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 案件侦破/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光头男摸摸脑袋,满脸不爽:“看吧看吧,有条子,我就知道有条子。”

“你他妈做什么营生的,还怕条子!”刀疤男敲了光头男一下,让他冷静。

光头男满脸烦躁:“我觉得还是问问三哥吧,咱们出事儿了,条子查到三哥那儿,也是个问题,也不看看我们要做的是谁,他妈的要是真把这慕海市的一把手给干掉了,景家能放了我们?别说什么名字,我看能不能活着出慕海市都成困难。”

“不能通知三哥。”眼镜男冷静的说:“三哥要知道我们处理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还给帮里惹了大麻烦,估计会直接做了我们。”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真的要去火拼?我们就三个人,怎么拼?”

“明的不行,还是来暗的吧。”刀疤男沉吟一会儿,说:“车祸怎么样。”

“车祸?可以吗?还得找辆车,这么麻烦。”如果要做万无一失的车祸,那么至少,也要搞来货车。

但是货车,有规定是不能出现在主干道的,那景仲言如果不往偏僻的地方去,他们就算开着货车,一上了主干道,也得被拦下来。

“总是个办法。”盗版男看光头男这么多事儿,也怒了眼睛:“你行,你行你想一个。”

光头男火气被激出来了,眼镜男看两人这是要吵,急忙按住:“自己人,起什么内讧。”

刀疤男嗤了一声,扭过头。

光头男也烦,拉开车门,要下去。

“你去哪儿?”

“放水!”他没好气。

等到他一走,车里只剩下两人,眼镜男才劝:“疤子,他没什么文化,你不用和他吵。”

“谁他妈想吵,是他又胆小,屁事儿又多,我跟你说四眼,这通买卖结束,下次要是再有什么生意,别找我和他一起,老子就看不惯他那臭脸。”

眼镜男很无奈,用夜视望远镜,继续观察那边的目标。

过了好一会儿,他啧了一声:“他们要回去了,那警察一直跟着,今晚下不了手,光头呢,怎么还没回来?放大的?”

“谁他妈知道!”刀疤男一脸不屑。

眼镜男叹了口气:“我去公厕看看,你在这儿等着。”

他拉开车门,走出去,戴上帽子,往前面走了两个拐角,就找到了公厕,他走进去,里头,却一个人都没有。

“光头……”他边走边喊,还在女厕所门口叫了一会儿,也没人答应。

他又往回走,拉开车门,上了驾驶座,对后座的刀疤男说:“没在厕所,可能去草丛里了,再等等。”

他说完,没听到后面的声音,见刀疤男不搭理自己,又点了根烟。

“这次的买卖完成了,咱们得撤开一段时间,先找好地方,到时候带着家人,躲远点,我这边定的国外,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三哥那边,到时候是谁去交代?”

后面依旧没有声音。

烟在车厢内袅绕开,眼镜男吸了一口,透过后视镜看,只看到后座一缕黑色的衣角,没看到刀疤男的脸,好像他是仰着头的。

他又叹了口气:“这件事是麻烦,但是也是为了咱们自己,我有预感,再回来的时候,别说三哥,就是别的派别,都要对咱们另眼相看,毕竟景氏的当家人,这样的身份,对我们来说,这履历太强了,喂,疤子,你也说句话,打算去哪儿。”

烟一口气抽了半根,眼镜男觉得不对,转过头去。

“喂,疤子,跟你说……”

最后一个话还没说出来,他突然愣住,后车厢里,坐着一个人,倒着一个人,两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胸口两个血孔子正冉冉的往外流血。

躺着那人是一直去厕所没回来的光头男,坐着的,就是刚才他没看全的刀疤男。

这,这这这这……

他吓得不行,七手八脚的要打开门下去,可车门就是打不开。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

就在这时,驾驶座的车窗,发出声响。

他满脸惊恐的抬头,就对上一双阴冷苍白的脸。

这张脸,俊美冷漠,夹着一丝寒气,令眼镜男顿时心头震荡。

这人的脸,他,他认识,他是……

方征秋接到孟琛电话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

眼睛都没挣开,他接通电话,含糊的嗯了一声。

那边只说了一句:“抱歉。”

方征秋愣了一下,虚着眼睛,拿下手机看,的确是孟琛的号码,他打开床头灯,半个身子坐起来;“喂?”

“嗯。”那头,是沉沉的男音。

“你刚才说什么?你跟我道歉?”

“嗯。”

方征秋觉得不对,眉毛蹙了起来:“怎么回事?”

