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冷战/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觉得一直都是他在付出?”乔蕊突然抬眸,看着好友。

赵央皱皱眉:“我打个比方。”

“你说的没错。”她却突然垂头,眼底,涌着些什么:“他付出得真的很多,至少,为了我,他跟家里的关系,已经完全僵了。”

“乔蕊。”赵央覆上她的肩膀,觉得她现在很不对劲。

乔蕊摇摇头,脸上尽力扯出个干涩的笑容:“我没事,只是很多时候,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所以就多猜,多想,是啊,两个人在一起,总要互相理解,可能再过些日子,我就习惯他的沉默了,你知道吗,他是那种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告诉我的人。”

“你别这样。”从没看过她现在这幅表情,赵央很担心:“现在你情绪不对,不要多想,也不要做什么决定,冷静了下来,等恢复了理智,再考虑。”

乔蕊看她一眼,半晌,点头。

赵央松了口气,却决定,这几天,一定要好好盯着她。

乔蕊现在,真的很不对劲。

医院,傍晚。

提着外卖回来,一进病房,景仲言还没出声,一道蓝白相间的身影,便冲了过来。

那人埋在他的怀里,小小的脑袋上还抱着绷带,看起来脆弱又可怜。

她的声音是哽咽的,鼻音也很重:“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成雪的音色很软,绵绵淡淡的,带着一点诉说不清的委屈。

景仲言伸出手,握住她的肩头。

女人仰起头,小脸上满是泪痕,眼眶又红又肿,鼻子也是红红的。

“什么?”他声音淡淡,问她。

可他到底是软和着语气的,成雪心中一动,再次得寸进尺的扑上去,缩在他的怀里,面上惊恐又害怕:“你说你去洗手间,可是医生说,洗手间没有人,我以为你不回来了,仲言,别走,求你了。”

她的声音很卑微,尽力恳求。

男人将她推开一些,拉着她的手臂,让她坐在床上,这才将手里的外卖饭盒打开,将里面的粥端出来:“医院外面的食物,比医院的好一点。”

他动作不快,慢条斯理的将粥倒进碗里,递到她手边。

成雪凝望着他,白皙的手指握住碗,仰头,不确定的看着他:“你真的不会走?”

“先吃饭。”他没回答,拉了把椅子,坐在那儿。

成雪这才怯怯的开始吃饭,一口一口,吃一口,就看男人一眼,再吃一口,再看一眼,好像一直看不腻似的。

她的目光,温情脉脉,夹着可怜,看着,很容易让人不忍。

景仲言没做声,只看着她一点一点把粥喝完,才起身,去收拾。

她却一把拉住他的手:“你不会走的,对不对?”

就像一个小孩,在危急关头,那么死命抓着最后一丝安全感,如果连这个都失去了,或许,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目光很动情,景仲言觉得,如果一般男人,大概真的很难抗拒。

但是,他偏偏长了一双会戳破伪装的眼睛,他知道,成雪的确不想他走,但并不是因为他走后她会多无助,而是,这场惊心设计的阴谋,得不到想要的成果,她会不开心。

他,还是很了解的。

不,或者说,他了解任何别有居心的人,心里想的什么。

“我不走。”反手,覆在她的手背上,他拍了拍,无声安抚。

成雪扯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乖乖坐在那里。

景仲言将东西收拾好,刚好护士进来换输液瓶,看着他们俩,护士打了句趣:“你们感情真好。”

成雪脸立刻红了,扬眸望着景仲言,有点忐忑,嘟哝着说:“我们不是……”

护士没听清,换了瓶子,便走了。

景仲言没做声,将手洗了,便继续坐在那里。

“你真的一直陪着我吗?”似乎幸福来的太快,她还不敢相信。

男人面无表情,点头,语气很轻:“至少二十四小时内,你还在观察期。”

“你会陪我一整夜?”

“晚上有视频会议。”他婉转的说。

成雪明白了,但还是理解的点点头,她面上什么都没说,那副表情,贤惠可人得不像样子。

景仲言陪到她晚上八点,等到医院已经来撵人了,他才离开,成雪依依不舍的问:“明天,你还回来看我吗?”她住院,至少也要住三天。

男人居高临下的瞧她一眼,瞧见了她眼底的期待,抿着唇,半晌,同意:“下午。”

她一喜,立刻笑出来:“好。”

景仲言离开,成雪下床走到阳台边,确定他出了住院区大门,脸上的笑容,微微扬着。

她找出自己的手机,播了一组号码,那边,很快被接通。

“刚下飞机,怎么,这么着急?”那边,是个趣味的男音。

成雪声音闲淡:“不,恰恰相反,最近,什么都不要做。”

“嗯?”那边明显一愣:“不是催我快点?”

