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没结婚前,别搞出孩子/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琛隔着电话,看不到,语气,轻飘飘的:“丁卯最近来了中国,我这边也挂了号,不过没想到是跟景总有关,不过景总这个位置,得罪人也很正常,能出动丁卯的,不管身份还是财产,都应该不低,再说丁卯在美国,还挂着几个我也惹不起的家伙,要不动声色的除掉他,景总也要考虑我手下人的生命安全。”

他说得很在理,丁卯如果出了事,很可能,会惊动一些他们谁都不想招惹的麻烦。

稍稍犹豫一下,他答应了:“好。”

见他这么爽快,孟琛反而有点愣然:“景总,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些奇怪,以他景仲言的身份,如果背后的人真的动用这种势力去搞他,但凡对方敢来,他相信,景仲言有的是手段,弄得背后的人鸡犬不宁。

想到上次因为一个乔蕊,他整个孟家差点垮掉,这口气,他现在也没咽下。

既然景仲言这么有能力,为什么会白白给他两成的利润,就是为了一个丁卯。

这么一想,孟琛更好奇了。

常年闻惯血腥味的鼻子告诉他,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

看来,他需要再查查了。

挂了电话,景仲言扔开手机。

他知道,他答应得这么快,依照孟琛的性格,反而会生疑。

他不怕告诉孟琛,丁卯盯上的是乔蕊。

也不怕告诉他,为了乔蕊,区区两成利润,他给的无所谓。

乔蕊很怕孟琛,他也需要震慑孟琛,告诉他,谁,是绝对不能碰的存在。

此时,浴室的门打开。

乔蕊走出来,擦着头发,男人转首,也走上去,接过她手里的毛巾,为她揉着头顶。

乔蕊找个椅子,乖乖的坐下,任凭他将她的头发擦干,再用吹风吹好。

她开玩笑的扭头,瞧着他笑:“景总,你越来越贤惠了。”

男人将吹风机放到桌上,倾身,箍住她的唇,重重吻着。

乔蕊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将自己迎上去。

这个晚上,又是火热。

……

而同一个夜晚,市中心派出所门口,萧婷等到了第一个从看守房出来的人。

那人也看到她,嚼着口香糖,吊儿郎当的走过来。

“嘿嘿,向姐说的就是你?她妹妹?”

萧婷闻到这女人身上的臭味,不悦的蹙了蹙眉,手指摸了摸鼻子。

她那嫌弃的目光太明显,女人顿时怒了:“你他妈什么意思!老娘熏着你了?”

这种女人都是混黑的,萧婷也怕她动手,后退两步,面上扯出笑容:“我没其他意思。”又说:“给你们租了宾馆,现在过去吧。”

上了车,女人东摸摸,西摸摸的,这还是她第一次坐这种豪车,

萧婷在驾驶座上,脸上的不虞一直忍着,说正事儿:“你是第一个出来的,怕一下出来太多了让人起疑,所以我打算分半个月,把十个人带出来,不要那么显眼。”

“嗯。”女人随便应着,问:“那这期间,食宿费,你出?”

萧婷咬牙:“我出。”

女人大笑,伸手就去拍萧婷的肩膀:“好姐妹,那往后我可跟着妹妹你混了,看这车,你们挺有钱的吧,真好。”

她那羡慕的眼神,看得萧婷恶心得不行,打算把人送到住的地方,就去洗车。

这车里,已经有股臭味了。

偏偏这短短的路程里,那女人还在喋喋不休,还嚷着要吃饭,要去三星级餐厅。

萧婷恨不得把她一棍子打死,星级餐厅里都有监控,要是被人发现她和这个女人一起出没过,那回头,警察第一个目标,就会锁定到她身上。

“买外卖吧。”她忍着气说。

那女人不依不饶:“外卖算什么啊,向姐可说了,我们都是好姐妹,你是她妹妹,怎么这么不给面子?怎么,不会吃个饭的钱也舍不得吧?那还叫什么好姐妹。”

谁跟你是姐妹!

萧婷气得不行,最后也只是点了外卖,却是一间五星级酒店的外卖。

到了租赁的屋子,看着那个进了房,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女人,萧婷很担心,这种人,真的可以做大事吗?

星期五,下午。

“你在哪儿了?”电话里,乔蕊的声音很着急,这几天,她一直挺忙的,没怎么去卡瑞娜那儿,这才几天过去,果然出事儿了,她语气加重了些:“是超市的前门还是后门,哪个出口?”

问到了确定位置,她准确的过去,走过去后,果然看到超市门口的长椅上,坐着一个提了好几袋东西,穿着矮高跟,但鞋跟却掉了的女人。

乔蕊松了口气,走过去:“你还好吧?”

