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丁卯/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仲言修长的手指一边摸着她的头顶,一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安抚她:“我的电话。”

乔蕊仰头看他一眼,抱怨:“吓死我了。”

景仲言看了眼来电显示,拍拍乔蕊,乔蕊知道应该是有公事要谈,放开他,让他起身去阳台。

到了安静些的地方,景仲言接起电话:“说。”

电话那头,是熟悉的男音:“差不多了,孟家的人手段果然不凡,今天晚上,一个小时后,就要动手了。”

景仲言的语气淡淡:“盯紧点。”

“嗯。”

“孟家的人只是手段好,懂黑客的应该少,别大意,阻绝丁卯周围的电子网络,不要让他把消息传出。”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挂了电话,景仲言再出去,乔蕊看他回来,立刻又抱上去,恢复之前的姿势,依赖的将脑袋搁在他胸口。

影片里,画面很凄惨,虽然不是血腥,但是心灵上的恐惧,很重。

这个恐怖片的导演,很会渲染气氛,不错。

他知道,今晚,另一个地方,也会很恐怖。

不,是更恐怖。

……

九点十分,丁卯是在遭到枪手围堵时,从酒店的后楼梯,窜到厨房,跑出去的。

现在他就藏在厨房后面的冷柜下面,这个地方很不舒服,但是性命关头,他也没心情去计较舒适问题了。

厨房过了晚市,现在只剩下两个值班的厨师,两人都在凉菜房里看电视,并没在大厨房。

他躲在这里,目前看来,还是安全。

但是也正是目前。

不一会儿,脚步声传来,由远而近。

他知道他们追来了。

今晚,是他大意了,被这些人偷袭,虽然没流血,但是他知道,他肋骨至少断了三根,手骨也脱臼了,他必须找个安静又宽阔的地方,才能给自己紧急治疗,并且,他需要联系人来救援。

这帮要杀他的人,都是华裔,他不觉得自己来中国几天,得罪了这里的土霸王,这些人,应该也是受人之托。

做他们这行的,有很敏锐的观察力,和联想力,他来中国不过几天,还在等着成雪的下令,帮她除掉那个所谓坏她好事的人。

而在此之前,这些人就出现了。

他妈的,成雪那biao子到底给他招来了什么祸害,看这些高手不计数量的一拥而上,不是凭着多年来的经验,他只怕刚才就在酒店房间不用出来了。

深吸一口气,静心屏住语气,就听到不远处传来说话声。

“客人,这是厨房,不能进去。”这应该是值班的小厨房,发现有人来了。

丁卯眼神凝着,继续听着外面的动静。

只是外头声音渐渐变小,不过两分钟时候,已经什么都听不到。

他的偷听器放在房间了,否则,多小的声音,都别想逃过他的耳朵。

外面安静了一阵子,不知道是厨师赶走了追他的人,还是那些人,干掉了两个厨师。

丁卯觉得自己估计要在这里呆一晚,想到这里,肋骨和肩膀处,又隐隐作痛。

该死的成雪!

这笔买卖,他亏大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外面,依旧一点声音都没有,丁卯觉得自己可以试着出去看看,毕竟,初步估算,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他慢慢的从冰柜下面出来,脚步轻缓的走出去,在门口朝外面偷偷看了一眼,发现凉菜发里,那两个厨师竟然安然无事的还在看电视,他松了口气,看来那些人也怕露出马脚,不敢真的在酒店里对工作人员下手。

他朝着凉菜房走去,想着两个厨师身上,肯定有通讯仪器,他需要求救。

可是还没走过去,耳边一道疾风刮过,后脖一痛,他的行动不便,到底没逃过偷袭,身子软软的往后倒去。

最后一丝力气,他朝身后看去,却只看到虚虚的一条人影,看不清容貌,但并不像之前追着他的那些人。

孟琛优雅的擦擦手指,将属于别人的气息,从自己指尖抹掉,他翻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没一会儿,一群去别的地方追捕的人,全回来了,看到后楼梯地上,已经晕过去的目标,个个满脸通红。

他们这么多人还抓不到一个小子,最后还要老大动手,真是羞愧。

顺手将纸巾扔进垃圾桶,孟琛瞧了手下们一眼,勾唇一笑:“看来你们也退步了。”

一群大男人更是脖子根都红了。

十分钟后,景仲言的手机再次响了,两个小时的恐怖片,也终于演完了。

乔蕊心有余悸的开遍了家里的灯,在浴室洗澡,他在外面,接到了孟琛的电话。

是他本人打来的。

电话那头,是孟琛冰冷带着怪异的声调:“干净了,你的宝贝,没事了。”

孟琛已经知道,丁卯要做的人,是乔蕊。

景仲言没什么反应,淡淡的嗯了一声,补了一句:“剩下的钱,明天到账。”

“这个不急。”那头男人的语气,仿佛很好说话:“我知道是有人雇他来的,一个小小的丁卯,还没这么大的胆子,敢贸贸然的来中国动手,他背后的人,你应该知道,一条龙服务,需不需要?”

