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试探/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什么?”他挑眉。

乔蕊语气淡淡:“今晚你睡书房,如果有意见,就我去睡,你自己选。”

他将被子枕头放在床上,叹了口气,走过来,想抱她。

乔蕊急忙又后退一步,双手举在前面,拦住他:“你再过来,就我去睡。”

他眉心紧蹙。

乔蕊已经不理他了,上了床,窝在被窝里,抱着笔记本,点了一下空格键,里面的影片,继续在播。

景仲言没是什么片子,但应该是喜剧,也是他永远不会看的那种。

看着安整套的被子枕头,男人觉得,这件事,似乎真的很难善了,虽然乔蕊的状态,比他预想的要好很多,但是,也不是他能接受的范围。

下午的解释,看来她听进去了一点,也相信了他的话,不过,还是不高兴。

揉揉眉心,他觉得有点头疼,谈恋爱,果然很麻烦。

这晚,景仲言别罚睡书房,乔蕊看喜剧看到晚上十一点,身子一卷,就睡了。

第二天,景仲言起得很早,去厨房做早餐,这招有点百试百灵,有时候他和乔蕊也会争执几句,通常第二天都是他做早餐,然后那些争执,就会烟消云散。

其实,这个女人不难哄。

但是今天,景仲言觉得之前的想法可能太天真了。

他做好了早餐,还喂了猫,几乎所有事都完成了,她换了衣服下来,却只看了一眼餐桌上的琳琅满目,然后,提着包,出门了。

临走前撂下一句:“去工地,晚上不知道几点回来,大家各吃各的吧。”

到了这一步,景仲言觉得情况可以落实了,乔蕊,在跟他冷战。

虽然不是完全一句都不说,但是,的确就是冷战。

看着一桌子的饭菜,他一点胃口也没有。

出了家门,乔蕊肚子打鼓,随便在路边买了点东西,她一边往车站走,一边打电话。

电话那头,是赵央。

“按照你说的做了。”乔蕊咬了一口包子,对那头含糊说。

电话那头的赵央显然也刚醒,声音还有点绵绵的:“那就行了,他是什么反应?”

“没反应。”

“怎么会没反应?没质问你吗?没吵架吗?”

乔蕊咽下包子:“没有,他就和平时一样,不过,今早他做早餐了,看起来很好吃,我没吃。”

“他在哄你。”赵央一语命中。

乔蕊点头:“看得出来。”

“那就对了,你就这么晾着他,必须要让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乔蕊没做声,此时已经到了公交站,她站在原地,等着车,又咬了一口包子,问赵央:“这样真的好吗?我从来没和人冷战过。”

“凡事都有第一次。”赵央安慰她:“你也好趁着这次,发泄发泄,把对他的不满都释放出来。”

乔蕊心里还是不不确定,昨天她真的很失落,接连到下班,都魂不守舍的,赵央担心她胡思乱想,便提议她跟景仲言冷战,赵央的说法是,小两口,吵吵架说不定还好,最怕的就是什么都闷在心里,这才容易偏激,出事。

乔蕊觉得赵央估计怕她一时冲动,跟景仲言离婚,但是她觉得,昨天的事她虽然难受,不开心,但是绝对没到那种程度,但是听赵央描述吵架的妙处,她又觉得,怎么都应该让这个男人急急,顺便,给自己出出气。

昨天,她是真的难受。

心痛的那种。

此时,公交车来了,乔蕊上去,刷了卡,找了个位置坐下,对那头叹气,询问:“万一他也生气了怎么办,觉得我不懂事?”

“乔蕊,你的奴性能不能收收,你又不是他的丫鬟,都吵架了,你能管管你自己吗?还考虑他干什么,哪对小两口从在一起后,就一直不争吵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

“好了,我要起床了,你都出门了?”

乔蕊点头:“嗯,去工地那边盯着,这两天都要在那边,警方在附近贴了通缉令,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况且我知道这段时间萧婷也总往工地走,不知道又在寻思什么,我去就近看着比较好。”

赵央表示理解,又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将手机收到背包里,乔蕊把包子吃完,将塑料袋扔进车里的垃圾桶,就摇摇晃晃的看着车外的风景。

她先坐公交车到市中心下车,等了一会儿,等到张力开着车过来接她,这才一起往工地去。

自从夏豪迷上了陈素素,一般去工地,或者出外勤,乔蕊就不找他了,给他多点时间在公司里近水楼台。

到了工地,那边已经开始开工了,监工看到他们过来,殷勤的上来招呼。

乔蕊让他去做自己的事,就跟着张力一起巡视。

巡视了一圈儿,她就在监控室里坐着跟张力商量之后的进度,把监工也叫来了,一起讨论。

一直忙到了中午,有人送了饭进来,乔蕊随便吃了两口,电话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是卡瑞娜。

她起身,去外面接。

“喂?”

