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 小心谨慎/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三楼来了个帅哥,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一个上午,不断有人上来,尤其是陈新他们以前部门的同时,突然都来叙旧,还都是女同事,偶尔几个男同事,也是被女同事指派来打探消息的。

到了中午,乔蕊看看时间,还早,可以吃了饭再去工地,就叫了付尘。

但一走进会议室,就看到他被一堆美女围着,倾着身,跟她们说话:“你这个手相啊,不太好。”

“为什么不好?”被他捉住手的美女脸红红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付尘勾唇一笑,手指在她掌心画了画,弄得那美女脸更红了:“美人多薄命,你这是美人相,你说,能好吗?”

“讨厌。”美女一扭捏,娇嗔一声。

其他女人或是嫉妒,或是羡慕的看着,胆子的大的,也凑上去,要看相。

这下付尘不看手相了,看面上,他捉着位小脸美女的脸,左右端详一下,指尖又划过人家的粉嫩小脸蛋,在上面摸来摸去,吃足了豆腐,才说:“看你这双眼睛,将来肯定夫妻和顺,家好月圆。”

“人家还没有男朋友呢。”小脸美女娇滴滴的说。

“啊,这么漂亮的美人,竟然没有男人喜欢,他们是不是瞎了?”

这一说,惹得那美女又是一阵娇笑。

乔蕊眉毛跳了又跳,最后还是忍不住,敲了敲门,咳了一下。

里面有人看过来,因为乔蕊这身份摆着,现在整个景氏谁不知道,她和景总的相恋着,那些美女们,顿时也不敢放肆了,都站起来,陪着笑说:“呀,都这么晚了,我们,我们走吧。”

其他人也附和,一个个的虽然舍不得帅哥,但也不能没了工作,依依不舍的鱼贯而出。

付尘心情极好的还给她们挥手,等到人都走了,他才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走出来:“怎么样?吃饭吗?”

乔蕊嘴角抽的不行:“付先生,能劳烦您收敛点吗?”

“收敛什么?”他眨眼,不懂。

乔蕊深深的吸了口气,很努力的没让自己骂出来,她揉揉眉心,不想再提了,疲惫的往门口走。

赵央在等着她,三人一起走到电梯口,那些美女坐另一班已经下去了,项目组的其他人也都去吃饭了,走廊里只有他们三人。

赵央瞥了付尘一眼,拉着乔蕊问:“他要一直跟着你?”

乔蕊点头,吐了口气:“最近出了点事,他在保护我。”

“景总安排的?”

“嗯。”

“到底什么事?”

乔蕊没说,她怕说出来,吓到赵央。

赵央本就是和随便问问,看她不说,也不提了,反倒是说起另外一件事:“你这段时间,一直往工地跑,估计是不知道,你知道地产部那边来了个新人吗?”

地产部的事,乔蕊还真不知道。

“我认识?”

赵央冷笑,点头:“不止认识,还渊源极大。”

“啊?”

正好这时,电梯到了,三人进去,赵央抿着唇,说:“是唐骏。”

唐骏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听到了,乔蕊几乎都要忘了他了,他,来了景氏吗?

“不太可能吧。”就他以前做的那些事,景仲言会让他进景氏?

电梯一路往下,赵央提到唐骏,脸色就很复杂:“不知道怎么回事,人事部是突然接到命令的,说是上面直达的,不是景总招的人,也不是各家的主管经理招的,不知道什么来历,莫名其妙空降下来,就上周四才来,我想景总现在估计都还不知道,毕竟地产部,离总经办很远,而且他是地产部设计组的,整天坐在办公位上,又不到处乱走。”

“唐骏就是上次那个?”付尘在旁边,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赵央不想理他,看到他就烦,没搭理。

还是乔蕊点头,说:“就是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进来,上面下达的命令,上面最大的,不就是景总?”她拧起眉,很想不通。

这时,电梯到了餐厅,三人出去,还没走多远,赵央就顿脚,拉拉乔蕊的衣袖:“看,那儿。”

乔蕊看过去,果然是唐骏,那个男人,仿佛之前的事,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印象,他面上带着温和的笑,一如乔蕊第一次见他那样,风趣,幽默,还很帅气。

他和地产部其他同事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仿佛非常融入整个集体。

似乎是他们的视线太灼热了,唐骏突然抬眸,看了过来。

赵央眼睛眯着,乔蕊就这么看着,付尘脸上看不出情绪。

四人对视了两秒,唐骏对他们笑笑,转过头,继续跟其他人说话。

“他好像不认识我们似的。”乔蕊嘀咕。

赵央哼了一声:“星期五我找过他,问他为什么在这里,他说要重新开始,让我别提一千多事了,还说很珍惜这次的工作机会,但是我也没打听到,到底是谁给他走得后门,竟然把这样的危险的人物放进来。”