这是出动提议,要帮他解决成雪。

“不用。”他语气凉凉的:“那个人,我还有用。”

孟琛又是一阵怪笑:“新欢?还是旧爱?如果对乔蕊没兴趣了,提前说一声,我对她……”

“啪。”

电话已经挂断。

孟琛盯着已经冒着忙音的手机,嗤了一声,将手机扔开。

“男人啊,都是贪得无厌,这么喜欢一个,又何必去招惹另一个。”

说这句话时,他似乎没当自己也是个男人。

孟琛做事很干净,丁卯整个人,好像从来没出现过,酒店没有他的入住记录,航空公司,没有他的入境记录,一切,都被粉饰得洁白无瑕,一丝让人看不出破绽。

只是唯一一个知情者,却分外纠结。

丁卯的电话一直没打通,成雪觉得不对劲,不过一个星期而已,丁卯不可能这点耐心都没有,况且,他就算要走,也不可能招呼都不打一声,这不像他的作风。

她又试着拨通了丁卯美国那边的手机,得到的还是关机的提示。

他,失踪了吗?

成雪很奇怪,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好像有什么事,超出了她的预知。

成雪要出院了,是李丽去接的她,毕竟怎么算,她都是公司的员工,而且还是在工作环境中受伤。

看到李丽过来,她很惊讶,狐疑的问:“景总……”

李丽面上带笑,像是没看到她的追问,笑眯眯的说:“你住院的费用,公司都会处理,这几天,你在家里再休息几天,等没事了,再回来工作。”

她顾左右而言他,成雪也不好问直白了,只能点点头,任着李丽提着她的行李,带着她离开。

她住的是租赁的公寓,环境很好,李丽把她送回家,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成雪撩开窗帘,看着楼下小道上,挺着的三辆商务车,面色很不好。

刚才上来时,她就看到这三辆车了,她回中国来,是很怕被景仲卿发现的,因此,她租这个小区前,已经都调查好了,可是这三辆车,她知道,并不是小区任何一家的车。

有人,在监视她。

在美国那种混乱的地方生活了不算少的时间,成雪曾经也被监视过,但那次因为景仲卿有个工作项目,要和一个本土的美国企业争夺,那边的人,打算出阴招,而成雪,是那个项目的接洽人。

那次,险象环生,她几乎丧命。

而现在……

又看看楼下那三辆车,成雪放下窗帘,娇美的脸上,布满了黑气。

她现在只想知道,这次,是谁?

景仲卿,还是……

是景仲言吗?她不敢确定,总觉得不太可能,但是,又好像不能不信。

丁卯失踪,她被盯上。

事情,好像真的超出预计了。

看来这几天,她必须更小心一点。

而此时的美国。

景仲卿挂了电话,清俊的面上,却是一片忽明忽暗的冷光。

莫歆从外面进来,看到的,就是他这副摸样,她挑眉,好奇:“怎么了?”

“丁卯死了。”四个字,说的云淡风轻。

丁卯?莫歆想了一会儿,才想到那人是谁。

在美国做事,如果没点黑地方的门道,生意也不好做,丁卯跟他的师父,乃至那边的整个组织,基本上都是被他们雇佣的,那个丁卯算是里面比较有能力的,不过人却很招摇,之前还追过她,莫歆对那个花花公子没有半点兴趣,不过那男人好像和成雪有段时间还走得挺近。

那时候,她还以为景仲卿被戴绿帽子了,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个残忍的真相告诉他,也是后来她才知道,景仲卿和成雪,不是那种关系。

“他死了吗?”莫歆拉了把椅子坐下,对此满不在乎,美国这种地方,是全世界每日死亡人数最多的国都,这里的人,合法配枪,就算一个小婴儿,都有杀人的嫌疑。

因此,她并不放在心上。

将手里的文件,放到景仲卿面前,她公事公办:“签字吧,我得发出去。”

男人垂眸,拿着笔,在上面随便签了一下,内容都没细看。

莫歆经手东西,他放心。

莫歆将文件收回去,看他打开烟盒,拿了一根烟出来,不觉得挑眉:Boss,你同性恋?死个男人,你有这么在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