“你考虑一下,一会儿我把三处地址都发到你邮箱里,前面两处都附有照片,第三处没有,如果需要,晚上才能给你。”说完,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卡瑞娜捏着手机,听着那头嘟嘟的忙音,脸上的愣然,好一会儿才褪去。

真的没想到,她这个讨厌她讨厌到骨子里的表妹,也会有这么热心的时候,不过短短半个小时,她竟然找到了三处。

只是,不要钱,到底是什么意思?

乔蕊挂了电话,脸上的表情有些懊恼。

赵央关了网页,看她这表情,冷笑一声:“你说你是不是没事儿干?你虽然现在跟景总住在一起,但是也不代表,你们永远不会吵架,万一吵架了,你要离家出走,你连个搬的地方都没有,真的好吗?”

乔蕊揉着眉心,觉得头已经很疼了,不想再说了。

赵央还不依不饶:“那栋房子你还没还完房贷,你租了也好啊,白白的便宜给别人住,我说你到底为什么不收她钱,就因为她是你表姐?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啊,你算便宜点,总好过白送她。”

“没送,她特殊时期,我能帮就帮。”

“切。”赵央是听乔蕊抱怨过卡瑞娜的,才不信她现在的好心。

乔蕊也没解释了,她其实考虑的是,不知道卡瑞娜要瞒着家里多长时间,但是她自己工资有限,存款有限,生孩子要花多少钱,谁也估计不了,能省一点是一点。

只是话说出去了,她也有点觉得自己太过了,她不应该怂恿卡瑞娜这种行为,她应该告诉家里,她却给她找了一个避风港,让她继续瞒着家里。

乔蕊不敢想想,如果她妈知道,会怎么杀她。

一整个下午,乔蕊都浑浑噩噩的,心里总想着这件事。

赵央看她心不在焉,正想说点什么,张力过来,手里那这个传真:“那边下的拘捕令,组长你看看。”

乔蕊拿着那传真纸看了一下,是警方的拘捕令复印本,她看饿了一会儿,里面的人最大程度的还原了容貌,虽然还是看不太清,但是如果是认识的人,一定能一眼认出。

她点点头,将拘捕令递给他,刚好这时,手机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方征秋。

乔蕊楞了一下,没想到方征秋怎么突然打电话给她,最近,他们应该没什么联系才对。

过了一会儿,她才接起。

“喂。”

她说了一声,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略显阴凉的男性嗓音:“拘捕令发了,开心吗?”

这声音有些陌生,但仔细听又有点耳熟,乔蕊听了一会儿,确定这不是方征秋本人,皱皱眉:“你是?”

“猜猜。”那头人,音色带着笑意。

乔蕊眨眨眼,没猜出来,却不知脑子怎么一转,猛地想到个人。

她瞪大眼睛,手有点冒汗:“孟……孟琛?”

“呵呵。”那头人,笑得大声了些。

乔蕊寒毛都快竖起来了,二话不说,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阖上电话,她还气息不稳的连连喘了几下。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忙音声,孟琛慢条斯理的将手机放下,觉得心情又好了点,嗯,没事儿吓唬吓唬小白兔,这个娱乐项目,可以保持下去。

方征秋去了洗手间出来,看到自己手机在孟琛手里,他走过去拿回,打开屏幕看了一眼,发现页面停在最近联系人的地方。

他眼神一凛,镜片下的眸子,掺了点危险:“你打给乔蕊?”

“显而易见。”苍白的男人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茶,视线环视左右,对这间茶馆有些好奇。

方征秋面色不好,坐到他对面,眸光清冷冰凉:“别搞事。”

“慰问一下,通话时间十一秒,够搞什么事?”

“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提醒你,别惹景仲言,这是他的地盘。”

“这话听着新鲜。”男人语气不咸不淡:“做为一市之长,你觉得这话,你说合适吗?”

方征秋皱紧眉头。

孟琛嘲讽一笑:“别废话了,谈正事。”

到底是谁在浪费时间。

……

乔蕊觉得她最近都要精神崩溃了,自从孟琛出现在慕海市,她感觉她就被盯上了,被一双恶狼的眼睛盯上了,现在孟琛还用方征秋的电话打过来,他想表达什么?他是的过了明的?方征秋知道他在这儿,并且默认了他可以留在这儿。

这是挑衅吗?

乔蕊觉得是。

她深吸一口气,认真决定,最近一定不能单独到处走,对了,过马路也要小心,还有半夜什么的,一定不能出门,下楼扔垃圾都不行。

“乔蕊,安娜叫你下去一趟。”

正在这时,赵央突然唤了一声。

乔蕊回过神来,站起身:“安娜,说什么事儿了吗?”

“可能是文件的事儿吧,好像是资料不齐,让你去,估计是预算方面的东西。”

乔蕊哦了一声,走进电梯。

最近安娜对项目组的态度,简直可以用个春风化雨,秋风送爽来形容,所有的后门都给项目组开了,多乱的资料,她都能给你整的得干干净净,并且绝对不会抱怨一个字。

乔蕊到的时候,安娜刚从茶水间出来,手里端着杯咖啡,两人进了办公室,安娜立刻将咖啡递到乔蕊手边。

乔蕊一愣,指指自己的鼻尖:“给我泡的?”

“是啊,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咖啡课程,跟着学了两节课,感觉还挺不错的,乔组长帮我尝尝。”

她讨好的表情,不要太认真。

乔蕊有点哭笑不得,她觉得挺没必要的,安娜估计是怕她秋后报复,所以对她这么殷勤,但其实,她虽然和向韵有隔阂,但是跟别的人却还好,大家都是同事,平时有点口角,也都是小事儿,她也不是小气的人。

不过为了让安娜安心,她也没拒绝,喝了咖啡,两人谈了会儿公事。

出来时,安娜亲自把她送出来,外面,成雪刚好从位子上站起来,从这边走过,不偏不倚的,与乔蕊正好对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