电话那头,犹豫的女声传来:“我考虑好了,第三间吧。”

她直奔主题,乔蕊到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随即勉强扯出笑容:“好,那你安排一下,第三间,嗯,是我的房子,付了首期,现在在月供,里面东西都是齐全的,你搬过去就可以住,你应该行李也少,今天我早点过来,帮你搬。”

挂了电话,乔蕊回到办公室。

张力看她表情不对,问:“怎么了?”

乔蕊摇头,没说什么,是她主动提出的,既然决定要帮这对母子,她就不应该再犹豫,其实房子一直没人住也是挺浪费的。借给亲戚住,也不是不行。

虽然这么想,但是之前对卡瑞娜的成见太深,她现在,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和乔蕊想的一样,最近萧婷也总往工地走。

吃了午饭,乔蕊就跟张力继续去看工程,接着就听见远远地有人叫她,她转头一看,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萧婷。

萧婷在看绿化区,那边的范围离乔蕊目前站的停车场区域比较近,两人就遇见了。

带着两个助理,萧婷笑眯眯的走近。

“听说你们这边出了事了,我看通缉令都贴的到处都是,乔组长,工程没什么延误吧?”她说的时候语气很温和,好像真的关心一般。

乔蕊扯扯嘴角,就这么看着她:“萧组长很关心我们这边啊。”

“乔组长这话什么意思?都是邻居,现在有人光明正大的跑进工地里偷建材,这还了得,我们这边,这挨得这么近的,我也怕我们的工地,也出这种事。”

“那萧组长就不用担心了,警方这边都放了人,估计,段时间内是没有什么蚂蚱蹦跶了。”

“果然还是景氏面子大,普通一个失窃案,还能出动这么多的警力。”萧婷开始阴阳怪气了,偏偏脸上还是笑眯眯的。

她今天穿了一间黑色的套裙,头上也梳上去了,看上去比平时干练了许多。

现在仔细看看,乔蕊这才发现萧婷最近真的不同了很多,她是个崇尚名牌衣服的人,可最近她的衣服,都是以干练为主,款式什么几乎都是一样,品牌也没看到秀过,好像真的一下子就成了做事的人了。

而且乔蕊敏锐地发现,萧婷的穿着风格,跟向韵越来越像了。

果然是表姐妹啊。

“这可不是普通的失窃案。”几乎已经认定了事情就是萧婷做的,乔蕊也不管她是不是明知故问,反正,她是要表示出态度的。“偷了东西,再换水摸鱼的放几件假货进来,这个已经被警方定性为恶意促使房屋结构水质,进行无差别犯罪的行为了,萧组长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上头很重视这件事,觉得能做出这种行为,除了跟景氏有仇这个可能行,极有可能就是无差别的恐怖行为。最近国外有几处房屋倒塌案件,萧组长不知道看没看新闻,都是两三年的新房子,但是说崩塌就崩塌,国际新闻爆出来后,怀疑是反人类群体进行的无差别恐怖行为,为的就是要这房子建好了,人都住进去了,再犯罪害命。这条新闻播出后,我们这儿就出了这件事,政府怀疑是不是有国人看到了新闻,也依样画葫芦,这才重视起来。”

“乔组长真是博学多才,连这个都知道。”萧婷似笑非笑。

乔蕊也不怕她:“不是我知道,是人家警察给我解释了,说是这事情很严重,必须严查。”

“呵呵。”萧婷冷笑,也不知道信还是不信。

乔蕊也不管她信不信,说了句失陪,便跟张力去了别的地方继续勘察。

她一走,萧婷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她嘴唇紧抿的问身边的助理:“去查查,国外是不是真的有这个新闻。”

助理赶紧掏出平板,点了几下,将平板递上来:“的确有这个新闻,不过只是个小新闻。”

萧婷看着新闻上的配图,眉心狠狠蹙着。

如果真的像乔蕊说的那样,那事情,可能真的搞大了。

再想想也是,看这新闻的发布时间,是三个月前了,而那个时候,向韵还在国外,难怪她能想到这种招数,原来,她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这么一想,萧婷有点坐不住了,她直接往外面走,上了车,回市区。

萧婷一路到了看守房,申请了探访,里面,向韵很快被带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