卡瑞娜刚和别人谈了生意回来,路过超市的时候,就去买了点东西,谁知道这个时间,已经傍晚了,超市人比较多,她走的时候又不敢走快,这么跌跌撞撞的,鞋跟就被挤掉了,然后再出来时,就不好走路了,只能在这边坐着,打电话叫乔蕊来帮忙。

其实卡瑞娜不是娇气的人,如果是平时,没了鞋跟,一崴一崴的也能走,但是她提了很多东西,又怀了孕,怕摔倒出什么毛病,才谨慎点。

看她有点尴尬的摸样,乔蕊也不想说她了,提起了几袋东西,让她起来:“走吧,这个时间不好打车,要前面一点才有。”

卡瑞娜点头,慢慢起来。

为了迁就她的脚步,乔蕊走得很慢,上了计程车,卡瑞娜揉了揉脚踝,脸色很难看。

“我觉得你这样不行,这些家里的东西,还是要找个人帮忙,你一个人,又要忙公事,又要照顾自己,现在不是在酒店,没人给你准备食物,收拾房间,都得你自己来,我觉得你还是找个钟点吧。”

“嗯,挂了名字了,过两天会来。”把鞋子重新穿上,她随意的说。

乔蕊看她一眼,也不知道说什么。

下了车,两人回了家,乔蕊一眼看到房间里琳琅满目的一片,眼睛就不会动了。

这是不是,太乱了?

“你都不会收拾的吗?适量的收拾,力所能及那种,也不会?”

卡瑞娜坐到沙发上,脸有些涨红:“不会。”两个字,说出了赌气的味道。

若不是她怀孕,乔蕊真想刺她两句,自己吃过的碗筷你不洗你也扔进洗碗槽啊,就放在那里,现在都快生霉了。

南方的夏天时间长,九月还算是热天呢,这些东西就这么放着,没几天就出味道了。

她皱着眉,像个保姆一样开始收拾。

卡瑞娜到底很过意不去:“随便收收就行,过两天钟点就来了。”

“这是我家。”乔蕊咬牙切齿的说。

她自己的家,她怎么可能看到了都不收拾。

卡瑞娜一滞,摸摸鼻子,打开电视。

电视里,播的时候最近的社会新闻,乔蕊收拾完,开始做饭,房间小,她在厨房也能听到客厅的电视声。

等饭做好了,她一一端出来,看了看时间,说:“我先走了,你记得吃完了放进洗碗槽里,放点水进去,不然不好洗。”

卡瑞娜一愣:“你不吃?”

“不吃了,快六点了,得回去了。”

家里的大老爷还在等着呢。

今天星期五,想到明天不用上班,乔蕊早就计划好今晚要看恐怖片,片子都买好了。

卡瑞娜古怪的看着她,其实从乔蕊把这间房给她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她把房子给她了,那她住的哪里?

她心里几乎立刻就有一个答案,但是,只是听说他们是男女朋友,没听说已经同居了。

想到表姨表姨夫老实本分的性格,她还真没想到,乔蕊给敢这么大胆。

“你和你们景总,在一起多久了。”

不知她为什么问这个,乔蕊狐疑的盯着她。

卡瑞娜冷哼:“不想说算了。”

乔蕊提起背包,随意道:“半年。”

半年同居,也不算快,况且那次在景氏上任总裁的寿宴里,景仲言的父母,不是已经默认乔蕊了吗?

这么看来,他们已经关系固定了。

不过她还是想提醒她一句:“没结婚之前,别搞出孩子。”

乔蕊已经走到门口,眼睛一瞪,顿时转过去看她。

卡瑞娜却已经低着头看着吃饭,不看她了。

乔蕊眨眨眼,觉得她估计是有感而发,但是她能说出这种话,说明她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不会的。”她应了一声,关门,走了出去。

她和景仲言,现在,都没有生孩子的打算,虽然,他们已经是夫妻了。

回到家,景仲言已经换了家居服,坐在那儿看电视。

见她现在才回来,抬眸问了一声:“去哪儿了?”

“回家拿了点东西。”她随意的说,上了楼。

把衣服换了,她再下来时,直接进了厨房。

忙碌了一会儿,吃晚饭,两人窝在沙发上开始看恐怖片,忙碌的工作,让她已经好久没放松过了,看看恐怖片,其实可以舒缓神经。

漆黑的客厅里,只有电视屏幕上偶尔传出的惊悚的怪叫声,沙发上,乔蕊死死的趴在景仲言怀里,全神贯注。

“叮叮叮……”

突然,电话声响起。

是电视里的,女主角看着电话,眼睛瞪得大大的,因为她看到,电话,根本没接线。

但是它就是响了。

乔蕊看的心都揪紧了,而下一秒“叮叮叮……”的声音,又响了。

“啊——”她惊叫一声,抱紧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