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你是我爱人/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仲言挂了下属的电话,脸上的表情,忽明忽暗。

拦了不到两个月,那边,终于还是过来了。

看着窗外已经隐约的天光,他抿了抿唇,眼神,凝着那片亮出,眸色复杂,不知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身后,一个软软的身子倾靠上来。

一双白皙的手腕,环住他的要,伸到前面。

他眯了眯眼,垂眸,掌心握住那两只小手,侧眸问:“不睡了?”

“嗯,醒了。”昨晚睡得早,乔蕊今天醒的也早。

她侧脸贴在男人的后背,小小的身子,就这么从后搂着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嗅到了他身上,熟悉的气息。

他转身,将她抱住:“再陪我躺会儿。”

说着,将她打横抱起,在女人的一声惊呼下,把她裹进了被子里。

乔蕊在软软的床上被她压着,笑靥瞧着他的眉眼,指尖伸出,点着他的鼻尖。

他张口,咬住她的手指,轻轻磨着。

乔蕊被他逗得咯咯笑,将脸埋在他脖子里,小声的嘟哝:“好痒。”

那声音轻轻浅浅的,带着点娇嗔,他心头一热,找到她的唇,吻了下去。

乔蕊顺势环住他的脖子,将自己迎上去,脸上的笑,始终没散。

这个清晨,伴随着阳光升起,带着缠绵的暖气,将天地笼罩。

房间里的火热,一阵接过一阵。

而房间外,一楼,有个孤独的男人,窝在沙发上,抱着狗,满脸丧气。

“小金,我们冲进去怎么样?”

公寓的隔音设施很好,他虽然不知道里面两人在干什么,但是看已经快十点了,还不出来,就知道指定又是什么儿童不宜的。

他今天难得起了个大早,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那两人却还在逍遥,简直丧心病狂。

摸着大狗毛茸茸的脑袋,瞧着它无辜的大眼睛,付尘认真的想:“要不,我也养只狗算了,小金,我养个小银好不,回头给你当老婆。”

小金也不知听懂了没有,仰起头,嘴咧得大大的,出气。

“你也说好?”摸着它的大脑袋,付尘笑:“小银这名字是不是随便了点,叫love好不好,英文名,档次听着高点。”

“汪。”小金叫了一声。

“你也觉得行,那就这么定了,回头去宠物市场看看,不如现在看吧。”他从房间拿出电脑,登陆宠物官网,开始找。

翻了一会儿,他指着一只半大金毛。

“这个怎么样?”

“汪。”

“这个呢?”

“汪。”

“这个呢?”

“汪。”

“做梦吧你,想要三个老婆,我都没有,你还想。”

“汪。”

一人一狗玩得不亦乐乎。

乔蕊和景仲言下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

听到脚步声,小金一个窜起来,甩着尾巴,跑到楼梯口等着。

乔蕊下来,揉揉小金的脑袋:“饿了吧,来,给我倒狗粮。”说着,领着狗就往厨房走。

付尘不乐意的哼一声:“贪吃狗,不想要老婆了?”

“你是它老婆?”景仲言闲闲的走过来,坐到沙发的另一边。

付尘眯眼:“会不会说话你。”

男人不做声,打开电视,看新闻,又问身边的男人:“乔蕊这儿没什么事了,今天你就走吧。”

“呵,吃完斋就不要和尚了?重色轻友!”

景仲言不置可否,看到新闻上正在播那个凶杀案,上面讲的很简略,但毕竟是本地新闻,之前又闹得沸沸扬扬,毕竟慕海市的凶杀案,还是很稀少的,现在案件侦破,当然要报道出来,至少让百姓们安心。

乔蕊喂了猫狗,才去做饭,因为都这个点了,肯定就直接午餐了。

付尘饿了一早上,午饭一做好,就狼吞虎咽的,等吃完了,乔蕊去厨房收拾了,他才跟景仲言说:“过两天,我要回家了。”

男人瞧他一眼:“嗯?”

“进公司,总不能让那biao子的儿子在公司作威作福。”

景仲言不置可否,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他想到今天早上接的那通电话。

只怕,他也有场硬仗要打。

景仲卿,他到底还是回来了。

“那个女人什么情况。”他问的,是那个给付尘戴绿帽子的。

“流了。”付尘冷笑:“他们那家人,有趣得很呢。”

“你做的?”景仲言看着他。

付尘皱眉:“我像对女人动手的?要是我真对女人动手,早跟你们家乔蕊打不知道几回了,她就知道气我,我说你哪儿找的这个女人,刚开始还挺乖巧的,现在跟变了个人似的,又凶,又狡猾,还有她那个助理,叫赵什么,简直是个母夜叉。”

景仲言闲闲勾唇:“乔蕊很温柔。”

“那是对你,对我可不是。”

这么一说,男人脸上的笑意又深了。

付尘特别看不上眼:“你看看你什么表情?跟个妻奴似的,你还是景仲言吗?还是我们里头,那个冷峻狂妄,不苟言笑的景少吗?”

