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考个证/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斜斜的觑她一眼,点燃的烟,吸了一口,火星伴着烟雾,在他指尖蔓延。

吐了口气,把那转过肺部的烟雾,又喷了出来,他靠在大班椅上,眸子微抬:“死在中国,难免在意。”

“嗯?”莫歆一愣,眨眼:“他去了中国?还死在那儿?是你让他……”

“不是。”男人又吸了口烟,似乎想着什么,有点烦:“看来,成雪给我们惹了不少麻烦。”

“是她?”莫歆想通了:“所以,成雪把丁卯弄到中国去的,她想干什么,在那地方闹事儿吗?”

“说不定。”男人起身,把手里的烟,摁在烟灰缸里,熄灭,往外走。

莫歆急忙跟上:“你要去哪儿?你要回中国,不行,你现在不能回去,你明知道这边出了事,你现在走不了。”

前几个星期,景仲卿就要回中国了,他说要提前回去,给他父亲过寿,虽然说到父亲两个字时,他眼底的嘲讽怎么都掩不住,但是当时,公司这边的确是出了事,他无法离开。

而现在,事情还没解决,闹出来的问题,虽然下面的人也可以处理,但是景仲卿这个时间离开,无疑是给对手一个机会。

商场就是这样,事情不用你动手,但是你需要坐镇。

男人继续往外面走,步伐稳健。

转眼已经进了电梯。

莫歆站在外面,急忙给克里斯。

传统的美式英语从电话那头传来,莫歆简短的说明了情况,那边已经挂了。

莫歆又给约翰打了一通,约翰的办公室在三楼,应该,可以堵住景仲卿。

她也按了电梯,跟着下楼。

电梯里,手机就响了,信号虽然不好,但是勉强还能通话。

电话是约翰打来的:“我没赶得及,眼看着他下去,克里斯已经追去了,我的老天,他真的要回国吗?出了什么事?我刚才查了一下,最近的航班,是半个小时后,他如果赶到机场,立刻就能走。”

“都怪那个女人!”莫歆忍不住骂了一句。

约翰忙问:“什么女人?”

“成雪!”

此时,电梯停在了三楼,电梯外,就是约翰。

他们挂了电话,一起下楼。

莫歆手里的文件还抱着,现在,也没什么下发不下发的问题了,她有更着急的事要处理。

两人开了车,直接往机场走,车里,莫歆解释:“成雪搞出了事,她之前应该叫了丁卯去中国,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景说,丁卯死在了中国,我觉得他应该知道什么,或者是谁杀了丁卯,或者成雪想做什么,否则,他不会急着要回去。”

“天,为什么这么麻烦,成到底想做什么!”约翰又开快了些。

莫歆在拨通克里斯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男人无奈的声音:“我追到他了,他不是去机场,是往家。”

“嗯?”莫歆一愣,示意约翰转车道。“到底怎么回事儿?”她问克里斯。

男人叹了口气:“他护照在家,我觉得,他可能会坐下一班航班,你们,最好快点来。”

挂了电话,莫歆的眉毛已经皱紧,怎么也松不开了。

美国这边的事,中国那边不知道。

成雪不知道,乔蕊也不知道。

周六能好好休息一下,乔蕊很开心,睡了个懒觉,醒来时,发现身边空了。

她起床,走出去,却没见到熟悉的男人。

正好这时,书房里,传来通电话的声音。

她挑了挑眉,扭开旁边的房门。

书房的门没有被反锁,里面,男人正在找书,书桌上,放了好几本书,应该是他刚才拿下来的。

他应该在跟李丽通电话,听起来,只是交代几句话,并不是什么机密。

乔蕊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就在他的后面,打算偷偷吓他。

等到他又说了几句,终于挂了电话,她身子一扑,上去,从后面搂住他。

男人面色平静的将手机放下,不管身后的身影,翻了翻手里的几本书,有在书架上翻找起来。

乔蕊不高兴的耸耸鼻子,歪过头,看着他:“你怎么没被吓一跳。”

男人又挑了一本书放下来,转身,把他搂住:“下次走路的脚步,轻一点。”

“是走得很轻啊。”她含糊的说。

他倾身,吻着她的嘴唇,将她的嘟哝全都吃下。

这个清晨,很美好。

甜蜜的二人世界,总是有种让人恨不得沉溺其中的感觉,乔蕊觉得自己跟这男人多呆一天,就多喜欢他一天,她可能真的没救了,心和身子,都只认他了。

书房里,空气不好,可是这个小小的空间,却冒着粉色的泡泡。

缠绵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分开,乔蕊好奇地看着他拿出来的书,问:“这是干什么?”都是些经济和金融方面的书,都是他以前用过的书。

“给你看。”他将一整摞拿起来,递给她。

乔蕊:“……”

“过几天有个经济师资格证考试,你补一下,去试试。”

“考证?”乔蕊眼睛都瞪起来了,刚开始两人住一起的时候,乔蕊那时候在忙那个旧楼案,当时初初接触这些以前不懂的东西,她看了很多这些书籍,不过后来,她摸到了门道,便没有再继续。

可是现在,考证又是几个意思?

