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车牌有问题/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好吗?”乔蕊摸摸鼻子,萧婷偶尔其实会过来他们这边,美其名是打声招呼,其实就是来看着他们的进度,或者盯一下他们这边有没有什么猫腻,非常谨慎,也弄得他们这边的员工很不舒服。

而乔蕊之前就不喜欢萧婷,也不爱去他们的地盘,但是经过上次的事,她觉得他们也可以不要脸一点,毕竟知己知彼。

摸着下巴想了想,她让张力把监工叫来。

监工很快过来了,她问了问,监工老实说:“他们那边,我之前去看过,没什么特别的,不过他们的安保人员非常多,好像是外聘的。”

“哦,有多少?”

监工估摸算算:“至少十七八个,分部在整个工地区域,还特地搭了一连串的铁皮房,安了空调,给他们当宿舍,估计是要跟着到工程结束。”

那边的防护意识倒是很好,他们这边,要不要也外聘一队人呢?

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监工一笑:“我们这边,这不是有警察定期来巡视吗?上次的贼还没找到,这件事,我们一直追究的话,警方那边也不会撤人。”

乔蕊点点头,也是这个道理。

在工地忙了一下午,四点多的样子,还离开。

回程的车上,道路很安静,一路回到市区,到了市中心,她下车,付尘在她旁边,她问:“今晚你还是住我们家吗?”

“你说呢?”他一脸“废话”的表情。

乔蕊啧了一声,觉得这人真不会说话。

回去顺便买了菜,付尘嚷着要吃海鲜,乔蕊逼不得已还买了一条鱼,一路到家,在路上,她时不时就能看到旁边有辆车跟着她,那辆车非常小心,离她很远,但是她总是能一眼看到,那是警方派来保护她的车,已经跟了她一天了。

回到家,景仲言还没回来,她事前知道,今天他要去邻市去开个商务会议,早上就出门了,算上车程,最快也要八点才能到家。

她在厨房忙活,付尘窝在沙发上逗狗,到了七点过,门铃响了,乔蕊从厨房探出头看了一眼,见是殷临来了,又缩了回去,继续做饭。

两个男人在外面聊着天。

“还是没找到人?”

“嗯。”殷临也忙了一天,此时正疲惫的揉揉眼睛,眼白都有了血丝:“方向原本是有点,但是中途又断了。”

“今天我也发现了不对劲。”付尘拿着个苹果,慢慢咬着:“下午我跟乔蕊去工地,遇到一个可疑车辆。”

“嗯?”殷临看过去:“我的人没跟我禀报。”

“那条路太安静了,你的人没跟太近,离得比较远,估计没注意,我在车上,看到的,那辆车的车牌有问题,里面我只看到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他用的外地口音,看起来应该是来旅游的,不过他的车牌,是本地车牌不说,还是最新的。”

“这也不能构成怀疑,说不定人家只是在慕海市买了辆车。”

“问题就在这儿,为什么车牌这么新,车这么旧,一看就是那种都该报销的车了,至少是五六年的车龄了,边上还撞了一块凹下去的。”

殷临眉头皱起来:“记号码没有?”

付尘又吃了一口苹果:“不止记了,还查了,显示的确是合理车牌,能查到登记人的那种,不过好玩的就在这里,这个车牌,是辆失车,我打电话去问了,车主是个女的,一个星期前报过警,她留的资料,显示丢的是辆红色的保时捷,估计红色太打眼了,那些人自己换了车牌,掩人耳目。”

“那就真的有问题了,车牌号给我,我让那边盯着。”

付尘早有准备,把车号用短信发给他,殷临接收了,就去阳台打电话。

等他通话完了过来,刚好门响了一声。

两个男人扭头去看,就见大门打开,男人欣长的身影,步了进来。

乔蕊听到开门声,又从厨房探出去,就看到景仲言回来了,脸上的笑容绽开,她说:“饭还要等一会儿,你要不要先洗澡。”

男人放下公事包,走过来。

乔蕊望着他,他进厨房,反手关了门,一把抱住她,似乎是累着了。

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乔蕊任他搂着,拍拍他的后背,笑了起来:“怎么了?”