嗤了一声,景仲言不做声。

付尘又说:“跟你说说那野种的事,其实那女人也挺有脑子的,知道孩子赖不上我,估计等到孩子生下来,都捞不到名分,就打上主意给我那位好大哥头上去了,大着肚子都能爬上他的床,还给他未婚妻打电话,你可以想象,电话打过去是什么后果,女方那边直接打电话过来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原配还没进门,就搞出了野种,要取消婚约。我那个好继母就气到了,把错都归到那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头上,我那个杂碎大哥也生气,所以,也不拦着,呵呵,自己的儿子孙子,就这么死在这对母子手上,那女人现在在医院闹着自杀,公司那边,已经有高层看不下去,要我那位大哥,停下手里面的工作,把权利交出来,这个时机,就给我去现身了。”

这的确是个好时机,景仲言却还是提醒他一句:“小心点。”

付尘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那私生子在公司作威作福这么久,还有老头子撑腰,下头笼络了不少人,他现在进公司,要面临的,显然不是什么小敌对,如果不小心点,说不定,真的就被摆一道了。

看他明白,景仲言也不多说了,付尘虽然平时不着调,但是他有脑子,也有分寸,懂得怎么拿捏。

其实付尘能耐不小,只是他看不上那对母子,也看不上他父亲,这才闲云野鹤的当着他的花花大少,败他们的钱,其实浪费的,也是他自己的时间。

人,重要是学着面对的。

付家的东西,本来就是他应得的。

“不过也有一个好处。”付尘咧嘴笑笑:“老头子查到我不孕不育了,往后,不会给我安排商业联姻,看来,我真能自由不少。”

这件事付尘瞒了这么久,景仲言知道,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公开,付老那边,不可能查到。

付尘到底还是成熟了,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达到最理想的效果。

他有这份心性,往后的路,不会短。

他“嗯”了一声,也不多说了,厨房里,乔蕊擦干净手出来,朝着他走来,坐到他旁边。

难得休闲一天,付尘也没当电灯泡,休息了一会儿,就走了。

下午,乔蕊不想念书,缠着景仲言要出去玩。

“你外公家?”

乔蕊连连点头:“确切的说,不是我外公家,那房子已经卖了,是我外公以前的家,那在郊外,有点远,不过开车也要不了一个小时,去看看那边现在变成什么样了,我带你见见我外公。”

“嗯?”他挑眉。

乔蕊笑:“那棵树,希望那棵树还没被砍掉,那是我外公种的树,用他的名字命名的,大树里面,我和时哥哥还好玩的种了两颗小树苗,用的我们俩的名字,说起来,快十一月了,时哥哥不知道今年回不回来了。”

景仲言凝起眉,不言不语的看着她。

乔蕊回过头,看他那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凑上去,吻住他的唇:“你吃醋了?”

“嗯。”他按住她的后脑,加深这个吻,不满意的说:“不要再提他,任何时候。”

“他是我亲人。”她苦着脸。

景仲言俊眉拢住。

“你是我爱人。”她话落,重重的扑进他的怀里,觉得说出爱人两个字时,自己的脸都烫了。

毕竟,还是不习惯说这种话。

男人愣了一下,感觉到怀里软软的小身子,探头,找到她的唇,吻住,咬了两下,抵着她,说:“再说一遍。”

乔蕊脸颊羞红,皱皱鼻子,不肯,要跑开。

他拉住她的手腕,将人扯回来,搂紧她的腰,紧盯她的眼睛:“再说一遍。”

“不说。”她扭头,不看他。

他眯眼,箍着她的下巴,逼她迎视自己:“乖,再说一遍。”

“唔……”她脸动了动,挣不开他的手,大叫:“景仲言,都是文明人,不准暴力对待!”

“再不说,更暴力的都有。”他话音一落,薄唇落下,吞进她的惊呼,在她唇上辗转。

手还伸到她腰间,挠痒。

乔蕊怕痒,她东扭西扭,却感觉无处可逃。

硕大的客厅,她的笑声清脆洪亮,阳台边吃饱喝足的小金抬眼看了一眼,大扫把似的尾巴慢慢晃着,他肚子下面,趴着一只小奶猫,小猫喵了一声,睡得香甜。

它爪子边,还枕着一只大猫,大猫伸了个懒腰,抖了抖毛,又趴下来重新睡觉,似乎对沙发上的热闹,早就习惯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