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拖延/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姐妹,这种在危急时刻,能站在你身边陪你的人,估计真的就是姐妹了。

尽管两人看彼此,都还是不是顺眼。

是的,她看得出来,乔蕊看她还是不顺眼,不过,她看她,也没顺眼过。

乔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家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她上楼,发现房间门是虚掩的。

她走进去,却没看到人。

她愣了一下,退出房间,走到隔壁,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确光。

景仲言已经回来了,并且很自觉地今天也在书房睡,不过,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她这么晚回来,他竟然一通电话也没打过。

乔蕊开始怀疑赵央的计划,可能最不愿意发生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她跟这男人闹冷战,这男人也气了,索性不理她了。

呵呵。

早知道,早上吃了早饭再走。

带着一脸自嘲的回到房间,她随便洗了澡,就上床了。

看着卧室连接书房的那扇中门,她手心有点痒痒的。

她知道,床头柜的抽屉里,有中门的钥匙,她只要拿出来,就能打开那扇门,看看门那头的男人,在干什么。

好奇,很好奇。

可这算什么?不做死就不会死?

翻了个身,乔蕊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自我安慰,景仲言不是这么没耐心的人,一次没哄好,肯定还有第二次。

明天如果他做早餐,她一定要留在家里吃,不过脸上却要摆出勉为其难的摸样。

对,就是这样。

边想边睡,估计今天在工地走了一天,又帮卡瑞娜当了一晚上的保姆,她真的累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乔蕊醒来,看看时间,心里嘀咕着,洗漱好,换你好衣服后,就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

她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悄悄往下面看,不一会儿,果然瞟到景仲言在厨房忙碌。

她呼了口气,给自己打气。

对,很好,就是这样,等一会儿下去,他只要叫她,她就顺势坐下来吃早餐。

这么想着,她算着时间,又跑回房间,对着镜子摆了几个“勉为其难”的表情,给自己彩排一下。

十分钟后,她下楼。

宽阔的客厅,打开了窗帘,一地的金黄,温温暖暖的,晒得两只猫趴在地上就不愿意起来。

乔蕊很自然的蹲在那儿,伸手揉了揉两只猫的下巴,把它们摸舒服了,眼角却瞧着厨房房间。

这时,厨房传来脚步声。

她赶紧低头,没再看。

景仲言端了早餐出来,放到餐桌上,黑眸,似乎没有瞧见那一大早就在逗猫的女人,转身又进了厨房。

乔蕊抬头看了一下,看到桌上是两个餐盘,其中一盘应该是给她准备的。

她嘴角勾了一下,索性坐在地上,用手指给两只猫梳毛。

景仲言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沙拉酱,放到桌上,他便坐下开始吃。

整个餐厅寂静无声,空气里,阳光的味道很浓烈,而食物的香气,也很浓烈。

乔蕊肚子开始打鼓,她一直有吃早餐的习惯,早上不吃,一整天都不舒服。

眼角小心翼翼的又瞧过去看了一眼,见男人正吃得自然,仿佛真的没想过要叫她。

她在这里顿了这么久,景仲言又这么聪明,乔蕊知道他看出她的意图了,也看出了她把台阶都放到他脚边了,他却不愿意去踩一踩。

气着了,她豁然起身,把猫放下,直接走进厨房。

风风火火的身影,在轻暖的早上,显得毛躁。

景仲言淡淡的吃完面包,嘴角微微勾了一下,笑得眼角,都绽放出光华。

厨房里安静片刻,没一会儿,响起碗碟的碰撞声,接着,就是开火声。

乔蕊用了三分钟,给自己煎了一个鸡蛋,再拿了两片方形面包,切了火腿肠,拿了两瓣生菜,夹着当三明治吃。

她狠狠咬了一口自制三明治,出了客厅,看餐桌上的男人还在慢条斯理的抹沙拉酱,她绷着脸,哼了一声,上楼去拿了包,转身出门了。

房门“砰”的一声,被关得很重。

两只趴在地上晒太阳的猫咪,都被惊了一下,抬头往门口看去,发现什么都没有,又歪着脑袋,倒了下来。

景仲言吃完了早餐,收拾好,出来时,倒了两碗猫粮在食盆里。

两只猫闻到食物的味道,抖抖身上的毛,过去吃。

男人蹲在旁边,指尖揉了揉面包的圆脑袋,嘴角,噙着淡淡的笑色:“这回,只怕她真生气了。”

两只猫顾着吃饭,没搭理他。

他无奈的摇摇头,起身,去二楼拿了衣服,这才出门。

乔蕊今天也是去工地,但她心情显然比昨天还差。

照例打了电话给军师赵央,把刚才的事儿抱怨了一遍,那头,赵央懒懒的说:“这样看来,剧情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了,双方战局也都拉开了。”

乔蕊都不知道怎么说她了:“战局是什么鬼,我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还看不明白,他跟你宣战了。”

乔蕊:“……”更加不明白了啊。

赵央叹了口气:“其实不难理解,你要给他下马威,他也不是干受着,我们景总作为一个有名有望的大男人,不觉得丢面子吗,丢了面子,自然就要找回面子啊,所以就……”

乔蕊撇着嘴,觉得事情好像走到无法控制的地步了,她要怎么扭转?