“计划有变,你留在这儿,多等一段时间,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

那边不满:“我是按小时算钱。”

“放心,少不了你的。”

挂了电话,成雪将通话记录删除,笑着走回床上,后背靠在软垫上,觉得头上的伤口,似乎也没这么疼。

她没想到,计划会这么顺利,原本以为,还是要动手美国那边的人,才能将乔蕊除掉,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苦肉计,竟然也能成。

这样很好,她现在要做的,反而不是急着处理乔蕊了,而是抓紧机会,咬住景仲言。那个男人冷硬刚强,心性淡凉,却没想到,竟然也有这么容易受骗的时候。

不过这样正好,乔蕊要除,毕竟是个绊脚石,不过却不是现在,景仲言才刚刚被她回握了一点,如果乔蕊出个状况,他只怕又会陷回去,那反而,是帮了那个女人,也会他对她的怀疑。

想着这些关节,计算着未来几天的计划,她越来越兴奋。

而此时,黑色的捷豹里,景仲言正在接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有些激动:“找到通话位置了,在机场酒店,我核对了最近一班从美国到中国的飞机,应该是和他,丁卯,美国华人圈子里,手比较脏的一个,在美国那边,也做过几起案子,不过收费挺贵,我听说,他和景仲卿好像交往密集,算是景仲卿的御用打手,没想到成雪回来后,没联系过景仲卿,倒是联系了丁卯。”

听着那边的禀报,景仲言眸色淡然,最后又看了一眼医院大门,驱车,离开。

“继续盯着,有什么消息,立刻来报。”

那边回的很快:“盯着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丁卯是佣兵出身,侦查和反侦察的门道很厉害,我怕我找的人,被他发现。”

驾驶座的男人沉默,有些不悦。

那头建议:“要我说,孟琛不是在慕海市吗?有没有可能,从他身边买一批人,段时间的雇佣,他那儿的人,这方面都是好手,毕竟术业有专攻。”

景仲言没做声,车子继续前行,路过一家大型超市,他下车,往里面走。

“用别的名义去接触一下,如果能雇到人,最好。”他说,此时已经走到粮货专区,拿了两袋猫粮放进购物车里。

旁边买东西的少男少女,看到这位气质逼人的帅哥,目光都忍不住流连。

男人却仿佛没注意一般,拿了猫粮,又买了两袋狗粮,还有几样宠物玩具,宠物零食。

那边,电话那头的人,很是迟疑:“用别的名义?老实说,孟家目前明面上都洗了,连警方都抓不到他黑的证据,我们随便找人接触,他们接吗?要我说老板,还是你去吧,你们不是有合作项目,这个面子,他肯定给你。”

“用别的名义。”他强硬的说,买了猫粮狗粮,又往生鲜区走。

那头有些无奈:“哎,好吧,那我先试试。”

挂了电话,景仲言看着一大片生鲜时蔬,不知道买什么好,现在回家,估计乔蕊已经吃过了,但是,他得为明天做准备,这几天,他估计不怎么能陪她吃饭,她一个人买菜,很多东西拿不了。

问了旁边的售货员,售货员是个中年大妈,也喜欢帅哥,特别殷勤的找了最新鲜的时蔬放进他车子里,景仲言道了谢,推着车子往收银台去。

回到家时,已经八点半了。

客厅里没人,他将灯打开,把两大袋东西放在茶几上,上了二楼。

房间里,床上的笔记本还亮着,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

他松了口气,他以为,今晚她回去书房睡。

换了衣服,正好这时,浴室的门开了,穿着浴袍的女人,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来,看到外面的男人,乔蕊愣了一下,没有作声,从他身边走过,去拿吹风机。

景仲言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拽进怀里:“还在生气?”

乔蕊脸色漠然的看他一眼,拧开他的手,去柜子里面拿吹风。

他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着打开吹风,已经在吹头发的女人,眉心微蹙,走过去,要帮她。

他的手刚刚碰到吹风,乔蕊立刻后退一步,不让他碰。

男人抿紧唇瓣:“我帮你。”

她话都没说,自己吹着。

这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

男人没做声,静静的看着她,等到她把头发吹得七分干了,就见她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抱住被子枕头,塞进他的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