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头颅出血,重伤/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雪手里抱着一叠文件,看着很重,她脚下又穿着高跟鞋,看起来有些狼狈。

乔蕊眼看着中间一份文件夹快掉了,伸手想帮她扶住。

成雪却猛地后退一步,脚下一个打滑,身子往后摔倒。

“啊——”

一声尖叫,惊住了整个办公室的人。

成雪后脑勺着地,那“咚”的一声脆响,站的近的人,吓得面色苍白。

不少人围上去,将她扶起来,一抹,摸到她后脑勺竟然流血了。

“哎呀,血,快,快打120。”

有人大喊一声,整个办公室瞬间炸开了。

不少人看看乔蕊伸出来一半的手,再看看流血不止的成雪,目光变得难看极了。

乔蕊面色也不好,现在所有人,都好像觉得,是她推了成雪一样,但她明明,只是想帮她扶一下文件。

外面的骚乱,惊动了正在总经理室,跟李丽谈事的景仲言,两人走出来,就看到这场凌乱的画面,也听到大家的急促呱噪的对话,了解了情况。

乔蕊站在办公室中央,僵在原地,神色变幻莫测,面庞清白交错。

穆姐也从秘书室出来,看到成雪变成这样,吓坏了,也上前查看。

乔蕊指尖微颤,抬眼,瞧着不远处的高大男人。

男人五官俊美,神色冷峻,一双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乔蕊慌了,张张嘴,试图解释:“不是我……”

她的声音很小,周围又很吵,她的话,他一定听不到,甚至离她最近的安娜,都没听清。

乔蕊有点茫然,她看着已经半晕过去的成雪,抬脚走了过去。

看她过来,大家都皱起眉,有人想拦着她,怕她再做什么疯狂的事,但绝大多数的人因为忌惮,给她让了路。

乔蕊咬着唇瓣,再即将碰到成雪时,左侧,一道身影过来,牵住她的手,将她制止。

他掌心的温度很暖,一样的熟悉。

乔蕊偏头,看着他微凉的表情,心像被什么砸了一下,她喘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声音平稳:“你也觉得,是我?”

男人没做声,只对李丽吩咐:“打电话给最近的医院,让他们尽快派人来。”

头颅出血,这是大事。

很大的事。

乔蕊被他拉开,景仲言走进人群,去查看成雪的情况。

安娜在乔蕊旁边,其实她刚才就在乔蕊后面,她看到了,成学不是她推的,她的手只是在半空,成雪就自己倒退,被高跟鞋绊了,仰头摔倒了。

办公室这样的环境,虽然女秘书都喜欢穿高跟鞋,把自己打扮得靓丽漂亮的,但是却总有一个尺度,成雪那双鞋子,至少也有七寸,跟她们这种顶多穿穿三寸的人来说,差距不是一定点的大。

说到底,这件事,成雪算是自作自受。

只是现在,其他人却都不这么认为。

安娜有点纠结,是要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呢?还是瞒着呢?如今她应该巴结乔蕊,但是如果因为这件事,景总厌弃了乔蕊,她也会很高兴,毕竟,她本就不喜欢乔蕊。

李丽打完电话,看到乔蕊站在原地,面色惨白,没有血色。

她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没事。”

乔蕊望着她,有些委屈:“不是我推的。”

李丽一愣:“不是你?”

乔蕊沉默,连李丽都以为是她,在他们的心目中,她就是个这么小气,这么不堪,这么肆无忌惮的人?

伤人这种事,乔蕊长这么大,做的最严重的,也就是小时候踢了后面总喜欢拉她辫子的男同学的小弟弟而已。

很快,急救车来了,成雪被送上车,她满头都是血,看起来非常狼狈,手却紧紧抓着景仲言的衣角,男人握住她的手,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陪她进入了电梯,随即,上了救护车。

乔蕊被李丽送上了十三楼,下面出了事儿,项目组的人也听到风声,正在议论纷纷。

看到乔蕊回来,神不守舍的摸样,旁边还有个李丽,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闹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最后,还是赵央开口:“怎么了这是?”

李丽没做声,说了一句,要赶去医院,便走了。

电梯门关上,乔蕊拖着脚步走进去办公室,坐下。

陈新收到一条短信,是陈素素发来的,他看了一眼,把手机传给了其他人。

最后手机传到赵央这儿,赵央重重一拍桌子,站起来:“胡说八道!”