“开的车去,太颠簸。”他说着,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鼻息嗅到她发丝的香气。

乔蕊也心疼,环手,揉着他的后脑:“为什么不坐飞机。”

“没航班。”

通常短距的航班,都挺少的,不是很早,就是很晚,时间卡不准,还不如开车。

乔蕊看他说话声音很低,知道他真的累得不轻,问:“要不要先上去泡泡澡。”

“不好。”他说不好,不是不用,因为外面还有客人。

乔蕊无奈,又闻到锅里有味道,急忙跑到炉子边,掀开锅盖看蒸鱼。

景仲言跟过来,从后面搂住她,手环住她的腰,将脑袋搁在她肩膀上。

“为什么做鱼。”

景仲言不太吃鱼,嫌刺难挑,上次就差点被卡住了,喝了好多醋才下去。

乔蕊其实也不太喜欢吃鱼,但也没办法:“付尘要吃,人家义务帮忙的,总不能连伙食都亏待了。”

身后没有声音,半晌,男人轻声问:“今天有没有事。”

“没事,好好的。”她是真没觉得有什么事,感觉一直很安全,不过就是身边跟这个人,不太适应。她将鱼翻了面,又盖上盖子,才回头仰面瞧着他,问:“如果没抓到凶手,付尘要一直跟着我吗?”

他指尖磨着她的小脸,两人靠得极近,他低头,吻住她的唇,抵着她的唇瓣含糊:“安全起见。”

“可是我觉得不是很方便,他……”说到这儿,又想到早上整个项目组都是串门的美女,她吐了口气:“看来我要多去工地了,我们公司未婚女员工太多了。”

他失笑一声,知道她的意思了,咬住她的唇,又吻了一会儿。

绵绵的气息彼此交缠,两人亲热了好一会儿,他才放开她。

乔蕊嘴唇发红,脸也是烫的,抿着唇上还余着的温度,转头,躲着去做菜。

他从后面紧紧的又抱了她好一会儿,直到厨房外响起敲门声。

“正事儿,别磨蹭了,小两口的以后有的是时间。”

是付尘的声音。

乔蕊脸红得不行,被挤兑得说不出话来,就推着景仲言:“你先出去,饿了先吃苹果。”

他嗯了一声,又偏头在她唇上印了一下,才出去。

外面两个男人等得不耐烦了,付尘怪笑:“我还要在你们家住不少时间,景少,你是真打算就让我每天看这些?”

“你不会看到。”男人淡淡的说,坐到沙发上,问:“什么正事。”

殷临叹了口气:“我们想的真的没错,那些人已经找上了乔蕊,估计打算对她也动手,车牌已经调出来开始查了,最快估计还有几个小时,交通组那边在看了。”

“车牌?”男人凝起眸。

付尘把事情解释一遍,景仲言抿紧唇,没有作声。

“其实,往好的方面想,有个目标,始终好点,总比敌暗我明要好得多。”

话是这个道理,但也并没多少安慰作用。

最近的事情已经很多了,景仲言沉吟了一会儿,拨通了李丽的电话,吩咐:“后天京都的行程取消。”

那边说了什么。

男人沉静处理:“项目那边单独去跟,你随侧看着,有什么事,视频会议。”

这个收购案,就是跟孟琛带来的利益有关,本来涉及的方面太多,景仲言要全程亲自处理,不过最近,他不太想去外地了。

挂了电话,付尘忍不住挑眉:“我没想到,你能为她到这个地步,景仲言,你不像你了。”

他没做声,只看着殷临:“嫌凶,多久才能抓到。”

“有目标了,应该用不了多久,我们这边查的很紧,那可是凶杀案,放心吧,不会让市民承受太长的危险,我们的人也会保护好你妻子。”

景仲言沉默,没有言语。

没一会儿吃饭了,付尘喜欢吃鱼,一盘鱼几乎都是他吃的,乔蕊看景仲言太累,给他盛了汤,要求他必须喝完,殷临随意的吃了点,局里的电话不停的打来,他时不时就去接个电话。

等到一餐饭吃完,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

因为现在小金住在家里,以前只有两只猫,不想溜它们也会自己找猫砂,但是狗不行,厕所又是马桶,他的方便成了大问题,因此晚上只能带出去遛弯。

殷临其实是不想他们外出的,因为天黑了,外面的危险会更大,但是考虑到居住环境的问题,养了狗的确麻烦,只好同意,给他同事那边也去了电话,让那边派个人过来陪同。

等四人下了楼,就看到一名便衣警察也在那儿等着了,于是,溜个猫狗,组成了团。

付尘跟着小金,他不喜欢猫,对狗还将就。

景仲言牵着面包,乔蕊抱着面团,慢慢顺着小径走。

殷临和那名警官一直很警惕,四下寻望,就怕有什么问题。

乔蕊也被弄得很紧张,身子贴紧了身边的男人。

男人环手将她搂着,温热的气息,给她充足的安全感。

“尽量快点。”殷临叮嘱。

乔蕊也着急,但是付尘和小金一转眼就不知去哪儿了,他们只好绕着继续边走边找。

而此时,另一边,眼镜男冷哼一声,表情冷戾瞧着不远处的四个人,此时天已经黑透了,但是公园里路灯充足,蜿蜒盘旋,也映出了一条亮眼白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