其实唐骏以前是什么样,乔蕊知道得很少,但是她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是个很病态的人,感觉有点精神方面的疾病,要不然就是为了成功,不折手段,而丧失自我。

反正很难懂。

但是不可否认,这个唐骏从没有做过真正伤害她们的事,他就算因为照片的事,找过赵央,但也没对她动手过,就算那次半夜叫她出去,害得她被孟琛的人带走,但他也的确没伤害过她。

就连她的父母,他事后,也没找过他们的麻烦。

其实做人,没必要赶尽杀绝。

说不定,他真的只是太偏执了,反正她以后尽量少接近他,不就好了。

她拉拉赵央,把她带过去打饭,边说:“我回头问问景总,只要他不是有什么别的阴谋,我觉得,也不用太管他了。如果他也真的有实力做这份工作,景氏也需要人才。”

“你相信他没阴谋?景总把他弄进看守房里多久?听说出来之后,人都差点毁了。”

乔蕊惊讶:“看守房又不是监牢,有这么严重?”

付尘蹭了乔蕊的饭卡,也在打饭,闻言笑了笑,扭头过来说:“有的看守房,比监狱里的事儿还多。监狱是坐牢,管束力更强,看守房的人,只是没人保释,或者不准保释,约束力很小,有的人,在里面住久了,很会玩。”

乔蕊眨眨眼,很会玩三个字,让她冷不丁的后背一毛。

赵央挤兑他:“你好像很懂,你进去住过?”

“我还真住过。”付尘打好了饭,偏头笑了一下,那一笑,本就精致的脸,像是绽开了一般,那种桃花飘绕的感觉,令赵央一愣。

这个男人,长得是好,就是人太烂了。

他们吃饭的时候,唐骏就走了,等他们吃完,乔蕊有点不放心的叮嘱赵央:“别像上周五那样去单独找唐骏了,虽然咱们不歧视他,但是也不要走近了。”

赵央点头:“我懂,明白。”

到了下午,乔蕊要去工地,付尘自然一起。

路上,付尘歪在副驾驶座上,索性睡过去了。

乔蕊看着窗外的风景,脑子里想很多事。

想杨先生,也想唐骏。

她觉得,最近,她似乎绕进了很多麻烦里,这种情况,让她不安。

去往工地的路,向来很空旷,但是今天,却似乎有点不同。

乔蕊看着外面时不时从他们旁边开过去的车,微微有些好奇。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驶到了他们旁边,那辆车的车窗滑下来,里面,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对乔蕊挥挥手。

乔蕊愣了一下,打开窗户,风吹乱她的头发,隔空问:“有事吗?”

那边那男人很为难的问:“请问,西山海是不是往这个方向?”

西山海是临近郊区的一片海滩,算是新开发的旅游地。

她点头:“是这个方向,不过还有大概两小时的车程。”西山海比他们的工地还要远上好大一截。

那边的人似乎没听清,将车子开近了点:“什么?”

乔蕊用手圈成话筒,对那边吼:“我说……是这个方向,但是还要两个小时……”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说,车窗忽然滑了上去,她转头,就看到付尘在前面控制了车窗,转过头,冷冷的说:“小心点。”

“他们只是问路。”乔蕊不解,觉得他是不是太谨慎了。

付尘冷着脸,看了眼那外面车里的眼镜男,没有放松:“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一路都有路标,我能看见,他们也能看见,还有什么好问了,别开窗子,不要理他们了。”

最近是敏感时期,不管他是不是多虑,总是要小心一点。

乔蕊又偏头看了外面一眼,见那辆车的车窗也关了,车子也离远了,她耸耸肩,嗯了一声。

到了工地,乔蕊公事公办的进了办公室,张力在里面,头上戴着安全帽,看到跟着她来的付尘,挑了挑眉,有点惊讶。

他早上走的时候,见过这人,但是现在也不知道他是谁。

乔蕊跟他聊了会儿共识,问了下进度,就去绿化区那边视察。

她偏头看到付尘也要跟来,犹豫着说:“这里应该没危险吧。”

付尘哼了一声:“我也希望没有,不过我要是不跟着,景仲言知道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一起走吧。”

几人一起过去,乔蕊隔空看了看对面的胜延工地,小声问张力:“你说我们过去一趟怎么样?看看他们那边如何了。”

“啊?”张力为难:“是不是不太好,大白天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