她苦着脸看着那砖头一样的书,还一次好几本,她当时看了好几个星期,连一本都没看完。

说是学东西,实际上因为景仲言当时比较忙,不可能天天守着她,她后来也自己上手了工作,就索性搁下了。

所以,基本上是没学到什么东西的,现在,却突然要她考证?

拿什么考?

“那个证,几月考?”

“一月。”

现在快十月了,一月,也只有三个月不到。

乔蕊都要哭了:“可是我在忙别墅的项目,我怕没时间看书……”她找着借口,其他把这件事拖过去。

男人挑挑眉,俊美的脸上,生出一丝笑痕:“不敢?”

对啊,不敢。

但乔蕊有点羞耻心,不好意思说直接把怯弱摆在脸上,只能苦巴巴的望着他,不说话。

“不是让你一定考过,至少试试。”他将书塞进她怀里,不让她放下。

乔蕊抱着这沉甸甸的东西,只觉得心都陷了一半。

这是要,逼上梁山的节奏啊。

于是,吃完了早餐,景仲言打了电话叫付尘和殷临过来看球,而乔蕊,在书房里啃书。

十点不到,付尘先来,景仲言有个美国的邮件要回,忙着,付尘也不认生,自顾自的上了楼,看书房门虚掩,就进去了。

乔蕊听到声响,偏头看过去,顿时脸色不好了。

她转回来,继续看书,还做笔记。

付尘吊儿郎当的走过去,从后面偷看。

乔蕊一把捂住,转头瞪他:“进来你敲门了吗!”

“没啊。”不要脸的男人笑眯眯的:“你在干什么呢?”

“关你什么事?!”乔蕊不高兴,要念书的人都不高兴,又不是学霸!

“等着靠经济师证吧?”

“嗯?”乔蕊眨眨眼,狐疑的瞧着他:“你怎么知道?”

付尘不说,抿着唇笑,坐在床边。

这书房以前乔蕊住,景仲言给她安了床,现在她不住了,床还在这儿,前几天和景仲言冷战,他就住了两天这儿。

“你说啊,你怎么知道的?”跟付尘熟了,乔蕊看透他之后,对他说话,也不那么客气了。

“想知道?”男人眉毛扬着,风骚极了:“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乔蕊白了他一眼,转过头继续看书。

身后有点声响,是付尘起身了,她没管,他却说:“我觉得吧,经济师证只是第一步,往后,估计还有金融资格证,操盘手证,你们家景总有的,估计都得让你考,真是绵绵无绝期啊……”

他幽幽的说,边说,边往外面走。

乔蕊听着吓得不行,赶紧叫住他:“你到底知道什么?”

“求我。”

乔蕊咬牙:“……求,求你。”

男人回身,脸上的笑意未变:“是我提醒他的,他想想培养你独当一面,我就说考几个证吧,充实充实内在……”

他话没说完,就看乔蕊举着砖头那么厚的书,追着他砸。

付尘动作迅速的关门出去,就听到咚的一声,书砸到了门板上。

他笑得开心极了,觉得自己终于整了这臭丫头一回,整个人都飘飘然的。

可一回头,却对上男人漆黑冰冷的眸。

付尘一噎,尴尬的扯扯唇:“你回完邮件了?”

景仲言目光不善:“别惹她。”

“开开玩笑嘛,干嘛当真。”

男人不理他,扭开书房门,走进去。

付尘在外面又听到乔蕊一声怒吼:“你还敢进……”来字没说出来,估计这才看到是景仲言,不是他。

小两口的事,他也不想管,晃晃悠悠的下了楼,跑到厨房去,偷东西吃。

没一会儿,殷临也来了,殷临看起来风尘仆仆的,眼圈都是红的,景仲言下来,刚好听到他在跟付尘抱怨。

“现在嫌疑人物倒是锁定了,但是到处都找不到,下面人还在查。”

付尘拿着薯片吃,漫不经心的问:“所以你现在是,旷工?”

“滚,放假,我有合理假期的,这个案子现在陷入了瓶颈,同事那边不是铁人,趁着就放着休几天,之后估计找到嫌犯了,又是半个月都别想休了。”

付尘点点头,对这种东西,没多少好奇。

他又掏了一片薯片要吃,手上的薯片袋子,突然被抽走。

他回头一看,对上景仲言淡凉的眸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