他们的动静虽然隐蔽,但是乔蕊也看见了,她偏头过来,伸出手:“手机我看一下。”

赵央不肯:“还看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推成雪?什么狗屁东西,谁信啊,是不是不小心撞到了,就算看不惯那女的,有点智商的也知道在没人的地方再动手,会大庭广众的搞事吗?以为谁是傻子呢。”

乔蕊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你信有什么用,其他人不信。”

这个其他人中,她最在意的那个,也不信。

赵央抿抿唇,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大不了查监控,我就不信了,监控里总能拍到,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歪。”

她这么一说,乔蕊才想起来,她立起身子,突然一愣:“监控没拍到。”

“嗯?”

“我当时和站的位置,挡住了身后的摄像头,成雪的位置,挡住了她那边的摄像头,我们卡在死点,没拍到。”

“啊?”赵央张张嘴,觉得不太可能。

乔蕊反而来了精神,世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吗?她从安娜那儿出来,就正好和成雪撞上,成雪突然摔倒,血流不止,但是监控却恰恰好,卡在了死点,拍不到内容。

真的有这么巧合?

乔蕊起身,提着包,往外面走。

“你去哪儿?”赵央在后面问。

“医院。”乔蕊头也不回的走了。

……

头颅出血,轻微脑震荡,这些症状,都不是开玩笑的,脑子上的毛病,最不好治。

急诊室的医生给成雪缝了针,景仲言站在外面,浓烈的消毒药水,刺激着他的鼻息,难为的味道,让他微微蹙眉。

李丽赶来时,正好又听到诊疗室里,传来尖锐的女人叫声。

她抖了抖身子,看着门外的男人,面色难看:“这么严重?”

男人慢条斯理的看她一眼,没回答,反而问:“监控看了吗?”

李丽点头,面色不好:“没拍到,位置是卡着的,乔蕊和成雪的位置,挡住了两个摄像头,还有两个,照射范围没这么宽,看不到这边。”

男人沉默,漆黑的睿眸,深深凝着。

“但乔蕊说不是她,老实说,我也不信,景总,乔蕊不是这种人。”

男人没做声,里面,此时又响起一声惊叫,那惨烈的叫声,听的人心都紧了。

“景总,她没打麻药吗?”李丽捂着胸口,望着自家上司,显然也是被那叫声给惊住了?

“不知道。”男人随口应了声,掏出一支烟,点燃。

李丽想说这里禁烟,男人已经转身,走进了安全楼梯。她叹了口气,悄悄走到诊疗室门口,对里面看了一眼,只看到医生和护士忙碌的背影,还有盘子上的血棉花。

她心里哆嗦了一下,这么多血,看来真的很严重。

缝针花不了多少时间,但是为怕伤口感染,医生建议留院一晚,看看情况。

成雪很快被安排进病房,她没法睡,后脑是伤口,只能坐着,但是她脑子晕,轻微的脑震荡,让她现在想吐,胸口闷闷的,能躺着或许会好点,但是必须坐着,这种痛苦,只能承受。

李丽帮她处理了所有住院事宜,等到进病房时,就看到面容憔悴的女人,惨白着脸,裹着脑袋,坐在病床上,她身子摇晃,显然是很累,但是却必须坐着,整个身子,都是后背,都是坍塌的。

看到李丽进来,成雪咬咬唇,干硬的挤出一声道谢:“麻烦你了。”

李丽摆摆手,走进去:“现在感觉怎么样?”

“疼。”女人吸吸鼻子,音腔有些可怜:“想吐。”

“这是正常的,休息一下会好点。”

“怎么休息。”成雪看着她,那双眼睛,含着浓浓的委屈。

李丽沉默了,给她后背垫了好几个垫子,让她靠着,至少舒服点。

“其实,真的是乔蕊推你的吗?”看她稍微好受点了,李丽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轻轻的询问。

原本就面色难看的成雪,瞬间眸光变了,她捏住双手,指尖轻轻颤抖。

咽了口唾沫,她想摇头,但是一动,脑袋就生疼。

“别乱动,别乱动,好了,我不问了。”深怕她伤口再裂,李丽不敢逼她。

成雪白着脸说:“不是她,是我,我自己不小心……”

“真的?”李丽抬眼。

成雪眼眶开始发红,不一会儿,鼻子也红了,默默的又“嗯”了一声。

她这表情,和说出来的话,分明不是同一个的意思,李丽皱起眉,分不清到底真相如何。

“如果真是乔蕊,你说出来,公司范围内伤人,公司会给她相应处分,如果你要追究,也可以报警。”

“不不不,我不报警。”成雪急的不得了,慌张的摸样,像是要被抓的人是她一样,她拉住李丽的手,语气急切凌乱:“不报警,我不报警。”

“你不要激动,别乱动……”

“只是跟她顶几句嘴,就被降职了,我要是报警,她一定会开除我,李姐,我求你了,别把这事儿闹大,我不追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