正在这时,身边一辆黑色捷豹驶过,乔蕊原本没注意,可大概对那车型和车牌太熟悉了,她眼角一瞥,就盯上了。

捷豹驶得很快,几乎没有停顿,眨眼间,连尾烟都消失了。

乔蕊委屈极了:“我看到他的车了,就从我旁边开过去,停都没停,就这么开走了。”

那头赵央沉默。

乔蕊追问:“所以,赵央,告诉我,到底我现在该怎么做。”

赵央继续沉默,主要是她觉得,事情好像让她玩大了,要是搞得小两口真的不合了怎么办?

“那什么,我得起床了,时间不早了,先挂了啊。”

砰的一声,电话中断。

乔蕊盯着手机,小脸苦成一片。

景仲言驱车,并没有去公司,而是去了医院。

这个时间还早,探访时间也才刚到,他进入住院区,进了电梯,在指定楼层停下。

手里提着在医院门口买的食物,他走进那间这两天经常来,已经有些熟悉的病房。

房间里的女人还在随着,因为头不方便,她是趴着睡的,摸样看着很可怜,小小的身子,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扭曲着。

身边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饭香味,让成雪幽幽醒来。

她揉揉眼睛,勉强坐起来,脸上,还带着枕头印子。

“咦,你怎么来了?”看了眼时间,才九点不到,她还以为他会下午下班后再来。

男人将手里的食物腾出来,递给她:“起来早了,顺便过来看看。”

成雪捧着碗,小脸溢着笑意,一双眼睛,弯成月牙。

男人拉着椅子,在她旁边坐下。

成雪像只仓鼠似的,一口一口把那干粥吃下去,等饱了,把空碗递给对面的男人,男人自然的接过。

这样的相处,以前,也只在梦里出现过。

成雪心情雀跃,就是他们曾今最好的时候,也绝对没有这么亲密,他对她,更别提这样的温柔体贴。

可一想到这份温柔,乔蕊也享受过,她又不快了。

但心里不快,面上,却没显。

“仲言,我想下去走走。”她突然说。

男人正在擦手,偏头看她一眼:“去哪儿?”

“楼下花园啊,总不能一直在病床上睡着,感觉就睡这么两天,我都胖了好多斤。”

男人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有些迟疑。

成雪敏锐的捕捉到他的眼神,面上一愣,随即又垂下眸子:“哦,我忘了,你要去公司了,没关系,你去吧,我就在床上坐着。”

“让护士陪你去?”他问。

成雪揪着衣角,笑着拒绝:“还是算了,不麻烦了。”

看她那摸样,男人又一阵犹豫,最后,还是答应了:“我扶你去。”

他伸手,拖住她的手臂。

成雪满脸喜色,满意的半依偎在他怀里。

今天天气很好,出来遛弯的病人不少,整个花园人来人往。

找到一条没人的长椅,他们去坐下,成雪仰着头,绣着满满的阳光气息,还有周围的花草香,脸上溢着干净漂亮的笑容。

她用这样的笑,迷惑过很多人,她不确定景仲言会不会上钩,但是他对她这般宽容,连班都不去上,来陪着她,他对她,应该还是有些意思的吧。

男人静静的看着她这副享受的动作,仿佛要拥抱大自然。

做作是做作了点,傻点的男人可能真的会上当,但不代表所有人。

“仲言,我真希望这刻能停留。”她睁开眼,有些动情的握住他的手。

微热的大手,有着不同于以前的触感,让成雪新鲜,他捏着他的手,翻开,看了一下,又笑了起来:“我们是不是很久,没牵手过了,你的感觉,我都要忘了。”

他反手捏住她柔软的手指,没有作声。

这是他的回应?

成雪心底开心,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喜欢的就是这一套。

想乔蕊那种看着干净纯洁,温柔婵娟的女人,就是他的胃口。

曾今初认识时,她又何尝不是这种风格,而现在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是要她再扮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她面上微怔,看着两人相握的手,似乎不太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