那头的声音,还是那么凉:“一点小麻烦。”

孟琛口中的小麻烦,方征秋真的不敢轻视,这个人危险程度,大大超出他的预想,让他进入慕海市,他都承受了一定的心理压力,是怕,自己制不住他。

现在看来,他还没制住他。

明明重案二组那边,贴身盯着他,但是他仿佛知道似的,每条线都能躲开,他来慕海市,没带多少人手,这些警方的眼线,到底是谁出卖给他的,他不清楚,但是,一定有他的门道。

现在,大半夜的一句道歉。

方征秋觉得,事情可能比他预计的要严重,他揉揉眉心,吐了口气:“长话短说。”

“杀了人。”

“……”方征秋眼眸敛紧,眸光眯成一条线:“你再说一遍。”

那头的声音,终于有了点起伏:“放心吧,三个人手上都有血案,你们那儿应该有记录,就算判刑,也是无期,算是为民除害。”

“呵。”冠冕堂皇的理由还搬出来了,方征秋掀开被子,一步下床,捞起衣服就往外面走:“在我慕海市玩这一套,你是不把警局放在眼里,还是不把我困放在眼里,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不惹事,你倒好,手伸到命案里头去了。”

他边说边穿衣服,眨眼已经换好了,捞起桌上的车钥匙,出了门。

“你在酒店?”

“机场。”

方征秋脚步一顿:“畏罪潜逃?”

“别说这么难听。”孟琛的音调蜿蜒着,听着古古怪怪:“只是发现了点有趣的东西,知道京都高家吗?”

京都高家,方征秋想了想,有点印象。

跟南方的景家一样,京都的高家,是北方的商界霸主,现任当家高翔玉将其父的商业王朝,推向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只可惜,高翔玉无子,整个高家,将来会落到高翔玉唯一的女儿,高紫萱身上,所以北方那边都知道,娶了高紫萱,等同得到了整个高家,就算入赘,也绝对不亏。

只是早年听说,高家那边,有了女婿人选,是指腹为婚,具体流传得不多,高紫萱也还在国外念书,就算要结婚,也要再等一段时间。

“怎么?”他问,不清楚孟琛表达的意思。

孟琛轻轻一笑,笑声,有些诡谲:“我孟家现在外强中干,要破产了,总要找点外援。”

方征秋眼眸一眯:“你要娶高紫萱?”

“或许呢。”他笑了笑,不说多了,丢下一句登记了,便挂了。

方征秋站在家门外,此时电梯上来了,他没进去,吐了口气,转身,回了房间。

高家?为什么突然提到高家?他弄出的人命,跟北方高家,有关系?

孟琛那个人,行为多变,狡诈奸猾,方征秋进入书房,打开电脑,给上头发了一通邮件,把这件事传输了过去。

作为一名国家人员,他不可能包庇罪犯,但是上面有什么动作,跟他就无关了。

孟琛要是识趣点,别搞事,在慕海市好好呆着,他还能掩盖掩盖,可是他还敢搞出命案,那他要是不通报,就不可能了。

自取灭亡的事,他不可能做。

邮箱确认发送完毕,他上了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

三天之后,殷临这边撤退了对景仲言夫妻的保护。

这件事,被官方宣布,已经结案了,嫌疑人的车子找到了,三位嫌凶,遇到了车祸,身体高度烧伤,无法辨认,但是DNA却依旧可以抽取,因此身份确认,三人都是手上沾了不少人命的,警方的档案里面,有他们的照片,付尘看过,确定就是那天跟踪乔蕊的其中一人,这件事移交京都总部那边,很快那边得到反馈,这三人是帮派分子,也是一级危险人物,而对于慕海市的凶杀案,也极有可能就是这三人所为。

而医院那边,杨凌也在两天后醒了,而他的口供也证实了,凶手就是这三人中的其中两人,那天他本来是在警方的协同下,在萧芸住宿里,拿走了他们当初的结婚照,但是结婚照后面,有两个电话,上面写着爸爸。

他就是回到家,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别袭击的。

那些人闯入家门,手持凶器,但是家里狗大叫,所以那些人袭击他头颅几下后,就走了。

根据杨凌的描述,警方却没在他家找到那张照片,也没找到什么电话号码。

但因为杨凌确定了嫌犯的确是那车祸死了的三人,因此这件案子,算是彻底完结了。

而与此同时,美国洛杉矶飞往中国京都市,再转中国慕海市的航班,也降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